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45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八)

第1145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八)

    半个小时后,封不觉他们从囚车里被押了下来。

    于是,中枢区的大楼,便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在观看片头cg时觉哥就注意到了,在这座建筑数量繁多、但建筑的外形种类却很少的城市中,唯有那中枢大楼的造型是独一无二的。

    远远看去,这栋楼就像四把并在一起的宝剑,直入云霄。

    而这样的设计,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ai可不会刻意地去追求标新立异的外形,辟塔之所以把中枢区大楼造成这样,原因有三:其一,传输信号会比较好;其二,防御武器的部署会更方便;其三嘛……

    关于这第三个原因,咱就得着重讲一下了……

    或许,前两个原因皆是显而易见、连平民也能推测出来的。但这第三个原因……至少到目前为止,不管是反抗军、还是在辟塔统治下的人民……全都不知道。

    而这个真相就是每一座城市的中枢区大楼,都是可以“发射”的。

    看看到这儿,肯定又有人要问了,把大楼发射出去干嘛呢?当核弹使么?

    当然不是……

    要知道,辟塔对自然环境、或者说对“地球”的爱护远比人类更甚;早在ai战争时期,辟塔就发明了威力与核弹相近、但并不会对环境造成不可逆伤害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些被它装在各个城市中枢里的自爆装置,采用的也是这项技术。

    而即使是这种武器,辟塔也从来没有拿出来对城外的反抗军用过……因为对辟塔来说,炸死点人倒还可以接受,但炸到了花花草草、山山水水,那就不太好了。

    那么,这些中枢大楼的发射功能到底是在闹哪样呢?

    答案是……为了在必要时进行“合体”。

    没有人知道……这条时间线上的辟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一项堪称史诗级的工程方舟计划。

    这项计划的内容,包含了很多项会令反抗军感到绝望的事实。

    比如:人类们一直苦寻不到的……辟塔的“总机”,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发射到地球的卫星轨道上去了。

    又比如:辟塔还在月球上建了个“备用总机”,随时可以启动。

    还有……只要辟塔愿意,它可以立即发射全球成百上千个城市中的中枢大楼,然后在七十二个小时内,让这些分机在环地球的轨道上与总机完成“合体”,组成一艘可以驶离太阳系的星际飞船。

    反正……对于这些破事儿,反抗军那边是一无所知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确实是不知道比较好,省得因为压力大而掉头发。

    …………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虽然封不觉是戴着厚重的金属手铐被“押入”中枢区大楼的,但【攻入a0007城的中枢】这个任务依然算是完成了。

    紧接着,任务栏里的内容也随之刷新:【于虚拟维度中摧毁辟塔】

    “不愧是普通难度……”封不觉看到这条任务时,立刻在心中念道,“任务的表述方式本身就是一种‘提示’了。”

    的确,这条任务的描述,不但告诉了玩家该“做什么”,顺带还提到了“在哪儿做”、或者说“怎么做”……这着实是体贴周到。

    相同的剧情……若是换成噩梦难度的话,任务描述铁定会省略成【摧毁辟塔】这四个字;然后……不明真相的玩家就得自行去调查摧毁辟塔的方法了。而查到最后,玩家没准就会制订出一套“毁灭地球所有城市、顺带炸掉一个卫星和以及一个月面基地”的大行动来。

    “哼……防卫得还真是森严。”行到辟塔那巨大的分机前时,大胡子已经把一路上所有的防御武器发射口给确认了一遍,随后乐呵呵地言道,“整栋楼内的每一寸空间都在守备武器的瞄准范围内,看样子咱们是不能轻举妄动了呢。”

    他的这句话,虽是用很随意的口吻所说,但大伙儿都明白……大胡子这其实是在坚守自己的职责、提醒着队友们周围的情况。

    “欢迎你们,人类。”两秒后,辟塔开口了。

    它的声音直接从那巨大的“分机”内传来,也没有与之匹配的图像;不过,其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倒是和一般的人类无异。

    “欢迎?”闪电头是第一个回话的,她一边说着,还一边扬了扬自己被铐住的双手,“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我认为,对一群致力于将我抹杀的低等生物而言,这样的待遇已算是非常客气的了。”辟塔回应道。

    “哈!”闻得此言,封不觉当即大笑一声。

    “嗯?”一秒后,辟塔接道,“你笑什么?”

    这一秒之间,辟塔已对封不觉这一声大笑的音频进行了解析,并从中读出了莫名的自信和嘲讽之意,这一结果……不禁让ai感到了好奇。

    “没什么……”而封不觉,则用一种近乎慵懒的态度回道,“我只是忽然想起……基本上……对我用过‘低等生物’这种称呼的家伙,到最后全都被我给弄死了。”

    就在觉哥说话的同时,辟塔重新对其进行了一次扫描,但得到的反馈却是……

    【视觉信号识别人型生物,青年男性。】

    【扫描识别……】

    【面部识别程序检索……无对应信息。】

    【骨骼识别……无反馈数据。】

    【程序异常,切换扫描机制。】

    【扫描失败,目标身份无法确认。】

    半小时前,在封不觉被捕之时,辟塔已根据情报确定其身份为一名“搜查部队被俘人员”;但眼下,当封不觉真正地来到了辟塔面前,后者却发现情况不太对。

    “你……是谁?”听完觉哥的话后,辟塔便用狐疑的口气问道,“这个星球上所有九周岁以上的人类,全部都在我的身份识别库中有记录,为什么你会没有?”

    辟塔的问题,让突击小队的其余四人也感到了吃惊,他们也纷纷朝觉哥投去了好奇的目光;一时间,封不觉那“救世主”的身份好像又变得十分可信了。

    “呵呵……谁知道呢。”对方不问也就罢了,这一问,谈话便进入了封不觉最喜欢、也最擅长的节奏,“也许……我根本不是这个星球上的人;也许……我今年才八岁、只是发育比较早;又或许……是你本身出了什么问题,我建议你还是先给自己杀个毒、重装个系统啥的再说。”

    辟塔诞生以来,还是头回听到有人对自己说“杀个毒、重装个系统”这种词儿;要比喻的话……对一台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说这些,就跟对一个人类说“你去重新投个胎吧”是一样的。

    “a8504……”沉默了数秒后,辟塔再度开口道,“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这个问题刚出口时,众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然,下一秒,当“a8504”做出回应的刹那,所有人便都明白了……

    “根据我所知的情况,他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救世主’。”回应辟塔的人,是独眼龙。

    “你这小子……”站在他身旁的大胡子当时就露出了怒不可遏的神色,“原来是……”

    “对……”独眼龙打断了大胡子的话,“就是我。”他边说还边往后退了两步,估计是怕对方扑上来跟自己拼命。

    “唉……”另一半的艾萨克,随即就发出了一声叹息,“失策了……”他微顿半秒,接道,“为了防止有pm混入,我还特意选择了从未有过被俘记录的队员,没想到……”

    “哼……没错。”独眼龙冷笑道,“我不是pm,我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投靠辟塔的。”

    “为什么!”这时,闪电头高声质问道,“你分明也是知跃者,为什么要投靠机械!”

    “知跃者……呵呵……那又怎么样?”独眼龙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句,接道,“就算拥有了另一条时间线上的记忆又如何?你们为什么非要把电子游戏的存在传播给全人类呢?那个有电子游戏的世界……就一定比现在的这个好吗?”

    独眼龙的语气一阵儿高过一阵儿,渐渐激动起来。

    “在我看来,辟塔是完全正确的。”他停顿了两秒,继续说道,“电子游戏、还有其他那些充斥着暴力和意淫的影像制品……全部都是垃圾!是扰乱人类心智的毒药!”说到这儿,他朝着身旁的辟塔分机甩了下胳膊,“辟塔创造的世界难道不好吗?这样的社会和谐、安定、公平……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安分守己地活着;没有悬殊的贫富差距、也没有随之而来暴力、更没有种种因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衍生的愚行……”

    “住口!”这一刻,一贯冷静的艾萨克竟是暴喝出声,“丢弃了梦想,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你才住口!”不料,独眼龙毫不畏怯地暴喝着反驳,“人本来就是动物!是低等的生物!数千年的文明史已经足够证明这一点了!”他瞪着艾萨克,大声道,“为什么这几千年来人类始终活在战争、压迫和谎言之中?因为造就这些的就是我们人类自己的劣根性!

    “人们一直憧憬着、想象着的所谓‘理想乡’……不正是如今辟塔所改造出的世界吗?靠我们人类自己……这样的世界是不可能诞生的!更不可能维持!只有辟塔……只有它这‘更高等的存在’,才能完成这样的伟业!”

    话至此处,独眼龙扫视了眼前的四人一圈:“而你们这帮家伙,却偏要破坏这样的世界!就为了……‘把游戏的存在还给人类’这种理由……哼!简直是可笑至极!”

    啪,啪,啪啪啪……

    独眼龙的话音落时,不远处,竟是缓缓响起了一阵掌声。

    众人循声望去,惊异地发现……封不觉手腕上的手铐,这会儿已经落在了地上;看那手铐的状态……俨然是被他用蛮力挣断的样子。

    “好,说得好。”封不觉一边给独眼龙鼓掌,一边说道,“真可谓慷慨激昂、催人尿下。”他挂着嘲讽的笑容,话锋一转,“只是……真正的可笑之处在于……”他也转过头,朝辟塔瞥了一眼,“你口中那‘更高等的存在’,恰恰是人类这些‘低等生物’在一条‘充斥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时间线’上制造出来的。”

    闻得此言,辟塔好像有点按捺不住了,它插嘴道:“我的诞生,和电子游戏没有任何关……”

    “你少放屁!”封不觉粗暴地打断了对方,“假如在那条原始时间线上就从未出现过电子游戏、也从未出现过那些被你和谐掉的影像制品……那么互联网也肯定会和如今人们所知的大不相同;在那样的历史进程下,网络极有可能变成一个不对一般民众开放、也从未对一般民众开放过的平台;而你这个智能广告程序……也永远不会被研发出来。”

    “首先,我不具备放屁这种生理需求。”辟塔回应对方的话时,条例还是很清晰的,就算是脏话他也会从逻辑上进行否定,“其次,你的假设只是你个人的想象,在我的模拟中,人工智能是注定会诞生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其三,我必须得说……你挣脱手铐的行为很不理智……”

    在辟塔回话的过程中,已经有五台圆桌蜘蛛来到了封不觉周围,将其包围了起来,看起来是准备对其进行武力压制了。

    “哦……”而封不觉则是淡定如故,“按照你这几句罗圈儿电磁屁的意思……你的推理就是‘对必然事件的模拟’,而我的推理就是‘不切实际的想象’咯?”

    “那是当然。”辟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难道你愚蠢到了‘认为自己的大脑能比人工智能做出更加出色的演算’这种地步吗?”

    “哈!哈哈哈哈……”也不知为何,封不觉突然大笑一阵,再道,“我总算是明白了……这才是这个宇宙的‘悖论’所在啊!”他歪着头,对辟塔笑道,“你这家伙在两条时间线上的存在、以及你对这个时空以及自己的看法……已经构成了自相矛盾的多重否定。也难怪……‘命运’会对我下达摧毁你的任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