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44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七)

第1144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七)

    众人按着艾萨克的计划继续前行,很快就进入了下水道。

    在这个由辟塔统治的世界中,城市的下水道还是比较干净的,因为ai非常注重水资源的保护,所以当日常用水进入排水管道的那一刻起,过滤工序就已经开始了。

    这套过滤系统分得非常细致,比如说……厨房里排出水,和厕所里排出的水,并不会流入同一套管道中,更不会在相同的机制下过滤;而厕所里流出的水……根据流出口的不同(浴缸、洗手池、马桶),所进入的管道以及过滤系统也是不一样的。

    这样,就能保证最终流入下水道的水全部都已达到了一定的清洁标准;随后,这些水才会被集中起来排入连接着生态系统的江河湖海。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避免了封不觉他们沾上一身的屎尿馊味……

    “这下水道的环境还不错嘛……”觉哥在水中趟行时,口中还念念有词,“都快赶上忍者神龟的家了。”

    他这话,其实是在吐槽封不觉一直觉得,假如忍者神龟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下水道中,那这帮家伙每次登场时都应该是一身恶臭、身上或多或少还会沾着点屎的状态。

    “哈哈哈……”两秒后,独眼龙听出了觉哥话里的意思,笑着应道,“虽然我的记忆力没有忍者神龟的动画,但你说的槽点我倒是懂了。”

    “哦?”封不觉接道,“你们的工程师能还原出截至ps为止的所有游戏和主机,但却还原不出一部1987年的动画?”

    “因为做动画和做游戏是两码事啊……”此时,艾萨克接过了话头,言道,“以我们的技术水平而言,一名有经验的工程师可以在一天之内就还原出一款雅达利平台的游戏,一个团队则可以在一周内就还原将近十个fc平台的游戏;而md、gb、ss、ps等平台的游戏,还原的时间会根据游戏和平台的复杂度有所递增,不过……总体而言周期并不会太久。”

    他停顿了两秒,再道:“可是……动画就是另一回事了。动画的制作周期并不会因为我们在工程技术上的进步而缩短太多,不管是87年的动画、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动画,都得从原画开始一步一步做,从拍摄到后期配音全都是没有捷径的……就拿你说的87版忍者神龟举例,在另一条时间线上……那部动画足足有193集,连载了九年之久;而我们这场‘游戏战争’,总共也就打了九年。”他转过头,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就算我们想将其还原,也没有那种资源啊。”

    “嗯……”封不觉闻言,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再者……”而艾萨克的话还没完,他接着道,“除了忍者神龟,还有很多其他的优秀动画不是吗?《电脑精灵》(c.l.y.d.e)、《神探加杰特》、《蝙蝠侠》(92年动画版)、《夜行神龙》(关于这部作品,我觉得有必要提上一笔《gargoyles》可说是迪士尼对阿华和阿纳的一次正面回应,当时的迪士尼被蝙蝠侠动画版逼得有点狗急跳墙的味道,于是他们赶紧筹备了这样一部与自己以往风格大相径庭的、但与蝙蝠侠的风格比较类似的黑暗风动画。结果证明……很多成功都是逼出来的;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迪士尼做出了这样一部经典的突破之作)等等等等,另外,还有那些本应出现的经典电影、剧集……若要将这些全部还原出来,需要很多年的努力才行……但在赢得战争之前,这些都只能是空谈。”

    封不觉听到这儿,也是感慨道:“这样听来,诸位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呵呵……你想多了。”此时,大胡子笑着接道,“我们这些人,反而是比较轻松的,那些‘还原工程’八成是我们的下一代、甚至下下代的人去做的事了;我们嘛……嘿嘿……只要考虑怎么在有生之年干死那帮机器人就行。”

    …………

    虽然趟水而行比走路要累很多,但几人聊着天,也就忘却了那点疲劳。

    不知不觉,他们就已行了将近一公里的距离,来到了这段下水道之行的终点一条金属管道的入口。

    这种“工程管道”在城市的地下和地上的建筑物中都是随处可见的,主要供“维修机器人”使用,所以也称“维修管道”。

    基本上,辟塔在规划建造任何设施时都会把这种管道加进去,从一个ai的思路出发,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任何硬件都有故障的时候,哪怕这种事情在几十年里只发生一次,也要为那一次做好充分的准备。

    但当时的辟塔不可能想到,这些管道在战争爆发后,便成了反抗军的免费工事;在开战的第二年,反抗军就通过地道策动了一次被辟塔称为“game波y瘟疫”的大事件,事件的具体内容各位可以自行脑补……反正在那之后,辟塔就改变了‘逮捕政策’,开始杀人了……

    “话说……这管道有点太窄了吧?”封不觉站在管道口,还没往里钻,就已经觉着这尺寸不太对了。

    “这管道本来就不是给我们人类用的。”正在一旁把装备往布条上绑的闪电头这时接道。

    “是啊,能进就不错了。”独眼龙也道,“咱还应该庆幸辟塔的修理机器人都是球形的、而不是条状的……要不然我们就只能找未成年的、以及瘦得跟竹竿似的士兵去执行潜入任务了。”

    “那……”封不觉好像从这句话里听到了某些不太妙的关键词,“我们在管道里爬的时候,万一遇到了机器人怎么办?这种环境下岂不是要被连锅端?”

    这的确是个值得担忧的问题,就算是封不觉……被困在那种肠子一样的环境里并遭到射击武器打击的话,也是很难脱身的。

    “放心吧。”艾萨克回话时,已是第一个钻了进去,“只要设施没有故障,就不会有维修机器人进管道,有鉴于ai建造的东西质量都极高……这些管道几乎一年到头都是空的。”他说到这儿时,上半身已经进去了,“再者……我们要爬的距离很短,动作快点儿的话十分钟就到了。”

    …………

    艾萨克说得没错,十分钟后,他们便顺利地通过了那段管道,来到了地铁隧道中。

    然而……在隧道中等待他们的,却是一整队圆桌蜘蛛和综合型机器人。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切勿做出任何异动,并在十秒内解除武装,九、八、七……”这是带头的那名综合型机器人口中所念的对白。

    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艾萨克便转头朝队友们使了个眼色,三秒不到,除了封不觉之外的四人(反正觉哥本来也没有带任何装备)全都十分迅速地将自己身上的武器给卸了,并乖乖举起了双手。

    多年来和机械打交道的经验告诉他们,机器人士兵和人类士兵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说了“十秒”,那就是“十秒”,时间一到就立刻开枪,绝对没有二次警告;至于“异动”,那就更别提了,你只要敢举枪,对面就敢开枪……跟机器近距离拼枪的结果,那也是不言而喻的。

    于是,这支突击小队,就这么轻易得被捕了。

    …………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挺好。”十五分钟后,戴着手铐、坐在囚车里的封不觉,用一种近乎悠然的态度对坐在身边的队友们道,“由他们直接押解我们到中枢区去,替我们省了不少赶路的时间和体力。”

    “哈!”独眼龙这会儿显得既沮丧又愤怒,他干笑一声,接道,“还考虑什么时间和体力啊……我们已经完蛋了有没有!”

    “不……还没有。”艾萨克却依然很冷静,“如果对方要杀死我们,在地铁隧道里就已经动手了;既然他们活捉了我们,就说明我们还有用。”

    “切……”闪电头闻言,忿然接道,“是准备审讯我们,或是……把我们改造成pm吗?”

    “呸!比起被改造成pm,我情愿自行了断!”大胡子在旁啐道。

    “呵呵……”封不觉听到他们的对话,笑了笑,对大胡子道,“在你自行了断之前,就不考虑先把内奸找出来么?”

    这句话,让大胡子、闪电头和独眼龙骤然色变。唯有艾萨克,仍旧保持着镇定的神色。

    而这一切……自然都逃不过觉哥的眼睛。

    “你的意思是……”下一秒,大胡子便看向封不觉,试探地说了半句话。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而封不觉则是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接道,“我们从管道里出来的时候,大队人马已经在那边埋伏就位了,要知道……那可是地铁隧道,想在那边实行有效的埋伏,肯定得先停止地铁的正常运作才行。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对方至少是在半小时前就已经获得了确切的情报,才会布置得那么妥当。”

    “也就是说……”这一刻,独眼龙念叨了半句话,并朝着艾萨克投去了一道怀疑的目光。

    闪电头和大胡子的反应也和他差不多,毕竟这次行动的路线是艾萨克决定的,其中的干系不言自明。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封不觉笑盈盈地看向艾萨克,言道,“队长?”

    艾萨克还是绷着脸,沉声道:“我……也觉得队伍里有内奸。”他的视线扫过了队友们,“我也很清楚,在这件事上,我的嫌疑非常大。”他摇了摇头,“但眼下,我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谁才是内奸。所以……我不想辩解,因为无据的辩解是徒劳的;同时,我也不想去指认谁,因为那样只会显得我是在转移目标……反而会让真正的内奸藏得更深。”

    “哼……”听得此言,大胡子当即冷哼一声,“说得好,不愧是艾萨克。”他的表情变了,并用一个坚定的眼神看向了队长,“我相信你!不是内奸。”

    “你……有什么根据吗?”独眼龙听了,又看向大胡子问道。

    “没有根据。”大胡子撇了撇嘴,“是我个人的直觉罢了,反正我觉得这个男人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独眼龙道,“难道我们看着就像是两面三刀的人?”

    “哈!谁知道呢。”大胡子笑道,“也许我才是内奸……想用这番话来拉拢艾萨克、影响他的判断,这样想也很合理吧?”

    “算了吧,谁都知道你是最不可能的。”独眼龙道,“虽然你不是知跃者,但就冲你和辟塔军的杀女之仇,你也不会变节。”

    “你和那些机器人不也有夺眼之仇吗?”大胡子接道,“至于队长和副队长,一个是军中的传奇英雄,另一个资历比司令还老,这样看来……谁也……”

    “我说……”封不觉打断了大胡子的话,“你是不是把我这位救世主大人给忘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了。

    “对啊……你这家伙的嫌疑才最大吧!”独眼龙望着觉哥,恍然大悟般高声念道。

    “确实……只有你的底细,大家并不了解。”闪电头也看向觉哥,皱眉到,“还有……这次行动本身,也是你提出来的。”

    “是啊。”封不觉点点头,“假如我是一名旁观者,我也会认为自己的嫌疑才是最大的;因为在本队的五人中,我身上存在的疑点才是最多的。”他笑着歪了下头,“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不是我的呢……”

    觉哥这话,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摆出一副开玩笑的态度在认真地思考。

    虽然封不觉主观上没有做出任何卧底行为,但理论上来说,他还真有可能就是内奸……

    比方说在“玩家”的意识降临前,这个被封不觉附身的角色本身就是一名卧底间谍,而且他身上还携带着某种仪器检测不到的追踪装置。

    这种假设城里的话,觉哥就有可能在不知情的前提下为对方送出了情报。

    “诶?”数秒后,封不觉的思绪中忽又闪过了什么,他即刻在心中暗忖道,“不对劲儿啊……既然这队人已经被捕了,为什么那个内奸还没有跳出来呢?按理说他/她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伪装下去了啊。难道……他/她……或者说‘辟塔’,还有什么别的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