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39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二)

第1139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二)

    封不觉并没有在这简易的牢房里待上太久,很快,就有一名留着寸头、头顶上还有一道闪电形疤痕的女汉子来到了牢房门口,朝里面扫视了一眼,并言道。

    “嘿!你,你……还有你,出来。”闪电头很随意地点选了三个人,示意他们从牢房里出来。

    有鉴于她、以及看守牢房的卫兵们手上都有枪,牢里的那几位自然只能乖乖就范。

    于是,封不觉和另外两名搜查部队的俘虏就这么默默走出牢房。

    【主线任务已触发】

    在跨出牢房门的那一刻,系统语音响起了。

    封不觉看了眼任务栏,里面的内容是:【加入反抗军】

    “动作快点儿,女士们。”看着动作慢慢吞吞的俘虏们,闪电头用“女士”这样的称谓催促了一句,并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你要带我们去哪儿?”走在封不觉前头的那名俘虏在行到闪电头面前时,挺直了腰板儿,不卑不亢地问道。

    他没有得到语言上的直接回应,而是被闪电头用枪托砸了一下腹部。

    “唔……”这一下砸得显然不轻,那位顿时就弯下了腰,吃痛地闷哼一声。

    “你没有提问的权利,懂吗?”两秒后,闪电头才开口说道,“现在,赶紧挪动你的屁股,往那边走。”

    她的催促方式很奏效,那名别砸的俘虏虽然表情很郁闷,但为了少吃苦头,也只能继续往前走。

    三人在她的押解下,通过了一扇带有扫描装置的电子门,在门的另一端,也早已有一名反抗军的士兵在等候了。

    长话短说,两分钟后,三人快速通过了几条被改造过的矿洞狭巷,最终,分别被推入了三个房间。

    “嗯……审讯室吗……”封不觉进屋后,看到了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照明设备正在天花板的两侧,而桌子的正上方有个半球形的金属装置,看起来像是个广角监控仪。

    “这帮家伙心也是很宽啊……”觉哥来到椅子那儿坐下时,念道,“不给俘虏戴手铐真的可以吗?要是遇到个死硬分子,抱着拼死一个不亏、拼死俩赚一个心态暴起反抗,那审讯官岂不是很危险?”

    正想到这儿呢,房间的门就开了。

    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满脸胡渣的男人拿着一块看上去像是用废旧金属做成的平板电脑走了进来。

    “你好。”那男人进屋后,稍稍瞥了觉哥一眼,然后就转身关上了门,“怎么称呼?”

    他一边提问,一边已来到了桌旁、在封不觉的对面坐下了。

    “封不觉。”觉哥也很干脆地回答了对面的问题。

    因为之前系统已经提示过会对他的形象和语言进行处理了,所以此刻他报出名字来也无妨。

    “哦?”不过,下一秒,那个男人却是眉毛一挑,露出了颇为惊讶的神情。

    “怎么了?”封不觉顺势反问道,“我的名字有什么奇怪吗?”

    “不……”那个男人笑了笑,“呵……只是……一般来说,俘虏不会这么轻易地报上姓名。”

    “你是说,我应该面无表情地报出一个毫无意义的军号,好给你留下一个硬汉的印象么?”封不觉回道。

    “呵呵……你很有幽默感,封不觉。”那个男人回道,“只是……你那么轻易地就说出了名字,你懂的……反而有些不可信了。”

    “呵……”封不觉也笑了,“不管真假,总比军号强不是吗?”

    “嗯……”那男人用一种老练的眼神盯着觉哥的双眼看了几秒,“好吧,封不觉,我是萨德,你可以叫我萨德、或者中尉。”

    “怎么?你不是专职的审讯官?”封不觉立刻就开始了试探。

    “哈哈哈……”撒的笑出了声来,“伙计……我们这儿可没有‘专职’什么的说法,就算是司令,有时也要干很多基层技术员的工作。”

    “明白了。”封不觉点点头。

    “那么,在加入搜查部队之前,你又是‘专职’干什么的呢?封不觉先生。”萨德说着,还抬起双手做了个打引号的手势。

    “我不知道。”封不觉回道。

    “呵……抱歉,我好像没听明白,你说什么?”萨德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我不知道,我的那部分记忆消失了。”封不觉回道。

    “消失?”萨德干笑一声,“哈!你是说自己失忆了?”

    “唉……如果只是失忆那么简单就好了。”封不觉长叹一声,摆出一副有故事要讲的神态来。

    “那你倒是说说……具体是什么情况?”萨德果然上钩了。

    “我……”封不觉神色一正,回道,“……失去了今天以前的全部记忆,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我的脑海中现在填满了有关辟塔改写历史的事实,以及……大量关于‘存在着电子游戏的那条时间线’上的信息。”

    对于这番说辞,萨德自然是不会照单全收的;在过去的那些年里,辟塔曾不止一次派遣机器人或者人类的卧底试图打入反抗军内部,而他们混进来的方式……要么就是假装相信了知跃者的理论,要么就是干脆假扮成知跃者。

    “哦……你的意思是,你是一名新觉醒的知跃者?”萨德不动声色地问道。

    “我不清楚什么叫觉醒。”封不觉的回答也很精明,“我只是告诉你发生在我身上的情况。”

    “呵……”萨德笑了笑,“封不觉,我也是一名过了二十岁才觉醒的知跃者,你知道我觉醒时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觉哥淡定地应道。

    “当‘另一条时间线上的知识片段’涌入我的脑海时,我的鼻血像尿崩一样泄了出来。”萨德说道,“而这还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八九个小时,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和脊椎好像被泡在了岩浆里一样,那种灼痛我至今难忘;那段时间里,我甚至都无法从床上起来上厕所……”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封不觉道,“你是说,假如我是今天觉醒的,理应已经被送到医院去抢救了,根本不可能被你们俘虏是吗?”

    “呵呵……很好,看来你理解了。”萨德道,“那么……伙计,你现在准备说实话了吗?”

    “我说的就是实话。”封不觉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获取知识时没有经历你说的症状,但我就是获取了。”

    “呼……”萨德长吁了一口气,“好~好~”他露出了不太愉快的表情,“既然你坚持这样说,那你应该不介意我问你几个关于另一条时间线的简单问题吧?”

    “随便问。”别的不敢说,电子游戏这方面的问题,觉哥有极大的自信可以对答如流。

    “哼……”萨德闻言,当即冷哼一声。

    此时,萨德基本已经认定了封不觉是在说谎,不过,他并不认为觉哥是卧底。

    也许一般的民众尚不清楚,但辟塔军那边无疑是掌握了很多关于知跃者的情报的;像“只有十六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觉醒时,生理上的痛苦反应还比较轻微”这种信息,来当卧底的人肯定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说出这种明显bug的人肯定不是卧底,八成是个企图浑水摸鱼的老兵油子。

    “请问……”由于萨德已经吃准了觉哥不是知跃者,所以他并没有问自己所宣称的那种“简单”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件即使在另一条时间线上一直存在争议的事儿,想要故意刁难一下对方,“……现代电子游戏之父是谁?”

    话音落后,封不觉便陷入了沉默。

    过了十秒,萨德见他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便用讽刺的语气道:“怎么了?莫非你又失忆了一次?”

    “不,我只是好奇,我给出答案后,你是否明白、或者是否接受。”封不觉接道,“对于谁是“现代电子游戏之父”的问题,一直是存在争议的,有人说应该是雅达利的创始人nolan_bushnell,是他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台业务用投币式游戏机……也就是所谓的街机;也是他开发了《pong》,并创建了雅达利。

    “也有人认为应该是ralph_h.baer,因为是他开发出了第一台可以连接到电视上的家用主机奥德赛(magnavo_odys色y),虽然那玩意儿只能在电视上制造几个大小不一的光点,还需要配合一大堆贴纸和类似桌游配件的东西才能运行,但作为‘史上第一台电视游戏机’却是名副其实。

    “再往前推,早在1962年,在迷t(麻省理工)的一个小实验室里,steve_乳s色ll就已经在一台pdp-1(世界上第一台拥有可视化显示器的计算机)上开发出了《太空大战》,即使nolan_bushnell本人都承认他是站在了前者的肩膀上才获得了后来成就。

    “另外,也有人认为宫本茂(感觉只有这位不需要太多介绍)才是电子游戏行业真正的缔造者,毕竟雅达利在83年出了那档子事儿……某种意义上是把自己建立的王朝又推垮了。

    “还有人认为,john_armak(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之父,代表作为大名鼎鼎的do)才应该担当这个名号,但我觉得这就有点扯淡了。

    “总之,在我个人看来,‘现代电子游戏之父’这个头衔、或者说荣誉不该属于一个人,是上述所有的这些人,共同成就了电子游戏的诞生和发展;从概念、到技术、再到创新和商业化等每一个环节中……他们各自都起到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即使在很多人看来一些比较早期的技术‘根本称不上是游戏’,但没有那些开拓者奠下的基石,也就不会有后来进步。

    “因此,你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时,我没有不假思索地回答你,而是在想着……当我回答完以后,你会是何种反应。”

    此刻,萨德的表情自然是很精彩的。

    事实上,在封不觉讲到第二段的时候,萨德神色已经开始变化了,而随着觉哥越说越多,多到其内容已经超出了萨德自己的知识量时,后者甚至有些惶恐起来。

    “你……”整整十秒后,萨德才重新开口,“……你先坐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萨德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句,然后站起身来,跑到门那儿冲外喊道:“卫兵,开门!”

    数秒后,门就开了,萨德回过头,用复杂的眼神看了觉哥一眼,然后逃一般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嗯……”待审讯室的门重新关闭后,封不觉悠然地念道,“看来是去向上级汇报了……”

    他的推测没错儿,萨德一出审讯室,就风风火火地直奔基地的指挥部而去,用一种家里煤气忘记关一般的状态向基地的负责人进行了汇报。

    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审讯室里是配有摄像头的,萨德只要把刚才的谈话录像调出来给长官看一下就不用解释太多了。

    于是,约十五分钟后,那位“闪电头”带着两名士兵,再度打开了觉哥那间审讯室的门,把他押了出去……

    在这个剧本中,封不觉的能力并没有受到限制,也就是说……如果他想要用武力反抗的话,把这个基地掀了都可以。但是,为了主线任务,觉哥还是十分配合地被人套上了头套,并在一路的推搡下,行到了基地的指挥部。

    当头套被揭开时,一个穿着和一般士兵差不了多少(反正就是北斗神拳杂兵套装)、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女人出现在了封不觉的面前。

    “你好,我是康拉德上校。”上校简短有力地跟封不觉打了声招呼。

    封不觉没有立即回应她,而是先看了看周遭的情况。

    此刻,觉哥正站在一个类似办公室的地方,他的背后站着整整四名卫兵,除了帮他摘掉头套的闪电头之外,另外三人都十分警觉地拿着一种造型奇特的装置指着他。

    “你好,我叫……”数秒后,封不觉刚想回应上校的话。

    上校却是打断了他,并说出了一段似乎是莫名其妙的话来:“d,an,qhgh,pol……”(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