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41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四)

第1141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四)

    在还原游戏和主机这方面,反抗军做得还是很不错的。

    先说“技术”这块……有鉴于他们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遥遥领先,让他们制造二十一世纪之前的游戏机和游戏,就好比是让二十世纪的科学家们去造蒸汽机一样根本不叫事儿。

    而还原游戏所需的“知识”这块……同样也不成问题;知跃者们获得的“知识”与一般的“记忆”本就不一样,那是一种非常深刻、清晰、精确的信息……就好比是电脑数据一般。而且,这些“知识”几乎也全都是关于电子游戏的因为“电子游戏”这项事物正是辟塔改变时间线后消灭的主要目标,所以时空悖论带来的反修正效应也是在针对这点。

    综上所述,反抗军的工程师们是完全有能力百分之百地将另一条时间线上出现过的游戏还原出来的。

    不过,实际操作时,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比如眼下封不觉玩的五个游戏中,就有四个是和原版有着些许差别的

    首先,觉哥用很快的速度,在npc们震惊的目光中速通了《忍者龙剑传3》;而这款游戏……也是他今天玩到的唯一一款和原版完全一致的游戏,就算其中真有什么区别,也是玩家察觉不到的那种细微差异。

    然后,封不觉就抽到了一款颇为奇葩的fc游戏……《辛普森一家之巴特大战外形突变体》(the_私mpsons:bart_vs_the_spaemutants);信不信由你,这款游戏的上手难度和游戏难度都非常惊人,如果你第一次接触、且没有看过任何说明书或攻略,恐怕你研究上一两个小时都找不到通过第一关的方法。

    而在反抗军制造的版本中,这个游戏居然内置了提示和说明……

    看到这个改动时,封不觉也稍稍有些意外,但他也很快接受了这个合情合理的设定,并将这个游戏也打通了。

    接着,觉哥玩的第三款游戏是《忍者神龟3》(日版叫忍者神龟2,美版是3);这款游戏可谓fc末代的横板过关巅峰之作,无论音乐、画面、细节、设计几乎都达到了机能的极限。

    然而,对于大部分生于二十世纪八零年代、并只能玩到山寨卡带的玩家来说,这款游戏带来的却是满满的血与泪……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款游戏的程序居然自带反!盗!版!检!测!

    当你进入游戏、来到标题画面时,该程序就会启动并自检;假如程序没有在标题画面上检测到kona迷的logo,那么游戏就会自动变为隐藏的“炼狱难度”。

    很显然……山寨卡带的标题上方是不可能有那个logo的,于是,无数的小盆宇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虐成了熊。

    当正版玩家一路过关斩将享受游戏乐趣时,玩盗版的孩子们却在炼狱中挣扎着,好不容易殚精竭虑地打到了施莱德面前,却发现这个波ss干脆被设置成了打不死的状态。

    你以为这个波ss不死是因为bug?错!单纯是因为卡带是山寨的而已!

    可以说,kona迷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年代,提前让年轻的玩家们体会到了所谓付费玩家和免费玩家的差别待遇;而最坑爹的是,其实那些玩山寨卡带的玩家们也都是付了钱的……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玩的是盗版。

    好了,有点扯远了,还是说回觉哥这边。

    封不觉玩的这个反抗军版本,无疑也是没有kona迷的logo的,毕竟在这个时代,那是一家根本不存在、也从来没存在过的公司。但是,觉哥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玩的游戏是正版的难度……看起来,反抗军的工程师们压根儿也没把检测程序做出来。

    于是,作为一个连炼狱难度都能应付的中国玩家,进了这个难度简直就是愉快到不行。

    由于玩得太high,他愣是把这个流程超长的游戏又给通了一遍……

    到了这会儿,康拉德上校和周围的卫兵基本都已经确定觉哥就是知跃者了,而是还是个“极客型”的知跃者(相当于知跃者中的电竞高手)。

    不过,上校他们并没有立即让封不觉停止游戏;纵然他已经远远超出了此前“将三款游戏打到第三关”的要求,但众人还是默默地围观着……因为,他们确实很少有机会看到那些游戏的通关画面(他们自己也打不通)。

    而封不觉呢……也并不介意如此,他拿出了第四个游戏:《raf的世界》(raf_orld);由于山寨厂商的努力,这款游戏至少有三个比较出名的马甲《星际魂斗罗》、《最终殖民地》和《未来战士》;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应该还是《星际魂斗罗》这个名称。

    这是一款堪称史诗级的作品,有着上级向的难度、可选的武器系统、以及优秀的关卡设计;而最值得一提的是,这款冷门游戏的音乐在fc同类型游戏中堪称所向睥睨,或许游戏中没有《血之泪》(出自恶魔城2)那样的神级bgm,但其音乐的整体水平甚至让很多更高位平台的作品也相形见绌。

    按理说,这款游戏本身已经很完美了,不需要什么改动;不过,反抗军的工程师们还是做了一些变动添加了结局。

    可能有人会问了,既然是做得很“完美”的游戏,为什么没有结局呢?

    这就说来话长了……最初,《raf的世界》是作为电影《终结者》的衍生游戏制作的(假如这件事真能成,我们就能在fc上玩到一款“好”的终结者游戏了),但后来,由于没能取得版权,sunsoft公司只能将游戏更名,并对片头的脚本做了修改;不过有关终结者剧情的结局内容其实已经做出来了,在rom中可以找到数据。

    当然了,如果不知道这些设定,也不会影响游戏体验,因为游戏本身的完整性还是完美的,结局动画也有,只不过删掉了和终结者有关的脚本罢了。

    …………

    大约两小时后,终于……

    封不觉玩到了第五款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也就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超级玛丽”。

    1985年,这名意大利水管工从雅达利冲击后的游戏产业荒漠中缓缓行来,开创了一段世纪末的救世主传说……

    好吧,可能没那么夸张……

    对于马里奥,能说的太多了,但同时,这部分内容又是最没有必要细说的,因为……有关他的传说,早已存在于我们所有人的心中。

    就算是索尼克少爷也不得不摊开双手、拍一拍水管工的肩膀:“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游戏人物之名,还是你来更合适。”

    那么,对于这样一款经典到不能再经典的游戏,反抗军的工程师们改了什么呢?其实也没什么,把“卡穿墙”的bug修正了而已。

    总体来看,作为一群新世纪的山寨者,知跃者们的各种改动还是很良心的……

    “呼……桃子公主也救出来了。”当游戏的结局画面出现时,封不觉总算是放下了手柄,喘了口气,回头道,“怎么样?还有什么要求么?”

    “您……请再等等。”此时,康拉德上校对觉哥的态度变得异常尊敬,她转头看向了卫兵们,“我得离开一两个小时,你们……呃……保护好封先生,他需要什么,你们就尽量满足……”

    “是!”闪电头站得笔直,铿锵有力地应了一声。

    数秒后,正准备走出办公室的上校好似又想起了什么,出门前又回过头来补充道;“对了!切记……不可以伤害封先生,明白吗?”

    “明白!”办公室内的四名卫兵齐声回道。

    接着,上校就出去了,而卫兵们,则是一起紧盯着封不觉……那眼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群老百姓在街上看见一活佛,随时就要跪的节奏。

    “呵呵……各位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封不觉这个自恋狂……哦不……这个十分谦虚的男人,显然越是颇为享受这种注视的,他得意地笑道,“看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他以他的脸皮来说,“不好意思”这个词很少能妥当地用到他的身上。

    “诶?”两秒后,觉哥挑眉道,“话说……反正也是干等,咱们再来玩玩游戏吧。”

    “好啊好啊!”四名卫兵中看着最年轻的那位小哥一听,当时就一脸高兴地点头回应了。

    结果,他立刻就被闪电头和另外两名哥儿们白了一眼。

    “呵呵……”封不觉道,“都放松点儿嘛,何必那么紧张呢?”他抬头看向闪电头,“那啥……这位大姐,要不要来跟我双打?”

    …………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康拉德上校回来了,而她的身边,还跟着一名看起来十岁都不到的小男孩儿。

    上校就这么牵着男孩的小手,将其领进了办公室。

    与此同时,房间内的封不觉正和闪电头一起打着《魂斗罗2》……后者这会儿可是high得不行,此前那种一本正经的恶霸女汉子形象荡然无存,俨然暴露出了逗逼本质。

    而另外那三名卫兵皆是全神贯注地站在觉哥身后围观,他们手上的武器都挂到了背后,完全是不设防的状态,连有人进来都没察觉。

    “嗯哼……”看到这一幕,康拉德用略为尴尬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想引起那几位的注意。

    谁料……这第一声,愣是没人发现(当然,封不觉注意到了,但他故意没做反应)。

    “嗯哼!”康拉德不得不提高嗓门儿再哼一声。

    这回,闪电头他们几个才回过神来,尴尬地从屏幕前散开站定。

    “上……上校。”闪电头冲上校敬了个礼,作为一个性子比较直的人,在这种状况下,她的脸一下子都红了。

    其余的三名士兵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唯有封不觉,还坐在那儿看着屏幕,过了几秒钟,他才按下暂停键,悠然地回过头来:“怎么?这回又是要跟我引见谁啊?”

    康拉德没有直接回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了闪电头他们:“你们先出去吧。”

    “是。”闪电头应声后,便和另外三人一起小跑着出了办公室。

    待入口处的自动门关上以后,康拉德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小男孩,问道:“彼得……是他吗?”

    那个被称为彼得的小男孩儿看上去长得非常白净可爱,若不是发型和衣着的缘故,被误认成女孩子的可能性很高。

    “嗯……”彼得用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觉哥,沉吟道,“不好说……”

    “干什么?”封不觉对那孩子摆出了死鱼眼,“认爹啊?”

    问完这个既占便宜又不着边际的问题后,封不觉又抬头看向康拉德,问了个更过分的:“这是你儿砸?”

    “你胡说什么呢,我今年才二十五岁。”康拉德绷着脸回道。

    “那又怎么样?”没想到,封不觉丢回去一句反问,而这句反问中蕴含的信息量可就很大了。

    “封先生,请你适可而止。”康拉德沉着脸,回道,“要是我男朋友在场,现在你已经被揍趴下了。”她顿了顿,正色道,“彼得是我们的‘先知’,他是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拥有知识的‘先天知跃者’。”

    “擦……”封不觉闻言,当即吐槽道,“还先知?那按照这个设定……”他看向了彼得,“你小子还能预测未来咯?”

    “不。”彼得回道,“我只是在某些时刻可以看到一些‘未来会发生的事件片段’,但这种‘预测’并不是依照我本人的意愿而发动的。”

    这个小男孩儿说起话来可一点都不像孩子,无论口气还是措辞都像是成年人。

    “哦。”封不觉随口应道,“那……”他又对康拉德道,“你刚才指着我问的那句‘是他吗’,具体是指什么呢?”

    “救世主。”康拉德还没开口,彼得就直接回应了,“大约两年前,我就看到过一段未来的片段某天,一个‘没有过去’的男人会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他的出现,便意味着战争的结束,和我们人类的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