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18章 夏日的回忆(五)

第1118章 夏日的回忆(五)

    封不觉吓唬完了人,便大刺刺地走向了那个储物柜。

    而因为他拿着手电筒,队友们自然也得跟着过去……

    这个位于教室侧后方的储物柜是嵌在墙壁上的,其高度显然是为了配合小学生的身高,对成年人来说偏低了些;而其排列方式……和学生们的座位是一致的。

    最上面的一排,从左至右分别写着源、三千院和凸守这三个名字;第二排,是野口、冨樫和山田;而第三排,分别是渡边、沢田和铃木。

    “对了……经过了此前的那番信息排查,班长的身份应该也明确了吧?”封不觉走到那个柜子前时,开口说道,“这个班级的九个人,其中六个现在在场,剩下的三人里……铃木在昭和四十七年被烧死了,野口在铃木被烧死的第二天就失踪了,因此……唯一还没出现的‘渡边’,无疑就是班长了。”

    “嗯……”听到觉哥的话后,若雨也附和道,“从座位的情况来看,班长坐在最后一排,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现在已经不关心谁是班长了。”这时,鬼骁却是用怨念十足的眼神望着觉哥,“我只关心野口的箱子里是不是塞着尸体。”

    很显然,鬼骁已经被觉哥刚才的话深深地吓到了,所以他相当纠结那个储物箱里到底会有什么。

    “呵……呵呵……”小叹闻言,干笑了两声,“看那箱子的尺寸……也不可能塞进一个七八岁的小学生吧。”

    “嗯,按道理,应该是不行的。”封不觉偏过头,看着小叹说道,“这个储物箱的尺寸大约是28*30*33(厘米),别说是八岁的孩子了,就算要装个婴儿也够呛。”他说到这儿,诡异一笑,“不过……那只是一般情况。”

    “喂!你又要说什么可怕的言论了吧!果然要说了吧!”鬼骁都已经能预感到觉哥的企图了。

    “没有啊。我说的只是数学问题而已。”封不觉回道,“据我所知。一个八岁儿童如果被碾成糊状,其所占用的体积大约可以被压缩到0.024立方米左右,而这个箱子的体积嘛……”

    “0.02772立方米。”小灵几乎不假思索地给出了一个非常精准的答案。

    “嘿嘿……事情就是这样了。”封不觉笑着应道。

    “什么就这样了啊!”鬼骁顿时又惊了,“什么就‘据你所知’啊!你是怎么知道一个儿童被碾成糊状的体积是多少的啊!你碾过是吧?碾完了还装进容器里测过是吧?”

    “没有啊,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过哟。”封不觉回这句话时,已经把头别了过去。准备开箱子了。

    “你这做贼心虚一般的反应更可疑了啊喂!”鬼骁见了觉哥反应变得更加在意了。

    但觉哥却是没理他,只是自顾自地将那把从讲台里找到的钥匙插入了写有“野口”这个名字的储物箱钥匙孔中。

    在这昏暗的环境中,钥匙插入锁槽时的金属摩擦声显得格外刺耳。

    开箱的一瞬,虽然站在后面的大伙儿都没有说话,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毕竟是在这样的氛围下……除了封不觉这无惧之人,旁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儿害怕的。

    “嗯……”拉开箱门后,封不觉沉声念道,“看样子野口不在里面。”

    “不在就正常了好吗!”鬼骁喊道,“你那种仿佛有点儿失望的语气是闹哪样啊?”

    “他本来就是吓唬你而已啦。”安月琴这时说道。“像这种木制的储物柜……在里面塞入碎尸的话,气味和血污肯定是会渗出来的,当天就会被人发现了。”

    “切……果然如此!”鬼骁听了。也觉得有道理,立马又对觉哥道。“你这家伙……这是强行增加队友惊吓值啊!想降低我恐惧评级奖励是不是?”

    “是的。”不料,封不觉坦然承认了,“我就是这个打算。你要是不满的话,就学着遇事多思考一下……对任何情况都有个心理准备,这样就不会太害怕了。”

    “哼……走着瞧!”鬼骁感觉自己又被“教导”了一番,甚是不爽,但他也只能在那儿冷哼着放句狠话。

    “好了,言归正传……大家来看看这个。”数秒后,封不觉便拿出了野口同学储物箱里的东西。展示在了众人面前。

    【名称:铃木的竖笛】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破败】

    【功能:启动音乐教室的机关】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只有男性玩家可以吹奏。】

    “不能带出,说明是主线相关的剧情物品吧。”小叹看罢后说道。

    “可是……这剧本到现在都还没给我们主线任务呢。”小灵接道。

    就在他俩对话之际。忽然……

    咕咚

    一记异响陡然传来,吓了队伍中的五人一跳。

    尤其是鬼骁,他一惊之下,本能地打开了自己的手电筒。

    “什……什么声音?”小叹也是急忙用慌张的口吻问道。

    “声音……”这时,站在另一边的若雨应道,“似乎是从‘铃木’的箱子里传出来的。”

    她听得没错,那声音的源头不是别处,正是来自那储物柜中。

    “想必是‘获得竖笛’这个行为,触发了某种事件吧。”封不觉接道,“那啥……鬼骁,既然你已经打开了手电,就顺便照一下大伙儿后方的状况吧。”觉哥虽然没有回头,但他仅凭声音以及身后的光线弧度来判断,也知道开灯的是谁,“万一刚才的动静是某种声东击西的圈套,咱们也好有个防备。”

    “行……行。”鬼骁应了一句,并赶紧把自己的手电转向了后方、回扫动着,监视住了走廊的窗户和整个教室。

    “那么……我再来瞧瞧,铃木君的箱子里又是个什么状况。”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已将手伸向了那个发出响声的储物箱。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觉哥的右手接近那个箱子时,箱门自己便打开了。随即就有一只苍白的小手从里面猛然探出,攫住了觉哥的手腕。

    “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安月琴再次惊叫出声。

    听到了喊声的鬼骁也是立即回头,看到了那无比渗人的场面。

    “ho~这是准备干嘛呢?”封不觉本人却是很随意地念叨了一句,并慢慢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来到与那个储物箱持平的高度上。

    蹲下之后,觉哥便举起了左手上的手电,对着箱内直射而去。

    下一秒,众人便看到了一张微微发青的、孩童的脸。

    那张脸……可说是九分像鬼、只有一分像人;如血珀般的瞳孔、异常的肤色以及那可怖的面容都是典型的恶灵之相。

    “嘎”被手电的光线照到之时。那张脸厉啸一声,并立即朝后方缩去。

    从物理上来说,它理应是没什么空间可退的,不过……在这种灵异剧本里,牛顿被大伙儿竖个“凸”并且无视也是常有的事儿了。

    总之,那怪物很迅速地就朝后退出了三十厘米以上的距离,而那只抓住觉哥手腕的小手也松开了,并随着那张脸一同朝着箱内的空间缩去。

    然……

    就在这一瞬,只听得“啪”一声。

    但见……封不觉反手一抓。便用自己的右手反过来攫住了那怪物的手腕。

    “装完逼就想跑?”也不知道谁是才是反派,封不觉就这么拿出了一种恶霸欺负小朋友的态度,一边说着垃圾话。一边把对方往外猛拽。

    一时间,箱子里那娃的叫声嗷嗷不断。就像一只受了伤并在奔逃中的小动物。

    “我去……这是闹哪样啊……”看到这一幕的鬼骁,脑子里好像有根弦儿断了,在这十几秒里,他的惊吓值降成了零,因为他实在是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到底是什么状况。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就好比你在马戏团看驯兽表演,看了一半的时候,台上的驯兽师忽然自己去钻了个火圈,然后他养的狮子赏了他一块肉吃。顺便摸了摸他的头……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中表演,比狮子钻火圈还厉害。

    “小样~跟我比力气?”不多时。封不觉就把这个按照正常剧情流程来说理应逃走的怪物生生拽出了储物箱,还颇为得意地跟这个体型和八岁孩子差不多的怪物说了句挑衅的台词。

    “帮我拿一下。”接着,觉哥又道一句,并随手一抛,把手电丢给了身后的小叹。

    这样一来,他便可以腾出双手去折腾被他抓住的那位了……

    “说!你姓甚名谁?因何而死?死期何日?”封不觉接连问了对方三个问题,并补充了八个字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这鬼差还是党员啊……”若雨又抓住机会对觉哥的行为吐了个槽。

    “什么鬼差?”封不觉道,“像咱这样儿的,再怎么说也得是判官……哦不……阎王!”

    “咤”那小鬼可不理会他们的相互吐槽,在确定了挣扎无用后,它用更加凄厉的嗓音放声狂啸起来。

    这一嗓子……着实刺耳,刺耳到什么程度呢?玩家们的生存值都被吼掉了5%……

    一看掉血了,封不觉岂能再忍?他立马做出反应,用右手把那小鬼往储物柜上一顶,左手则奋力地捂住了对方的嘴。

    这招还真管用,确是把那小鬼的啸声压到了一个不会让人掉血的强度。

    “小叹,把手电筒的光稍微移开一点,不要正对着它。”考虑了两秒后,封不觉给了小叹一个指示。

    “好的……”小叹这会儿也不是很怕了,主要是因为有个比鬼还可怕的队友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他应声后,便快速将手电的光偏移了几许,不再对准那怪物直射。

    几乎在光移开的同时,那怪物的啸声也缓了下去,逐渐消失。

    “好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封不觉直视着怪物的那对血瞳,念道,“我现在让你说话……你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问完了我会考虑让你离开,或是帮你解脱。”他顿了顿,脸上闪过狞然之色,“要是你不识抬举,负隅顽抗……我就用讲台上那坨假发把你包成一粽子、并通过一些物理手段让你和手电筒合体,成为我的一件装备。”

    “卧槽?”听到这话的鬼骁脑补了一下那画面,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这也太狠了吧?连鬼都不放过啊?他还是个孩砸!”

    “你少啰嗦,我这儿正谈判呢。”封不觉不耐烦地回头瞪了鬼骁一眼,随即再看向那怪物,“你滴……明白滴噶活?”

    “唔……”那小鬼还真就瓮声做出了回应。

    于是,封不觉松开了左手,重新改成用双手钳制住对方身体、将其抵在储物柜上的状态。

    这回,没有遭到光线照射的怪物显得平静了一些,也没有乱叫;当然……不能排除是觉哥的恐吓奏效了。

    “你叫什么名字?”封不觉的问题很快就来了。

    “野……野口英二。”

    “你是鬼吧?”

    “是……”

    “什么时候,怎么死的?”

    “我……记不清了。”

    “那你记得什么?”

    “我……”当被问起这个问题时,野口的神情略有变化,他的脸上浮现了几分痛苦之色,“我记得……那天早上,我是全班第一个到的,同学们都还没来,我……我发现铃木同学的储物箱没有锁好,我就想……打开看看,然……然后……”

    野口说到这儿,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整张脸的神情都扭曲起来,他视线也随之移向了铃木的那个储物箱。

    “对……对了……我被困在箱子里了。”迟疑片刻后,野口好似想起了什么,“我……我一直想要出来,每次我听到有什么人靠近箱子,我就抓住他/她……我想让他们把我拽出去,但……但他们……却都被我给拉进箱子里了……里面好黑……有……好多人……他们都碎了……变成了……”

    咔!咔咔

    就在野口的话说到一半时,突然,储物柜上所有的箱子都从内部崩开了,且每一个箱子里都伸出了数条胳膊来。

    这些手臂的粗细、大小不一,但尽呈惨白之色。

    由于野口本就是被压在储物柜上的,所以那些手一探出来就趁势将其牢牢抓住。

    “不……不要!救我!”野口只来得及再说出这几个字,便被那几十只手生生分成一块块碎肉,强行扯回了储物箱中。

    啪啪啪啪……

    紧接着,那些手就以奇怪的速度缩回了箱中,而那九个储物箱的门……也都应声关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