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3章 夏日的回忆(十)

第1123章 夏日的回忆(十)

    那份课堂讲义上只写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并没有写具体的解剖步骤。

    不过……小叹也不需要看什么步骤;王大夫那医学院可不是白念的,解剖人类都不在话下,何况是只青蛙呢。

    花了十秒钟把讲义上的内容扫了一遍后,王叹之当即神情一凌,用指挥般的口吻对身旁的小灵道了一句:“小灵,用手电帮我打一下光。”

    “好的。”小灵这时也是十分乖巧地应声照做了,没有半分要和小叹呛声的意思。

    随后,小叹便抬头看向了实验台,目光疾动,迅速确认了所有必需品的位置。接着,他就绕着实验台走了一圈,把所需的工具统统装在一个金属托盘里收集了起来,再回到原位。

    “时间比较紧,我这就开始了。”小叹说这话时,小灵已将自己手中的手电举高,稳定地照在了小叹面前的台面上。

    解剖工作……就这么紧锣密鼓的展开了。

    小叹把装有工具的金属托盘放在了右手边,将另一个铺有石蜡的托盘放在了自己面前,并用大头钉将那只青蛙的尸体以腹部朝上的状态固定在了石蜡表面。

    然后,他便抄起一把手术刀,果断地下刀了……

    他的手很稳定,稳到让你觉得这根本不像是人类的手,而是某种精密机械这可不是游戏里的加成或能力,这是王叹之在现实生活中也能做到的、且非常精通的事情。

    两秒后,小叹就以下颌为限,由上而下地切开了青蛙的肚子。

    这一刀……轻则无法完全剖开腹腔、重则容易伤到内部的肌肉;小叹的力量就恰到好处,可说是用最快最完美的方法切开了一道平整、笔直的创口。

    “肌肉一切正常。”小叹几乎只是瞥了一眼,就道出这么一句,并顺势把肉也划了开来,“肋骨正常……”他边说就边拿出了剪子去剪青蛙的骨头。

    “嗯……需要我们来帮忙记录这些检查的事项吗?”这时,安月琴也凑过来看了看讲义,她发现上面需要“确认”的条目非常多,故而问了一声。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小叹头也不抬地回道,“虽然看着挺复杂,但实际上大部分需要确认的东西都是一目了然的;那些外部的器官我在固定尸体时就已经全部看完了,现在只需逐一取出内脏、最后把脊椎和大脑也处理一下就行……”

    “哦……那……你加油。”安月琴发现,小叹在拿起手术刀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更加自信和强势了;感觉上……她就像在跟一个陌生人交流一般,话都不太好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周围的众人丝毫没有觉得紧张,因为眼前的王叹之看上去可说是前所未有得靠谱他的手法娴熟、眼神坚定,其动作如行云流水、毫无拖沓和迟疑的痕迹。

    果然,仅用去了十五分钟,他就完成讲义上的所有要求,将那些“待确认”事项统统确认完毕。

    桌面上,剩下了一套被剖空的青蛙皮,一堆肌肉组织、以及分别被放在十余个塑料皿中的器官以及骨头;无论是哪一部分,都呈现较为完整的状态,看着能立刻封起来当标本的样子。

    可以说,小叹的这番解剖作业,是工工整整、精密无暇……录下来就能直接当教学录影带的水准,就算是外行人也能看出他有多厉害。

    【解剖已完成,时间、完成度皆符合标准。】待小叹的手停下之时,系统语音也随之响起。

    下一秒,实验台侧面又有一个抽屉弹了出来,很显然,那里面装的就是接下来所需的任务物品了。

    这一瞬,小叹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其神情也恢复了平时那有些呆萌的状态。

    “呃……”在放下手里的工具之时,小叹微皱眉头,“刚才注意力集中时反而没什么,现在松懈下来……伤口又有点儿疼了。”

    “没问题吧?是不是伤口裂开了?”小灵关切地问道。

    “裂开倒是不会,这可是我自己处理的……”小叹回道,“七八月份的时候我可是三天两头被调去er(emergeny_ro,即急诊室)帮忙,处理外伤熟练着呢。”

    “诶?小叹哥你是个医生啊?”鬼骁听到这句,才刚回过味儿来。

    “是啊。”王叹之回道,“不过我还在实习就是了。”

    “厉害厉害……”鬼骁接道,“我本来以为封不觉那句‘王大夫’是在开玩笑的呢,没想到是真的。”

    “哈哈……也没什么厉害的。”小叹讪讪笑道。

    “怎么?听起来你好像很佩服医生嘛。”封不觉说道。

    “是啊,从小就一直听爸妈念叨着让我长大了要当医生或者律师来着;虽然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我是不会走那两条路了,但我确实有了解过从事这两个行业需要去学的东西,所以……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啊……”鬼骁接道。

    “呵呵……年轻人毕竟是天真啊……”封不觉一听,当时就笑了,“这两个行业里败类也是很多的,我就认识不少……比如……”

    “可以了,就此打住吧。”若雨好像知道觉哥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赶紧给拦住了,“那些被你逼疯的精神病医生、以及被你和欧阳笕一块儿逼疯的律师的故事就不要再拿出来让更多人知道了,本来也不是什么露脸的事儿。”

    “对……”鬼骁听到若雨的话,赶紧也接道,“我可不想对你加深了解,也不想去关心有你封不觉参与的医患纠纷和民事诉讼,你休想进一步腐蚀我这端正的三观。”

    他这话虽有吐槽的意味,但也并非全无道理……

    “哈!好~好~”觉哥干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悻悻然道,“反正也是你的损失……”说着,他便转身走向了那个弹出的抽屉,“那咱们接着来走剧情吧。”

    …………

    五分钟后,玩家们又一次来到了厕所的门口。

    这五分钟里,他们查看了一下获得的物品、并对下一步的行动进行了探讨。

    首先,还是来说说他们从生物教室抽屉里拿到的物品……

    和音乐教室的相仿,将房间内的谜题解开后,得到的道具同样是四件。

    其一,仍一件颇具违和感的、可带出剧本的任务物品。

    【名称:牛仔靴】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未知】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鞋跟很高的西部式牛仔靴,正宗小牛皮加手动缝制。】

    仅拿到假发的时候大伙儿还没感觉出来,但随着墨镜和这双靴子的出现,玩家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一系列可带出去的任务物品似乎都是那种“可以穿戴的东西”,也不知这和此后的剧情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接着,来说其二。

    那也是一件任务物品,而且是与剧情相关的。

    【名称:“它”的肝】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可嵌入“它”的躯干中。】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由绿色玉石制造的袖珍器官,隐隐透出灵气。】

    除了名字之外,这件物品的简介和【“它”的肺】一模一样,很显然,它们的功能也是一样的既是出口处那神龛人偶的组件之一,也是为作者凑上一点字数的有功之臣。

    再来看……其三。

    也是一张纸,纸上的内容想必大家猜也能猜到了“沢田君很出色,他是唯一一个靠着自己就完成了全部解剖流程的学生,没准他将真能成为一名医生,反正比我这种在乡下教孩子的半吊子要强吧。”

    同样结合生物教室中的状况来看,可以假设纸上写的是生物老师的心声或者留言,可惜……那位生物老师除了阵阵呻吟和惨叫之外,连对白都没有。

    最后,第四件物品,便是【理事长室的钥匙】了……

    虽然叫法不同,但“理事长室”即“校长室”;经过搜索,大家也已知道这个房间不在一楼,所以,接下来的探索……无疑是要发展到二楼去了。

    不过,封不觉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先把一楼那两间厕所给探完。

    说他是强迫症也好、完美主义也罢……反正留着这么两个明明能进、却尚未搜查完毕的地方不管,他就浑身不舒服。

    对此,队友们也没有什么意见。

    他们也都是惊悚乐园的高端玩家了,噩梦难度的剧本是个什么尿性……谁不知道?

    想要通关,就不能嫌麻烦,更不能逃避那些让你不舒服的、甚至是畏惧的空间或剧情……否则,反而会导致更加困难的局面。

    于是,六人就这么跟着封不觉回到了厕所的门口。

    恰在此时,一件迟早会发生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

    觉哥的手电筒……在一种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熄灭;没有声响、也没有闪烁,就是这么无声无息地灭了。

    好在,负责断后的鬼骁手里还有一个亮着的手电,玩家们也不至于陷入完全的黑暗中。

    “瞧瞧,我说得没错吧,这就没电了。”封不觉看着自己那个手电,嘚瑟地言道,“咱这意识……不说是神机妙算,好歹也是深谋远虑吧?”

    “行~算你有远见。”若雨拉长了嗓门儿,学着觉哥自己的口吻,夸了他一句。

    “喂……我这个手电开启的时间基本和你差不多啊。”鬼骁这时说道,“既然你的灭了,那我这个也快了吧?”

    “正好,你现在可以把它关上了。”封不觉即刻回道,并转头对小叹道,“小叹,还你开灯。”

    “收到。”小叹应了一声,顺势就把自己的手电打开了。

    鬼骁见状,也是立马关上了自己的手电,想要保住那最后一点点的电力,以备不时之需。

    同一秒,封不觉也接着说道:“那么……大家也都看到了,从我们拿到手电到现在为止,总共也就过了两个房间,一个小时都不到,手电筒的电力就耗完了。考虑到这一个小时期间,大家都有开启过手电,据我粗略估计……再过三十分钟,咱们可能就要面临两眼一抹黑的必死局面了。”

    “行了,别吓唬人了,说你怎么想的吧。”安月琴知道,觉哥这种说话的模式……都是套路,再往下他就会说出对策来的。

    “呵……简单。”封不觉道,“分头行动。”

    “明白了。”两秒不到,若雨就应道,“其实刚才我也在想这事儿呢。”她说着,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厕所的入口,“六个人在一起、先后探索两个厕所的话,不是很有效率;但若是分成两组,便可以同时探索两个厕所,能省下一半的时间。”

    “嗯,我要说的也正是这些。”封不觉应道,“各位……你们觉得如何?”

    话音落时,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就算是相对比较胆小的鬼骁和小叹也连半个字都没说。

    此前,当六个人的手电都还有点时,他们还没感觉到什么……对于电池的问题也不是太过担忧。

    然而,在觉哥的手电熄灭的那一瞬,一种压力便似追身的猛兽般朝着玩家们的心理防线直扑而来。

    他们终于知道了一个手电能用多久,也大致推测出了其他的手电还能亮多久,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逃出这个学校还需要多久。

    正是在这种已知和未知的冲突之下、缝隙之中,紧迫感被催生了出来,继而演变为了一份恐惧。

    “呵呵……”封不觉还是很轻松的,对他来说,不管是多恶劣的状况,总会有办法,“大伙儿都没意见的话,咱们就在此分为男女两组,各搜一边吧。”

    就这样……六名玩家,分为了三男三女两队人。

    男生这边,自然是小叹负责执灯;女生那边,则决定由目前手电筒电力最充足的安月琴来执灯。

    双方约定好了时间、以及遇到不利情况就喊救命的行动方针,便分头走入了那两个方向相反的厕所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