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1章 夏日的回忆(八)

第1121章 夏日的回忆(八)

    “都来坐下吧,人家都在催了。”封不觉道,“反正短时间内也想不出更靠谱的答案了,站着说不定会触发团灭剧情的,还不如坐下试试。”

    他说这句话时,已然朝着那个写有数字“5”的方块凳走了过去。

    一秒后,若雨几乎没怎么思考,第一个就跟了过去。

    其他人见状,便也陆续来到了封不觉刚才所说的那些对应数字的座位上坐下了。

    就在所有人坐定之后,只听得“当”一下子,教室角落里的钢琴自行发出了声音。

    接着,那八十八个琴键便在无人弹奏的情况下自己动了起来……

    从这个展开来看,觉哥推理应该是命中了,剧情随之开始推进。

    接下来的三四分钟,那架无人钢琴来了一段水准颇高的独奏;其旋律倒不复杂,可演奏仍旧极富感染力……虽然这只是纯音乐、没有任何的歌词,但玩家们却仿佛在倾听着一段歌手的浅唱低吟,那份压抑和阴森的感觉,完全通过音乐传达了出来、并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约四分钟后,这段无名钢琴曲戛然而止。

    余音绕梁之际,那个说话声又响起来了:【听清楚了吗?你们谁来照着乐谱弹一段试试?】

    这个要求,不禁让人想起小时候在课堂上经常听到的那句“这道题哪位同学能上来解一下?”

    每当我们听到这句话时,都会本能地开始施展迷sdiretion,并在心里默念着“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然而,事实证明了,这种自欺欺人的技能是没用的……

    “我来吧。”两秒后,安月琴自告奋勇地站了起来,“我有学过几年钢琴。”

    这一刻,她就如同我们记忆中那些拯救全班学渣于水火中的学霸一样挺身而出了。

    “哦哦~这位花间姐姐真可靠啊。”鬼骁一看有人主动上前了,立刻松了口气,并随口夸奖了对方一句。

    “切……钢琴什么的。我也会弹啦。”封不觉却是用不以为然的语气接道。

    “什么?你居然还会钢琴?”鬼骁转头看向了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是啊。觉哥可以看着简谱单手弹出欢乐颂的。”一旁的小叹毫不留情地揭露了觉哥那句话的本质。

    “喂!敢要点儿脸不?”鬼骁闻言,顺势对着觉哥吐槽道,“你这种行为比那种只会用‘二指禅’还宣称自己‘会打字’的人还嚣张了啊!”

    他们三位男生耍宝之际,安月琴已经来到钢琴前有模有样地坐下了。

    毕竟是学过了,往琴凳上一坐,姿态和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你们先等等……我太久没摸琴了,得看看谱子、再酝酿酝酿……”安月琴坐定后。便伸手把谱架上那页乐谱拿过来放在了钢琴上,并跟队友们打了声招呼。

    那个谱架上的乐谱,记载的就是刚才那首曲子;如前文所说,这张乐谱是残缺的,上面可见的部分只有几个小节,而这……正好也符合了此刻这“弹一段”的任务要求。

    【为什么还不开始?难道这样你们也没学会吗?】

    安月琴才等了三十秒左右,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女声又开始催促了,听这意思……不弹活不了。

    “好吧……看来再不弹要出事了。”安大小姐见状,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下一秒。只见她伸出双手、轻轻握了握拳,又活动了几下双手的指关节;然后,她深呼吸了一次。开始了弹奏。

    很快,一段旋律就伴随着她指尖的律动缓缓而生。

    玩家们自然还记得……这就是刚才那一大段钢琴曲的其中一部分。但由安月琴弹出来时,那感觉就跟刚才的完全不同。

    音乐这东西……只要在技巧、感情和天赋上差那么一点儿,产生的成品就会很不一样;而这种由人而产生的“差异”,或者说“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也正是所有艺术的魅力所在。

    不多时,安月琴已将乐谱上那几个小节弹完了。

    同样是在余音未消之时,那个声音又道:【嗯……马马虎虎,及格了,那么……下课吧。】

    就在她说出那个“课”字时。众人背后的那个大柜子突然发出一声怪响,并自行开启了。

    那一声来得确是有些突兀。鬼骁当时就被吓得蹦了起来……但他刚想回头朝柜子看去时,另一边,却又突然传来了“叱啪!”两声,惊得他是左顾右盼、应接不暇。

    但其实呢……那另一处的动静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音乐教室的门重新打开的声音。

    “看来这一间的谜题就到此为止了。”封不觉还是很冷静的,他压根儿就没去管门那边的情况,手中那手电筒的光圈也是稳稳地照在了墙边的柜子上。

    此时,柜门已开,里面的东西也露了出来。

    但见,在那硕大的柜子里,赫然横陈着一具尸骨。那尸身虽说还穿着衣物,但早已化为了白骨,而从服装上来看……这似乎就是刚才觉哥在门口遇见的那位“女鬼”。

    “她……不会还能动吧?”小灵看了那尸骨几秒后,问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

    “能动又怎么样?”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就朝那柜子走了过去,“就一骨头架子,敢乱缩乱动……我就用钢琴把它铡了。”

    “喂……钢琴当虎头铡用啊?”鬼骁这会儿也发现了,很多时候,只要封不觉一句话,就能把队友的注意力从恐怖的事物转移到某种槽点上去。

    “我也只是提一个构思而已。”封不觉道,“说实话钢琴不好铡人,用车门夹住人头去怼才是正确的玩儿法。”他说到这里,已经开始动手搜尸了。

    封不觉搜得非常细致,要不是系统拦着,估计他会把这个骷髅给扒个精光。

    长话短说……最后搜到的东西有四样,其一,是一件任务物品……

    【名称:五角星墨镜】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未知】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骚气十足的复古风墨镜。】

    比起先前那坨假发来,这件“可带出剧本的物品”显得更加莫名其妙了;假如这个剧本发生的地点是在八十年代的美国迪厅。那找到这玩意儿也没什么违和的,但在一个昭和年间的小学校园里。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个东西出现呢?

    然后,来说第二件物品,这也是一件任务物品……

    【名称:“它”的肺】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可嵌入“它”的躯干中。】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由绿色玉石制造的袖珍器官,隐隐透出灵气。】

    这件物品的说明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了其用途这就是解锁“出口”附近那个神龛人偶的道具之一。

    接着,第三件物品,是一张纸。

    这是一张皱巴巴的白纸,大概也就一张照片的大小。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三千院是我最好的学生,她让我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

    结合这间教室里发生的情境来看,这应该是眼前这具尸骨生前写的,而她的身份,八成就是这间学校的音乐老师了。

    最后,第四件物品……是【生物教室的钥匙】,这把钥匙也算明确地给玩家们指出了下一个目标地。

    “嗯……这张纸没有物品说明啊。”封不觉将那四样东西逐一拿出并展示后,说道,“也就是说……这纸上的字要么是某种提示。要么只是用来完善剧情的。”

    “我感觉……完善剧情的可能性较大吧。”安月琴接道,“系统在生成剧本、分配角色时,肯定是考量了我会弹钢琴的事情。所以当我用这项能力解开了刚才的谜题后,我们就找到了一张纸。补充了‘三千院’这名角色有音乐天分的设定。”

    “啊,或许吧……”封不觉说着,就把纸条塞进了衣服内侧的口袋,“不过,万一是提示的话也没事儿,记住就行了嘛。”说罢,他又将另外几件物品全都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并打了个响指,顺势朝门口一指。再道,“走吧。下一间。”

    这一刻,其余五人十分默契地达成了共识,闪出一条路来。

    很显然,经过了此前那一系列的事件,玩家们已经对这个剧本的整体故事风格和恐怖程度有了一个比较立体和直观的概念,所以……他们都非常认可让觉哥打头阵比较好。

    …………

    长话短说,两分钟后,一行人就来到了生物教室的门口。

    当封不觉把钥匙插入锁孔的刹那,他后面的五位全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被突如其来的恐怖桥段吓上一波的准备了。

    嗞,叱

    觉哥平静地打开了门锁,在钥匙化为白光消失的同时,他已拉开了那扇门。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至少在视觉和听觉上,没有那种极具冲击力的惊吓场面出现。

    不过……

    “我去……什么味儿?”鬼骁又是第一个开口的。不得不承认,即使他的解谜能力比较堪忧,但他的反应还是很快的、感官也很敏锐。

    “是某种……哦不……应该说是‘多种’过期的有机溶剂吧。”这次,回答他的是王叹之。

    “呵呵……不愧是王大夫,闻着这种味道~反而镇定下来了吗?”封不觉半开玩笑地回过头去,对小叹说道。

    “嗯……是的。”小叹想了想,竟发现……确是如此。

    “很好,那咱们赶紧走起。”封不觉说话间,便已迈步进了门内,对生物教室的调查也随之展开了。

    生物教室是他们迄今为止所进入过的最小的一个房间,教室中央有个长方形的实验台,从那台子的高度来看,小学生必须得站着才能在上面进行操作,或许也正因如此……这屋里完全没有座位。

    教室的两侧放着一些展示品,基本都是些泡着的、或者风干的标本;四周的墙上贴着一些动物的图鉴,图鉴附有简单的文字介绍;教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个洗手台,房间里的异味主要就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

    这一回,玩家们调查时显得格外小心。

    其原因有二,第一:开门时没有触发任何恐怖事件,反而让玩家们感到了不安;第二,小叹特意提醒了大家,过期的有机溶剂不但对身体有害、还可能引发火灾什么的。

    于是,大约十分钟后,玩家们才完成了对生物教室的调查,其结果如下

    一,实验台周围的抽屉全部都“打不开”,台子上面凌乱地摆放着包括手术刀在内的各种工具,以及十余种不同的溶液;但……所有装溶液的瓶子上,文字都是模糊的,很难确认其中液体的性质。

    二,周围的标本无异常。

    三,暂时无法从墙上的图鉴里看出任何线索,不过觉哥还是将其内容全部看完并记下了。

    四,虽然这间教室没有朝向走廊的窗户,但却有朝向校外的窗户;透过窗玻璃,便可以看到月光下的乡间小路、电线杆以及树木……一切都显得如此宁静、正常,与学校内这压抑的空间形成鲜明的反差。

    当然了,这两扇窗户也“被黑暗的力量封印着”,是打不破的。

    五,洗手池的下水口明显被堵塞了,池子里积攒了不少污秽的液体、完全看不到池底的状况;唯一的水龙头倒是可以拧开,但水管里并没有水流出。

    “ok……各位把手电关上吧。”调查和交流完毕后,决策的工作自然又落到了觉哥的肩上,“嗯……”他沉吟了半秒,念道,“大家也都看到了,实验台的工具全部都不是‘剧情相关’的物品,所以,要说这个教室里哪里有线索可循……”

    言至此处,封不觉便将视线投向了洗手台,其用意不言自明。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此刻,鬼骁已经在心中默念五字真诀、并在精神上使出迷sdiretion了。

    没想到,这时候……

    “我来吧。”小叹竟是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