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4章 夏日的回忆(十一)

第1124章 夏日的回忆(十一)

    当若雨她们三人从女厕所里出来时,觉哥他们仨男生已经在门口等了一分多钟。⊙,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么?”封不觉问道。

    “物品是一件都没找到,不过……提示好像是有的。”安月琴回道。

    其话音未落,小灵便接着说明道:“女厕所里,有一面墙上画了三幅涂鸦第一幅是一局玩到一半的ti_ta_toe(三连棋游戏),第二幅画的是一个汉诺塔游戏,第三幅画就比较奇怪了……看上去就是一坨没有什么规律的图案、由诸多曲线构成,意味不明。”

    “那三幅图案你们都记下了吗?”封不觉紧接着问道。

    “前两幅,我们肯定是记得的。”这次回话的是若雨,“但那第三幅……也只有小灵才能完全记住了。”

    “哦……行。”封不觉点点头,“既然都记住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诶?那你们那边又是什么情况呢?”见觉哥扭头就走,安月琴赶紧追问道。

    “我们这边的情况我自然也全部记下了,不过为了节约时间,我建议边走边说。”封不觉回这话时,已经拉着小叹并肩朝二楼的方向去了。

    见状,其他人也就没再说什么,全都快步跟了上去;持有另一个“开启中的手电”的安月琴也很自觉地走到了队伍的最后方负责断后。

    “男厕所内的情况和你们那边差不多。”只走出了两三米,觉哥的讲解便开始了,“我们这边没有涂鸦,不过,在三个蹲便隔间的门板后方,各写着一行字……”他顿了顿,再道,“第一个隔间的门板后写着‘小心水池’;第二个后面写的是‘注意脚下’;第三个则是‘不要在走廊里奔跑’。”

    “嗯……”觉哥那边刚说完,小灵就道,“团长,你有没有发现,藏在两个厕所中的这些信息,很可能就是……”

    “没错。”封不觉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接道,“那些信息都是关于各个房间的‘重要提示’。”他微顿半秒,接道,“女厕所那个ti_ta_toe的涂鸦,显然是对‘九宫格’这一思路的暗示;九宫格的谜题出现在音乐教室,而音乐教室的那个谜题只有‘三千院’能解,又因为三千院是个女生……所以线索出现在女厕所。”

    “哦!我明白了。”听到这儿,小叹也插嘴道,“按照你说的……那男厕所那句‘小心水池’,就是对生物教室那个洗手池的提醒;生物教室的谜题得由我……即‘沢田’来解,而沢田是个男生,所以线索就在男厕所里。”

    “是的。”封不觉应道,“也就是说,我们从二年a班的教室出来以后,最佳的行动路线应该是先去厕所才对;假如我们在进入生物和音乐教室之前有看过厕所里的线索,那么此前我们就能更加悠然地解开那个‘座位编号’的谜题、小叹也很可能避免被怪物给伤到。”他说着,耸了耸肩,“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我们这队伍毕竟比较强,虽然没有按照最佳流程走过来,但也没有太大的损失。反正接下来注意点就是了。”

    “那……在这个推论的基础上,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推演……”若雨这会儿又想到了什么,她看向觉哥说道,“在此后的剧本中,我们至少还要再破解四个区域的谜题,而这四个区域,就得由你、我、小灵和鬼骁四人分别用某种独特的技能去破解掉。”

    “对。”封不觉回道,“这种展开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真是那样儿,那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啊。”鬼骁也是适时地补充道,“即使把一开始的教室算上,眼下我们也只探完了两个半区域……这就已经有一个人的手电筒没电了;若我们还按照此前的进度来,那照明设备八成是坚持不到最后一个房间的。”

    “别担心,这事儿我已经考虑过了。”封不觉当即接道,“由此刻起,咱们加快节奏、再探两个区域,若到时情况不妙,我们便返回生物教室去,利用实验台上的酒精和纱布做几个火把来用,用那种方法……估计还能撑个半小时左右。”

    “哦……还有这手。”鬼骁听到这句,确是稍稍放心了一些。

    几人的对话进行至此,正好也行到了那一排台阶的下面。

    带头的小叹也没怎么想,只是举起手电朝上照了一下、并抬头看了一眼,就准备迈步上楼了。

    然,就在这一瞬……

    “慢!”与小叹几乎并排站着的觉哥突然伸出一手拦住了他,并快速接道,“不对劲儿……”

    在这阴森压抑的环境中,“不对劲儿”这句话本身,也是一种能让人感到害怕的因素……

    “什……什么?”小叹把脚收了回来,吞吞吐吐地应了一声。

    “你仔细看……”封不觉转过头,用眼神朝着前方的那些台阶示意了一下,“台阶上……有脚印。”

    “诶?”经对方一提醒,小叹便也迅速发现了这点,“哦!真有啊!”

    的确,那木制的台阶上是有脚印的,只不过……必须用光线直直地照着,并以一定的角度去看才能看得清楚。

    这台阶的宽度大约有一米二,每一级台阶上,都有一个脚印,而且这脚印中没有任何鞋底纹理、有的只是最外圈的一圈“轮廓”,看上去就像“空心”的一样。

    “看来……这就是‘注意脚下’所提示的地方了。”封不觉道,“不是在房间里,而是在楼梯上,呵……”言至此处,他不禁笑了笑,“防不胜防啊~”

    “那……这个谜题要怎么解呢?”跟在他后面的鬼骁顺势问道。

    “这不是很明显吗?你就按照这台阶上的脚印,一路对照着踩上去啊。”封不觉道。

    “哦……我就按……诶?”鬼骁本能地想接话,但说了半句就觉得不对,“怎么就成了我先上了啊?”

    “废话,既然这是与男厕所里的提示所对应的谜题,那必然需要一名男生来解啊。”封不觉回道,“小叹扮演的沢田已经在生物教室里完成解剖谜题了,所以剩下的只有我和你了。”

    “那你又是以什么为依据判断这里不应该由你上呢?”鬼骁又问道。

    封不觉一听,立马就抬起一条腿,将自己的脚底板悬在了第一级台阶的那个脚印上,并用一声自认为非常标准的英语发音念了一个单词:“look.”

    鬼骁定睛一看,就虚起了眼,念道:“切……因为你脚大吗?”

    “我脚不大,但肯定不如一些身高一米七不到的人那么小。”封不觉想都不想就能在十分正常的交流中加入带有人身攻击的措辞,这也着实是一种天赋了。

    “少啰嗦!我还没发育完呢!”鬼骁恶狠狠地回道,并上前几步,又一次打开了自己的那个手电筒,“行了行了……没工夫跟你扯淡,现在赶时间要紧。”

    为了顾全大局,鬼骁没有跟觉哥接着抬杠,而是立刻开始了行动。

    吱咿

    这是鬼骁的脚踩上第一级台阶时的动静……一听就是那种随时可能被踩断的木板才会发出的声音。

    当然了,虽然声音很吓人,但实质上台阶并没有断开。

    “我去……这脚印的布局也挺犀利的嘛……”鬼骁刚想迈第二步,就发现第二级台阶上的那个左脚脚印的位置居然在第一级台阶那个右脚脚印的右侧,“这是要扭着秧歌儿上楼啊?”

    吐槽归吐槽,事已至此……再撤步回来,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将眼前的路走完。

    于是,鬼骁开始了他一步一顿的踩台阶之行。

    才走了几步,鬼骁就注意到……那脚印的轮廓和他脚的大小几乎严丝合缝,这点让他浑身不舒服,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觉哥说得没错,这台阶的机关就是得由他来破解的。

    一级、两级……

    鬼骁的平衡不错,即使这台阶上脚印分布有种故意难为人的意思,但他还是稳稳地将每个脚印都踩完了。

    走了十二级台阶后,鬼骁便来到了一个衔接两段台阶的转角处。

    这块区域是没有脚印的,所以他直接就踩上来了,而当他的两只脚全都踏到这个平面的刹那,他踩完的那十二级台阶便发出了“吱吱嘎嘎”的一阵怪响。

    紧接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黑烟从台阶中升腾了出来,伴随着那淡淡的烟雾……台阶上的脚印轮廓也都消失了。

    “嗯……”封不觉见状,念道,“你踩完之后,这台阶好像就能随便走了。”

    说罢,他就抬脚往上走了两级试了试,结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连那“吱咿”的声音都没有了。

    这样一来,大伙儿也就不再迟疑;十几秒后,队伍中的五人便全都走上了楼梯的拐角处。

    “ok……那我接着上了。”待众人都到位之后,鬼骁便再度上前,去踩那后半段阶梯。

    吱咿吱咿

    和前半段一样,鬼骁在破机关的时候,台阶还是在发出声响的。

    因为有了经验,这一次,他走得更快了一些,几步过后,他的视线越过了二楼地板的高度;这时,如果他往前平视,便可看见二楼的走廊了。

    而鬼骁……确实也举起手电筒、并抬头看了一眼。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差点儿把他吓得滚下楼去。

    “喂……”可能是惊吓过度了,鬼骁这回愣是没喊,他只是用手电照着自己看到的事物,并用一种带着哭腔的声音、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还记得我们在二年a班教室里看到的、那个出现在窗外的家伙么……”

    站在后方的封不觉早已从鬼骁那颤抖的背影看出了异状,此刻一听这话,觉哥瞬间就反应过来:“你看见它了?”

    “嗯……”鬼骁的这个“嗯”字,附带着极其明显的颤音,“他现在正趴在距离最后一级台阶一米左右的地方,作匍匐状……并一脸狞笑地望着我。”

    “你的状况如何?”封不觉接道。

    “腿软了,随时可能就地跪下、或者摔倒滚下楼去。”鬼骁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他有什么就说什么。

    “不能吧?你都已经看见它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封不觉这时又道。

    “说是这么说……”鬼骁回道,“但同样是‘看到’,用数据视角去看,和现在这样看区别可是很大的……”他解释道,“前者就像是在看点阵图、后者则是在看恐怖片啊。”

    “那你就把恐怖片当点阵图来看嘛。”封不觉拉长了嗓门儿念道。

    “我可没你那能耐……”鬼骁表示无能为力。

    “那你就这么想……”封不觉道,“眼前最坏的状况也无非就是在你走过去时,他突然朝你扑过来;这和你被一般的怪物攻击也没什么区别吧?到时候该扛就扛、该打就打、该死就死……多大事儿啊?”

    “你这么说……还真是……帮上大忙了啊!”鬼骁这句话的第三段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他又一次到了惧极生怒的状态。

    “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俩聊天,但我觉得最好还是提醒一下……”这时,站在觉哥身旁的若雨忽然插嘴道,“鬼骁小朋友……你手上的手电筒,可是没剩多少电了;假如你现在一鼓作气上去,还有几率可以用灯光将那个怪物逼退或者压制住;但假如你继续站在那儿和怪物大眼瞪小眼,等到手电熄灭时,恐怕不用你上去,它也会下……”

    “啊”

    若雨的话尚未说完,鬼骁就大喊一声,并用极快的速度精确地踩向那一个个台阶上的脚印,步步登上。

    很显然,若雨的话奏效了……

    这件事告诉我们想要强迫一个人直面眼前恐惧的方法之一,就是用一种令他更为恐惧的压力去迫使他行动。

    短短五秒后,鬼骁就走到了台阶的尽头,而随着他的迫近,那只怪物反而退缩了……

    鬼骁每上前一步,怪物脸上的神情就变化一份,最后……狞笑变为了扭曲的惧意。

    终于,当鬼骁踩到最后一个脚印时,那怪物在灯光的近距离照射下惨叫一声,刹那间化为了一股黑气,消散而去。

    待鬼骁的双脚踏上二楼的走廊时,怪物匍匐过的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双鞋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