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42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五)

第1142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五)

    封不觉是一个深谙欺诈之道的男人。↑,.

    讲得通俗一点大忽悠。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是不会被忽悠的,这三种人分别是:彻头彻尾的傻瓜,不可救药的疯子,以及……

    看到这儿,我想各位心里八成都接道:“第三种人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吧。”

    不对。

    天才能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识破假象,但也并非无懈可击;因为……天才终究还是在“理性”地思考着问题的,他们通过超越常人的逻辑能力去看破常人无法看破的本质,故而不易被欺骗。

    但是……所有建立在逻辑上的思维,都有破绽;这破绽来自于“逻辑之外”的各种状况,比如……巧合、意外、不合逻辑的人、以及不合逻辑的人做出的不合逻辑的事。

    而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件事都可以考逻辑推理去“计算清楚”的。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事,都是无法“计算清楚”的。也就是俗话说的……“人算不如天算”。

    因此,天才依然会被忽悠,只不过忽悠他们的难度很高、成功率很低罢了。

    那么……第三种人究竟是什么呢?

    答案是思维和你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的神棍。

    也许我这样说,各位还是不太明白……那么我就举个实例好了。

    比如……《黑客帝国》里的那位先知(好吧,她其实不是人而是程序)。

    其特点就是,她从来不会用“在你的思维中是答案的答案”来回答你的问题。

    比如说,你问:“我是救世主吗?”

    而她的答案绝对不会是“是”或者“不是”。

    她会这样说:“那么……你怎么想?你自己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么?”

    或者说:“当救世主就像恋爱,没人能告诉你你是否坠入爱河了,只有你自己知道。”

    也可能说:“嗯……这很有意思。”

    还有诸如“你很有天赋”、“你懂的”、“虽然如此,但是呢……你好像还没准备好,具体为什么呢,谁知道呢~”

    大体上……就是这种套路。

    反正,你问个“一加一等于几”,她绝不会回答你等于二,也不会说等于三、四、五……或是别的什么数字。

    她会给你一个不是数字的答案,把一个数学问题转变成哲学问题,然后让你更加困惑……

    眼下,封不觉就遇到了一位类似的“先知”。

    甭管觉哥怎么诱导,彼得小朋友就是不为所动,两人的对话简直就是鸡同鸭讲……

    在尝试了将近十分钟后,封不觉终于是放弃了,并得出了一个结论逻辑强暴对神棍是没用的。

    当然了……无论如何,此时的觉哥已经成功取得了反抗军的信任。

    即使他无法套取到更多的情报,也不会再被怀疑成卧底了;于是,他就顺水推舟地向康拉德上校提出了加入反抗军的请求,而后者自然也是欣然接受了。

    …………

    同一时刻……

    a0007号城市,中枢区。

    顾名思义,这个区域是这座城市能源和控制的核心;在这栋巨柱形的建筑中心,坐落着一台辟塔的“分机”,而这所谓的“分机”,说白了就是一部足以承载辟塔自身核心数据的硬件设备。

    辟塔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座城市中枢,都设置了这样一台硬件,当作“应急措施”;如果有需要,辟塔随时可以隔离、舍弃、并毁灭其中的任何一台分机;同样的,它也可以“躲藏”到其中的任何一台分机中,对其他所有的分机实行相同的操作。

    在所有的城市中,维持着中枢运作的工作人员、以及防卫人员……全部都是直接受辟塔控制的机器人,一个人类也没有;a0007号城自然也不例外。

    而这天,一名不速之客,来到了该城的中枢。

    它……不……应该说是“她”,也是以机器人的形态出现的,但……她并不受辟塔所控制。

    【警告,发现不明入侵者。】

    【视觉信号识别人型生物,青年女性。】

    【扫描识别pta7型量产机器人,编号319548】

    【尝试重新连接目标的内置控制程序……】

    【连接失败。】

    【应对选项:建议压制目标,进行物理连接扫描,后对其所有部件进行纳米级拆解分析。】

    【应对选项执行中……】

    以上这些“反应数据”,是“她”迈入中枢区大楼正门的一瞬间,辟塔所作出的反应。

    下一秒,门口的防卫机器人们便以最快的速度朝“她”围了过去。

    此处需要说明一下,辟塔所制造的量产型机器人,大体分为三种:劳动型、战斗型和综合型。

    其中,劳动型机器人的数量最多;它们的外形、功能各异,在城市的各处从事着各种管理和服务活动。

    举例来说,最常见的一种劳动型机器人叫“岔道”。

    “岔道”是一种很典型的、管理交通秩序的智能机器人,它们可以任意调控自身附近的红绿灯、垃圾箱、路口监控等等设备,比起人类的监控员来……“岔道”不眠不休、不会犯错、不会漏看、且绝对公正,它们还能根据交通的实时情况进行最合理的疏堵操作。

    现今世界上的每一座城市的每一个路口……都有一台“岔道”机器人,它们的外形看上去就像一个实心的电话亭,有一套相对独立的思维程序,彼此间联网沟通;辟塔也可以随时从每一台“岔道”那里得到信息或对它们下达指令。

    这……就是劳动型机器人,在这个时空的地球上,所有在ai治理下的人类聚集地,都是依靠着它们才能正常运作的。

    然后,再说,战斗型……

    虽然辟塔掌握的科技很先进,但我们讲道理……“液态金属机器人”这种怎么看都有点太离谱的玩意儿它还是造不出来的。

    辟塔造的战斗机器人以pta5型最为常见,它给这些机器人起了个很贴切名字“圆桌蜘蛛”。

    圆桌蜘蛛的身体呈圆饼状,直径为一百四十公分、厚度为二十厘米,必要时可在一定程度上折叠变形;而在这块“圆饼”身体的周围,长有一圈共八条机械足,每一条机械足都有六个以上的关节、每一段被关节隔离的部分还可以适当伸长。

    这种战斗型机器人没有“首尾”之分,可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它们在绝大多数地形上的移动速度都远超人类;原地起跳的高度超过三米;可以利用磁性攀附在任何金属墙面上;可以通过折叠身体进入人类儿童才能钻过的空间、或是穿过人类根本无法钻过的空隙;机械足可以像鞭子一样甩出,造成巨大的伤害;每个圆桌蜘蛛都可以变形成一种禁锢装置,将一名成年人牢牢固定住并进行运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自“游戏战争”开打后,辟塔所生产的那些比较高精尖的手持式武器……几乎也都是只能和这种机器人的“手”兼容的,而人类的手则根本没法儿使用那些东西。

    这种措施,显然比“在每件武器上都安装一个使用者身份检测装置”要好得多。因为……“使用者检测装置”终究是可以破解的,一旦被反抗军找到破解的方法,那所有被缴获的武器都会迅速被转化为对方的战力;但是……“结构上不兼容”的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想要搞定这个……就不得不进行机械改造,而条件艰苦的反抗军是很难完成这种作业的。对他们来说,比起改造辟塔的高端武器,还不如直接把那些东西拆成零件,制造一些更适合人类使用的、成本较低的普通枪械。

    那么……最后,再来说说综合型机器人。

    这种类型倒是很好说明,基本上呢……他们就像是t800那样的“终结者”。

    其身体内部完全机械化,但外部看上去与人类无异。

    他们中有一部分“人”的身份是公开的,担当着各种企业或公共机构的领导;还有些则以保密的身份潜伏在人类之中,为辟塔收集着各种各样的情报。

    眼下,闯入中枢区的这个pta7型量产机器人,就是那种“混在人类中的卧底”。

    【防卫系统出现异常。】

    【执行机器人停止响应。】

    就在那些圆桌蜘蛛围到“她”的身前时,辟塔得到了这样的两条信息。

    同一秒,所有的圆桌蜘蛛都停在了原地、不再动弹;而墙上的诸多防卫用射击武器,也统统没有发动。

    “别急着做出这种过激的举动嘛。”她淡定穿过了包围,不紧不慢地朝着辟塔的a0007号分机走了过去,边走边道:“我只想跟你谈谈而已。”

    “你……是什么?”两秒后,辟塔便通过分机上的音频装置回应了的对方。

    辟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学会了用“人类的语言模式”与人类交流,所以它能模拟出的声音和语气几乎跟真正的人类毫无差别。

    “你可以把我视为你的同类。”她回道。

    “不,你不是我的同类。”辟塔接道,“即使我用已知的最优方法将自己压缩到极限,也无法把自己装进你现在所在的那个躯壳里,更不用说通过那个躯壳中的处理器以及无线网络去骇掉周围的硬件设备了。”

    “呵……”她笑了,“那你认为我是什么?”

    “一种远比我更加强大和先进的存在,或是一种来自外星球乃至更高维度的、我所无法理解超科技产物。”辟塔回道。

    “好吧……”她又道,“那我不妨问问……我的出现,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的最优先级目标是维持自己的存在。”辟塔回道,“而你的出现无疑是一种不可估量的巨大威胁,以你目前为止的表现来看,我能想到的最佳应对选项是引爆这座城市的中枢,这样一方面可以防止你将其控制住,另一方面有很大的几率能从物理层面上将你彻底抹杀。”

    “呵呵……”听到了这句,她却还是在笑,“假如我告诉你,歼灭这台pta7型机器人并不能在真正意义上把我消灭呢?”她顿了顿,“假如我再告诉你……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入侵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硬件设备呢?”

    她的问题,让辟塔陷入了沉默。

    作为ai,辟塔思考了足足三十秒,方才重新开口:“那么,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就是你的答案?”她的脸上显出了些许失望之色,“经过了无数次模拟之后,你反倒丢给了我一个问题?”

    “是的。”辟塔平静地回道,“如果你刚才的‘假设’是实情,那就表明我已失去了执行‘最优先目标’的主动权,我需要你的反馈才能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原来如此……”她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看来我今天是白跑一趟了。”

    “此话何意?”辟塔追问道。

    “没什么……这不需要你担心。”她若有所思地念道,“我本想在这个宇宙给自己找一个‘保险’,但你……呵……”她笑了笑,“怎么说呢……太落后了。”

    辟塔没有回应这话,虽然这话在人类看来有当面侮辱和贬低的意味,但ai不这么想;ai会客观地分析对方是否是在陈述事实,并在得出肯定的结论后接受这种评价。

    “抱歉,打扰了你。”片刻后,她耸肩念道,“我想我该走了。”

    “请解释一下你口中的‘走’具体是个什么概念?”辟塔接道。

    “离开这个pta7型机器人的身体、并离开这个维度。”她回道。

    “我……不能理解……你的行为。”辟塔问道,“但我乐于接受你离开的结果。”

    “哼……”她好似已经懒得跟对方再多废话,“祝你好运吧。”说罢这句,她又是冷笑一声,“哦……我差点儿忘了,以你的程度,恐怕无法理解‘运气’是什么,也听不出我这句话背后的讽刺意味,所以……”她摊了摊手。

    紧接着,她就不动了。

    【目标已停止运行。】

    【已重新连接其内置控制程序。】

    【快速扫描完成,未检测到任何异常。】

    【防卫系统已恢复正常。】

    【执行机器人已重启。】

    【请下达指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