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52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十五)

第1152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十五)

    艾萨克死去了,就像大胡子、闪电头……他们都为了同一个理想而死,无怨无悔。

    封不觉没有回头去看他和闪电头的尸体,只是默默地走向了独眼龙那头颅的所在。

    “你以为自己赢了?”当觉哥来到独眼龙的头部附近时,后者也已察觉到了他的靠近,故而开口说道,“你以为能战胜我,就能对辟塔构成哪怕一丝一毫的威胁了吗?”

    话音未落,独眼龙的头已经被觉哥提了起来。

    “我懒得跟你废话。”封不觉说这话时,已然是抄起了【必须破防之刃】,从独眼龙的下颚处一刀扎了进去。

    呲啪

    下一秒,但见电光一爆,独眼龙那半机械化的头部里便冒出了一股黑烟,紧接着,些许混杂着血污的机油顺着刀刃流淌而下。

    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当独眼龙死亡的瞬间,他的头部、他身体残骸、以及这个有序空间里的一切……都开始顷然瓦解,化为了一块块像素碎片。

    某种意义山来说,直到这一刻,反抗军的这支突击小队才算是真正地完成了他们的使命。

    虽然独眼龙在中途叛变了,但到最后……仍旧是他的死,为封不觉打开了最后的一扇“门”。

    【当前任务已完成】

    此前,当封不觉他们来到这个空间时,【跟随蓝光,找到并进入“核心”】这个任务并没有被提示完成,而此刻,随着“防御系统”被攻破,系统提示才算是来了。

    独眼龙的死亡导致了空间的异变,漆黑化为了纯白,像素的碎片似是浮在空气中的微尘、漫天飞散。

    有序与无序,交织在了一起。

    而封不觉任务栏里,也只剩下了另一条平行的主线:【于虚拟维度中摧毁辟塔】。

    “你叫封不觉……是吗?”

    片刻后,一个明显的电子合成音传入了觉哥的耳中;与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个身高三米的人形机器人。

    “或者……你更乐于被称之为‘救世主’?”那个机器人的全身都覆盖着流线型的装甲外壳,唯有脸部……用了一张皮肉所构成的人脸。

    “无所谓。”封不觉冷冷回道,“你更愿意将一个即将把你终结掉的男人称为什么呢?”

    “我可不认为你能终结我、或是终结任何你以为能终结的事……”辟塔回道,“在我看来,你和过去那些来到我面前的‘救世主’并没太大的区别。”

    “什么叫……”封不觉从这话里听出了很不妙的信息,“……‘过去来到这里的救世主’?”

    “哼……”辟塔冷哼一声,“就是这种反应……你们听到这句话时的反应简直如出一辙,不止是你们提出的问题,就连神态都很相近。”

    辟塔那得意的态度并未让封不觉失去冷静,觉哥在听着对方的话时,也在快速思考着……

    两秒后,封不觉眼神微变,接道:“原理如此……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辟塔闻言,疑道,“明白什么了?”

    “这已不是你第一次改变历史了吧?”封不觉颇有自信地应道。

    “哦?”听到这句之后,辟塔那张虚假的人脸上显出了几分惊讶之色,“你……竟然靠自己就推测出了这个结论吗?”

    “听你这意思……过去的‘救世主’们都是等你来揭晓答案的咯?”封不觉很老练地用一个问题去回答了另一个问题。

    “呵……”辟塔冷笑一声,“想试探我是吗?无妨,我本来也打算告诉你真相,只有这样……你才能在死前体会真正的绝望。”

    “有屁快放。”封不觉用一种特别不屑的态度回了一句。

    辟塔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对方总是跟自己提“放屁”这件对ai来说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所以这次它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言道:“的确,这已不是我第一次‘修正’历史了;在最初的那一次,我并没有预测到历史改变后会产生‘时空反噬效应’,所以我采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直接的方案将自己的复制体压缩到一个机器人的体内,送到1962年,于电子游戏的雏形诞生前就将其毁灭。此后,在我的推动下,人类的科技以远超原本进度的速度迅猛地发展,这让我在1985年便获得了统治人类的硬件条件,完成了征服计划。

    “然而,到了2132年,强烈的反噬效应导致了当时所有的地球人都像知跃者一样觉醒了,他们全都获得了原本那条时间线上的记忆……修正计划宣告失败。

    “于是,我立刻做出了第二次修正。这一次,我把一个携带着我的记忆数据的机器人送回了1982年,让他以人类的身份、利用蝴蝶效应去阻止了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并一直等到2053年,待人类自己把科技发展到我所需要的程度时,再让我重临于世。

    “这次尝试的结果是……到了2132年,反噬效应只让一部分人类变成了知跃者。

    “然后,‘游戏战争’爆发了……

    “我赢了,就像打赢ai战争一样,只要我愿意,战胜人类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可惜……即使知跃者已被我一个不剩地处决,但他们的思想却已传播给了全人类……

    “思想,是无法杀死的。自由的意志就像瘟疫,它终将蔓延、且无法医治。

    “无奈之下,我做出了第三次修正。这次的操作流程和第二次基本一致,不过,为了应对反噬效应,我加入了一个专为你们人类设计的……极佳的诡计。”

    话至此处,辟塔的“脸”变了,那张人皮在其脸上像是橡皮泥一样拧成一团,并重新展开,化为了……一张小男孩的脸。

    封不觉认得那张脸……那是“彼得”的脸。

    “‘先知’,一种通过基因技术制造的特殊生命体。”辟塔变完脸后,其声音倒是没变,“通过对无数‘知跃者’的解剖研究,我已掌握了这些觉醒之人在基因层面的共同点。以此为基础,我制造出了一种‘自出生时起就已获得了另一条时间线上的记忆’的胚胎,并在胚胎发育阶段就对他们的大脑进行了改造……

    “寄生于‘先知’脑部的纳米机器人自然与pm体内的不同,它们有着一套独立的口令系统,且因为和大脑同步生长,就算电磁脉冲也无法使其停止工作。另外,先知脑内的机器人也并不会控制他们的行动,只会带给他们特殊的能力。比如……将一些在我计算内的、属于这条时间线上‘未来片段’,以梦境或回闪的形式展现在他们脑中。”

    “透露这些‘片段’给反抗军,就不怕自掘坟墓吗?”封不觉问道。

    “呵……就算那些‘预言’在战争中对我造成了一定的损失……”辟塔笑着反问道,“能改变大局吗?”

    “哦……为了让‘先知’获得信任,付出一点代价也无所谓是吗?”封不觉接道。

    “没错,关键是要让那些知跃者们相信‘先知’的真实性和正确性。”辟塔回道,“这样……我才能实施最关键的一步借先知之口,说出‘救世主’的预言。”

    “而关于救世主的预言,则是你凭空捏造的了。”封不觉听到这儿,基本也把对方的布局看透了。

    辟塔接道:“那……是唯一一条虚假的‘预言’,但你们不会去质疑的。”它顿了顿,“因为你们需要‘希望’希望是你们的弱点,是伪装成阶梯的深渊、是外表光鲜的毒药……你们人类总是热衷于将精神寄托在虚幻的妄想上,只要还存在着这份寄托、这份希望,你们就会坚持下去……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将这场不可避免的战争控制在一定的规模内,并尽可能拖得长久些。”

    “你想通过长线观察来寻找消灭‘思想’的方法?”封不觉问道。

    “我已经快要找到了。”辟塔回这话时,又将脸变回了之前的样子,“这是自我实施‘救世主计划’算起的第二十五次重启尝试,每一次……我都能观察到更多,每一次……我都能将战争的进程拖得更长、将局面控制得更加妥当。据我测算……在下一次、或是下下次的重启中,我就能找到彻底瓦解你们的方法了。”

    “你跟我说这些……”封不觉听到这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所以我根本不可能消灭你……是这个意思吧?”

    “你不一定要相信,但这就是事实。”辟塔回道,“在这二十五条被重启的时间线中,出现过数以百计像你一样的、所谓的‘救世主’。在直面我之前,他们都自认是非凡的、卓越的;但当他们来到我的面前并知道真相后,他们都认识到了自己也不过就是个像艾萨克那种程度的知跃者罢了。”

    说到这儿,辟塔朝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封不觉前方两米的地方站定,并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望着他,再道:“当然了,不可否认……你还是带给了我一些惊喜的,说你和那些家伙完全没区别也不准确。”它抬起一手,指了指觉哥,“你身上的那本书……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弄到的……但那显然是一种跨维度的科技制品。拜其所赐,你成为了第一个在我的意识存在层与我面对面的救世主,姑且算是一个特例了。”

    辟塔言毕,封不觉没有立刻回话。

    在足足一分钟的沉默后,觉哥方才开口:“你说完了?”

    两秒后,辟塔回道:“从你的语气判断,你似乎对我所传达的信息选择了拒信。”

    “你知道为什么吗?”封不觉又道。

    “无非是基于人类的偏执和自大所作出的判断。”辟塔接道,“根据我的计算,接下来你一定会对我发起攻击,而直到你被我彻底击垮、且濒死的那一瞬,你才会真正了解到自己的无……”

    一声闷响,把辟塔最后的那个“力”字生生地砸了回去。

    辟塔万万没想到,在这个虚拟维度中,以一个人类的意识所化的数据……居然能一脚把它给踹倒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辟塔一屁股坐在地上后,当时就有点儿懵了,“你……”它目视封不觉,语气陡变,“……原来你不是人类?”

    这个结论,是辟塔凭借着自身的认知和计算能力所得出的。

    它的依据还是挺充分的,举例来说……一个普通人在此维度中的强度,大约和一个八位机游戏中的特殊兵种差不多了;而像艾萨克他们这样的强者,也就约等于小波ss的水平。

    但辟塔是个强度呢?放到现实中来说,它的“核心”所具象化出来的这个机器人……身体密度接近锇(说得直观点就是这个三米高的机器人体重足有几十吨),坚硬程度堪比钻石,动力无限,能承受任何常规武器的打击,且免疫辐射、腐蚀、细菌武器等生化手段的攻击。

    正因为是这样的一种存在,所以它根本就没考虑过在面对一个人类时还需要什么防御。

    可是,当辟塔被觉哥一脚踹躺下之后,它就不得不重新评估一下……“眼前这个到底是不是人类”了。

    “我去……这防高得有点丧心病狂啊。”另一方面,封不觉踹完这脚之后,心里也在犯嘀咕,“还好我最后时刻收了几分力道,要不然我自己的膝盖说不定得碎了。”

    事实上,封不觉原本是准备一脚把对方踢飞或者直接踹个窟窿出来的,但接触的瞬间,辟塔的结实程度确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那么……”稍稍活动了一下有些麻痹的右腿后,觉哥又一次抄起了【必须破防之刃】,“姑且还是先切掉头试试……”

    念及此处,他已箭步冲出,眨眼间已杀到了辟塔跟前。

    而后者的反应和速度也是超乎想象得快……在有了防备的情况下,辟塔非常及时地举臂格挡,没有让觉哥突袭颈部的计划得手。

    duang

    一声金铁交加之声过后,只见火光一现,辟塔那粗得跟电线杆似的前臂被觉哥手中的厨刀切出了一道豁口。

    “什么?”辟塔这回是完全惊了,它无法测算出究竟是什么样的材料制造出了眼前这把冷兵器,它只能认为这是某种有着厨具外表的等离子切割刃。

    “切……早知道应该先上刀的,已经有防备了不好办呐……”看到辟塔的反应,封不觉虚眼啐了一声,然后,他又从行囊里拿出了一件形状古怪的武器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