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33章 速战,金丝悬崖

第733章 速战,金丝悬崖

    对于战戈的队员来说,满场的欢呼很激烈,很热情……

    只是,也挺可惜——不是他们的!

    邱取道摘下耳机,愣愣地看着屏幕,半天没有回过神。*文學馆*

    虽然聂彦他们都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但是,邱取道刚才是一心一意在比赛的,不可能听到了方尘秋他们的解说,所以,他非常茫然。

    输,他可以接受。

    毕竟对方是陈彬,剑战主神级的人物,邱取道只求尽全力,并没有想过真的能赢。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怎么会输得这么惨?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没看懂……

    聂彦看到邱取道迷茫的眼神,就知道他就算输了,也还是没搞清楚,他哪里做得不对。

    如果这是一场练习赛,聂彦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可是,这不是练习赛。

    这是wcg预选赛的第一场!

    聂彦带着全队身处的也不是他们家训练室,而是溪谷空中竞技场的舞台!

    现在,不是教训队员的时候……

    聂彦不管怎么说也是做过九尾狐代理队长的人,某一个时间什么事情最重要,他会分得非常清楚,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揪着邱取道的问题不放,也不是质问他平时常规训练有没有敷衍了事,而是比赛,接下来正式开始的比赛!

    上半场的比赛,即将开始了!

    全队因为选图局的意外惨败,那种近乎被羞辱的输的方式,让他们士气非常低落。

    聂彦必须先解决的是这个问题……

    “呵呵,怎么,火很大?”聂彦的嘴角勾起一个冷静的笑容,转头朝队员们问道。

    “……”所有人都看向他。但没有人回答他。

    “我们是来打一对一的?”聂彦继续问道。

    “呃……不是。”李沉应了一声。

    “那我们赛前针对训练的是一对一?”

    “唔……”全队自然都是摇头,他们哪里训练过一对一?

    “知道为什么我对选图局不重视吗?”聂彦的目光扫过每一个队员的脸。

    “不知道。”每个队员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聂彦——他们现在需要一个解释,需要对刚才选图局惨败的解释。

    “因为,谁赢了选图局先选图,有什么关系?”聂彦的声音如毒蛇一般阴沉而寂静,“二十七张图,随便哪一张,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战戈全队的眼睛。这才慢慢地亮了起来。

    对啊!邱取道输给陈彬,不是很正常嘛?他们根本没有练过什么选图局!

    而不练选图局,那是因为他们对二十七张地图,全部都有把握!

    随后,战戈的队员们。渐渐地才意识到,他们刚才好像翻了新人才会犯的错误——他们被陈彬嘲讽到了。

    因为陈彬那一句“掉血了,好丢人”,而在心里扎下了一根刺。

    因为方尘秋指出邱取道的问题,而让这根刺越扎越深。

    “职业圈,哪个人没有一点问题?”聂彦静静地瞟了他们一眼,不以为意地道。“比如,如果陈彬没有问题,我们之前针对训练的又是什么?”

    “没错,就连陈彬都有毛病。谁会一点弱点都没有……”战戈的队员很不容易地渐渐冷静下来。

    没错,他们针对九尾狐练习的不是什么选图局,而是正正经经的团战!

    战戈要打破的,也是九尾狐赖以生存的团战体系!

    二十七张地图。他们全部练过!

    所以,选图局输了又如何?选图权送给对方又如何?

    无论陈彬选了哪一张地图。对他们来说,都是能埋葬九尾狐的坟墓,没有任何区别!

    ……

    九尾狐的队员,此刻目光比对面战戈的队员还诡异。

    陈彬的嘲讽这么干脆,直接,不留情面,让九尾狐的队员们又上了一课。

    没想到,更给他们上了一课的还是战戈——看看,这就是职业选手,都被呼呼呼地扇成了这样,居然脸不变色心不跳,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坐得好好的,等待上半场比赛的开始。

    好修养!好素质!好情操!

    “双方选手已经结束了选图局,现在将由九尾狐战队,选定第一局比赛用图……”休息读秒结束之后,唐忆瑶看着陈彬头顶上转动的二十七张地图,清晰地开口道。

    “面对这支比赛场次不多,没有太多资料可以参考的战戈战队,九尾狐在第一局,将会拿出什么样的地图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杨御晨的一句话,让观众席安静了下来。

    整个会场,仿佛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陈彬做出决定……

    二十七张地图快速转动。

    陈彬并没有在每一张地图上停留很久。

    只见他的箭头飞快地一动,就停在了一张地图上。

    然后,确定!

    什么是秀操作?邱取道那不是,陈彬这才是!

    二十七张地图,什么样的力度翻过去,直接就停在需要的地图上?

    如此收放自如的控制力,邱取道看了有没有一点心动,有没有一点觉悟?

    当然,现在也没有人关心邱取道从陈彬这个甩图的操作中看出点什么,他们只关心这张选图的用意。

    “金丝悬崖。”唐忆瑶一下也没办法满足观众们寻求用意的期望,因为,她转动了半天脑子,也没搞明白,陈彬第一局选这张图,有什么很深的意味。

    “呵呵,金丝悬崖是一张小型地图,只在一块悬崖边的巨石上有两个出生点,赛场范围只有那一块巨石那么大,双方可以说一出生就立刻遭遇……”杨御晨也没想明白陈彬的意思,只能解释起了地图。

    “嗯,这张地图的难点在于走位空间非常小,限制了远程职业的发挥。而且如果不小心走位,就会被对手逼到悬崖边上,若是掉下去的话,就会非常糟糕了!”唐忆瑶点头道。

    “九尾狐为了速战速决,已经丧心病狂了,”就在两个解说都只能静待读秒的时候,开口的是方尘秋,“选这张地图,能逼着战戈一上来就不得不跟他们打团战!”

    一上来就不得不打团战?

    唐忆瑶和杨御晨又看了一眼地图……

    好像还真的是啊!

    九尾狐的优势是什么?团战执行力!

    如果真的能逼得战戈一上来就不得不和他们打团战。那九尾狐就等于一下子把比赛带入了自己的节奏。

    杨御晨轻轻笑了起来:“九尾狐为什么这么急呢?”

    方尘秋很冰冷的声音,回答道:“没吃晚饭吧。”

    唐忆瑶配合着干笑了两声。

    好吧,方尘秋这答案,还真不是一般的冷!

    ……

    聂彦看着被选中的地图上,开始出现了读秒。心情稍稍安定了一些。

    战戈的队员们,同样也安定了不少。

    因为,这第一张图,可以说是正中他们下怀!

    “金丝悬崖地图,因为场地狭小,巨石湿滑,走位困难。所以,九尾狐的阵容肯定是以群控群伤为主,”聂彦静静地提醒队友们,“对他们的群控群伤战术。我们已经练习过很多次,要点都不需要强调了吧……嗯,只一点,钱跃。要在蓝白面前先手反控,比训练中会更难。你准备好了吗?”

    “嗯,早准备好了!“钱跃说到这里,稍微看了邱取道一眼。

    棍丐帮的出手比布袋丐帮要稍快一点的……

    所以,只要基础训练做得足够到位,深入了解布袋丐帮的出手时间和效果,肯定能够在蓝白放出群控之前,先手反控出来——他可不是邱取道,他的基础训练可是做得非常认真的!

    邱取道看到队友的眼神,虽然很困惑是什么意思,但是,也没时间多问了。

    双方第一局的参战队员,被刷入了地图……

    只有两个出生点,就无所谓近点远点了!

    反正,一出生,就是干!

    “九尾狐战队在金丝悬崖派出的选手是陈彬、蓝白、麒麟、机甲和小雅,半主力阵容,没有带掌峨眉。呵呵,看来真的是没有吃晚饭,想要快速解决战斗了……”杨御晨看着九尾狐的阵容笑道。

    “而反观战戈战队的出场阵容?”唐忆瑶贴近了一点道,“哦,聂彦并没有因为选图局的失利,而放弃邱取道这个点,他们出场的是聂彦、邱取道,加上李沉、钱跃和雨晴,分别是气武当、暗器唐门、剑武当、棍丐帮……还有掌峨眉!嗯,他们带上了掌峨眉,看来是不准备让九尾狐的快速团战能够奏效……”

    “战戈的阵容有点脆,”杨御晨皱了皱眉,道,“但是,输出和续航更全面。”

    “但是,九尾狐的阵容也不差,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群伤技能……”唐忆瑶道。

    “如果执行顺利的话,第一局会在三十秒内结束!”方尘秋的声音,完全代表了他冷眼旁观的态度,没有受到现场观众热情的一点影响。

    两支战队十个人,站在寒风凛冽的悬崖边,一步不慎就将掉落万丈深渊。

    可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战战兢兢,全都动作很大,一出手就是一轮火力朝对方覆盖过去。

    抢控制!

    如此狭窄的地形,一个控制下去最少就是三个人!

    聂彦和邱取道的远程火力,全都逼向了蓝白——封锁住这个九尾狐的团战节奏掌控者,让他不得不采取不停走位,将他的出手机会彻底地封杀。

    同时,陈彬和机甲的远程火力同样逼退着对方的棍丐帮,让他也没有出手的机会。

    场面似乎一下陷入了僵局……

    九尾狐的粉丝都有点难受起来,他们才不要僵局,他们要胜利——够爽快的,够利落的胜利!

    因为陈彬的态度,九尾狐的粉丝们心气也越提越高了。

    所以,现在和战戈打出互相压制有控选手的僵局开场,就如陈彬之前所说的,好丢人!

    “加油!”场上不知道是谁,率先引领了一声,“陈队,加油,九尾狐,加油!!”

    “陈队加油,九尾狐加油!”很多观众都跟着喊了起来,声音越来越整齐有序。

    看着场上的形式,好像双方都在找一个机会。

    九尾狐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团战倾向,似乎并没有什么思路一样……

    唐忆瑶有点看不懂了。

    九尾狐选择这张地图作为开局,不应该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的吧?

    而方尘秋的眉头,缓缓舒展开,眼睛不自主地稍稍向上弯了起来……

    陈彬不是没有想法。

    而是,他的想法太毒辣了一点,让方尘秋并不特别确定,所以,说都不忍说出来……

    陈彬的心好大。

    方尘秋看出来的是,他对这场比赛的追求,已经不只是胜利这么简单了。

    而是,彻底地抹杀战戈,从身体到灵魂,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