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42章 我果然没有骗你吧

第742章 我果然没有骗你吧

    就在直播画面切到了齐小天的第一视角的时候,齐小天仿佛感觉到了一样。レ

    突然围着陈彬的角sè,隐身,普攻,技能,再隐身,再普攻,再技能……

    整个角sè如同一只随意穿梭在虚空中的死神,身形每闪烁一次,就变换了一个位置,每闪烁一次,都能带走陈彬一部分血量。

    “天哪,天哪!那是……是幽灵漫步!”

    “这是打脸的节奏么?在陈彬面前使用幽灵漫步的打法?!”

    “小天,小天,太帅了!”

    “如果打脸,请狠狠打!再来五百个回合的!”

    这一次,甚至不用解说开口,所有人马上都认了出来。

    齐小天这一套如梦似幻的cāo作,正是陈彬的招牌战斗技巧。

    幽灵漫步!

    这一套战斗技巧,曾经多少次在陈彬的手上,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

    曾经多少次,让对手难受到要吐血。

    曾经多少次,利用这一套技巧最终收割掉了对手的人头。

    可是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陈彬居然会被人当面玩出了幽灵漫步。

    而且还是玩儿得这么溜,丝毫不亚于他这个战法的原创者。

    “御晨,你真是太有经验了!你怎么知道齐小天会突然玩出这么jing彩的cāo作,如果不是你刚才让导播切换到了齐小天的第一视角,这么jing彩的场面,我们就要错过了!”小雪在看到齐小天表演出幽灵漫步的第一时间,就偷偷的掐了话筒,满脸兴奋地对杨御晨说道。

    杨御晨听罢,没有答话,只是再一次和林薇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露出了一种让小雪看不明白的笑容。

    齐小天玩出了幽灵漫步之后,陈彬已经掉了接近一半的血量了,但是他自己的血量,仅仅只是掉了不到三分之一。

    这让他的信心更加爆棚了。

    手上的cāo作也觉得越发的顺手了。

    各种华丽的炫技技巧,毫不犹豫地一波接着一波的使用。

    而红巢的粉丝们,欢呼声也越来越大。

    “小天,小天,小天!”

    “第一,第一,第一!”

    ……

    渐渐的,不知道是谁起得头,红巢的粉丝们开始不约而同的呼喊起了齐小天的名字,更是**裸地喊出了第一的口号。

    几乎每一个红巢的粉丝,都认为这场比赛,他们已经赢定了。

    而只要拿下了这一场比赛,齐小天第一暗器唐门的名号,自然就已经坐实了。

    从今以后,红巢就又多了一个剑战圈的王者职业!

    那些九尾狐的粉丝们,再也不能拿第一唐门来膈应他们了!

    想到这里,每一个红巢的粉丝心里,都觉得今天实在是爽快极了!

    就从这一场选图赛的开门红开始,打九尾狐一个三十比零!

    齐小天虽然隔着玻璃房,戴着耳机,却也听到了观众席上传来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声浪。

    他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浓,手上的cāo作也越来越华丽了。

    就在这个时候,杨御晨在自己面前的电脑上,又一次飞快地切了一下陈彬的第一视角。

    终于到了要收线的时候了么……

    他笑着摇了摇头,将话筒切到了导播的频道。

    “导播,导播,请现在将直播画面,切成陈彬的第一视角!”

    导播收到这个指示后,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按照杨御晨的建议,看了一眼陈彬的第一视角。

    不看不知道,一看,他也吓了一跳!

    什么事王牌解说?

    经验!杨御晨的经验,简直是太强大了。

    “御晨!你这……这……这时机把握的太准了!稍等,我现在把所有画面都切过去!”导播的语气也激动了。

    不过,他的手却一点都没抖,飞快地将二号厅的直播画面,全部切换成了陈彬的第一视角。

    现场的观众还正沉醉在齐小天华丽的cāo作里不可自拔的时候,突然发现直播的大屏幕一闪,齐小天的第一视角画面,就已经被切走了。

    “搞什么?导播?好端端的乱切什么画面!”

    “就是就是,切回来,切回来,我们要用小天的第一视角,好好看看陈彬是怎么玩儿完的!”

    两名嘴快的红巢粉丝在画面刚闪过的时候,直接就嚷嚷了起来。

    可是,他们马上就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整个会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

    难道是他们两个的气场太强力,王八之气侧漏,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了?

    不对啊,如果只是九尾狐的那些家伙不出声了,还可以理解,毕竟他们的大神都被逼到失败的边缘了嘛。

    没道理,连他们红巢的粉丝们突然都不说话了啊!

    两个红巢粉丝狐疑地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所有的红巢粉们,之前脸上那些兴奋也好,喜悦也好,幸灾乐祸也好,通通都不见了。

    所有人,都换上了同一个表情。

    瞠目结舌!

    神马情况!这神马情况!

    那两名红巢的死忠粉忍不住顺着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大屏幕。

    然后……

    他们也瞠目结舌了!

    陈彬的第一视角里,整个地图上,齐小天已经包围在了密密麻麻的陷阱里!

    所有红巢的粉丝,都迷茫了,迷惑了……

    这些陷阱,陈彬特么的是什么时候布下去的。

    尽管不知道那些陷阱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但是他们明白一件事情,只要齐小天踩到了那些陷阱上。

    这场比赛,就已经没有悬念了!

    “呵呵,陈队,怎么不动了?放弃治疗了?”齐小天看着陈彬突然站在了他的对面,没有了任何的cāo作,也跟着停了下来,笑着打字嘲讽了一句。

    他一点儿都着急。

    现在,他和陈彬的血量已经拉开了。

    在他看来,这一场比赛,陈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所以,他觉得不妨停下来,嘲讽两句,享受一下屠杀主神之前的乐趣。

    “呵呵,因为……你已经死了。”陈彬的反应,完全没有像齐小天想象中的那样气急败坏,反倒是了呵呵地打出了一排笑眯眯的表情。

    都快输了,居然还有心思玩儿cos,你以为你在演北斗神拳呢……

    齐小天没好气地腹诽了一句。

    直接解决掉陈彬吧!

    他已经给陈彬想好了十种死法,现在要做的,就是随便选出一种最快的就好了。

    “不要!”

    “小天,别……”就在齐小天动起来的一刹那,红巢的粉丝们忍不住都惊叫了起来。

    可惜,他们的呼喊太过杂乱,齐小天没能感受到他们的担忧,直接踩入了陈彬早就为他准备好的陷阱大阵!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齐小天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角sè,突然被定在了原地,突然挂上了各种负面状态,血量也跟拧到底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地掉。

    动一步,错一步。

    不远处的陈彬,则是好整以暇地直接一发剧毒之触丢到了他的脑门上。

    剧毒之触,暗器唐门60级技能,对单体目标造成基础攻击280%的伤害,附加15秒中毒状态。中毒状态下,如果3秒内再次受到木系伤害,则降低50%木系防御,持续5秒,中毒状态延长5秒。

    这是暗器唐门爆发很高的技能,也是很难击中的技能。

    原本在齐小天的设想里,这场比赛,他会用在最后释放最jing彩的一记剧毒之触,华丽地命中陈彬,结束掉这场表演。

    谁知道,他猜中了故事的结局……

    却猜错了故事的主角!!

    最后领盒饭的人,不是陈彬,而是他。

    继续踩陷阱,技能铺天盖地地袭来。

    几秒钟之后,齐小天做了最后的挣扎,无奈他的踩中的陷阱太多,又被剧毒之触命中,加上陈彬还在远处有一搭没一搭的补刀,他还是顶着一头绿油油的脸sè,不甘地倒地身亡了。

    “靠!说好的只用暗器唐门的呢?哪来的陷阱!”倒地之前,齐小天悲愤地问道。

    “不好意思,当时比赛就要开始了,我的话只说了一半,还有下半句没来得及打,我用三分之一的职业都能赢你,剩下的半句话是,要是发挥全力的话,你就要被虐成渣了!”陈彬答道。

    “你!”

    “你看……我果然没骗你吧!”

    齐小天没有回答,因为他的画面,已经变成黑白的了。

    “唉……”就在齐小天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屏幕时,身后传来了叶骄阳一声长叹。

    “队长,我……”齐小天回头,感觉有些莫名,有些费解,也有些委屈。

    “啥都别说了,你还是太年轻了……居然连一只狐狸的话你也信,你是**?”叶骄阳摇着头笑道。

    “不准说脏话!老大,小天天已经很委屈了,你居然还说他是那啥……太粗鲁了!”旁边的鲁双双突然抗议了一句。

    齐小天无语地瞪了鲁双双一眼,脑子里对刚才的比赛快速的复盘了一遍。

    然后,突然一拍脑袋,叫了一声:“靠!”

    “怎么,终于想明白了?”叶骄阳看着齐小天的样子,笑道。

    “全都想明白了。”齐小天手指都捏紧了,“我真傻,真的。居然从一开始就被他骗了,而且一直……被骗到了最后!没想到他从开打,就已经背着我偷偷的放陷阱了!”

    “没事儿,人不**枉少年嘛,你能这么二,说明你还年轻。年轻多好啊!可以在夕阳下奔跑……”叶骄阳却笑得很开心,“再说了,反正谁先选图,对我们来说,也没太大区别!”

    齐小天听了叶骄阳的话,心情非常复杂。

    不知道自己应该愤怒呢,还是应该感激……

    “对了,队长,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齐小天突然说道。

    “嗯,说!”

    “你和陈彬认识多久了?”

    “唔这个……大概……有**年了吧。”

    “既然你认识他这么久了,你难道就没发现,像他那样的人,简直就应该被我人道毁灭的!”

    “像他那样的人?嗯,这个……小天啊,你被那货坑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不要一棍子……咳,打翻一船人嘛!”叶骄阳摸了摸鼻子,有点心虚地拍了拍齐小天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