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32章 夏日的回忆(十九)

第1132章 夏日的回忆(十九)

    “结果,毫无疑问的,就在那个夏天……你们死在了重九小学。←,.”冢本一边进行着叙述,一边开始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符纸逐一贴到房间的四面墙壁上。

    “那么……你又是怎么介入这件事的呢?”安月琴适时地问道。

    “很简单,是警方请我来的。”冢本回道,“你们毕竟也是六个大活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社交关系,失联太久肯定会有人报案。再加上你们六个的名字在政府那边都是特别报备过的,于是……在你们失踪后的第四天,有人找到了我……”

    “也就是说,六年前你就已经来过这里,并且和我们接触过了?”小叹又问道。

    “是的。”冢本回道,“当时的你们还没有在这里‘迷失’太久,对于生前的事情全都记得,而且……你们也都记起了小时候那段缺失的记忆。

    “那天……我在你们的帮助和引导下行动,所以一切都很顺利,就连法阵都画好了。

    “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发动法阵将其消灭之时,‘它’来了……

    “按理说,封印状态下的‘它’,要对付你们这些普通人还可以,但有我这阴阳师在场的情况下,‘它’也是没什么办法的;可是……被逼入绝境的‘它’,也是孤注一掷了。

    “‘它’献祭了自己的‘肝’、‘脾’、‘肺’作为代价,强行催动力量,将我的一部分魂魄从体内抽离了……

    “阴阳师的魂魄若有了残缺,便会修行大损,而一时间我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无奈,我只能放弃了仪式,独自逃生。并和你们约定好了……待我恢复,便会回来就你们。”

    话至此处,冢本摇了摇头:“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六年,所以见面时我才会对你们说抱歉,我来晚了。”

    言尽,众人沉默了片刻。

    “那……”小灵随即问道,“你的魂魄……现在已经没事了?”

    “不,有事。”冢本冷冷回道,“你们就没感觉到,我有些过于‘冷静’了吗?”

    经他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

    “嗯……的确是,冷静到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家伙。”鬼骁虚着眼念道。

    “其实这并不是我原本的性格。”冢本接道,“而是因为丢失了一部分的魂魄造成的……”他顿了顿,“不管过去多久,被夺走的那部分魂魄也无法用代替品来修复;所以,这六年里,我并没有在找修复魂魄的方法……而是在修习魂魄不全状态下也能发挥力量的道法。”说到这儿,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坚定,“今天……我们一定要成功;只要消灭了‘它’,一切都能拨乱反正,不仅是我可以复原……你们、以及所有被‘它’困在这里难入轮回的迷魂都可以得到解脱。”

    …………

    同一时刻,“阳之幻境”。

    “就是这里。”冢本翔太将觉哥和若雨带出了学校,一路来到了外面的山间小路上,并在一个红色的鸟居前停下了脚步,“穿过那个鸟居,就可以回到‘阴’的那一面了。”

    “你要跟我们一起来吗?”若雨抬头看了看前方的鸟居,又回头问道。

    “当然要。”冢本回道,“仅凭你们自己的力量是逃不出去的。”

    “这倒有点儿奇怪了啊……”这时,封不觉也回过头来,看着冢本道,“既然你知道通过这鸟居可以穿过去,那为什么不在更早一点的时间自己过来找我们呢?”

    “你以为我不想吗……”冢本回道,“在这六年间,我曾不止一次穿越到另一个幻境中去,但那没用,‘它’很快就会找到并把我送回来……而且,每次穿越,都会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他叹了口气,“如今的我,力量已经非常衰弱,假如我像你说的那样做,很可能还没见着你们的面,就已经被‘它’给控制住了。”

    “哦……”觉哥顺着对方的意思道,“所以你用最后的力量引导我们来到这里,先和你接触,然后再跟着我们一起过去。”

    “是的。”冢本点头应道。

    “嗯……”封不觉沉吟数秒,“那……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吧。”

    说罢,三人便先后穿过了前方的那个鸟居。

    那一瞬……光线骤暗,气温直降。

    晃眼之间,三人已然身陷一片黑暗之中。

    下一秒,封不觉淡定地打开了早已拿在了手中的手电筒。

    紧接着,“黑夜版”重九小学教学楼的一楼走廊……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哦……传送后是在这个位置吗……”觉哥当即回头看了看,此时,他们的背后,就是那个神龛,不过……

    “诶?那木偶哪儿去了。”在视线接触的刹那,封不觉便发现神龛中的那个木偶已经不在了。

    “‘它’自然是化作我的模样正在行动……”冢本这时的脸色变得非常不好,人也是靠墙而立,眼瞅着站都快站不稳了。

    如此看来……他方才所说的“穿越会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似乎是真的。

    “来,我扶着你走吧。”封不觉则还是有条不紊的样子,他上前两步,伸出一臂……稳稳扶住了冢本,“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

    “他们肯定在二楼仓库……”冢本回道,“破除封印的阵法就在那里,是‘它’用所有死在这里的人的血所淬成的……我曾不止一次试图去破坏那个阵法,但每次都被‘它’所阻止……而且,每次我看到那个阵法时,都发现其完成度有所提升……”他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地接道,“假如‘它’把你们的同伴们骗入法阵、并启动仪式,那他们四个统统都会变成祭品……在现实世界中,他们会立刻脱血而死……而他们的血,会使‘它’的三个脏器‘恢复力量’;届时,它就有足够的力量去冲破我师父的封印了。”

    闻言,封不觉立即抬头,跟若雨交换了一下眼色。

    若雨也是心灵神会,当即打开了自己的手电、头前带路;封不觉则是搀扶着冢本,尽可能快步跟上。

    三人……就这么朝着二楼仓库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