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29章 夏日的回忆(十六)

第1129章 夏日的回忆(十六)

    确认了五瓶酒的“大小”后,接下来的步骤就比较简单了。∷∷,

    如前文所说,汉诺塔的规律很容易掌握,若雨没理由解不出来。

    就这样,又过了三分钟,五瓶酒皆已被移到了酒架最底下的一排,期间所经历的步骤也是理论上最短的。

    当最后的那瓶酒被归位后,若雨身侧的墙壁内,忽然传来了一阵机械和齿轮的滚动之声。

    封不觉见状,立刻侧身上前:“这里……还是让我站前面吧。”

    在这种可能会遇到危险的地方,觉哥通常是会抢到前面去的,倒也不是说他有多大的牺牲精神,而是他认为这样的选择更加高效和安全。

    就在觉哥和若雨互换站位的时候,酒窖尽头的那面墙壁已然缓缓开启。

    墙壁的后方,顺势出现了一条漆黑、狭长的甬道;这甬道的四壁看上去皆是未经雕琢的天然石壁、高度和宽度与这酒窖相仿,只是……纵深不明,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只可知其一路向前蜿蜒……

    “这……不太对劲儿吧。”若雨稍稍往里张望了一下后,便道,“校长室下方的酒窖应该是位于学校一楼和二楼之间的一个空间,但这条道路……”

    “很简单,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进入一种类似亚空间的区域了。”封不觉接过她的话头,说道,“像眼前的这几个设置,显然都是系统独立生成的,已经与校长没什么关系了……不出所料的话,继续往前走,就要接近最终的剧情了……”

    …………

    话分两头,再看小叹他们这一侧。

    在没有觉哥带路的前提下,手上有手电筒的安月琴便自觉地开始领路了。

    出了校长室后,四人小心翼翼地下到了一楼。

    既然那“呼叱”一声听起来是拉门的动静,他们的搜索目标自然就是那些有拉门的房间。

    好在这间学校的空间不大,站在楼梯口左右看了看,玩家们便发现了异常所在……

    此刻,在他们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之前就已打开的几间教室,都还是打开的状态,也就是说……那些门没有变化。

    然而,那间“教员办公室”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

    “那个……应该是操场上那哥儿们打开的吧?”小叹望着那边的门、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队友们念道。

    “从他打开了‘教员办公室’的门这点来看……”鬼骁接道,“他或许是这间学校里的老师?”

    “也许吧。”小灵接道,“但他肯定不是二年a班的老师。”她解释道,“因为那张合影上的四个大人中并没有他。”

    “我倒觉得……他有可能是长大后的班长渡边。”安月琴这时回头道。

    “嗯,这也有可能。”小叹点头接道,“目前为止我们见到的所有npc……或者说怪物,似乎全都是二年a班那张合影上的人吧。”

    “不……有一个……无法确定。”鬼骁立即接道,“就是那个最初趴在教室的玻璃窗上、后来在楼梯口化为黑雾的家伙。”他微顿半秒,回忆了一下,“我看过他的脸……照片上的四个大人里没有他。”他又抬头看向队友们,沉声念道,“假如那个家伙才是班长渡边的话……”

    “……那操场上的男人又是谁呢?”小叹把他的话接完了,并陷入了沉思。

    “不管是谁,我们还是先前进再说吧……”安月琴深呼吸一次,接道,“呼……且不说楼上还困着两个人呢,就说咱们手头的两个手电,八成也撑不了多久了,所以……”

    说着,她已迈步向前,走向了那间办公室。另外三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随其后。

    几步过后,众人就来到了那间“教员办公室”的门口。

    而等待着他们的竟是……

    “抱歉,我来晚了。”玩家们刚一露面,屋里的男人便跟他们说了这么一句。

    这个男人,正是此前站在操场上仰望学校的神秘男子。

    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并没有那种鬼魂特有的、阴森的感觉,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手电筒。

    这些迹象都表明……这货似乎是个活人。

    “你是谁?”安月琴问道,“你在……干什么?”

    此刻,那个男人确实有在忙活些事情,却见他在一张办公桌上铺开了几张纸,并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毛笔在上面写着一些鬼画符似的古怪文字。

    “怎么?”听到安月琴的问题后,男子忽然停下了手头的事情,狐疑地抬头看向玩家们,“你们……又想不起来了吗?”

    “什么叫……”小叹也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又’想不起来了?”

    “啊……果然如此。”那名男子此时好像已经确定了一些事,他接道,“毕竟你们‘迷失’了太久,忘记也是正常的。”

    “那你能不能跟我们解释一下?”听得一头雾水的安月琴再度开口问道。

    “我叫冢本翔太,是一名阴阳师。”冢本重新低头开始忙手上的事情,并接道,“虽然这样说可能有些失礼,但我还是得告知诸位一声……你们几位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四人在听到这句话时,皆是一样的反应。

    此前,封不觉那番对于玩家们其实“都是鬼”的推测,竟然不幸言中。

    “你们先别着急,听我慢慢给你们解释。”冢本的态度感觉他对类似的状况早就习以为常了,他一边娴熟地继续画符、一边说道,“这事儿呢……还得从昭和四十七年,也就是二十六年前说起……”

    玩家们一听就知道,这个npc的出现,很可能意味着剧情真相就要被揭露了,所以他们也都没有插嘴的意思,静静听着。

    “那一年的五月,重九小学发生了一起火灾。”冢本的叙述开始了,“那场火并没有烧得太严重,但……还是烧死了一名学生,而这个学生,正是你们的同班同学……铃木孝之。”他停顿一秒,似乎是想给玩家们留出消化信息的时间,随后再道,“铃木君是在离校长室仅一门之隔的仓库里被烧死的,死前他曾拼命地敲门呼救,可是……很不巧,校长宫本是个酒鬼,当时正好是午休时间,下午没课的宫本喝高了以后便在校长室里睡着了。

    “直到消防车驶入学校时,宫本才惊醒过来,而那个时候……对门的铃木君早已因为吸入了过多的烟雾进入了休克状态。

    “接着,迷迷糊糊的宫本在看到烟雾后,便本能地逃离了火场,他丝毫不知道……即使是在那个时候,若他能打开对面的门、也还来得及把铃木君救出来。

    “然而,这些假设都是不成立的了……铃木君终究是被烧死了,而且他也因此而变成了一只厉鬼。

    “第二天,他就杀死了你们班上的另一名同学野口英二。不过,当时这件案子被当成了一般的人口失踪案来处理,我也是经过后来的调查才知道这些的……

    “随后,到了第三天……正好是三社祭的日子。这个小镇虽然很偏僻、也并不有名,但历史还是很悠久的;从古时起,这里的‘麻王神社’就一直有个自己的三社祭,且这个习俗一直延续了下来。

    “可是村民们并不知道,麻王神社穿了千百年的这种祭典,并不单纯是为了祭拜‘阿弥陀如来’、‘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而是为了祈求三位菩萨帮助村民们压制‘它’的戾气。”

    “它?”听到那个关键词时,鬼骁便也反应过来了,“‘它’是什么?”

    注:在冢本的话里,这个“它”的念法也可以译为“那孩子(a-no-ko)”。

    “‘它’是被镇在麻王神社里的一个邪神,其名字已经无人可以记起,但它无疑是极度邪恶、也极为强大的……”说到这句时,冢本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手上的动作也稍稍一滞,“唉……”不知为何,他叹了口气,“后来……就在三社祭那天的夜里,宫本潜入了神社中,我想……那时候的他,很可能已经被铃木所化的厉鬼给缠上了,已因恐惧而走投无路的他……便跑到了神社中,想祈求神明的庇佑。可是……回应宫本的并不是神明,而是……‘它’。”

    “你是说……”安月琴听到这里,接道,“宫本把‘它’给放出来了?”

    “没错,宫本破坏了三尊菩萨的法相、并将镇着‘它’的封印给撕毁了。”冢本沉声应道,“而重获自由的‘它’也履行了承诺,帮宫本解决了铃木的冤魂。可是……宫本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所释放的东西,远比铃木的厉鬼还要可怕。

    “‘它’很快就降临在了这个就在神社山脚下的学校里,第二天,你们的班主任佐藤先生便遇见了‘它’,并因此而精神失常了。

    “宫本没有坚持太久,两天后,他便因过度恐惧而在家里自行了断……”

    到此处为止,冢本所说的内容,和觉哥在旧报纸上发现的那些信息一一对应。

    不过,报纸上的内容到此就结束了,但冢本的故事……还没完。

    “可惜,‘它’是不会就此罢休的,它的杀戮才刚刚开始……”冢本接着说道,“在宫本自杀后两天,这间学校便发生了一件震惊全日本的血案,史称‘520惨案’;那一天……这间学校的数名教师和十几名学生都被人用极度残忍的手法杀害了。待警方赶到现场时,看到的是如同人间炼狱般的景象,以及……七名幸存者。”

    说到这儿,冢本好像已经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他顺势抬起头来,扫视了玩家们一眼:“那七人都是二年a班的学生,也就是……你们。”

    “等等……”小灵回道,“不对吧……我们……只有六个人。”

    “不,准确地说,是六只鬼。”冢本接道,“这我知道……你听我说下去就知道为什么最后会剩下你们六个了。”

    “那啥……”小叹这时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关于那个惨案……你说是‘它’杀了所有人,但是……警察又是怎么结案的呢?”

    “那件案子……没有结果。”冢本回道,“警方最终以‘凶手未能被找到’而结案,宁可承担下所有的社会舆论压力,也没有将‘他们调查到的结果’公开。”

    “为什么?”小叹又问道。

    “我……好像猜到原因了……”这一瞬,安月琴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

    “哦?什么原因?”小灵也好奇地问道。

    “我觉得……”安月琴看向了冢本,“还是由他来说比较好……”

    “嗯……”冢本从鼻孔里出了一口气,接道,“真相是很难令人接受的,因为当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实施屠杀的,就是你们这七个幸存下来的、仅八岁大的孩子。”

    …………

    同一时刻,封不觉和黎若雨一侧。

    二人在那条甬道里快步行了五六分钟,随即竟在前方看到了亮光。

    他们很快就接近了光源,发现那是甬道的出口。

    于是,二人便关掉了手中的手电,走出了这条压抑的通道。

    当走在后面的若雨跨出甬道的一瞬,二人背后那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通道口便消失了,他们回头看时,只能看到几条普通的乡间小路。

    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景物……竟是重九小学的大门。

    “呵……又是某种幻境吗。”封不觉望着头顶那灿烂的阳光以及眼前那沐浴在阳光中的校园,笑着道了一句。

    “那是肯定的。”若雨接道,“且不说没可能那么快就天亮,就算不考虑时间因素……从空间上来讲,我们现在已经算是在重九小学之外了,若这不是幻境,我们岂不是已经通关了?”

    “那么……”觉哥接道,“咱进去看看呗?”

    “走。”若雨应道。

    二人说罢,便迈开步子,走进了这间“白天版”的重九小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