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7章 夏日的回忆(十四)

第1127章 夏日的回忆(十四)

    “不用。”小灵不假思索地就否定了小叹的推理。

    “哈?”小叹听了也是一愣。

    “呵呵……那是肯定的。”封不觉笑道,“作为一个急于打开酒窖出来过瘾的酒鬼,不会用太过复杂的加密方式的。”

    “没错。”小灵接道,“分析一下校长的心态就该明白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巴不得把那八位数的密码直接写在纸上呢,那样才是最方便的。”她说着,拿手一指那个遥控器,“你瞧,他都已经把遥控器和这解密所需的两件东西很干脆地放在一起了,这就说明他很清楚……在自己犯瘾的时候,根本就没工夫去做太复杂的事情,满脑子只会想着快点打开酒窖而已。”

    “那他为什么不干脆设置一个简单些的密码,或是直接把那八位数的密码抄在纸上呢?”鬼骁这时又道,“这样的话,即使是喝得迷迷糊糊、神志不清时,他也能打开酒窖的。”

    “话是没错……但在给自己方便的同时,他必然也要考虑到安全问题。”小灵回道,“毕竟他也是个小学校长,酗酒这种事要是彻底曝光,那他肯定会丢饭碗的,要不然他也没必要弄这么个‘秘密酒窖’,并且还装个带遥控器的入口了。”

    “哦……”鬼骁是理解了。

    而小叹此时接道:“所以……他就想出了这种‘又方便、又安全’的方法把打开酒窖所需的物品全都放在了抽屉里,并对其进行了某种简单的加密。这样一来……即使被人发现了抽屉里的东西,别人在短时间内也无法解开那个密码。”

    “呵……应该说……在正常情况下,发现这三样东西的人根本就不会考虑到‘解密’的事吧?”封不觉笑着接道,“我们用现代人的、玩家的思维和视角去考虑问题……才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三样东西的用途的。但是,站在这个剧本中人物的角度来看又如何呢?”他顿了顿。再道,“你们要知道,这剧本发生的时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个时代……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民用无线遥控器诞生也才十多年而已;直到八十年代,我们所熟悉的红外线电视遥控才开始普及。所以……无线遥控对当时的人来说。显然还是个稀罕玩意儿,像这种日本乡间的小学里,能认出遥控器的人能有几个呢?再退一步讲,即使有人知道这就是遥控器,那又如何?这人至少还得知道另外两件事情,才会考虑到‘解密’的事儿。”

    话至此处,觉哥伸出三根手指:“其一,他得知道校长有个秘密酒窖。这样他才能联想到这遥控究竟是用来控制什么的;其二,他还得知道这个遥控的工作原理、以及酒窖入口的确切位置才行……因为那个年代的用的还是超声波技术、不是红外线,酒窖入口可没有那种明显外露的接收器。假如使用者不知道入口在哪儿,就算是破译了密码,也打不开酒窖。”

    “对了……我刚才就想问来着。”小叹听到这里,转头看向小灵道,“你是怎么找到入口的啊?”

    “我是凭借地板上的纹理找到的。”小灵回道。

    “地板的……”小叹一边念叨,一边又低头去看。

    的确,校长室所用的木地板,比起他们此前到过的任何一个区域的都要好。不但铺得厚实、紧密,而且这些木板都是带花纹的。

    “哦!我明白了。”两秒后,安月琴忽然恍然大悟道。“女厕所里的三条提示之一,就是用在这里的。”

    “嗯。”小灵点头应道,“女厕所墙上那块看似没有规律的涂鸦,正好和酒窖入口处的地板纹理完全吻合;之前在这个房间里探索时,我就隐隐感到这里的地板花纹好像有点儿眼熟,在听到团长说要一寸一寸地敲墙壁和地板来找入口时,我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那么……问题又绕回来了。”两秒后,小叹又对小灵说道,“那‘加密方式并不复杂’的八位数密码。究竟是啥呢?”

    “42561047.”下一秒,小灵就答案给报出来了。

    “哈?”这回。其余的五人……包括封不觉都是这种反应。

    “你怎么解出来的啊?”觉哥头一个问道。

    “很容易啊,1568乘以616512。得到的正好是一个十二位数,即142764450816……”小灵回道,“而中间那八个数字,指代的就是这个十二位数中的八个位置,第6位是4、第3位是2、第8位是5、第5位是6、第11位是1、第9位0、接下来还是第6位……4,最后是第4位……7;除了本身重复了一次的第6位之外,总计列出的7个位置上,数字没有重复的,即‘没有出现两个不同的位置指向同一个数字’的情况,这也符合密码的逻辑。”

    她的话说完时,全场鸦雀无声……

    “喂喂喂喂喂……”大约过了五秒之后,鬼骁才反应过来,“这位姐姐……且不说后面那一大堆啊……”他微顿半秒,一脸惊疑地问道,“你连计算器都还没打开呢,两个六位数之间的乘法你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心算。”小灵回了两个字。

    这两个字让鬼骁再度沉默了五秒,这五秒内,他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表情,发现这好像不是在开玩笑的,所以,五秒后,他回了这么三个字:“算你狠……”

    “哦,顺带一提……”待鬼骁说完后,小灵又拿起了那个计算器,随手晃了晃,“这个计算器根本没电,我刚才检查的时候就发现它是打不开的。”说罢,她把计算器往桌上一扔,“那时我便明白……这并不是‘解密必须的工具’,而是个‘起提示作用的道具’;那么,一台没电的计算器能提示我们什么呢?稍微想想就明白了是位数。这是一台最多显示十二位的计算器,它暗示的信息再明显过不过了。再把‘校长不会使用过于复杂的加密’这点考虑进去。心算一下纸上那些数字的各种情况,很容易就能得到上述的结论。”

    …………

    此时此刻,鬼骁已经有点不想再开口说话了。

    一种莫名的挫败感在他心中不断扩大、并逐渐把他的恐惧都给压了下去。搅得他心烦意乱。

    在排这个剧本之前,马骏骁觉得自己怎么地都算是个人才;当他的同龄人还在高中里拼了老命啃书准备高考的时候。他已经在拿着人家本科毕业也远远挣不到的工资了。

    可是,跟地狱前线的这几位一起排个剧本,却把鬼骁出来工作以后所建立的那点优越感整得荡然无存。

    他不禁开始思考……思考一个所有职业玩家、电竞选手、或者说所有“靠打游戏养活自己”的人都曾思考过、也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那就是除了打游戏以外,自己还会干什么?或者说……还能干什么?

    任何一个游戏的流行期都是有限的,无论游戏的品质多高,也不可能永远保持热门,终究会有更先进、更适应时代的游戏将它们取代;只不过,有些游戏诞生十几二十年后。仍会被称为“经典”,还有些有些在火爆了一两年后就淡出了人们视线、再也无人问津。

    任何一个职业玩家的生涯也是有限的,无论他曾取得过多少荣耀、受到多少粉丝的追捧,他也终会迎来退役的一天。因为人是会老的,而且人比游戏老得还快……且更容易被取代。

    但是,人并不是游戏,不再流行的游戏可以下架关服,但不再能靠游戏赚钱的玩家总不能就地给埋了吧?

    他们的人生还很长,还要走下去……

    马骏骁在进入游戏行业之后,对类似的事自然也是耳濡目染。他发现很多在玩家心目中仿佛是“传说”一般的明星玩家。在淡出公众的视线若干年后……生活过得其实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惨淡。当然了,也有过得不错的,比如用年轻时挣到的钱再创业的、或是在游戏行业中找到了更加稳定的幕后工作的。但这些人所占的比例并不高。

    鬼骁是个明事理的孩子,看的、听的多了,他也明白了游戏可以打一辈子,但靠打游戏养活自己一辈子,恐怕是非常困难的。那不是努力或者才能的问题,而是生理上也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像他这样年纪轻轻就放弃学业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很多,的确,在三十岁以前,纵然只是当个蓝领玩家。他们也能有不错的收入……但是,三十岁以后会怎样?该怎么办?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有考虑过。或者说……不敢去想。

    若是能留在游戏行业内,自是最好。但留下也是要讲条件的……资本、技术、能力……至少得占一样,光会打游戏……是没用的。

    至于转行……那就困难了,就算有些人是念完了大学才成为职业玩家的,在十几年的空白之后再去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从底层做起,艰辛可想而知。当然,这批人还算好……还有很多跟鬼骁一样高中都没念完的从业者,他们转行的形势就更加堪忧了。

    说了那么多,也还是要客观地讲一句……这种种的顾虑、想法,本是鬼骁这个年纪的人根本不用去考虑的;以他的条件,至少还能在游戏业的最上层风光个十年、乃至更久。

    然,鬼骁对类事的思索,却已不止是一两天了。

    他倒也不是今天受了地狱前线这些位的刺激才会想到那方面去的,虽说他今天受的刺激的确不小……

    其实,他以前就想过很多关于“未来”的事,而他所思考的、关于自己的“未来”……也远不止这些“现实问题”,还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对这个世界的质疑,也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究其原因,马骏骁也不是“一般人”他是候选者。

    他的意志、才能、潜力……都是与众不同的。只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两分钟后。

    酒窖的门已经打开了,小灵推测的密码无疑是正确的。

    而封不觉也是当仁不让地拿着手电筒,身先士卒地进入了那个位于地板下的空间中。

    “我说……”觉哥踩着楼梯往下走时,瞥了眼入口那块挡板的结构,顺势念道,“这位重九小学的校长先生,八成是学工科的吧。”他说这话时,已然走下了那段不算太长的台阶,步入了一个位于校长室下方的、非常狭小的空间内,“这个酒窖的入口机关,还有配套的遥控器,显然都是他自己做的……没准整个酒窖都是他自己挖的。”他在底下站了几秒,忽然又道,“等等……有没有可能……校长直接参与了这所小学的建造工程呢?”

    “嗯……”跟在觉哥后面一起下了酒窖的若雨很快应道,“像这样的小镇,把工程交给自己村里的企业或是相关人士来做确是常事。”她沉吟道,“假设这位校长真是学工科的,你的推测的确是有可能的。”

    说话间,两人已在酒窖中站定。

    这个空间相当狭窄,活像个被压缩过的地铁车厢;高度方面,觉哥站在里面都直不起腰来,宽度嘛……两人并肩站着都不行,想要交换前后的位置,就得双双侧身才行。至于长度……一眼望过去,五米之外就是墙了。

    在上方观察时,觉哥就说这地方没必要六个人一起下,所以,这会儿只有他和若雨两个人下来了,其他人都留在校长室内等候。

    “我觉得这个推测靠谱。”封不觉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又道,“像这种空间,有九成几率是在建筑建成时就预先留出来的……如果他是工程负责人之一,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借口在这里做这样一个空间。”

    “说起来……这地方真是小,我们两个人下来都有点转不开身了。”若雨这时说道,“要不然……我先上去?”

    就在她问出这个问题的刹那……

    只听得“砰”的一声!两人身后的那个酒窖出口,竟是突然关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