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50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十三)

第1150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十三)

    看到封不觉十分有把握地冲向了那个不明物体,艾萨克他们也不及多想,跟着就上了。

    数秒后,在与那团像素接触的瞬间,封不觉的身体便化光一闪,消失不见;而紧随其后的三人也是陆续经历了相同的变故。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眼前场景转化的同时,封不觉的耳边便响起了系统的语音提示。

    他打开任务栏一看,发现【进入魂斗罗区域的“水下八关”】这条主线已被划去,其后续任务【突破“水下八关”,进入深层突破区】刷了出来。

    “原来如此……”到了这会儿,封不觉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系统会让自己来到这“水下八关”中。

    这个关卡本身就和辟塔一样,都是一种“本应不存在的存在”是一种悖论;想在这个虚拟维度中接近辟塔的核心,就需要寻找这样一个空间,这是辟塔的逻辑壁垒所无法防御的地方;也只有通过这里,才能突破那个ai的防火墙。

    “嚯?还真有‘水下八关’?”大胡子一站定,就用一脸惊异的神情望着眼前的景物念道。

    “看起来是挺像的……”艾萨克也是环视四周,沉声接道。

    “嗯,反正周围的水挺多。”闪电头也接道。

    的确,这个关卡整体来看就是一片水上世界。封不觉他们所站之处,就是一块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岩石;而像这样的浮岩在他们前方还有很多,彼此间的间隔不一,但整体来看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延伸而去。

    “好了,不管是不是……总之,打到这关的关底去,就离辟塔更近了一步。”封不觉没有就这里是不是所谓“水下八关”的事情多做评论,他只是指出了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四人稍微交流了几句,便重新上路了。

    可是……刚走了三分钟不到,他们就发现这个“水下八关”的难度高到匪夷所思。

    如果说此前他们所经历的六个关卡是正常向的魂斗罗,那么眼前这个关卡就是某种同人爱好者魔改出来的抖m游戏。

    在此迎接四人的……是种类各异、实力惊人、且数量茫茫蛮多的士兵;是交错不断、变化多端的火力网;是设置隐蔽、威力致命的死亡陷阱;还有……时不时出现的,比此前的某些小波ss还要强的常规敌人。

    说实话,就连封不觉都对这难度感到了吃惊,要不是有三名npc帮忙,让他一个人在无法使用技能的情况下通过这个关卡……恐怕得动用某剃须刀才行了。

    …………

    “呼……终于……”

    整整两个小时后,当看到浮岩的尽头时,闪电头长出了一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此时,除了封不觉之外,其余的三人都已是伤痕累累、灰头土脸的状态。

    至于觉哥……虽然从外表上来看他没什么事儿,但实际上,他才是队伍里承受伤害最多的;可以说,他们四个能在无人阵亡的前提下杀过来,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封不觉的功劳。

    这一路上,觉哥又要去触发各种陷阱、又要与全新的敌人进行第一轮的交锋,若不是他的侦察试探工作做得好,就冲这关卡的恶心程度……让这个四人小队团灭上十次都足够了。

    “那么……接下来……”来到最后一块浮岩上时,艾萨克开口问道,“我们八成得往那个窟窿里蹦了对吗?”

    他所说的“窟窿”,是一个和第六关关底处的怪物差不多的……宛若像素bug般的物体;不过这次的传送点不是那种会移动的物体了,而是一个浮在半空中的气团;这个气团的直径大约在三米左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显现出一模一样的扭曲图像。

    “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吧。”封不觉回了一句,便迈步上前,准备第一个进去。

    不料,就在此时……

    一声岩体崩裂的声音陡然响起,同一秒,四人的脚下的浮岩猛烈地一颤。

    其他三人倒还好,踉跄几步后便重新站稳了,但是扛着小钢炮儿的大胡子可就倒霉了……由于负重的原因,这突如其来的一颤让他坐倒在了地上。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摔的后果,竟会是……

    咔咔咔咔

    就在众人还没从第一次震动带来的效应中回过神来时,相似的崩裂声此起彼伏地传来。

    与此同时,所有在封不觉视野范围内的浮岩全部都出现了裂痕、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碎成了一块块儿大小不一的碎块。

    这还没完……

    与浮岩碎裂同步发生的是……周遭的海水在一息之间竟是由蓝转红,统统化为了岩浆。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艾萨克和闪电头的表情由惊转恐,即将大喊出声的刹那,封不觉已然做出反应……他借着脚下尚未安全崩碎的岩石来发力,一手一个……将那两人扥住,扔向了浮在半空的那个像素气团。

    在艾萨克和闪电头的惊叫声发出时,他们俩已是双脚离地,先后撞向了气团并化光传送了。

    然而……

    两秒后,当封不觉救下两人,并将视线转向距离自己最远的大胡子时,后者的下半身已经沉在了岩浆和碎岩之中;而且,此时的觉哥,也已失去了立足之地……靠着过人的身法和零时差演算,他才十分勉强地在一些尚未融化碎岩上来回跳跃,保持自己不落入岩浆之中。

    “你在干什么呢!混蛋!”

    就在封不觉用这“蜻蜓点水”般的方式向着大胡子靠近时,却突然听到了后者的一声暴喝。

    从见面到现在,大胡子就一直称觉哥“救世主”、“封先生”,但此刻,他却是激动地喊了声“混蛋”。

    “快走啊!”大胡子没有等觉哥回应,他立即又道,“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已经没救了吗!”

    是的,谁都能看出来,他已经没救了……

    就在说这两句话的时候,大胡子的****以下都已沉入了岩浆中,其尚未沉下去的头部和手臂也已在火中燃烧起来。

    也不知这算不算是幸运……由于转化为了维度,此刻的大胡子并未感受到什么痛苦,所以他仍然可以讲话。

    看到这般光景,封不觉只能暗叹一声,赶紧踏向了一块体积较大的碎岩,向着像素气团跃去。

    “有什么话需要我传达的吗?”觉哥跃在空中时,又用很快的语速回首冲大胡子喊了一声。

    说实话,封不觉是很想把对方也救上来的,可这一系列的异变发生得实在太快,加上他的技能栏被锁,再待上一会儿连他自己也会有危险……因此,他也只有做到这一步了。

    “让他们别为我难过……”大胡子抬起头,艰难地喊着回道,“我只是……去和妻子、女儿……团聚了而……”

    他的话没能说完,其头部就没入了岩浆中,只剩下了一条右臂还直挺挺地伸在浆面上。

    在最后的最后,封不觉落入像素气团前的瞬间……他还清楚地看到大胡子的那只右手缓缓握拳、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

    沉默,压抑的沉默。

    传送过后,原本的四人小队只剩下了三人。

    其实艾萨克和闪电头在觉哥完成传送前就已经猜到了大胡子的命运,所以当封不觉独自出现时,他们便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不幸的事实。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五分钟左右,然后,艾萨克开口了……

    “我们出发吧。”此话出口时,他已恢复了那冷峻的神色。

    闻言,闪电头也用手抹了把脸,深呼吸一次,站起身来。

    他们俩准备好了以后,便双双看向了封不觉,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直到这一刻,觉哥才真正感觉到了这两个人的强大,或者说……体会到了这个剧本世界的残酷。

    艾萨克和闪电头根本没有问大胡子是否留下了遗言……

    并不是他们对战友的死不以为意,只是……他们已经习惯了将失去某个人的悲伤转化为力量,并继续战斗下去。

    战争能教会人们许多事,而它上的第一堂课,往往就是“生命的脆弱”。

    艾萨克他们已经习惯了直面死亡,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太多。

    他们身上那种老兵的意志和心性,是封不觉也不具备的。

    “那么……”片刻后,封不觉也开口了,“还是由我带头吧……”

    …………

    再度踏上征程的三人,需要面对的是被系统定义为“深层突破区”的空间。

    这里的情况……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来自各个游戏中的影像碎片、拥有实体的流动音波,还有无数像素怪物般的物质在这里毫无规律地四处奔走着、互相吞噬着。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一片混乱的空间中,觉哥他们的前进路线依然是十分明确的;在他们最初的传送点附近,便有一条很显眼的蓝色光缆,一路朝着远处延伸而去,另外,进入这个空间后,封不觉的任务也由【突破“水下八关”,进入深层突破区】更新为了【感随蓝光,找到并进入“核心”】。

    “有件事,我想让你们知道。”走了一段后,艾萨克忽然说道,“是关于大胡子的……”

    “什么事?”闪电头接道。

    “那是……一个月以前吧。”艾萨克缓缓说道,“他告诉我,他已经被确诊患上了脑部肿瘤。”说完这半句,顿了顿,再道,“而且他也知道……以我们反抗军的技术条件,是无法治好这种病的。”

    “‘以反抗军的技术条件’吗……”封不觉迅速捕捉到了这句话里的关键信息,并沉声重复了一遍。

    “是的……”艾萨克道,“假如用辟塔那边的纳米机器人技术,便可以完全地治愈这种病;但是……在我们这边,这就是不治之症。”

    “那你是怎么跟他说的?”封不觉问道。

    “我什么也没说。”艾萨克回道,“因为他不是来向我要建议的,他只是想找一个能够保守秘密的人倾诉一番。”

    “也就是说……”封不觉道,“当时的他,已然准备赴死了?”

    “应该说,他也别无选择。”闪电头接道,“就算他想出卖反抗军、去辟塔那边换取治疗,结果十有八九也会被改造成pm……”

    “然而……”艾萨克道,“就像大胡子自己说的,与其被改造成pm、或是出卖战友……他宁可自杀。”他又停顿了两秒,控制了一下情绪,“虽然他从未跟人提起过,但我一直都知道……他是热爱着游戏的;的确,大胡子最初加入反抗军的动机只是复仇,可后来……当他真正接触到电子游戏、接触到那些被辟塔抹去的游戏文化后,他的想法就改变了;他已不单单是为了复仇而战,他也认定了……将游戏还给人类是一份崇高的事业,为之牺牲是值得的。”

    “所以在这次‘自杀行动’中,你才把他也选入了小队。”封不觉接道,“你明白……他更愿意死在战场上,而不是病床上。”

    “呵……”艾萨克没有回答觉哥的问题,只是苦笑一声,问道,“你相信有天堂吗?封先生。”

    “我……‘确信’有天堂。”封不觉特别有底气地回道。

    “是吗……”艾萨克怅然应道,“那么……大胡子现在已经和他的家人,在天堂团聚了吧。”

    “但愿吧。”这个问题,封不觉回答起来就没那么有把握了,毕竟他也没去过天堂、不知道那边是什么状况;另外……他基本能确定自己死后是要下地狱的,所以他今后应该也没什么机会去确定这个事儿了。

    三人说了一会儿这颇为沉重的话题后,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中。

    不过,他们的行进速度倒是因此而加快了不少……

    这个“深层突破区”里的物质因为都没有什么逻辑可言,故而也不会产生某种针对性的“敌意”,三人只需绕开那些看上去很有攻击性的数据块,就可以安然前进。

    于是,在大约三十分钟后,他们便来到了蓝色光路的尽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