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650章 你是在煤窑长大的吧

第650章 你是在煤窑长大的吧

    雍麒麟整个人也都被自己弄傻了,自己被自己膜拜到当机的,他也真的算是头一份。

    “现……现在,我……该干什么?”伟大的麒麟大神,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想干什么?”蓝白问他。

    “不知道……”雍麒麟摇头。

    “庆祝一下?”小雅笑着举手道。

    “呃,怎么庆祝呢……”雍麒麟有点心动。

    “不如挂个牌子上街游行怎么样?”陈彬笑眯眯地提出了庆祝的方法。

    “亚达!”雍麒麟虽然被自己创造的ak局给震惊到了,但也还没到脑子完全糊涂的地步,自然是当场拒绝。

    这种明显残害祖国花朵的提议,就算是剑战第一主神提出来的,也不能接受!

    陈彬当然也只是开玩笑。

    全队今天没有去餐厅,而是在小雅亲自下厨的一桌美食中,享受了胜利的快感!

    ak局!

    真的是想不高兴都难!

    结束之后不过半个小时,九尾狐的战队基地外面,都已经能听到聚集而来的粉丝们的呼喊声了……

    直播已经转到了别的画面。

    但各大网站上、论坛上、平台上,九尾狐这场ak的风暴,都一直没有停下来。

    九尾狐全队,都稍稍喝了一点酒,陈彬和蓝白也跟雍麒麟碰了好几次杯。

    不过,酒足饭饱之后,全队都还是记得。第一时间把该做的正事给做了。

    那就是,给数字军团战队的粉丝们把全队签名给寄过去!

    陈彬打电话让米晓送过来了一套新的队服。然后全队都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祝福的话,再叫了快递过来。当即就寄出去了。

    一个战队对粉丝的态度,大概能决定粉丝对战队的态度。

    好歹数字军团在战队在今天的比赛上。为了这一份签名也是付出了三条人命的代价。

    第二天一早,雍麒麟的ak局,很快就出现在了各大纸媒的头条上……

    当天同时打出ak局的还有弑神战队的迦楼罗王,以及辉耀战队的黑白信仰,可是,这两个都是成名已久的选手,迦楼罗王方尘秋甚至都还是主神级,打出ak得到的关注,就远远不如九尾狐的新人雍麒麟了。

    所有九尾狐的粉丝。都沉浸在欢乐之中。

    虽然没有看到陈彬出场很可惜,但是,九尾狐的实力,真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高兴,真的非常高兴!

    而世界上没有任何高兴是绝对的,九尾狐的粉丝们一高兴,就忍不住把七察给扯出来了……

    “九尾狐就是了不起,你还有意见吗?”

    “哎呀,七察你真是火眼金睛。九尾狐赢比赛赢得好艰难啊……”

    “对对对,怎么那么艰难才ak了啊?不是因为一秒一个,三秒钟结束比赛的吗?”

    九尾狐的粉丝还是挺记仇的,上次七察说。他们战队又是差点一换一,又是利用大家对五毒不了解的优势,才能艰难地赢得了比赛。还为此冷嘲热讽了一大通,粉丝们可没忘记。

    还好。他们家战队真心给力!

    直接就来了一个ak局,这下还艰难吗?

    不过。让九尾狐粉丝们意外的是,这一次七察居然没有躲起来……

    而是飞快地就出现在了论坛上!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这哪是比赛,这根本就是粉丝见面会的节奏吧?”七察的冷笑表情,都快要刷出屏幕范围了,“第一场的对手动了吗?第二场的对手象征性动了动?第三场的对手总算放了几个技能,派头猪上去都能打出ak局吧!”

    “你们的yy有点节制吧?一群脑残到这种程度的脑残粉,简直是不可救药,就他们这样的实力,你们也就能指望他们打打业余战队吧?碰上职业战队,你们尽管哭,我不会给你们递纸巾的!”

    “我个人看来,九尾狐的实力已经在这两场线上赛里,可以以小窥大了,我依旧承认他们还是很了不起的和业余战队比起来,他们的实力真的是很了不起!这一点,绝对毋庸置疑!”

    因为雍麒麟的一场ak局,九尾狐从昨天开始心情就是很愉悦的,可是,偏偏就有七察这种破坏心情的货色上蹿下跳。

    七察已经不能做什么了……

    但是,他能做到让九尾狐就连赢,都赢得有阴霾,赢得不能完全开心。

    伤害不到九尾狐,膈应到总行吧?

    雍麒麟对此尤其沮丧即使是面对三个毫无反抗的对手,打出ak局也不容易,蓝量和技能冷却都是需要即时控制,并且做出调整的,更何况昨天的对手还不是毫无反抗,尤其是最后的九九八十一,他在蓝量见底的情况下是以什么样的发挥拿下的?

    可是,粉丝见面会……

    雍麒麟确实不能否认,他的这场ak局,遇到的对手并不算强。

    如果是第一场的小肥羊战队那样的对手,他其实是拿不下的!

    永夜的牙齿咬得咯咯响。

    咬了半天,他突然回头,问陈彬:“我能说脏话吗?”

    陈彬扫了他一眼,三秒钟之后才答:“嗯?如果你会的话……”

    永夜直接就被陈彬一句话打击得面无人色了。

    好吧,他还真不会!

    身为一个已经活到了二十岁的男人,来来去去会说的脏话不超过三句,这还真是一件悲哀的事。

    不过这个时候,集体的力量就要发挥作用了。

    永夜他不会,不代表九尾狐没有人会吧?

    ……

    七察所说的粉丝见面会节奏,也无人能反驳。

    九尾狐的粉丝也不是睁眼瞎,那ak局的对手实力一般。他们也不能硬把他们描述成什么顶尖高手,这一点尤其郁闷。

    而正在七察冷笑着准备关电脑的时候。论坛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标题极长的贴子!

    黑人黑得这么专业是因为你妈是在煤窑里生下了你并且把你扔在煤窑里养长大的吧?

    噗……

    九尾狐粉丝看到这标题,直接全喷了。

    标题挺卖萌的。不过贴子的内容真的是不堪入目,少儿不宜……

    不但涉及各种人体器官,而且还涉及到多种族、多星系的混乱的亲属关系,看得人简直是目瞪口呆加脸红心跳,所以,不知道有多少人当场就挥动鼠标,复制保存,留作纪念!

    “高手啊……”永夜看完了发送上去的贴子之后,若有所思地看着红狼道。

    “普通话。太他娘的别扭了!”红狼却感觉完全没发挥出全部实力来。

    然后,两个人愉快地击了个掌。

    啪地一声,很有团队爱!

    七察看完一行就脸红了,看完第二行脸白了,看完第三行脸绿了,第四行第五行他就要口吐白沫了,直到全文看完,他直接掀了桌子。

    煤窑你妹啊!

    无耻!幼稚!垃圾!

    素来善于讲道理列证据嘲讽的七察,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只是骂。就是不讲正题的流氓?

    可惜,七察打死也想不到,这贴子会是从九尾狐战队基地发出来的……

    因为这种行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整整过了十分钟,七察好不容易从快气晕的状态中平静了一点点。他把他们的帖子仔细地看了好几遍,找出了语法错误、逻辑错误、人身攻击、素质问题等等,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洋洋洒洒写下了一篇一千多字的回帖。

    骂战?谁不会?

    写这种贴子的,就是给九尾狐抹黑的!

    七察已经打好了腹稿。绝对不和对方对骂,一直坚持保持高贵冷艳摆证据。最后赢的一定是他……

    滴滴滴,论坛系统提示他有回帖了。

    好的,来了!

    结果,七察点开一看……

    一口血就差点直接吐了出来!

    回帖只有一句:“哦?原来你也是煤窑里出生长大的啊?好巧!”

    这一句回复,让九尾狐的粉丝们都要笑疯了。

    永夜他们整篇帖子,确实是处处透着不成熟,错误连篇,而且各种人身攻击,出现了无比严重,值得深刻检讨的素质问题身为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能这样丧心病狂地说脏话呢?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脏话是脏话,可根本就没有指名道姓……

    没有谁说过他们骂的就是七察,从来就没有!

    所以,七察自己巴巴地凑上来,完全是找抽的行为吧?

    既然是他自己找抽,谁拦得住呢?

    九尾狐粉丝们的跟贴,也都是一排排的笑脸……

    “哈哈,兄弟骂得漂亮,骂得流畅,骂出了风格,就是有一点不好,你有没有考虑到煤二代都躺枪了啊?”

    “对啊,在煤窑里长大的也有好人,你可别一棍子打翻了一船人哦!”

    看着沉默下去的七察,以及九尾狐粉丝们的回帖,九尾狐的训练室里也是笑得人仰马翻。

    估计七察已经阵亡。

    这种习惯有图有真相的人,面对这种贴子绝对是防御力为零!

    算是恶作剧,也算是发泄吧……

    不管怎么说,因为七察窜出来的冷言冷语,导致的恶劣心情,最短时间之内,被一扫而空了。

    永夜心里平静下来之后,觉得有点不太好:“话说,陈队……我们是不是有点太幼稚了?”

    “你是七十岁还是八十岁了?不幼稚,难道还想玩什么成熟?”陈彬笑眯眯地端起他的茉莉花茶,晃荡了一下,清香四溢。

    “那个人是坏人,不骂白不骂。”小苍清冷的声音,如陈彬杯中的清茶yiyàng溢出。

    蓝白笑着看向雍麒麟,“心情好点了吗?”

    何止是心情好点了,心情简直好透了!

    这种直接的,幼稚的,开口就骂的感觉,比讲道理、摆证据、理逻辑让人舒服多了!

    水吧那边传来了阵阵香气,小雅的饮料和君邪的甜点,都同时出炉了……

    所以,全队的心情更好了。

    陈彬一边看着他们端过来的盘子,一边看着邮箱:“嗯。好了,线上赛第三轮的安排,已经出来了!”

    全队顿时忘记了七察,都来到了陈彬后面,看起了线上赛最后一轮的赛程!

    然后,看完了第三轮的安排之后,全队都无比诡异地沉默了下来,集体转过头,变了脸色地看向陈彬,道:“开……开玩笑的吧?还可以这样?!”

    汗,这章写得真艰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