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5章 夏日的回忆(十二)

第1125章 夏日的回忆(十二)

    “你看……只要你敢于面对恐惧,战胜它还是挺容易的吧。”封不觉说这句话的时候,队伍全员都已来到了二楼。

    而鬼骁手上的手电,也在此时彻底没电了。

    “要是别人说这话,我肯定会回一句……‘你说得倒是轻巧’。”鬼骁的情绪这会儿也已平复了许多,回话时语气也比较平稳了,“但你这么说,我确是没法儿反驳……”

    “呵呵……”封不觉笑了笑,“我就当这是夸奖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已走上前去,拿起了地上的那双鞋子。

    【名称:狡鬼之靴】

    【类型:防具】

    【品质:精良】

    【防御力:中等】

    【属性:无】

    【特效:接近固定形态的陷阱时会散发出提示性的黑雾】

    【装备条件:男性,等级8以上,脚的尺寸小于等于39码,装备后绑定】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一个狡诈的鬼怪魂飞魄散后留下的靴子。】

    “诶?居然是个装备呢……我还以为会是任务物品的。”封不觉看完物品说明后,就把靴子递给了鬼骁,“这段的机关是你破解的,奖励你就拿着呗。”

    鬼骁也没跟对方客气,先把那靴子接过来再说。

    “嗯……这属性一般般嘛。”鬼骁看着那装备念道,“但也不算鸡肋品……”他说着,就把两只靴子用鞋带绑在了一起,往自己肩上一甩,“总之……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他好歹也是秩序旗下的职业玩家,对一件装备的价值还是能评估到八九不离十的;所以他也知道,像这样的东西。是属于“在拍卖行挂个合理的价格就可以卖得出去”的类型。当然了,他也不用太在意那些,因为处理战利品的工作不需要他去做工作室方面有专门负责分配可交易的装备以及技能的人员。

    “ok,我看你也不像需要休息的样子,事不宜迟,咱们这就接着赶路吧。”两秒后。封不觉就回头对大伙儿道了一句,并朝小叹挥手示意,让他过来带路。

    然而,此时小叹却是提出:“觉哥,我觉得……还是由你来带路吧,我把手电筒给你好了。”

    “嗯……”封不觉闻言,沉吟一秒,便道,“好吧。我来。”

    “喂!”见得此情此景,鬼骁当时就惊了,“为什么他跟你提出要求时你就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啊?我之前对你的指挥提出异议时你可是各种吐槽我啊!”

    “因为他受伤了啊。”封不觉想都不想,就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之前你要是被怪物一巴掌挖掉块肉,我肯定也会照顾你的情况的。”

    这个理由,的确是合情合理、没什么好挑的。

    “好好好……怎么都是你有理……”鬼骁虚着眼,撇嘴嘀咕了一句。也不再接着说了。

    而觉哥此刻已经从小叹手里接过了手电筒,再次走到了队伍最前方。边走边道:“另外,让我走在前面……就可以帮你们挡掉大部分的‘震你一下’剧情了不是吗?对你们的惊吓值评级也有好处的。”

    “得了吧~除了你以外,我们其他人都已经吓到好多次了。”安月琴这时接道,“这剧本能通关就行,评级的事儿我已经无所谓了。”

    “说得对。”若雨也点头接道,“这剧本真心有点恐怖、而且一惊一乍的桥段很多……我们的评级。基本是没救了。”言至此处,她又看向觉哥,话锋一转,“不过……就算不去管惊吓值的事情,我也支持你走前面。因为你在这种剧本里的行动效率比我们高很多,我们一般人多少都会由于恐惧而影响行动的,但是你不会……在这种需要抢时间的关头,你带路最合适。”

    他们几人互相交谈之时,觉哥的脚步自然也没有停下,众人亦全都紧跟在其身后。

    这二楼的布局和一楼并不一样,这里的空间很小,从楼梯上来后,眼前的走廊一眼就能望到底;而这里的房间,总共也只有两个……

    封不觉没有急着去开门,他先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检查了位于此处的一扇窗户。

    和一楼生物教室中的那几扇窗户一样,这里的窗户是“朝向校外”的,因为是在二楼,所以从这儿可以看得更远。

    “各位……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个是鸟居?”觉哥在窗前伫立并眺望了数秒后,忽然开口说道。

    他的话音未落,小灵和小叹二人便双双凑了过来;撇开游戏中的加成因素,这两位在现实生活中也是视力极佳,遇见这种需要眼力的活儿,二人通常会自告奋勇地帮忙。

    “嗯……没错。”借着外面那清朗的月色,小叹很快就确认了这点,“就在那边那条山道上。”

    “我也看见了,红色的,肯定是鸟居。”小灵也接道。

    “也就是说……穿过那边那片小树林,沿着山路往上走,没多远就有一间神社了是吧?”封不觉随即又道。

    “你的意思是……”鬼骁立刻就从他这话里听出了什么,“之前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个什么祭……”

    “三社祭。”安月琴适时提醒了一声。

    “哦对……三社祭。”鬼骁接道,“你的意思是,那个祭典举行的地方离这个学校并不远,所以……有可能和这里发生的一系列灵异事件有关系?”

    “这我就不知道了,目前信息还不足啊。”封不觉说着,便转过身,示意大家跟着自己往回走,“据我所知呢……一般意义上的‘三社祭’,是指从江户时代就一直传承下来的一种民俗活动,举办地是在东京的浅草地区,大体上也就是抬轿子游大街那点儿事儿……但这个‘重九小学’所在的小镇,或者说他们这个‘村儿’里搞的所谓‘三社祭’,我就不知道具体是要干嘛了。”

    说这话时。封不觉已经走到了二楼的“理事长室”门口,就在这扇门的对面,便是曾经发生过火灾的那间“仓库”了。

    “我先来试试这扇门吧……”觉哥站在那儿想了两秒,还是先转向了“仓库”的门。

    【这扇门被一股黑暗的力量封印着】

    “好吧……”得到了那句意料之中的提示后,封不觉看了队友们一眼,耸耸肩。然后便掏出【理事长室的钥匙】,打开了校长室的门。

    这个房间的门,和之前所有的门都不一样,它并不是那种和式的横拉门,而是一扇普通的平开门。

    因此,封不觉并不是横着将其拉开的,而是把门往里面推着开的。

    “呃”就在那门板被推开的一瞬,一声低沉的呻吟从门后的房间里传出,与之一同飘荡出来的……竟还有一股浓重的酒气。

    “呵……”封不觉闻到那股气味时。便轻笑道,“这提示还是比较明显的嘛。”他一边迈步进门,一边说道,“就是想告诉我们校长是个喝酒误事的酒鬼是吧?”

    开门后的这段时间,正是惊吓事件的高发时段,虽然觉哥的话挺有道理,但其他人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他们全都紧绷着神经,准备迎接某种突发事件。

    十几秒后。六名玩家全都走入了校长室中。

    如果说一楼的生物教室是“可活动范围”比较小,那么这一间……纯粹就是面积小了。

    总共大概三十平米的地方。摆着一张办公桌,三张实木椅,以及一个大书柜;桌子和书柜自然都是给校长办公用的,至于椅子嘛……也很明显,一张是校长平日里自己坐的,另外两张是备给来访的家长坐的。

    另外。在这间校长室内,也有一扇窗户。

    封不觉一进屋就直奔窗口,想知道透过这扇窗户能看见什么。

    结果,他看到了学校的操场,以及……

    “哦?这就比较奇怪了啊……”封不觉刚在窗口那儿站了几秒钟。就开口道了这么一句。

    “怎么了?”鬼骁离他近,也凑过去看了一眼,“你又看见……啊!”他这句话没说完,因为说到一半儿时,他便看到了觉哥所见之物,故而惊叫出声。

    “什么情况?你瞅见什么了?”队伍里的其他人都被他吓了一跳,纷纷回头问道。

    “有……有人在外面!”鬼骁结结巴巴地回答。

    一听这话,众人便全体聚到了窗边,往外观瞧。

    此刻,在学校那空旷的操场之上,站着一道人影。借着月光可以看出……那是一个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裤,脸上还戴着一副眼镜。

    看起来,这就是个很普通的上班族,身材微胖、相貌平平,发型也很平常。

    其实,他若只是站在那里,也不至于把鬼骁给吓到,问题是……他这会儿正抬头看着校长室的窗户这边,并用直勾勾的眼神与玩家们隔空而望,这……就稍微有点渗人了。

    “觉哥,这个……怎么办?”小叹还是在第一时间征求了封不觉的意见。

    “时间紧迫,你们先搜查房间吧,我来试着和他交流一下。”封不觉回这话时,已经抬起右手,朝操场上那位挥了挥。

    “你自己小心。”若雨在听到封不觉的指示后,确是一秒钟都不浪费,她立即就打开了自己的手电,转头奔向了办公桌的方向。

    其他人稍稍迟疑了一下,也纷纷离开了窗边。

    于是,对于校长室的调查就这么开始了。

    这次,玩家们可都是争分夺秒、手脚麻利得很,只用了四分钟就全部搞定了。

    而最终的结果如下

    一,办公桌上的电话没有接电话线,看起来就是个摆设。

    二,办公桌共有一大两小三个抽屉,只有左边那个小抽屉是打得开的,中间的大抽屉和右边的小抽屉都提示“需要钥匙”。

    三,能打开的那个抽屉里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没有物品说明、照片上也找不到任何日期或文字,而照片的内容……是一个长得一点都不可爱的、七八岁的小男孩的半身相。

    四,书柜里摆着一大堆文档和资料,但里面99%的内容都是看不见的,即“系统进行过模糊处理”的无关信息;不过,有一张特大号儿的合影……还是比较清晰的,而那张合影的背后,还写了一行字【昭和四十六年,一年a班】。

    “ok,看样子……各位进展得差不多了吧。”四分钟后,封不觉主动回过头来,对队友们说道。

    “嗯,这间需要搜的地方也不多。”若雨应了一句,并问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没反应。”封不觉回道。

    “说具体点儿。”若雨又道。

    “具体点儿就是……”封不觉接道,“我对他挥了手、挥了手电筒、做了星际迷航里的和平手势、扮了鬼脸、竖了中指……总之是把能做的都做了,要不是系统不让,我就在窗前脱裤子了……”他说到这儿,停顿了两秒,“但那货只是用不变的表情杵在原地,继续盯着我看,什么反应都没有。”

    “好吧……”若雨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该追问的。

    长话短说,既然与窗外那位神秘男子的交流无果,玩家们暂时也就不去管他了;他们交流了一下搜查的结果后,进入了解谜阶段……

    “那么……切入点就是这两张照片了吧。”封不觉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那两张相片,念道,“这个‘昭和四十六年的一年a班’,自然就是昭和四十七年的‘二年a班’了;也就是说……这张合影上的人,连老师带学生凑一起,才能叫做‘二年a班。”

    “你是说……”小灵紧跟着觉哥的思路,说道,“我们接到的那条隐藏任务【调查二年a班所有人的去向】,不止是要把九名学生的去向调查清楚,而是要弄清楚这张合影上所有人的结局?”

    “嗯,那是没跑儿了。”封不觉接道,“好在……现在有三个人的去向已经明确了。”他将手指指向了照片上的一个孩子,“这个是野口英二,他于昭和四十七年5月14日,死在了教室的储物柜前。”他停顿一秒,指尖微移,“这位是我们在音乐教室里遇到的那个女鬼,估计是音乐老师吧……虽说不知道具体的死亡时间,但她最后无疑是死在了那个教室的大柜子里。”

    “尸体都变成骷髅了你也能认出来?”鬼骁闻言疑道。

    “刚开门的时候她不是倒吊着亮过相吗?”封不觉平静地回道,“你们是没看清啊,但那张脸我可是在近距离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回答很有说服力……

    “再来……说说第三个……”封不觉说着,又指向了照片上的另一人,“这个穿白大褂的,我要是没认错……就是生物教室里的那坨意大利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