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36章 夏日的回忆(完)

第1136章 夏日的回忆(完)

    封不觉刚走到那个拐角处,便抬手一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口袋里的一件东西塞进了神龛里。

    这时,“它”和众人的视线都被封不觉的后背挡着,而且后者的动作着实很快,所以他们都没看清他放的究竟是什么。

    当然了,虽然“它”并不知道觉哥到底放了啥进去,但它可以确定,对方肯定没放玉制器官。因为……如果封不觉放进去的是那几个袖珍器官之一,那么“它”即刻就会感觉到力量的回涌。

    “你……放了什么?”它隐隐感到了不安,当即开口问道。

    然而,封不觉没有回答,并且……用极快的速度,又开始往外掏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觉哥手脚十分利落地反复几次,从口袋里掏了好几样东西塞进神龛。

    而后面那几样东西,大伙儿可都看清了分别是一根腰带、一双靴子、和一坨假发。

    凭他后塞的这三样东西来推断,觉哥放的第一件东西八成就是那副太阳镜了。

    很显然,他的举动绝对不是拿错了物件,而是故意的,从塞东西的顺序就能看出端倪来……

    倘若封不觉一出手就往神龛里放鞋子或者假发,那“它”立刻就会发现,并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因此,觉哥有意先拿了一个最小的物件,并用极快的速度直接从口袋里顺进神龛。这样一来……“它”在看不清楚的情况下不但不会出手,还会因疑惑而愣那么几秒钟。

    而这几秒的时间,已足够封不觉把其余几件东西塞完了。

    “没什么,只是一些在这个空间里找到的小玩意儿(先前在二楼仓库交换物品时都已经交到了觉哥的手里)。”封不觉回过头来,用轻松的语气回道。

    “你!你……”这一瞬,“它”变得怒不可遏,那咆哮之声从渡边的胸腔里迸发而出,如一阵阵闷雷,“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不太清楚。”封不觉接道,“只是……我眼瞅着这剧本快要结束了,但又想不到这几样‘能触发隐藏剧情’的物品究竟该用在哪里,于是,我就本着‘试试又不会怀孕’的心态,把它们往神龛这个挺可疑的关键性物体里塞了。”

    说到这儿,封不觉贱贱一笑:“呵呵……从你的反应来看,我好像是放对地方了啊。”

    “为什么……”此时的它,已是一种怒极反静的状态了,它压着嗓子问道,“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因为把这些东西带出去很麻烦啊……”封不觉回道,“毕竟这也是个团队剧本,本着公平的原则,这四样东西在没用掉的前提下所化的拼图牌……应该由我们六个人平均分配。但‘四物分六人’是非常不好分的一种形式(看过阿松的都懂),所以呢……”

    此处封不觉提到的一些关键词,比如“剧本”、“拼图牌”之类,自然都被系统做了处理,不过“它”还是能理解觉哥的意思的。

    “可恶……你这个……”下一秒,“它”似乎是拉长了嗓门儿准备骂街。

    但,“它”的话被打断了,而且是被一阵音乐给打断的……

    谁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刻,在这昏暗、压抑的环境中,突然……响起了《逼lliejean》的旋律。

    几乎在音乐响起的同一瞬,也不知道从哪里,又飘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

    笑得这位,嗓音听上去特别尖锐,但他笑得却挺豪爽;此处我还是得举那个例子(见本书252章),这种反差……就好比是林志玲怒唱好汉歌的感觉。

    “诶?”两秒后,封不觉似是想起了什么,口中喃喃道,“这个登场方式……难道是……”

    他思绪未定,却见周遭的黑暗已是一团团、一片片地凝聚了过来;那些“黑潮”如活物般涌向了拐角处的神龛,也不知会引发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时,玩家们的表情都显得惊疑不定,而“它”……或者说它所控制的渡边脸上……则是显出了绝望之色。

    终于,大约十秒过去,那些黑暗凝聚成形,化为了一个具备实体的黑色人影。

    这个“黑影人”全身上下都是漆黑一片,就像是个立体的剪影;而他的轮廓、身形、姿态……都非常像一位已经过世多年的乐坛巨星。

    “果然是这货啊……”封不觉看到对方时,记忆就清晰了起来;很久以前,他曾在另一个剧本(《兄弟》)中遇到过这个npc,当时他还用【金刚铃】看过其数据。

    这个黑影人的名称叫【影之舞】,是一个特殊npc;纵然当初觉哥用物品查探了其数据,看到的也只有名称、身高、体重、以及这名npc在那个本中所能触发的flag等信息……至于那些比较核心的情报(等级、种族、能力等等)皆是不明。

    “不……不!”一见影之舞的身影,“它”就喊叫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惊慌之情,“我恨这个家伙!”

    只可惜,事到如今,就算它叫破喉咙都没用了……

    【隐藏剧情-与影共舞,已触发】

    伴随着一句系统提示,影之舞当即双足一顿,身体抻得笔直、并像比萨斜塔一般朝一侧倾斜了过去,来了个几乎与地面呈五十度的高难度“斜立”动作。

    在他这个登场造型摆出的刹那,却见四道黑光连闪,紧接着……那长长的假发、风骚的太阳墨镜、犀利的流苏腰带和牛仔靴皆绽现在影之舞的身体各处,并与其融为一体……成了黑影的一部分。

    “嗷~”换了造型的影之舞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并切换姿势,重新站直、原地转了一圈;接着,他将胯部一挺,一手摸头、另一手顺势做了个抓裆动作。

    “喂喂……什么情况……”这会儿,站在走廊另一端围观的小叹都看傻了,不由得一脸莫名地念叨了一句。

    “不知道……”若雨接了一句,“但我觉得我们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直到此刻,玩家们才意识到此前找到的那四件“可带出剧本的剧情物品”到底有什么作用;如果说……那些物品带给玩家们的感觉是与剧本风格完全迥异的“违和感”,那么影之舞的登场及其行为,已经让玩家们彻底出戏了……

    “嗷~”数秒后,影之舞又用他那高得你够不着的调门儿来了这么一嗓子。

    吟声未尽,他已是一个滑步向前,朝着“它”移了过去;别看那只是区区“一个”滑步,影之舞那步滑真心是想滑多远就多远的感觉,一步滑完,他就已经来到了渡边的面前。

    这一刻,《逼lliejean》的旋律骤停,几秒后,在一段re迷的混音切换中,节奏和旋律应声一转,周围的bgm就变成了《th日ller》;而影之舞也是随着歌改变了舞步,踏步挥手、跳起了僵尸步。

    这边舞步刚起,那边抱着人偶的渡边已经是一脸惊恐……转身就跑,直奔二楼而去。

    嗒嗒嗒……

    渡边的脚踏着一楼的走廊地板,踩出了一阵让玩家们觉得似曾相识的响动。

    见状,站在神龛前的封不觉冷冷笑道:“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他微顿半秒,再道,“不要再走廊里奔跑……可是你自己设下的限制啊。”

    话音未落,“它”就已经开始后悔了……因为他确是把这出给忘了。

    虽说这种“限制”对它来说没什么影响,但被“它”操控着的渡边……

    “呃……”两秒后,渡边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吟,请注意……这声低吟是通过渡边自己的嘴发出来的,并不是“它”的声音。

    声未落定,渡边就已摔倒了……正好倒在第一段台阶的半截儿上。

    摔出去的当口,只见渡边奋力拧身、侧着落地,用身体保护好了胸前的人偶;当然了,他自己也没摔得多惨,毕竟这不是从高处跌下,只是绊倒的程度。

    然而,问题在于,摔完这一跤后,也不知怎的……并未受什么伤的渡边,竟是站不起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看到这情景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鬼骁,“这剧本里一直有一个我们没发现的陷阱,那就是在走廊里奋力奔跑的人一定会摔倒……而且摔倒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到这时,鬼骁已明白过来……自己先前用手电筒照死的那个鬼,之所以会一直趴在原地、直到被光给照散了都不动,就是这个原因。想必……那个家伙是在二年a班的窗口处被手电吓跑后,飞奔上了二楼……随即就倒在了台阶的尽头。

    而眼前的渡边就更倒霉了,第一段楼梯都没走完……他就倒下了。

    “不……不!不要!我不要!”两秒后,“它”的声音又一次从渡边的胸腔中响起,而“它”的语气已变得像是个抓狂的孩子。

    玩家们对这种变故都显得有些意外,一方面是因为“它”到刚才为止的表现都很成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真心很难想象那位跳舞哥到底能对“它”干出什么事来……使“它”如此害怕。

    好在……不多时,他们便得到了答案……

    但见,影之舞自己跳完了一段后,便攒动手臂,通过手、臂、肩……来了个经典的电流过体动作,并接着那个动作……朝着渡边胸口的那个人偶一指。

    这一指之下,那人偶像个爆竹似的劈啪作响,随后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大……

    这种“变形”很难用语言形容,非要说的话……就好比是一小块木制品如软体动物般从内部开始不断增殖,以一种物理上来看绝对不合理的形式急速增加了体积和重量。

    大约十秒后,“它”从一个可以被人捧在手上的小人偶,变成了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人型生物。

    虽说是“人型”,但“它”和人很不一样

    “它”的头部看上去就像一根弧形的锥子、像倒过来马嘴一样反长着,上面也没有明显的五官;“它”的声音比较接近女人,但身体上并没有任何的性征;其全身的皮肤则像是甲壳类动物的外壳一样……光滑坚硬,呈暗红色;而它的躯干部分……目前还是“打开”的状态,看上去就像是没有个没有装电池的电池槽其胸腔内空空荡荡,一个器官都没有。

    “疯不觉!”现出原形后,“它”已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逃出影之舞的能力范围了,所以它立刻就将怒火全部转向了觉哥,愤然喝道,“你这混账……原来你跟黑胡子有勾结!”

    这句话,就有点莫名了,觉哥也想了几秒才找到其中的逻辑关系,心道:“哦?莫非这影之舞……是黑胡子的人?”

    “今天的账我会记下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付出代价!”它的这段恐吓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因为封不觉听这种话听得耳朵都快出茧子了。

    等登等~等登等~等登等登登登……

    与此同时,在“它”话音未落之际,《th日ller》的旋律又停止了,在短暂的静谥后,一段吉他的启奏,带出了《诱nevercantell》的歌声,背景音乐顿时就jazz了起来。

    随后,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被影之舞“指”过一次的“它”,好似身体不受控制似的,几步来到了影之舞的跟前,并与其面对面的、随着音乐……跳起了扭扭舞……

    “沃德法克?”就算是封不觉也绝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他嘴里爆出的粗口也愣是没被系统给屏蔽掉。

    其他人就更别提了,他们各自用复杂的神情望着走廊里那两个人不像人家伙来了段激情对舞;不得不说……那俩位的舞姿真心是溜到飞起,就算是外行人也能看出跳得有多好。

    当然了,这种“舞王舞后”水平的发挥,和“它”的关系并不大,那是“影之舞”的能力造成的……

    就这样,那两位越跳越欢,两分钟后,他们还边跳边走……向着神龛缓缓挪动了过去。

    见此情景,封不觉也是很识趣地让出了道儿来,供他们通过。

    不多时,那两位已来到了拐角处。当影之舞的脚跟距离神龛仅一步之遥时,他俩便瞬间化作两道黑芒、窜入了神龛内。

    同一秒,玩家们纷纷感受到了一种失重感……并且两眼一黑。

    再一眨眼的工夫,六人赫然发现……他们再次出现在了二年a班的教室里,并各自坐在了剧本开始时所在的座位上。

    此时,教室的门窗都开着,盛夏的阳光透过各处的窗户照进了教学楼内,周遭那黑暗和压抑的氛围已是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