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6章 夏日的回忆(十三)

第1126章 夏日的回忆(十三)

    “因为他穿着白大褂,所以他就肯定是生物老师了对吧?”鬼骁接道。

    “呵呵……”封不觉轻笑一声,回道,“你说的这种……叫刻板偏见,不能算依据。”他微顿半秒,接道,“我能确定他就是生物教室里那坨东西的真正依据是他手背上的胎记。”

    他说这话时,周围的队友们全都本能地看向了那张照片;因为这张合影很大,所以上面的细节显示得很清楚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的手背上,确是有一块颜色不同的皮肤。

    “你还真强啊……”鬼骁念道,“在音乐教室门口,面对突然出现的倒吊女鬼,你能记清对方的长相;在生物教室那里,和一条胳膊角力时,还能留意到手背上的记号。”

    “是啊……正常人在那种时候通常不会留意到这种细节的。”封不觉接道。

    “你这是在绕着弯说自己不正常是吧……”鬼骁吐槽道。

    “哼……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觉哥笑了笑,继续指向照片说道,“咱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回照片上……”他将手指从相片表面移开,再道,“这张合影上,共有十三个人,九个孩子、四个大人;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了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至于剩下的这些人嘛……大伙儿来合理推测一下如何?”

    “那两个大人应该不难猜吧?”若雨当即接道,“依我看,比较年轻的那个男人有很高几率就是二年a班的班主任老师,而剩下的那个胖大叔无疑就是这间学校的校长了。”

    “嗯,我也同意。”安月琴道,“按照身份来说,校长和班主任出现在照片里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有没有可能,这个班级的班主任是由生物或者音乐老师担任的呢?”鬼骁这时提出了一个猜测。

    “说得对。”封不觉接道,“虽然在我们国家,由主课老师担当班主任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这个剧本的设定是昭和年间的日本,不能想当然地套用那种思维;再者……像这种乡间小学、师资力量通常比较薄弱,由哪门课的老师来担任班主任都有可能。”他抬手指向照片上那个比较年轻的成年男子,再道,“不过……”可下一秒,他又将话锋一转,“说句实话,这人是不是班主任……其实是无所谓的。既然他出现在这张合影上,就说明他也被视为这个班级的一员了;从这个剧本的尿性来看,说不定过会儿我们就能在某段剧情里见到他……而且他八成也已是个死人了;所以,他是教数学的也好、教体育的也罢,就算他是一个教数学的体育老师,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我们要关注的只是他的‘去向’,或者说‘结局’。”

    “那照你这么说……”鬼骁顺着觉哥的思路,又看向了照片上那个最为年长的胖大叔道,“这个大叔究竟是不是校长的事情,也不用太在意咯?”

    “他就是校长。”这一刻,小叹忽然插了句嘴,并用十分确定的语气如是说道。

    “哦?你是如何确定的?”闻言,封不觉转头望着小叹,用饶有兴致的神情问道。

    “这不已经很明显了吗?”小叹低头看着照片,说道,“你们看……拍照的瞬间,他正好在整理领带不是吗?”

    “你是说……”在他的提醒之下,小灵盯着照片看了两秒,便也反应了过来,“他是个左撇子?”

    “没错。”小叹道,“从他站的位置来看,用右手去整理明显更加方便,但他却用了左手,可见这是个习惯问题……”他顿了顿,又看向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然后,我们再来看这间办公室内的布置……办公桌是以右侧靠墙摆放的,电话则摆在桌面上靠左的位置,电灯开关……虽然现在打不开……但也是装在进门后左手边的位置。另外,书柜上的那些文档的排列方式、以及书柜那玻璃门(横拖式的双层玻璃门)下方滑轨的磨损情况,都显示出使用这间‘理事长室’的人……即校长先生,是一名左撇子。”

    “嚯~”听完这一段话,鬼骁瞪大了眼睛,惊叹道,“看来你们地狱前线个个儿都是大侦探啊,各种观察入微推理如神有没有?”

    “嘿嘿……还好吧。”小叹讪讪一笑,“这种程度的推理,都是觉哥小学时教我的。”他说着,又指了指办公桌后的椅子,“顺带一提,从那张椅子各处的磨损状况也能看出坐在上面的人是个惯用左手的胖子。”

    “不错嘛。”封不觉道,“那……那几个抽屉钥匙孔周围的划痕,你也检查过了吧?”

    “嗯。”小叹点点头,“检查过了,划痕很多。”

    “划痕多又能说明什么?”鬼骁听了,好奇地问道。

    “说明这人的手老是在抖啊。”封不觉回道。

    “帕金森?”鬼骁接道。

    “是酒鬼啦!”小灵纠正道,并用鄙视的目光斜了迟钝的鬼骁一眼。

    “哦……对对,开门的时候就有暗示过。”鬼骁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在推理方面的确是太坑爹了。

    “ok,成年人的身份问题暂且讨论到这儿吧。”封不觉也适时地转移了话题,接道,“再来看那九个孩子……”说话间,他环视了周围的队友们一眼,“总共有六名男生,三名女生……幸运的是,三名女生都已经在这儿了,所以,眼前的问题集中在了那六名男生……或者说,除了野口英二之外的五名男生身上。”

    “可以确定的是……在这五人中,有三个正是我们所扮演的山田、沢田和冨樫。”鬼骁此时接道,“而另外那两个,一个是班长渡边,另一个就是铃木了。”

    “对了,觉哥。”小叹这会儿也想起了什么,“那张旧报纸上,还有更具体的信息吗?比如外貌描述之类的?”

    “有的话……我早就分析出他们的身份了。”封不觉回道,“很显然,系统故意没在报纸上留下什么个人特征的信息,不过嘛……”他说着,又将视线移到了桌上的另一张相片上,“这个衰仔的身份,看起来还是比较明的吗。”

    “他是铃木吧。”若雨第一个接道,“从目前为止的已知信息来看,之前那场火灾的情节大致就是由于校长酗酒,大白天的就喝醉了,所以连对面的仓库着火都没有察觉到……导致了铃木孝之被活活烧死。事发后校长受到良心的谴责、又或是遭到了冤魂的纠缠,最后就在家里上吊自杀了。”

    “嗯……有道理。”小灵也点头称是,“不管是良心谴责还是冤魂索命,这张照片出现在他的抽屉里都不奇怪,区别就是……前一种情况,照片是他自己放的;而后一种情况,照片是鬼……”

    嘟噜噜噜噜

    就在小灵说到那个“鬼”字时,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桥段……真心是充满了恶意。

    首先,这电话的铃音特别响,远远高于玩家们正常交流时所产生的分贝。

    其次,这会儿所有的玩家都聚集在办公桌边,注意力也都放在桌上的两张照片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心里防备。

    第三,在第一波一惊一乍的冲击过后,“这部电话根本没有连电话线”这个事实自然而然就会浮上玩家们的心头,产生进一步的恐怖感。

    综上所述,虽然这段剧情没有加入任何视觉上的恐怖冲击,但在多重因素的互相影响之下……这突如其来的一阵铃声还是把周围的玩家们吓得不轻。

    “切……”就连安月琴都憋红这脸,用手摁着自己起伏的胸膛,啐了一句,“这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我勒个去……”被吓退了几步的鬼骁正好坐在了办公桌外侧的一张椅子上,“刚才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停了好几秒……”

    “嗯……那几秒里,我把伤口的疼痛给忘却了。”小叹也接了一句。

    嘟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

    在他们对话的同时,那电话铃声也没停下。

    这时,仍旧站在桌边、丝毫没有被吓到的封不觉,才朝左右看了看;在确定了没有队友被吓掉线后,他便顺手按下了电话上的“免提”按钮。

    “莫西莫西~”觉哥按完键后,还拉长了嗓门儿,用一种懒散的语气来了句日语。

    “可恶!快接电话啊!”电话对面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喊叫声,从语速和声音判断,这应该是个年轻人,“校长先生!您又在白天喝酒了吗!快醒醒啊!你对面的仓库着火了啊!我知道你有个秘密酒窖,万一火烧到那里的话……”

    电话里的喊声到此戛然而止。

    没有忙音,也没有挂断声,就是这么突兀地中断了。

    “不出意外的话……”过了几秒后,封不觉便看着若雨道,“……是你刚才的分析触发了这段剧情。”

    “也就是说……铃木的样貌也可以确定了。”若雨接道。

    “对。”封不觉点点头,再道,“而且,刚才那通电话,也已经把下一条线索很明确地告诉我们了。”

    “秘密酒窖吗……”纵是鬼骁,也听出了那段话里的关键词是什么,“可是……我们刚才找得很仔细了啊,并没有发现什么酒窖的入口啊?”

    “是啊,书柜里的所有东西我都有移动过。”安月琴接道。

    “办公桌的上下左右我也检查过,没有类似开关的东西。”小叹也道。

    “嗯……”封不觉闻言沉吟道,“所以……剩下的方法,就是把墙壁和地板一寸一寸地敲过去了吗……”

    “不必!”这一瞬,小灵忽然接话了,“我很快就能找到入口。”

    说罢,她就打开了自己的手电筒,朝地板上照去,并露出十分专注的神情。

    众人见状,全都很配合地保持沉默、没有去打搅她。

    “找到了……”小灵也是说到做到,短短二十秒后,她就用手电指向了房角角落处的一块地板,“就是这里。”

    她一边说着,一边已走到了那个区域,并用适度的力量在那块地板上跺了两脚。

    咚咚

    反馈而来的声音显示,这块地板的下面是空心的。

    而就在她踩踏那块地板的同一秒,只听得“咔哒”一声,办公桌内侧那三个抽屉中的第二个小抽屉发出了一声响动,似乎……是解锁了。

    离桌子较近的小叹顺势就拿出了那个抽屉里的三样东西一张纸条、一个计算器、一个遥控器。

    “这是……谜题吧?”解谜苦手的鬼骁看到那几件没有任何物品说明的道具时,沉声说了句废话。

    “行了,不用你解。”封不觉冲他笑了笑,“这里的谜题,就让悲灵来吧。”

    小灵这时也已走回了桌边,她先是看了看那张纸条,纸条上写了一串数字,分别为:1568、3、8、5、11、9、6、4、6165126。

    然后,是计算器,虽然还没有打开,但凭目测便可知,这是一个可显示十二位的标准计算器。

    最后,是遥控器……这遥控器上除了一红一绿两个按钮外,另有十个数字键和一个清除键。

    “遥控器肯定是用来打开秘密酒窖的。”小灵将这些全部确认完毕后,开口道,“但需要输入八位数的密码才行。”

    “诶?纸条上的小数字不就正好八个吗?”鬼骁一听,当即接道。

    “然而11占了两位。”而封不觉抢在所有人之前给他泼上了一盆冷水。

    “呃……”鬼骁深受打击,“好吧好吧……我不说话了行吧。”

    “呵……其实很简单。”另一方面,小灵思索了几秒后,便笑着说道,“这种程度的谜题,就算没有计算器,我凭心算也能解出来。”

    “哦!我明白了。”小叹听到这句时,才恍然大悟道,“是要用计算器运算这是个数字,从而得出一个八位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