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0章 夏日的回忆(七)

第1120章 夏日的回忆(七)

    封不觉双手并出,扣住那女鬼的腋下、奋力一拉,就将其拽了下来。~,

    摔落在地的刹那,那女鬼显然是懵了,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一只脚就踏在了她的肩上,同时,一道手电筒的光线也快速照在了她的脸上。

    “嘎”这怪物的第一反应还是摆出狰狞的面目来怪叫。

    但封不觉显然不买账:“喊!”他的嗓门儿比鬼还大,“喊有用还要手脚干嘛?”

    他说得对,就连怪物也发现靠“吓”似乎是不管用了,于是,她猛然一个翻身、推开了觉哥的脚,并贴地爬行着往后退去,快速遁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无论从力量还是敏捷上来看,这个鬼都比此前的野口强上很多,所以封不觉也未能阻止她的行动。

    待觉哥举起手电朝那漆黑的音乐教室中照去时,方才的女鬼早已无影无踪。

    “这还真是妖啊……”见此情景,封不觉不禁沉吟道,“这个剧本里的鬼魂,都是可以直接用手触碰到的‘实体怪’,但是……”他顿了顿,目光一转,“它们又同时具备着那种可以进入异度空间、迅速化为‘无形’的能力……”

    “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若雨从觉哥那细微的神情变化中察觉到了些许蛛丝马迹,故而问道。

    “我是在想啊……会不会有这么个设定……”封不觉道,“我们几个……其实也是鬼。”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怔。

    “嗯……”安月琴第一个接道,“经你这么一说,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

    “的确,旁白给我们植入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由此便制造出了思维上的盲点。”小灵也接道,“假如团长的推测属实,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可以从物理上接触那些鬼魂了。”

    “诶?不对吧!”到这会儿,刚才已被吓飞的鬼骁同学稍稍有点儿缓过劲儿来了,虽说之前那一下差点把他吓掉线,不过现在他还是紧跟上了众人的思路,走过来道,“那为什么……”他把手电筒的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遍,再问道,“咱们全都不受光线的影响呢?”

    “关于这一点嘛……”封不觉摸着下巴念道,“我是这样想的……”他环视了队友们一圈,接道,“我们这六个……都是刚刚才成为鬼魂的人,还没有完全融入死者的世界,暂时还不是很惧怕光明;而我们所遇到的那些鬼,已经死了多年,早已是黑暗世界的一部分了,所以……”

    “不愧是小说家,在基本没有什么依据的前提下也说得有模有样。”若雨听罢,即刻给出了这个很中肯的评论。

    “嗨~我都说了是推测嘛。”封不觉摊开双手,“讲出来主要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条新的思路,万一我待会儿因为某种即死flag挂了,那我的智慧还会护佑着你们……”

    “我感觉……你的智慧总是在忽悠着我,而不是护佑着我。”鬼骁听罢,也是有感而发地念叨了一句。

    这句话,基本上也总结出他在巅峰争霸s2中碰到觉哥之后的各种遭遇……

    “呵呵……过奖过奖。”封不觉闻言,笑着回应道。

    “是在夸你么!听得出好赖话来么?”鬼骁又一次被觉哥的下限给惊到了,那种面对挖苦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着实是让人无语。

    有句话说得好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理,你也无法侮辱一个真正的无耻之徒。

    “行啦,各位,反正那鬼也不见了,咱们就先搜起来吧。”封不觉说着,便迈门而入,准备开展他最擅长的搜查工作。

    而其他人也是紧随其后,纷纷打开了各自的手电,分头展开了调查……

    这间音乐教室的面积也不大,四面墙上都贴着老旧发黄的墙纸;教室的角落里有着一架钢琴和一个配套的琴凳,旁边还立着一个造型简单的立式谱架;教室靠中间的区域摆着一些正方形的、印着数字的彩色方块凳,光看那尺寸和风格就知道是给小朋友坐的;而在门对面的那堵墙边,还摆着一个比较大的柜子,虽然也是木制的,但以这种解谜类剧本的尿性……哪怕它是纸糊的,只要你没有达到开启条件,就别想打开。

    玩家们的搜索就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展开了,因为空间有限,五分钟后,他们就把能调查的都调查了一遍,结果如下

    一,钢琴内部没有藏什么东西、且可以正常弹奏。

    二,琴凳毫无异常。

    三,谱架上放着一张泛黄的、残破的曲谱,不过还是有几个小节可以完整辨认出来的。

    四,方块凳的数量正好九个,分别写着阿拉伯数字1-9;经过检查,这些方块凳全都是实心的、且被固定在地面上。

    五,从墙纸上没有找出什么明显的异常、规律、或线索(墙纸部分由封不觉进行确认)。

    六,接触柜子的门时得到的是“正被某种黑暗的力量封印着”的提示。

    确认了以上六项后,玩家们便凑在一起简短地交流了一番,并再度把手电筒的开启数量减少到了两个。

    “ok……”此时,封不觉便说道,“该查的都查了,接下来……也只有用‘这个’了吧。”说这话时,他已经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铃木的竖笛】,“物品上讲明了只有男性玩家可以吹,所以……”他又看了看小叹和鬼骁,“谁来呢?”

    “呃……我不会管弦乐器。”小叹说得还挺专业。

    此处得提一下……在小学三年级之前,小叹确实是有学过音乐的。

    当然了,像他这种家里巨有钱的孩子,自然是不会为了考试加分之类的理由去学那些的。

    小叹会学音乐,单纯是因为父母觉得他有天分……

    那么这所谓的“天分”体现在哪儿呢?事情是这样的小叹上幼儿园时,有段时间特喜欢乱敲东西,于是他父母就以此为据,把他一个七岁都不到的孩子送去学打击乐了。

    学了两年半,小叹没说什么,但老师实在撑不住了。那位老师坦言这孩子五音不全、节奏感奇差,将来唱卡拉ok能找到调儿就不错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就这样……王叹之小朋友结束了他为其二十九个月的儿童鼓手生涯;而他最终的学习成果就是……学会了打几个最基本的鼓点、把左手的灵活性练得和右手差不多了,以及……治好了爱乱敲东西的毛病。

    “我会吹一点口琴……”继小叹之后,鬼骁给出的回答是这样的。

    “这样啊,那我来吧。”封不觉看他们俩都不会,便随口道了一句,并把竖笛举到了嘴边。

    “合着你会啊!那还问毛啊?”鬼骁即刻吐槽道。

    “诶?”安月琴见状,也是挑眉奇道,“原来你还会乐器啊?”

    “不对吧……”然而,若雨此刻却是露出了狐疑之色,转头对安月琴道,“我在他那儿住了那么久,可从来没见过他家里有任何乐……”

    她们的话还没说完,觉哥便已开始吹了。

    呜呜叽呋呋……呜叽

    他吹得完全不成调子,时而岔气、时而又发出非常尖锐的声音,其手指也只是用莫名其妙的指法胡乱地摁在竖笛的各个孔上,胡搞一气。

    “喂!原来你不会啊!”鬼骁惊道,“不但不会,就一个门外汉来说也吹得超级糟糕啊!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少废话,反正大家都不会,谁来不是都一样么?”封不觉也是立刻进行反驳,并在说完后,继续旁若无人地瞎吹。

    虽然鬼骁也很想再吐槽几句,但他得承认……觉哥的话还是有道理的;眼下他们三个男生的确是没人会吹,还真是谁上都一样。

    于是,众人又在觉哥那类似精神污染一般的吹奏中扛了一分钟左右。

    也不知是什么原理,一分钟后,突然……

    但闻“叱”一声疾响乍起,紧接着,音乐教室的拉门就自动关上了。

    然后,一个女人的声音飘飘荡荡地在这个空间中回响起来:【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老师要开始演奏了。】

    “什么情况?又刷怪了吗?”鬼骁用他的手电四处扫动,可是什么都没看见;而那声音的来源也是飘忽不定,难以判断。

    “这应该是一项提示。”封不觉则是冷静地言道,“照那个声音所说的做,就会触发下一步的剧情。”

    “那……我们就过去坐下呗?”小叹说着,便转头看向了那些方块凳。

    “不是这么简单的……”小灵面色微沉,接道,“这些椅子上写的数字,显然是有意义的……而且刚才那声音也说了,要我们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也就是说……”若雨接过她的话头,“如果有人坐错了位置,就有可能引发什么不妙的事情。”

    “喂喂……封不觉在那儿吓唬人也就算了,你们怎么也尽发表些可怕的言论啊!”鬼骁听到“不妙”二字时,又开始慌了。

    “呵……这是摆在眼前的实际问题,再可怕也得去直视和解决啊。”觉哥笑了笑,接道,“不过呢,大家也不用太担心了,这个座位的问题……在我进入这间教室后不久就意识到了。”

    “什么?你又已经把谜题破解了?”鬼骁说罢,自己也想了几秒,随即高声接道,“哦!我知道了,是按照教室里的座位顺序来的吧?即……第一排第一个人就是1,第二个人就是2,以此类推……”

    “不对。”下一秒,觉哥还没说话呢,小灵就已否定了鬼骁的答案,“你怎么知道应该用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顺序?”

    安月琴也接道:“是啊……你也看到野口英二的日记了吧,那是从上到下、从右往左写的,万一座位也是按照那种思路来排的呢?”

    “再者……”若雨也补充道,“就算是按照‘左上为先’的顺序,也可能有‘第一排第一人是1,第二排第一人是2’这样的规律。”

    “这……”经她们一说,鬼骁瞬间对自己的答案失去了信心,他只得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觉哥,“好吧……我还是听听你的答案吧。”

    “我觉得呢……这里的顺序应该参照九宫图。”封不觉应道,“此前在二年a班的教室里,我就有点在意那些课桌椅的排列方式了……那3*3的座位,与储物柜那九个箱子一一对应,似乎就是在暗示这个。但直到我们离开教室时,都没有出现与九宫相关的谜题。”他微顿半秒,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那九个方块凳,“但来到这里之后,看到这九个数字,就又让我想起了那出。”

    “你先等等……”鬼骁这时插嘴道,“你说的九宫就是横竖斜每条轴加起来都是十五的数字游戏对吧?那种图里的数字位置也不是固定的吧?”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有肩,八六为足,五居中央。”一秒后,小灵立刻用一段二十字的口诀解答了鬼骁的疑问。

    “听见了吧……还是有所谓‘标准形态’的。”封不觉接道,“总之……按照九宫来排的话,我是5,你是7;似雨、花间和悲灵(在鬼骁面前觉哥还是用了伙伴们的游戏昵称来称呼)分别是4、9、2,而小叹(但觉哥对小叹的称呼就一直是那样儿)是1.”

    “嗯……”鬼骁又想了想,“你这个排列……有把握吗?”

    “至少比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之类的排法有把握。”封不觉回道,“不过,你的担忧我也理解,因为这个谜底……的确是佐证不足。”他若有所思地念道,“我想……我们此前一定是‘错过了某些线索’,因为据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连我也找不出任何明确的证据指出我们这六人对应着哪六个座位。”

    觉哥能这么说,自然是有根据的;他脑中所推演过的情况……远远超过这里所有的人。

    就拿二年a班那九个人的名字来说吧,其罗马拼音、假名、笔画、偏旁部首、与金木水火土的关联、乃至与之同姓的知名人物……觉哥全部都去思考筛选过了。其他的那些关联信息,他也是按照这种发散程度进行推思的……在此基础上,封不觉才说出了“据目前掌握的信息”这样的话。

    然,现在的情况,已不允许玩家们再去寻找什么线索了。

    【你们没听见吗?我让你们坐好!】

    就在众人犹豫之际,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而且其语气变得比刚才更为暴戾和阴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