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30章 战吧,不需要道歉

第730章 战吧,不需要道歉

    开幕式总共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真的是小半个春晚了,主办方为了活跃气氛安排的节目,除了表演赛之外,也少不了吐各种丝的美女。文學馆

    根据游戏圈的惯例,美女们穿得那叫一个寒风瑟瑟……

    好不容易二十六个游戏的各路妖孽横行一遍之后,开幕式告一段落,不过马上还有提前安排好的粉丝活动、采访等等,陈彬他们又一个一个地接着参加。

    不过,团体项目的比赛时间,被安排得比较靠后,倒是没有什么。

    那些近两天要参加比赛的选手,才真的是被折腾得够呛,想要回去房间休息,基本都是十二点以后了。

    九尾狐的座位和战戈都在剑战的选手席。

    所以,他们和战戈战队相隔并不远。

    现场粉丝们的如火热情之中,那几道冰冷刺骨的视线,显得尤其的突兀。

    还好,所谓识时务者为河蟹,战戈的人并没有过激的举动,最多也就只能用那种冷飕飕的目光看他们,不敢在这么多的九尾狐粉丝面前造次。

    永夜他们心有灵犀地互相看,笑而不语。

    那几道森冷的目光若有实质,可目光的主人们却不敢做什么的情景,直接导致九尾狐的选手们还没开打就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做主场优势!

    现场来的人太多了。

    所以活动时间也只能被一再地延长。

    wcg是不卖套票的,开幕式的门票可不便宜,买张门票进来可不是为了光看一群领导讲话,各种表演的,所以,粉丝们一个个眼睛绿绿的。化身夜猫子和心爱的选手们死磕。

    除了开幕式官方安排的活动,有这种光明正大和选手接近的机会,以后那就是得见缝插针了。

    一个接一个的签名。

    一个接一个的合影。

    九尾狐的选手们反正年纪也不大,精力也充沛,陪粉丝们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再怎么也没有红巢那边热闹,叶骄阳是真玩开心了,要不是有现场保安盯着,怕是被粉丝们捧一下。就要跑去跳脱衣舞……

    一些粉丝到场并不多的战队,比如荆棘鸟,流域这种,倒是可以提早退场,或者在角落说话聊天。

    夜幕渐渐深沉。

    从溪谷空中竞技场朝外面看去。整个城市已经暗下来了。

    窗外的高楼都只亮着零零星星的灯光……

    只有少数的景观楼和重点亮化工程,还挂着五颜六色的灯带。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粉丝们也都要回去了。

    开幕式的后续活动,渐渐进入了尾声。

    九尾狐的粉丝们不断地留下了加油和鼓励的话,恋恋不舍地离开。

    几乎等他们都走完了,陈彬才带队员们准备回去休息。

    刚好战戈战队,和龙吟约好了练习赛的事。也刚上电梯……

    两队人都是要下到同一层的。

    狭小的空间里,机甲他们免不了多几分尴尬。

    此时没有粉丝了,邱取道忍不住在寂静的空间里,哼出了一声:“陈队会不会太狂妄了一点。没点像样的成绩打底,就敢口出狂言。”

    九尾狐的新人们,稍稍有点不安……

    然而,陈彬无辜地扫了他一眼:“我口出的狂言太多了。你指哪一句?”

    “……”邱取道看着聂彦平静的眼神,索性也不管了。直接就骂道,“带着一群没打几天职业的垃圾,就敢说别人是垃圾,脸红不脸红?”

    “哦?”陈彬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脸一丁点也没红。

    “不准备说点什么吗?”聂彦静静地抬起头,阴冷地看了陈彬一眼。

    只听叮地一声。

    电梯到层了……

    陈彬朝聂彦友好地点了点头:“算了,我们今天玩得开心。你们道歉的话就不用说了,赛场上见吧。”

    然后,他貌似非常大度地,挥了挥手,带着人转头就走。

    邱取道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道歉?说谁呢!”

    谁要跟谁道歉啊?

    九尾狐才是喷人的那个,战戈才是今天晚上被人拿异样眼光,不停戳脊梁骨的好吧!

    难不成陈彬还觉得他开口骂了人,该道歉的反而是战戈?

    什么强盗逻辑!

    可惜,话不投机半句多。

    陈彬他们打着哈欠就回房间了,没有再和他们多说两句的意思。

    大型活动完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疲倦。

    所以,这一晚上九尾狐的队员睡得很好。

    当然,另一边的战戈是不是睡得好,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早上,九点。

    各个战队陆陆续续去餐厅吃早餐的时候,都接到了具体的舞台排战表。

    然后,剑战选手们这边的气氛,一下又诡异起来了。

    陈彬拿着舞台排布安排,还没看,只需要瞧一眼不远处的叶骄阳,那副快把粥吃到鼻子里去的样子,就知道事情恐怕又跟九尾狐有关!

    嗯,还真有关!

    不是一点有关!

    wcg的赛程安排,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十一月十八号,一号厅主舞台。

    不是万众期待的红巢与狂战的对决。

    而是,九尾狐对阵战戈。

    揭幕战!

    九尾狐队长陈彬,跟战戈队长聂彦,同时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没有人安排的情况下,真会这么巧?

    但是,看看时间表的制作日期,分明是昨天早上就已经排出来了……

    而专访是昨天傍晚才出的。

    做人可不能随便阴谋论……

    陈彬接着看了下去,九尾狐的小组赛一共要打五场比赛,第一场对阵战戈,作为剑战项目揭幕战,第二场对阵红巢,第三场对阵步云。第四场对阵荆棘鸟,第五场对阵狂战。

    其中第一场和最后一场,九尾狐都将在1号厅主舞台应战!

    不错!真的太给面子了!

    要知道,剑战小组赛一共就那么十天的时间。

    哪个战队不想要1号厅主舞台?

    九尾狐一个单一项目里,一支尚未取得任何成绩的战队,能够在小组赛阶段两次安排上1号厅主舞台,真的是非常不错了!

    “呃,这么说,战戈那帮孙子搭了我们的便车?我们的舞台。让他们也能占便宜露个脸!”永夜一听主舞台的争夺情况,立刻就不悦道。

    永夜的声音可不小……

    而战戈的队员,可都还在餐厅里吃早餐的。

    顿时,黑脸就出现了一大片。

    wcg这样的赛事安排,很有可能是看在双方这一战的噱头上。怎么就变成战戈搭九尾狐的便车了?

    所有战戈队员心理都只有一个念头——九尾狐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永夜,”蓝白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教育道,“脸长在别人身上,不要多管闲事。”

    “蓝白说的没错,”陈彬笑眯眯地道,“所以他们到底是露脸。还是漏脸,我们可说不清楚……”

    永夜一开始,还真没听明白陈彬的意思,只觉得他的笑容很纯良——很让人恐慌的纯良。

    直到红狼的一句话。把他点醒了:“脸?打成筛子再说,让他们多漏一点!”

    永夜顿时恍然大悟。

    ……

    wcg开幕式之后,一些个人项目都陆续开战了,溪谷空中竞技场每天人满为患。热闹非凡,而剑战的媒体在这段时间里也没闲着。疯狂地开始探听着即将到来的揭幕战新闻。

    可惜,无论是九尾狐还是战戈,都没有太多的消息流出。

    九尾狐依旧每天一日三餐,看比赛、参加活动、散步,以及保持常规训练。

    而战戈表现得更加重视一点,早上去餐厅吃早餐很早,晚上则十二点多选手房间还亮着灯,看样子是非常努力地在备战。

    那天电梯里的小冲突,九尾狐的选手没说,战戈的选手也没提起过。

    所以,让那些想捕捉一些更爆炸性消息,比如打架斗殴什么的记者,每天都觉得无聊透顶,悻悻而归。

    无论哪个行业的记者,都是期待出事的。

    可惜九尾狐和战戈偏偏就是没出事,偶尔碰到也互相不说话,相安无事地这么到了比赛日……

    剑战,毕竟是这些年电子竞技最火热的项目。

    所以,揭幕战当天晚上六点多,溪谷空中竞技场1号厅的观众席,就已经座无虚席了!

    满场的欢呼声,让灯光摇曳的舞台,显得更加的炫目。

    揭幕战!

    今年wcg预选赛剑战项目的第一场比赛,即将打响!

    七点半,九尾狐战队全队身着队服,出现在了主舞台。

    大概三四分钟之后,战戈战队的队员,同样是穿着整齐的队服上场,各就各位。

    主舞台上的舞台主持人,做了报幕之后,就把现场交给了解说席……

    随后,全场各个角落的熟悉声音,伴着观众们的热烈欢呼响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本场比赛的解说席主持唐忆瑶!”身为剑战最受欢迎的解说,唐忆瑶的声音一出来,就被欢呼淹没。

    “久违了,我是大家的老朋友杨御晨,担任本场比赛的解说。”杨御晨的声音磁性而富有感染力,立刻带起了现场观众冲天的活力,“现在,让我们有请……今天为我们担任解说嘉宾的……弑神战队队长,方尘秋!”

    整个赛场忽然一下癫狂了!

    方尘秋?那座大冰山,半句话都不喜欢多说的神秘主神,竟然在这场揭幕战中,坐上了解说席的嘉宾位!

    ————————

    抹泪咬手绢眨眼睛摇尾巴继续求宝贝月票,整个月的月票节奏估计是不能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