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19章 夏日的回忆(六)

第1119章 夏日的回忆(六)

    野口被撕碎拖走的一幕无论从视觉还是心灵上都带给了玩家们一次非常强烈的冲级。

    就连若雨这冷静程度仅次于觉哥的人也看得直冒冷汗,其他人……更是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切……”而剩下唯一还能说话的觉哥,却是在那儿用颇为不爽的语气念道,“我还没问完呢。”

    方才,那些突然崩开的储物箱门将野口的身体往外弹了一点,这使得封不觉的手不得不往后收一些,而就在这当口,那几十只手就一鼓作气地把野口撕成了碎块。

    虽然封不觉也没撒手,但到最后他手里连块衣服的碎片都没能留下……

    【主线任务已触发】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段恐怖的演绎过后,这个噩梦本的主线任务总算是刷新了,真可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

    “哼……总算是刷出来了啊。”封不觉说着,便凝神唤出了游戏菜单,打开了任务栏。

    队伍中的其他人也几乎是在听到系统语音的瞬间就本能地进行了相同的操作。

    然后,【逃出重九小学】这行字,很快便进入了大伙儿的视线。

    其实,这主线任务的内容也不怎么出人意料,因为像这种在幽闭环境内发生的限定本,十有八九都会以“逃离某某地点”作为目标。

    不过,两秒后,系统又给出了一条令人稍有些意外的消息:【隐藏任务已触发】

    提示响起时,玩家们正好还在看着任务栏,于是,他们立即就看到了【调查二年a班所有人的去向】这行字浮现在了“隐藏任务”的分类里。

    “这……要么就什么任务都没有,要么连隐藏任务一块儿给啊。”小叹见状念道。

    “隐藏任务会出现,八成是因为团长完成了某种特定的条件吧。”小灵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她立即接道,“比如……在一定的时间内破解了某个或某些信息,又比如……把野口从柜子里拽出来这件事。”

    小灵的推测还是很靠谱的,按照正常剧情流程来走的话,当野口从铃木的箱子里出来吓唬人时,撇开被抓的那位当场就吓掉线的情况。会有两种展开

    其一,被抓住手腕的玩家在十五秒内仍未挣脱,那时,所有的储物箱都会打开,然后该名玩家就会被那几十只手给分尸。接着,所有箱门关闭,主线任务触发。

    其二,只要有任意一名玩家在十五秒内做出反应,用手电筒的光去驱赶野口。那么野口就会撒手逃跑。随后,同样是所有箱门关闭,主线任务触发。

    但……封不觉触发的无疑是第三种状况。

    他在用光线压制住野口的同时,反倒是把这怪物给拽了出来,这种常人根本不可能做出的反应,他却仿佛是顺理成章般做出了来。

    所以,大家才看到了之前野口被分尸的那一幕;所以……系统才直接丢了个隐藏任务过来。

    “那种事怎样都好啦……”两秒后,鬼骁接上了小灵的话。“关键是我们现在又该怎么办呢?线索似乎又断了啊?”

    他说得也没错,讲台的钥匙和野口储物箱的钥匙都已经在开锁时被消耗掉了(打开锁后便化为白光消失);目前玩家们手头所掌握的道具。只有讲台上那坨【诡异的长发】、刚才被觉哥随手塞进上衣口袋里的【铃木的竖笛】、以及一张旧报纸(觉哥那长西装的口袋真的很多)了,而这几样东西,暂时也派不上什么用处。

    “不……应该……没关系。”安月琴这时若有所思地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教室的门窗应该都可以打开了。”

    “嗯?”鬼骁闻言一愣,想了几秒后,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刚才我们经历的那一整段剧情,实际上就等于是普通难度剧本里的‘开场准备时间’是吧?”

    “没错。”安月琴沉声应道,“当【主线任务已触发】这句话响起时,这个剧本才算正式开始……而这时,出口自然就会开了。”

    “很好。既然大家都明白了。”封不觉说着,从小叹手上接过了自己手电,并走向了讲台,“那……就准备出发吧。”他走出了几步、经过鬼骁身边时又偏过头道,“哦,对了,鬼骁你的手电干脆就别关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剧本里一惊一乍的地方还是比较多的,六个人的队伍只开一个手电确实不太保险,所以出门后,就由你负责断后,监视一下队伍后方的情况。”

    “呃……”鬼骁听罢,便面露难色道,“说真的……我能走中间么?我的手电筒交给你们用好了。”

    “不可以。”封不觉十分坚决且快速地回应了他,“我拒绝。”

    “喂!你又不是我的社团团长,我干嘛听你指挥啊?”鬼骁显然不服。

    “是啊,觉哥,总感觉你有点欺负人了啊。”小叹也在给鬼骁鸣不平了。

    “欺负人?呵……”封不觉闻言,当时就笑了,他本来都已经拿好了假发并走到教室门口了,一听这话,又转过身来,“行~那我客气点。”他走回鬼骁面前,看着后者道,“我就问一句……你听不听我的?”

    “我……”鬼骁本来脱口而出就想回答一个“不”字,但话到嘴边,他忽然又咽了回去,其神情也随之有了些变化。

    “你要不想听我指挥,那我接下来就真的‘带着你’通关了啊。”封不觉接道,“你不想断后就不用断后、不想解谜就不用解谜、不想去拿东西就不用去拿……反正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统统交给我们来,你只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怎么样?”

    觉哥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从他的表情和语气就能听出。他会说到做到。

    “切……”可是,鬼骁没有接受这听上去无比轻松的待遇,“我知道了!对不起行了吧!我来断后!”他不但没有接受觉哥的提议,还破天荒地跟觉哥道了个歉。

    很显然,他是读懂了觉哥这段话背后的意思,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good。那我们继续。”封不觉朝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便转身行动了。

    …………

    实际情况和安月琴推测的一致,在主线任务触发后,这个教室的门窗便都成了可以自由开启的状态。

    封不觉检查了一下门窗后,便拉开那横拉式的教室门,行入了走廊中。

    和教室不同,走廊的地面是水泥地,用力踏在上面的话,就会发出那种“嗒嗒”的脚步声。

    这里的天花板上自然也是有灯的。就是不亮而已……

    好在,由封不觉带头,不管环境再怎么渗人,也不会影响队伍前进的节奏。

    “咱们先把可以去的地方都兜上一遍,再进入特定的区域做详细探索吧。”觉哥一边带路,一边跟后方的队友们说道。

    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也行,但他知道,时不时讲上两句。可以让大伙儿的情绪稳定一些;反正……听听觉哥那平静的话语声,总比在长时间的沉默中酝酿恐惧要强。

    就这样……在觉哥的带领下。大家开始了对这间“重九小学”的探索。

    走出二年a班那唯一的一扇门后,往右手边走上几米,就是二年b班;用手电筒透过窗户往里照,便可看到b班的教室里堆满了课桌椅和杂物、几乎塞得水泄不通,摸到教室的门扶手后,得到的提示是【打不开】这三个字。

    继续往这个方向走。不远处就是一个拐角,在这个拐角边的墙面上,嵌着一个十分诡异的神龛。

    神龛由石头打造,体积不大、造型也很简朴,但有一点很古怪……这神龛里供奉的不是什么地藏或神佛。而是一个日式人偶。

    那人偶如洋娃娃般大小,穿着红色的和服,是个女娃的样子。

    见过这种日式人偶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若是搁在光天化日之下,看着倒还好,但在晚上、在昏暗的环境里看……会莫名渗人。

    不过封不觉并不在乎这个,他在看到神龛时,便让队友帮忙用手电打着光,不以为意地上前检查了一番,并得出了以下结论

    一,人偶本身是木头的做的,但其头发好像是真东西,身上穿的小衣服也是好料子。

    二,人偶和神龛固定在一起,二者皆无法移动。

    三,把人偶的衣服解开后(是的,觉哥解了),可以看到那人偶的躯干是中空的,躯干内部有着许多起起伏伏的纹理、似乎可以嵌一些东西进去。

    在确认完这些以后,封不觉便重新上路,带着队友们转过了那个拐角。

    又走了一小段儿,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走廊的尽头一扇看上去像是“大门”的门扉,试图去打开这扇门时,便会听到【出口被一股黑暗的力量封印着】这样的提示。

    如此一来,学校的“出口”也就确定了。

    到这一步为止,玩家们基本也都猜到了这个剧本的逃离方式很可能就是需要找到一件或是多件特定的物品,并将其放入那个人偶的体内,最后触发某种机关或是剧情来打开出口的门。

    …………

    确认完“出口”之后,封不觉便调转方向,带着队友们折返回去。

    从拐角回来后,他们很快又来到了老地方,在a班和b班的对面,隔了一条走廊的房间,是“生物教室”,这间教室没有对着走廊的窗户,其门上反馈的是“需要钥匙”的提示。

    再往前走,有一排台阶,可通往二楼。

    封不觉暂时没有上去,只是用手电筒往上照了一下、看了一眼,便接着往前走了。

    再往前,就是从a班的门出来以后靠“左手边”的走廊了;这段走廊的两侧分别是“音乐教室’、“教员办公室”和“厕所”。

    音乐教室的门是可以直接拉开的,但封不觉在发现门没锁时,便停止了拉门,因为他得防着“门完全打开”这个动作会触发什么lag;教员办公室的门也是需要钥匙才能开启的,暂时开不了;最后……厕所,没有门。

    厕所那儿有两个入口,分别通往男厕和女厕,两个入口的中间还有一个洗手池;至于厕所里面是什么情况……就不清楚了,因为厕所入口普遍都是做成之字形的,这样可以避免站在门外的人望见里面的情况。

    “ok,一楼差不多也看完了。”封不觉道,“现阶段可以探索的区域就是音乐教室和厕所,从我们在教室里得到【铃木的竖笛】这件事来看,正常的流程应该是先前往音乐教室。”他顿了顿,“那么……诸位觉得,我们下一步是去音乐教室呢?厕所呢?还是去二楼转转?”

    “我建议去音乐教室!”小叹第一个抢道,并且很老实地给出了原因,“感觉上……跟着一般流程走,或许就不会太吓人了。”

    “我也赞同。”鬼骁听到这句,赶紧附议。

    刚才那十分钟里,鬼骁一直在负责观察队伍后面的状况,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怖感却是丝毫未减,所以他还是怂着的。

    “就去音乐教室吧,那件主线任务物品已是很明显的提示了。”小灵这时也道,“噩梦难度的本里……尽量还是别跟剧情倾向拧着走,要不然很容易死人的。”

    结果,若雨和安月琴也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封不觉见队友们已经达成了一致,便也同意了。其实……对觉哥来说,去哪儿都是无所谓的,不就是个玩儿~

    十几秒后,封不觉就走回了音乐教室的门前,他稍稍偏过头去跟队友们打了个招呼:“我要拉门了啊,各位留神开门杀。”

    然后……他就拉开了门。

    “嘎”

    就在门完全开启的那一瞬,一个倒挂着的长发女鬼毫无征兆地从门框内侧的上沿急速坠下,悬在了门口,并发出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凄绝尖叫。

    这一下子……来得真心是太突然了;站在觉哥身后的五人全都吓得发出了不同程度的喊声,鬼骁更是两脚一软、踉跄地后退到了另一侧的墙边,差点儿就坐地上了。

    “哦……又来一个是吧?”此刻,封不觉距离那女鬼最近,二者的脸只有大约三寸之隔,这种距离,自然已足够他出手伤人……哦不……伤鬼了,“呵呵……来得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