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35章 夏日的回忆(二十二)

第1135章 夏日的回忆(二十二)

    “哦?”面对步步逼近的封不觉,它倒也淡定,“我倒想问问……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别!”这一瞬,觉哥还没说话,但他的五名队友异口同声地喊出了同一个字。

    然而,为时已晚……

    “哈!”封不觉当即来到对方面前站定,言道,“既然你寡廉鲜耻地问了,我就义薄云天地回答你……”

    “唉……”小叹叹了口气。

    “呼……”若雨吁了口气。

    “上帝。”安月琴翻了个白眼。

    “唔”小灵虚起眼来,沉吟一声。

    “【哔】”鬼骁不知道念叨了一句啥,比系统给屏蔽了,但如果要我来猜的话,我想他念的应该是……mlgbd……

    总而言之,在接下来整整三分多钟的时间里,封不觉大气儿不喘地给“它”来了段贯口。

    觉哥的词儿也是常换常新,从单口相声的定场诗、到评书选段、再到京剧《沙家浜》的选段(泰山顶上一青松那段),加上自己现编的、以及在主宇宙中广为流传的几首打油诗……最终,以一段标准的诗号收尾,报出自己的大名(反正和游戏名发音一样)。

    整个过程中,“它”……或者说被“它”所俯身的那个男人表情数变,并不可避免地在觉哥的发言持续了一分钟后进入了蛋疼状态。

    不过,在听到“封不觉”这三个字之后,“它”的神情还是起了明显的变化,不出所料的……“它”听说过觉哥的名号。

    “你说……你是疯不觉?”待觉哥说完后,“它”的声音又一次从那个男人的胸腔中再次响起。

    “呵……”封不觉一听这回答,心里就更有底了,他微微一笑,接道,“看来你也有听说过本大爷的威名啊。”

    “听过又怎样?”对方回道,“你说自己是就是吗?我还敢说自己是卑弥呼(日本弥生时代邪马台国的女王)呢。”

    “我说……这位……呃……波ss……”这时,一旁的鬼骁忍不住开口了,“讲道理……就冲刚才他使得那段活儿,也不可能是旁人冒充的……”

    “是啊。”安月琴也顺势吐槽道,“不会说相声的玩家不是好作家。”

    到了这会儿,这几位的恐惧感已经荡然无存了,纵然是直面着“它”,也毫无压力。

    “哼……”而“它”好像也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你是也好,不是也罢,作为一个‘投影’,你现在已经被束缚在了冨樫的体内,就算你是封不觉,又能耐我何?”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封不觉淡定地回道,“被封印了绝大多数力量的你,又能奈我何?”

    这句话,又让“它”的脸上变颜变色……

    “呵……怎么?”觉哥冲“它”笑了笑,说道,“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你觉得我会看不穿吗?”他摊开双手,摆出一副欠揍的模样,在波ss面前很嚣张地念道,“你要是有能力搞定我们,早就搞定了……何必费那么大周章,宁可赔上自己的两个‘肾’,也要布下‘冢本翔太’这个双重骗局呢?”

    “嘁”它听到这句,啐道,“你知道得还不少嘛……”

    “都到了这一步,没理由想不到吧?”封不觉接道,“说实话,你的计谋还是挺高明的……将冢本的魂魄分成两部分,分别扭曲记忆,并让他们互相对立……然后,再让我们自己来‘选择’要相信哪一个。”他微顿半秒,再道,“按照一般的思路,谁都会认为两个相互对立的冢本是一真一假甚至那两个半魂自己都是这样认为的;而一旦我们做出了选择,你就会立即控制住我们没选的那一个,用行动来告诉我们‘选对了’。”

    话至此处,封不觉已走到了距离“它”仅一步之遥的地方,并俯下身,把脸凑到了那个男人胸前的人偶那儿,盯着人偶那僵直的脸道:“说白了……选哪个都一样;无论是把你的‘肝’、‘脾’、‘肺’放入神龛然后逃走,还是发动那个阵法的来‘消灭’你,都是你可以接受的结果。因为这两种方法……都可以解开你的封印。”

    “哦……我明白了。”此时,小叹也跟上了觉哥的思路,恍然大悟道,“之前的种种都是烟雾弹,单纯就是为了制造出那两种选择存在着‘对立关系’的假象;但实际上,那两种都是解开封印的方法……我们若是选阳的那个,它就象征性地追杀一下再放我们逃走;而选阴的那个呢,它就假装被我们干掉……总之就是演场戏,让我们以为选对了,并顺利‘通关’、离开剧本。反正我们离开后这里再发生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嗯……”若雨也是若有所思地念道,“看起来,‘它’对‘异界旅客’的特点知道不少啊,所以才能布下此局,反过来利用我们……”

    “哼!那又如何?”闻得此言,“它”又是冷哼一声,言道,“我刚才不就问了,对你们来说……区别何在?按照我的布局走下去,你们现在已经‘通关’了不是吗?而我……也已重获自由。”它的语气渐高,“大家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吗?”

    “呵呵……”鬼骁干笑两声,“我们是没意见啊……”他说着,指了指觉哥,“要说理你找他说去。”

    “各取所需……”这一刻,封不觉也提高了嗓门儿,重新开口接道,“……是没什么不好。但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刨根问底儿(做隐藏任务、破解世界观),所以呢,我想来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解除了我的疑惑,我依然可以考虑跟你合作……放你出去。”

    “此话当真?”它立即问道。

    听到这个四个字,觉哥的队友们全都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个波ss哀悼着,他们心想着又一个天真无邪的大魔王要被封不觉给忽悠瘸了。

    “呵呵……那当然。”封不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言之凿凿地回道。

    “好……”它接道,“你要问什么?”

    “首先……”觉哥见对方上钩了,便直奔主题,指着眼前那个捧着人偶的男人道,“这位是不是渡边?”

    “是。”它回答得很快,似乎很着急。

    而就在“它”给出肯定答案的刹那,系统语音也来了:【隐藏任务已完成】。

    玩家们全都听到了提示,也都明白……任务的终结是因为二年a班这最后一人的下落也已清楚了。

    “其次,我想问问渡边和冢本翔太分贝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三秒后,封不觉又问道。

    “它”沉默了片刻,想了想,再回道:“被封印在这里之后的二十年里,我通过吞噬一些流浪汉和误闯者恢复了些许的力量,但这点力量根本不足够我突破封印。直到……六年前,一个特别的人来到了这里。”

    “渡边?”觉哥接了一声。

    “是的。”它应道,“六年前,渡边因经商失败和赌博而欠了一屁股债,逃回了乡下老家也就是这个小镇;某天夜里,几个追债人追到了这个小镇,慌不择路的渡边……便阴差阳错地逃进了这所废弃多年的重九小学……”

    “那么……他又有何‘特别’之处呢?”封不觉又道。

    “渡边……以及你们投影所涉的这六人,都是与众不同的……”它回道,“二十六年前,我将他们作为‘收割’用的工具使用,因此,他们的体内全都残留了一部分我的力量。”言至此处,它的语气还带上了几分自豪之意,“我的力量是不会轻易消失的,相反,它会随着宿体一同成长。想必你也能猜到……成年后的渡边来到这里后,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用了和今天这出戏类似的手段,控制住了他?”封不觉问道。

    “不必那么麻烦。”它回道,“普通人的意志远没有你们这些异界旅客来得强……我直接就能控制住他。”

    听到这句,玩家们也都清楚了,正是因为在场这六人皆已被“异界旅客”控制了,所以“它”才要费那么多事儿。

    “控制了渡边,并吞噬了那些追债者后,我能够渗透到封印之外的力量又增加了,但还是不足以冲破封印。”它的叙述还在继续,“不过……我想到了办法,我可以操控渡边,把你们六个也引到这里来……依我的计算,只要凑够四到五个像渡边一样的力量宿体,就足够我冲破封印了。”

    “但是,要做到这些,必须让渡边走出学校的范围。”封不觉问道。

    “无妨。”它回道,“用这种儿时就和我建立了联系的宿体,完全可以办到……”

    “于是,你就操控着渡边,一一找到了其余六人的下落,并给他们写了信?”封不觉接着问道。

    “我本是打算这么做的……”但它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有个讨厌的阴阳师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

    不用说,玩家们也知道那位的名字了。

    “事后想来……当年那个封印我的老家伙肯定是在这里留下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机关;一旦我外渗的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机关就会有反应。”它接着道,“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在我控制住渡边的第二天,冢本翔太就来了。”它描述冢本的语气,竟是带着几分敬佩之意,“这个男人……年纪虽轻,但道行不浅;纵使不如他还不如自己的师父那么厉害,但让我在封印状态下操控着渡边去对付他……也是毫无胜算的。”

    “原来如此……”封不觉道,“你那三个脏腑……就是在那一战中分离出来的吧?”

    “渡边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能让冢本把他救走……杀死也不行。”它回道,“就算付出那种惨重的代价,我也要赢……而且,我也确实是赢了。”

    “但打赢之后,你用了六年才把一口气喘上来是吧?”封不觉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口吻道。

    “哼……”它哼了声,答案不言亦明,“重新积蓄力量的确花去了我不少时间,但我等得起。”他停顿几秒,“之后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操控着渡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打探消息,并成功地把其余六人引到了此处,谁知……”

    “谁知……”封不觉接过对方的话头,“我们这帮异界旅客,又赶巧不巧地出现在了这里,搅了你的好事。”

    两人的问答进行至此,系统语音也再度于玩家们耳畔响起

    【世界观已破解】

    在新版本中,这项提示略去了破解完玩家的名字、以及获取了多少技巧值等信息,改成了这短短的一句话。

    反正在提示响起之后,玩家们只要打开游戏菜单,就能看到破解人id以及该世界观的名称和概况了。

    “好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片刻后,它问道。

    “我……还想确认一下……”封不觉接道,“以你现在的力量,要杀死我们还是绰绰有余的是吧?”

    “当然。”它的回答非常肯定,“但你我都很清楚……那毫无意义。”

    的确,对玩家们来说,“死”在这里,无非就是通关失败而已;但对于“它”来说,他需要那六个被玩家附身的人活着,才能解开自己的封印。

    “嗯……”觉哥点点头,“那么……现在,我只要把这些玉石放入神龛,你就能冲破封印了是吧?”

    “你们凑四个人出来,去二楼完成仪式也可以。”它应道。

    “说起来……你干嘛不让渡边帮你收集这些玉石呢?”封不觉又问道。

    “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你们六个也不是实体。”它说着,(以人偶的脸)朝着觉哥的口袋看了看,“那些玉石……只是一种象征罢了;假如你们此前选了相信阳之幻境中的冢本,他便会告诉你们……你们必须每人拿着一块玉石,分别放入神龛,才能打开入口大门。而实际上……玉石并不重要,但这个‘放置’的举动,却象征着你们自愿将体内留存的那份力量注入封印之中。”

    “哦……行,我知道了。”封不觉应完这句,便绕过了它(渡边),径直就朝着那个神龛走了过去,边走还边把手伸到了上衣的口袋里。

    这一瞬,所有人……甚至波ss都相信这货准备履行承诺,把那些玉制的器官放进去了。

    然,他们都没察觉到……觉哥那插在口袋里的手,此刻正抓在了别的东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