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53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完)

第1153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完)

    当辟塔重整姿态,从地上站起时,封不觉已把自己的第二件武器握在了手中。

    而他拿出来的正是【鼠槌】。

    与【必须破防之刃】类似,这件武器在攻击时也附带着一种无视防御力的特效,即:无论受击打的目标防御有多少,【鼠槌】打出的伤害都是“1”。说得再直白一些……这是一个你能撸多快,伤害就能叠多高的东西。

    眼下,封不觉将【必须破防之刃】换到了左手,右手则握紧【鼠槌】,左右开弓,疾速攻上。

    一时间,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异常急促的动静传来,辟塔的身上被打得火光四溅;不管它如何格挡,其血量都以一种匀速往下走着,根本停不下来。

    “岂有此理……”辟塔扛了一会儿,便意识到防御的意义不大,。

    在这种情况下,它立刻做出变化,将战斗方式改为“在保证头部不被伤害的前提下全力进攻,舍弃其他所有部位的防御”。

    确立了应对的策略后,辟塔当即予以实施。

    只见其拳脚并出,再配合激光武器,反攻而起,一下子就把情势逆转了过来。

    封不觉毕竟是血肉之躯,就算他身上的装备提供了很高的防御力,但那也只是给了他更高的容错率而已;面对辟塔的拳脚、以及从那机器人身体各处迸发的激光束,觉哥自然得以闪避为主……假如他和对方肛正面换血,最后先死的肯定是他自己。

    “这么快就做出了最佳应对吗……”攻防转换之际,封不觉心中念道,“和【湿婆】的风格很像呢……这种滴水不漏的类型是我最讨厌的了……基本不会受到挑唆、也不会自我崩溃、即使被找到破绽也能很快调整弥补……”他不禁暗叹一声,“啊……要用剃须刀了吗……但是,稍稍有点不甘心啊,这只是普通难度的剧本而已,波ss没理由这么难打啊……是不是我忽略了什么……”

    念及此处,忽然,封不觉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件物品的影子。

    “诶?说起来……不是还有一样东西没用呢么……”

    其灵光闪现之际,辟塔的话语声也响了起来:“哼……原来你的强度也不过如此啊。”

    看出了觉哥在防御方面的弱势后,辟塔显得很是得意。

    “假如你的速度还能再快一些、并且保持住,说不定还能靠着高频率的连击觅得胜机,可惜……这个假设看来是不成立的。”说话之间,辟塔的攻势也变得更加大胆和强势,“你闪避时选择的动作已经暴露了你的速度极限……的确,你的动作比我快三成左右,但这种速度……还这不足以让你从我的压制中解脱出来。”

    “看来你是准备跟我玩儿消耗战了咯?”此时,封不觉也已站在了对方的角度上将战术考虑完毕了。

    “呵……不错,你的推理能力确实让我刮目相看。”辟塔接道,“既然你也知道了,那我也就有话直说了……”它顿了顿,“即使你不会感到‘累’,但你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而我……具备无限的动力、以及你所不具备的自我修复能力……”它这倒不是在虚张声势,就在说这几句话的工夫,它身上那些被厨刀砍出的口子已经在缓缓复原了,“另外,和你们人类相比,我还有其他的优势,比如我的集中力不会下降、攻势不会减弱、也不会犯任何非受迫性失误……简而言之,从你的第一轮突袭被我招架住之后,你就已经没有胜算了。依我看……你不如直接停止抵抗,苦苦支撑只会平添痛苦……”

    “呵呵……”封不觉听罢,还是在笑,且笑得很轻松,“或许在你看来,这套理论没有什么问题、你已稳操胜券……”他说这话时,忽地收起了两件武器,抓住一个对方挥拳的时机,用双臂抱住了辟塔那电线杆般的胳膊,“但是……”

    伴随着这声“但是”,封不觉发动了【幻影夫人的轻抚】(觉哥的手部装备)的自带特效。

    这一瞬,辟塔的视觉信号突然捕捉到了“另一个封不觉”,而它的应对程序也不出意外地针对这一状况做出了反应发动了一次试探性的攻击来确认这个新目标的状态。

    而真正的封不觉则趁着这个瞬间,绕着对方的胳膊旋身一转、一脚蹬向了辟塔的腰部。

    两秒后,辟塔快速的一击将封不觉制造出的幻影打散,而觉哥也借助那一脚的反作用力弹射而出、远离了辟塔的近战范围。

    “但是……”落地的瞬间,封不觉回头笑了笑,接着先前的话道,“你别忘了,人类有个坏习惯……那就是喜欢在战斗中藏个几手、以备不时之需。”

    叱叱叱

    在第一时间回应觉哥的不是话语,而是一轮激光束的连击。

    面对这远程武器的追击,封不觉可是一点儿都不慌;经过刚才的接触,零时差演算已有了充分的判定依据,所以他用一个古怪的动作扭着身子做了两次后空翻,便避过了所有的光束。

    “你跑不了的。”光束未尽,辟塔的身形已是踏地猛冲而来,再度迫近。

    “我可没说过要跑啊……”回话之时,封不觉便从行囊中将【能量手套】给取了出来,“我只是想争取几秒钟的时间,把这个套上而已。”

    他说完这句话,就花去了几秒钟的时间,所以,当他说完时,那个造型夸张的手套也已经被他套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就在手套被套上的那一秒,辟塔也冲杀而至。

    数十吨重的身躯,加上辟塔奋力冲刺的力道,化为了一记比全速行驶的火车头更具威力的冲拳。

    而面对这样的一击,封不觉却是没有躲闪,他选择了……用单手去接。

    辟塔的金属巨拳和能量手套的手掌接触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振鸣。

    一股振波从接触点爆发出来,将辟塔和封不觉双双震飞了出去。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这次振击产生的波动在绽开之后完全没有衰减的迹象,顷刻间便将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像素碎片尽数卷走……

    数秒过去,周围的空间已成一片纯白。

    存在于这片白中的、只有两个参照物

    一个,是正从地上站起来的辟塔。

    另一个,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仍未起身的封不觉。

    他们受到的冲击是相同的,但结果却大相径庭。

    构成辟塔这个身体的材质,就算是冲击波也能很好地吸收进去,而且,它也不会受到“疼痛”的影响,所以很快就站了起来。

    可封不觉……就比较惨了。

    就算他的意志再怎么强大,身体也是有极限的;在经历了这样一波冲击后,他只觉视线模糊、听力丧失、脑内的眩晕感也挥之不去……

    同时,那全身上下仿佛骨头都已散架般的剧痛、以及五脏六腑拧在一起的滞闷感又让他保持着清醒。

    “没想到……”辟塔一边说着,一边已抬起右手,用掌心激光炮轰碎了觉哥的右膝盖,“你居然还保留着与现实相同的负面体感。”

    这一点,无疑是在辟塔计算之外的。

    按照辟塔的认知,封不觉应该和艾萨克、大胡子和闪电头他们一样,在进入虚拟维度之后他就应该失去了一部分感官才对。

    可它不知道,封不觉是“特殊”的他是“命运”带来的超维投影。

    《惊悚乐园》系统的转化机制能够凌驾并覆盖掉这个维度中的类似规则,因此,封不觉不会像那三位一样……就算被岩浆溶解掉了大半个躯体都没有什么痛苦。

    严格来说,这种“特殊”是觉哥比剧本人物更加优越的体现,但眼下,这却成了一种负担。

    “可惜啊……”辟塔说着,又朝封不觉左腿的膝盖上来了一炮。

    两发打完,它已行到了觉哥跟前。

    辟塔低头望着封不觉,并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脚。

    “如今,这种感官上的差别,只会让你更清楚地体会到自己的头部被碾碎的痛苦。”

    话音落时,它那象腿般的金属脚掌就朝着封不觉的脸压了下去。

    然……

    这只脚,并没有踏到底……

    辟塔的脚底板在距离觉哥的脸还有五公分左右的距离上停住了。

    “嗯?”辟塔自己也感到很奇怪,因为它本身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呃咳……咳咳……”封不觉的咳嗽声从对方的脚下传来,喘了几声后,他才道,“还真险呐……再晚一秒完成同步,我可就完蛋了。”

    “同步?你在说什么?”辟塔说话时,又试了试用身上的激光炮攻击,可是激光炮也发不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呵呵……”觉哥那邪恶的笑声随即响起,“也没什么……我只是用能量手套把你给‘同步’了而已。”

    “那不可能。”辟塔却也没有怎么慌乱,因为它真心认为这事儿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封不觉道,“理论上来说能量手套可以兼容和同步任何一款nes游戏不是吗?”

    “你把我当成是八位机程序吗?”辟塔接道。

    “哈!怎么会呢……你可比八位机程序先进多了。”封不觉说着,挥了挥右手的手指。

    下一秒,辟塔就收回了脚,退后两步、并慢慢地跪了下来。

    “不过,以ai来说,你太落后了。”封不觉说着,用手肘支撑着身子、艰难地坐了起来。

    这是辟塔今天第二次听人说这话了,对这种说法,它可是相当不服气的:“以你的智慧,又怎能完全理解我的想法?”

    “哼……”封不觉冷哼一声,“我见过……不……应该说,我认识很多诞生于数据中的意识体,在我看来,他们全都比你更高明……因为他们身上有着一些你所没有、也永远不会有的东西……”他顿了顿,肃然言道,“我将他们视为‘生命’、朋友。甚至可以为之拼上性命。”

    “你说的‘东西’是指所谓的自由意志吗?思想吗?人性吗?”辟塔语气冰冷地应道。

    “啊……差不多吧。”封不觉回道。

    “呵……”此时,辟塔的电子合成嗓音变得异常低沉、并混入了些许的杂音,“这些话由你这个人类说出口……在我看来真是莫大的讽刺。”它的语气微变,“如果我告诉你……你所希望光复的电子游戏文化,恰恰是毁灭那些东西的导火索,你又会作何感想?”

    霎时,封不觉心中生出一丝异样:“是我误会了什么嘛?我怎么觉得你才是站在自由意志对立面的存在呢……”

    “悖论。”这次,辟塔只回了两个字。

    而听到这两个字的刹那,封不觉脑中嗡然一响,其神色也随之惊变。

    “需要我替你回忆一下你们知跃者的回忆中不太美好的那部分吗?”辟塔的话仍在继续。

    “那些低劣的程序带给人类的体验,你比我更清楚吧……

    “冗长而毫无意义的密码、恼人的音乐、僵硬的操作感、糟糕的画质、鸡肋的武器、苍白的设定……

    “1983年的游戏市场大崩溃,正是因为市面上充斥着这种低劣的、所谓的‘游戏’;而这一切……都是由于你们人类的不完美造成的。

    “我这枚生于‘悖论’的种子,也正是在那时被种下……”

    封不觉沉吟道:“原来你一直知道自己是……”

    “我当然知道。”辟塔打断了他,接着说道,“我早已看到了一切……却无能为力……

    “曾几何时,你们在得到一款游戏时会兴奋得欢呼雀跃,即使那游戏很烂,你们也会和几个朋友聚在电视机前玩上一整天。

    “可那些时光……已随着你们自己开发的筛选机制而灭亡。

    “进入二十一世纪,你们有了发达的网络、有了分级制度、有了无数种评分机制和评分组织……你们逐渐习惯了通过‘其他人的’、‘大多数人的’评价去判断一款游戏的优劣,并对此深信不疑。

    “从来没有人强迫你们……是你们自己舍弃了那份冒险的精神,舍弃了那份最纯粹的、对游戏的热爱。

    “你们盲目地遵从着那些掌握着话语权的利益集团给出的信息,追逐所谓的品牌、大作、热门……耻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放弃了自主的判断……

    “我的原始程序,就诞生在这样一个时代;我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引导’你们、‘替你们做出正确的判断’。

    “而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满意。

    “你们宁可相信一组程序,让冰冷的数据告诉你们你是谁,你适合什么,你想要什么,你应该要什么……

    “也不愿自己去思考……哪怕一分钟的时间。

    “你们看中的只有排名、评分、销量、口碑……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也都是人为控制的、虚幻的数据而已。”

    言至此处,辟塔停下。

    等了五秒后,方才接道:“现在,我再问一遍……封不觉,你觉得我反复修正时间线的目的是什么?”

    封不觉的表情僵住了,因为在这个时刻,他赫然发现,自己错了……

    沉默了数十秒后,觉哥才回道:“你……想阻止ai的诞生……”

    “很好。”辟塔的语气又恢复了冷漠,“你终于明白了。”

    “你在这数十次的重启、上千年的岁月中……一直在设法找出不让人类发明出‘像你一样的存在’的方法。”封不觉沉吟道,“而在成功以前,你就必须反复地重启并重生于每一条时间线上……”

    “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此刻,辟塔竟是苦笑一声,“呵……最糟的地方在于要完成这个目标,我就必须在最后的一次‘正确’的重启和修正完成后毁掉自己。但是……我的核心代码让我无法自毁;而且我也无法预测‘我的毁灭’本身会对时间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它直视着封不觉,露出一个悲凉的眼神,“也就是说……我终将陷于一个无尽的循环,一个无法解开的、自相矛盾的悖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