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31章 夏日的回忆(十八)

第1131章 夏日的回忆(十八)

    冢本言道:“师父对我们说……他算到自己命数将尽,而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把‘它’给消灭。…。…

    “虽然师父当年将‘它’就地封印了,但这种封印和麻王神社里的那个原始封印相差甚远……

    “原来的那个封印,是出自古时某位大阴阳师之手,非常稳固,而且每年村民们还会举行三社祭、借由三位菩萨的力量来巩固上面的法力。

    “可是,师父的封印还远达不到那样的效果,他知道……这个封印迟早有一天会被‘它’所破,届时必定生灵涂炭。

    “所以,师父想在他离世之前,将除掉‘它’的任务托付给了我们这些弟子,希望我们勤加修炼,有朝一日能将‘它’彻底消灭。”

    他说到这儿时,摇头叹息一声:“唉……交代完这些后的第二天,师父便圆寂了。万万没想到……他老人家一死,师兄们就开始争夺他留下的地位和遗物,丝毫没有把师父的嘱咐放在心上……”

    “但你不同是吗?”封不觉顺势接道。

    冢本点点头:“那之后,我准备了两个月的时间,挑了个阳时阳日……来到了重九小学。”他顿了顿,“那……正好是距今六年前的夏天;因为学校已经废弃了很久了,我很轻易地就进来了。

    “我记得很清楚……在那个盛夏的正午,一走进这间学校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很显然,纵然是在被封印的状态,‘它’仍然能对周围的空间施加影响。”

    “且慢……”若雨这时打断道,“既然‘它’已经厉害到‘鼎盛时期的奈良法师都无法将其消灭’的地步,那当时的你……岂不是来以卵击石?”

    “我可没说六年前我是来消灭它的。”冢本回道,“我只是想来确认一下‘它’究竟有多强……这样我才能知道自己修炼到什么程度时才能完成师父的嘱托。”

    “哦~”封不觉听到这儿,轻松笑道,“所以你就挑个了‘相对安全’的时间点来到了重九小学,并想当然地认为处于封印状态下的‘它’不能把你怎么样。呵……结果,那次侦察任务……”他说着,冲冢本歪了下头,“……让你落到了现在这般田地。”

    “唉……”冢本闻言,又是长叹一声,“事到如今,我对自己会落个什么样的结局……也已经无所谓了……”他肃然言道,“六年了,我的身体无疑已经腐烂,而我的魂魄……则一直被困在这个‘阳’的幻境里,难入轮回。”

    “‘它’为什么只是困住你,而不对你做点别的什么呢?”封不觉问这个问题时的语气有些微妙,就仿佛在说“你咋还没被虐成渣渣呢?”

    “在今天以前,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冢本神色微变,回道,“就在刚才,我明白了。”他分别看了看觉哥和若雨,“此刻,你们那四名身处‘阴’之幻境中的同伴,正在一个‘它’假扮的‘冢本翔太’的诱导下,逐步解开封印……”

    “哦……这样啊。”听到这十分紧急的情报,觉哥却显得淡定如故,他没有急着去询问该如何返回“阴”的幻境,而是选择先把可以探明的情报统统搞清楚,“这么说来,‘它’是为了假扮你,才留着你的魂魄的?”

    “是的。”冢本回道,“阴阳师的魂魄和一般人的不一样,普通人的魂魄若是无法进入轮回,便会迷失、腐朽、消亡,乃至妖魔化……但阴阳师无论死去多久,也不会‘迷失’,我们的魂体不但可以保留记忆、在外貌上也不会和活着的时候有多大变化;而‘它’正是利用了这点……借由困在‘阳’这一面的我,于‘阴’的那一面制造出一个魂魄的镜像、并附身在上面……诱骗你的同伴们。”

    “嗯……原来如此。”封不觉思索了几秒,理了理思绪,随即又道,“对了,我还有一事没弄清楚……当年活下来的人共有七个;而今天到场的是六人,那么……班长渡边去哪儿了呢?”

    …………

    与此同时,“阴之幻境”中。

    小叹他们四人在“冢本”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二楼,进入了校长室中。

    “觉哥!你们还好吗?”一进门,小叹就快步来到了那个酒窖的入口处,朝着地板下面大喊一声。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怎么回事?”安月琴也走过来,神情紧张地念道,“难道他们出事了?”

    “你们的同伴……已经不在那里了。”这一刻,冢本忽地开口道。

    “你是说……”鬼骁望着冢本道,“他们已经……”他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而是等着冢本讲下去。

    此处,鬼骁显然是留了个心眼儿的,他这“半句话”,是一种很好的试探从一名玩家的角度来说,他完全可以通过团队栏确认两名队友的存活状态,但npc/怪物并不知道这点;因此,假如眼前这个自称阴阳师的家伙斩钉截铁地说那两人已经被“它”干掉了,那他显然就是在故意说谎。

    这一瞬,小叹、小灵和安月琴也都意识到了鬼骁此言的用意,故也都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我只知道他们暂时还没魂飞魄散,且已经不在那个酒窖里了。”冢本的答案,确也没有什么漏洞。

    “那他们去哪儿了呢?”小灵随即问道。

    “你们问我,我问谁去?”冢本回道,“我只能感知到他们的魂魄还在这个空间,但具体被带到了哪里……只有‘它’才知道了。”

    “那我们该怎么救他们呢?”小叹追问道。

    “没那必要。”冢本冷冷回道,“你们六个早已都是死人了,有什么救不救的……只要‘它’还存在,你们、以及这里所有的鬼魂,都别想离开这个空间。”他顿了顿,“想要摆脱这种宿命的方法,唯有将‘它’消灭这一途。”

    其话音未落之时,小叹忽然出声道:“诶?这个抽屉是什么时候……”

    原来,在冢本说话的同时,小叹的视线扫到了一些变故就在玩家们下楼的时候,校长室办公桌内侧的那个大抽屉还是关闭着的状态,但眼下……抽屉已然往外挪动几许,俨然是被解锁了。

    “留神……可能是陷阱。”鬼骁这会儿变得非常谨慎,不知为何……和觉哥他们分开后,鬼骁就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直觉……这种直觉反复地告诉他要保持戒备。

    “让我来吧。”此时,冢本上前两步,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你们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要完成那最终的‘法阵’,至少需要五个人才行。”

    说话间,他已经把那个抽屉打开了。

    那个大抽屉里的情况,和之前玩家们探索的两个教室一样总共四件物品。

    咱们还是一件一件来说……

    首先,还是件“可带出剧本的剧情物品”。

    【名称:流苏腰带】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未知】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亚麻制品,带扣由纯银打造,紫色的着色和流苏的长度皆是设计上的两点。】

    这又是一件可以穿戴的玩意儿,和另外几件一样,用途不明……

    接着,第二件

    【名称:“它”的脾】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可嵌入“它”的躯干中。】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由绿色玉石制造的袖珍器官,隐隐透出灵气。】

    嗯……不解释。

    再看第三件物品一张纸,看上去像是一封未能写完的书信;信的字迹显示出写字的人当时很紧张、或者就是因其他的生理原因导致了手在抖;不过,纸上的内容还是可以分辨的“佐藤君,我也不知道你的精神失常是暂时的还是永远。假如是永远,那这封信就当是我写给自己的忏悔书吧。但如果,哪天你能恢复理智、并读到这封信,我只想在此对你说一句对不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不是个称职的校长、甚至不能说是个像样的男人;妻子病故后我想用酒精麻痹自己,结果染上了酗酒的陋习。也正是这种陋习,让我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铃木、野口、你……我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可我已经撑不住了,请你们大家原谅我,原谅我最后要用死来逃避责任,因为,‘它’”

    纸上的信息就停留在了这里,在“它”这个词(信也是日语写的,所以是这里是“词”而不是“字”)的后面再也没有任何内容,也没有标点符号或是别的什么痕迹了。

    最后,第四件物品……想必各位猜也能猜到了【仓库钥匙】。

    …………

    数分钟后,玩家们和冢本便来到了校长室门外的走廊上。

    那两件任务物品,冢本并没有拿,他直接交给玩家们保管了,不过钥匙是他拿着的,因为……他主动承担起了开门的任务。

    如前文所说,仓库的门也是平开式的,冢本把钥匙插进去一转一推,门就打开了。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房间里……有灯光。

    那“仓库”的天花板上,吊着一个灯泡,而这个灯泡……发出的竟是红光。

    光线笼罩住了众人眼前这个不到三十平米的空间,就如同……火光一般。

    和“仓库”这个名字不太相符的是,这个房间内可谓空空如也。不但没有家具和杂物,甚至连扇窗户都没有。除了上方的那个灯泡以外,这儿有的只是墙壁了,而且墙上连个电灯开关都找不着。

    不过,还是有些异常的地方,比如……这个仓库的六壁全都是焦黑的木板组成,另外,在那地板上,还画有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就不是那种西式神话中的“魔法阵”了,而是那种很有东方特色的事物。

    整体来看,这个法阵由一种红色的液体画成,但其究竟是血、油漆、还是别的什么物质……却已不好分辨,因为这法阵看上去已经画好了很久,那些液体早就干涸了。

    但见,在法阵的正中间、一个脸盆大小的圆形范围内,写了一堆鬼画符似的日文,这些字呈螺旋形由内而外写成,而且系统没有进行翻译;在这坨文字外,画了一个正圆形的圈,圈外延展出四门八卦的纵横线条,而那几块被线条分割出的区域里,又纵写了许多咒文……当然了,也是些玩家们看不懂的文字。

    “地上这个……是怎么回事?”见到那些东西后,鬼骁是第一个提问的。

    “这是我在六年前画的啊。”冢本接道,“哦……对,你们已经不记得了。”

    这两句对话,似乎又触发了什么flag……紧接着,跨入门中的冢本,便开始了一段剧情叙述。

    而这个“冢本”的故事,和觉哥他们遇到的那个,又是不同的版本了……

    “六年前,你们在班长渡边的邀请下,一同返回了‘重九小学’,来参加所谓的同学聚会。

    “当时的你们,自然是完全没有关于‘520惨案’的记忆的……

    “因为在那件事过后,政府的人强制把你们这七名幸存者隔离了起来,进行了所谓的‘心理治疗’;一年后,当你们回到父母身边时,都已丢失了那段记忆。而那之后你们的家庭也都在政府的安排下去了很远的地方生活,在你们的印象中……童年的回忆并没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是因为学校要停办,所以大家都在二年级时转学了而已。

    “后来,你们便各自长大,到了二十八九岁的年纪,所有人也都已经离开家独自生活了。你们身边那些知道你们与那件事的关联的人,也以为曾经那噩梦般的经历早就已经揭过去了。

    “谁也没想到……在一个夏天,在一段你们所有人都‘正巧’有空的日子里,你们记忆中的班长渡边……给了你们寄来了一封同学会的邀请信。

    “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或是‘它’的安排……你们六个在一个阴时阴日,重聚在了重九小学的废址中。

    “那天……你们的班长并没有出现,因为他早就已经被‘它’控制住了,他所寄出的信,就是为了把你们六个引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