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16章 夏日的回忆(三)

第1116章 夏日的回忆(三)

    “……我认为,既然这张报纸出现在了这里,那么这个被烧死的‘铃木孝之’和这个班级里的‘铃木’同学十有八九就是同一个人。”封不觉接道,“由此引申开去……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一下,事情会不会是这样的当年,铃木的死,其实和这个班级的班长有关系,但当时没有发生什么;多年之后,这位班长同学不知为什么又回到学校触发了冤魂索命的flag,然后就嗝屁了。而他挂了之后呢,又变成鬼魂,准备拖班上的其他人下水。于是……就出现了这个剧本开头的剧情。”

    “不知道为什么……挺恐怖的一件事,被你这么一说,一点吓人的感觉都没有了。”安月琴听完觉哥的话后,惊吓值的确是降了不少。

    “你说了半天……”鬼骁则是说道,“还不是什么都没确定,而且主线任务也没有触发呀。”

    “都叫你有点耐心了嘛。”封不觉悠然言道,“先把所知的信息全部在脑子里过一遍、并做一些合理的推演,这样等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时才能应对得更加游刃有余。”

    他用教书先生般的口气不紧不慢的将这段话讲完,然后将报纸摊开,展示在了众人面前。

    “咱们再来说说报纸上的其他几篇报导吧……”觉哥接着说道,“和这间学校有关的报导还有三篇,分别是……‘校长宫本在家中自杀’、‘教师佐藤在厕所里精神失常’、以及‘学生野口英二失踪’这三件事。另外还有两篇报导,一篇是讲几天前这个小镇的神社办了个三社祭;另一篇是讲美帝把冲绳岛归还日本的事情……最后这篇占得篇幅最大,洋洋洒洒铺了好几个版面,但和这个剧本的剧情基本没什么关系。”

    “这到底是什么报纸啊……”小叹听到这里时,干笑着评论道,“写了一堆关于这个学校的事情,然后后面又来一件国家大事,这内容跨度也未免太大了吧……”

    “这应该是张‘村报’吧。”关于这个问题,封不觉自然早已思考过了,“也就是那种小城镇自办的报纸……从撰稿、印刷、到发行全都在本地完成。报导的内容也以本地的新闻为主,再捎带加上一点举国皆知的大事件。”

    “这种刊物真的能生存吗?”安月琴听到这儿插嘴道。“一个小镇里能有多少新闻啊?”

    “呵呵……说得对。”封不觉笑道,“所以他们做的是‘周刊’。”

    “哦~”他这么一说,安月琴立刻就明白了。

    “我刚才说的那些事情呢,时间上是有先有后的,跨度在一到七天不等。”封不觉接着道,“铃木被烧死是在5月13日;5月14日野口英二失踪;5月15日三社祭、同时也是美军归还冲绳岛的日子;而佐藤精神失常是5月16日,18号校长在家上吊。最后……19号出的报纸。”

    “这一个礼拜可真够呛啊。”小叹听罢这段,又忍不住吐了个槽。

    “还好吧,就这个学校来说,也就是死了两个、疯了一个、失踪一个。”封不觉接道,“假如把‘灵异’设定考虑进去,这些事八成还是有一定因果关系的,这样想来……死的人也不算很多嘛,还没到一部恐怖片的平均阵亡人数呢。”

    “把咱们六个算上,人数应该就够了吧。”许久未开口的若雨此时忽然用她那冰冷的语气开了个玩笑。

    可结果……只有封不觉在笑。

    其他人完全没找到笑点。还被她说得涨了点儿惊吓值。

    “好了,目前已知的信息也算交代完了,接下来就是解谜部分了。”封不觉说着。又将手上的报纸收回、折了起来,“在我跟你们讲铃木的事情以前。我就已经破解了报纸上的隐藏信息,其实也不难……按照报纸上原有的折痕、找到一句完整的句子就行了。”

    “等等等等……”鬼骁一听,当即问道,“你就不能把谜题先解开,然后再跟我们讲刚才那些吗?”

    “不懂了吧?我是故意先把信息讲完的。”封不觉却是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到目前为止,主线任务仍未触发、系统也没有给我们任何的时间限制,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将这段‘无限制的时间’善加利用起来呢?”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要这样想……万一主线触发后,刷出个‘在多少时间内必须完成剧本’之类的规则……那你可能就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再去研究剧情方面的东西了。”

    “好好。你有理。”鬼骁虚着眼,拉长了嗓门儿应道,“小弟我受教啦~”

    两人对话之际,封不觉手上也没停,他三两下就把那张报纸还原成了最初放在讲台上的状态,然后翻到侧面朝上,指着一条折痕道:“ok,大家来看……就是这条边、正好把两篇不同的报导拼在了一起,折痕两旁的字一左一右、从上到下可以连着读。”

    “就……在你……面前……但你……看不……见。”小灵着实厉害,她这会儿是倒着看报纸的,但她很快就把纸上那些日语假名连着念了出来。

    “ho~到底是读文科的,厉害厉害。”封不觉当即称赞了她一句。

    “嗯……但这句又是什么意思呢?”小灵念完之后,低头思索道。

    “喂喂……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渗人呢?”鬼骁听完那十个字后,本能地朝距离自己最近的小叹挪了半步,脸上也显出了几分紧张之色。

    他在这方面倒是挺直率的,怕就是怕,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靠过来也没用,我也怕……”小叹见状,也是很坦诚地认了个怂。

    “你们俩要不要找个角落抱在一起,等我们破解完谜题再叫你们?”觉哥这嘲讽天赋点满的男人又怎会错过这等机会,垃圾话是张口就来。

    就在鬼骁准备回上几句垃圾话时……

    “我知道了!”忽然,安月琴轻呼一声,并接道,“就在‘面前’,指的是坐在教室里、面朝前的方向。”说话间,她已快步行到了黑板前。“至于为什么‘看不见’嘛……”她凑近几步,贴着黑板仔细观瞧了一下。“呵……原来如此……”

    下一秒,她便拿起了粉笔槽里的一个白色粉笔头,在黑板上来回涂抹起来。

    不多时,黑板中间的一块区域就被涂成了一片浅白色,而在那块被涂白的区域中,有几块污迹似的东西没有因粉笔划过而变色……

    就这样……待安月琴搁下粉笔之时,“旋转”二字便显现在了黑板上。

    “旋转?”小叹念道。“旋转什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抬起头来,“难道转动上面的灯管就可以触发某种机关?”

    “我看……还是挪动课桌椅比较靠谱吧?”鬼骁也不是光在那儿抱怨的,其实他也一直有在思考。

    “你们俩啊……”封不觉又拿出了那种老司机口吻,把报纸往自己腋下一夹,遛弯儿似的走向了墙上挂的那幅画,“多转转自己的脑子比什么都强。”

    说这话时,他已伸出手去,扶住了画框。一秒后。其单手稍一用力,便听得画的后面发出“咔哒”一声,然后整幅画就这么旋转了一百八十度。

    画上那张巨大的脸。原本还是一种很抽象的状态,但经过这么一转。颠倒着一看……赫然是一张狞笑着的的怪面。

    嗞嗞嗞嗞……

    就在那幅画旋转完毕的瞬间,教室正上方的那根日光灯管……即目前这个空间内唯一的光源……闪了两下,熄灭了。

    “喂不是吧……这什么情况啊?你转到电灯开关了吗?”鬼骁讲话的语速变得很快,声音也有些颤抖,很显然,他的惊吓值正蹭蹭往上涨。

    “觉……觉哥……没问题吧?”一秒后,小叹也用他的怂音问了个可有可无的问题。

    他俩的反应,都是人类在恐惧时的常见反应……

    在感到害怕和无助时,人们会十分迫切地与周围的同类进行沟通。以此来缓解内心的不安。而沟通的方式……就是提问。

    只是,人在这种时候往往会陷入思维迟钝乃至完全停滞的状态。因此,他们提出的问题也会缺乏逻辑性、没有意义、甚至是语无伦次。

    “嘘别说话。”封不觉迅速给出了回应,让那两个比妹子还胆小的家伙保持安静。

    几乎在觉哥那个“话”自出口的同时,教室的另一个角落,又传来一声怪响。

    “那……那是什么?”虽然觉哥已经让他们别说话了,但鬼骁听到那记响动后,还是不由自主地问出一句。

    “应该是讲台右边的木制书柜开了。”紧接着,黑暗中响起了若雨那还算淡定的说话声。

    “都别动,我过去看看。”封不觉说着,已然朝着那个声音的源头走去。

    此处得说明一下,觉哥此时是不具备“数据视角”的,因为在限定能力的剧本中,“数据观察能力”也会受到限制。

    鬼骁无疑也是类似的情况,所以他遇上限制型剧本经常会失败……

    不过,对封不觉来说,无法使用数据视角,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在黑暗中行动了;咱觉哥可是训练有素的男人,他对时间和空间的感觉向来是极其精准的。

    拿这个教室来讲,大致就是一个矩形的空间,面积不大、里面的摆设也都有着一定的规律;像这样的环境……觉哥只要观察个一两分钟,在里面闭着眼睛行动都不成问题。

    “小心,也许那声音是某种鬼怪从柜子里爬出来的动静。”若雨在黑暗中也无法行动,但出言提醒她还是办得到的。

    “姐!咱能别说这么可怕的话么!”觉哥还没回应,另一边的鬼骁已激动地喝出声来。

    “没事,我会随机应变的。”封不觉倒是淡定,他回这句话时,已经走到了那个木质书柜的跟前。

    到底是没有恐惧的男人,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恐怖的氛围中……他愣是毫不犹豫地朝柜子的里面伸出了手,快速地摸索起来。

    然,就在这时,又生异变!

    嗒、嗒、嗒……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窗外的走廊中传来。

    那声音不大,但足以让那六名被黑暗和静谥包围的玩家听得一清二楚。

    而且……来的还不止是声音;随着脚步声一同出现的,还有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

    很多人都知道人在某种感官受到限制时,其他几种感官就会变得敏锐起来。就好比此刻,眼前一抹黑的玩家们,都从听觉和嗅觉上清晰地感受到了某个不明生物的靠近。

    这样的感觉……无疑很糟,甚至比一只面目可怖的怪物直接出现在你面前还要糟糕。

    “觉……觉哥……”小叹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压低了嗓子,颤抖着念道,“这有点儿闹不住了啊……”

    短短两秒的沉默后。

    “淡定,我找到手电筒了。”封不觉的回应声响起,并用十分坚定沉着的语气给出了一个可喜的消息。

    话音未落,觉哥已打开了自己手中那个手电筒的开关,想也不想就将光圈对准了走廊的方向。

    那一刻,六名玩家全都清楚地看到,一张惨白的人脸贴在了走廊的窗玻璃上,并瞪着一双空洞的、正在往外溢血的瞳孔……望着教室内的众人。

    在手电筒的光线投射过去的刹那,那张脸扭曲起来、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朝后方疾退而去。

    眨眼之间,伴随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张脸重新遁入了廊外的黑暗之中,难觅踪影……

    这一幕,着实是惊心动魄、恐怖异常。

    别说是小叹和鬼骁这俩胆子比较小的,就算是若雨她们三位都被吓得心跳加速、汗毛竖起。

    “可以想象……在这个地方,要是找寻和开启手电筒的动作慢了,它就有可能会进来。”唯有封不觉,气定神闲,还在说着一些让人后怕的话。

    “你能别说了不?你这家伙的话比鬼本身还可怕!”此刻,鬼骁已经进入了那种惧极生怒的状态,转过头没好气地应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那是鬼?”封不觉却是平静地回道,“从脚步声判断……我觉得它是实体怪的可能性更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