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54章 那一道血色的鸿沟

第754章 那一道血色的鸿沟

    林薇的目光,也重新转向了比赛。文學吧wxba

    刚才其实她还有没说出口的话,也不能说出口的话。

    那就是,越是没有经验的新人,越是容易出现过度操作,因为,比赛节奏激烈起来,很多新人都忘记了要在比赛中注意保护自己。

    像是红巢的鲁双双那样有经验的选手,或许打上十局,二十局,才会有受到伤害的危险,可永夜只打上几局就很危险了。

    但是,这话她肯定不能说。

    永夜听到了会受到打击的,他会觉得是因为他不够小心、不够注意,才导致全队没办法再多赢几局。

    “九尾狐的速度优势还是很惊人的,”杨御晨已经开始解说比赛了,“一开场,还是全员上马,直奔外堡,以他们的速度,冲出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好的!冲出去了!九尾狐直接冲出去了!”小雪道,“只不过用了七八秒的时间,九尾狐就已经抢先冲出了内堡,避免了被压在狭窄地形一波带走的悲剧……”

    “没错,换人之后的九尾狐,并没有选择固守在内外堡连接的大门处,而是选择和红巢在外堡的区域,一决雌雄!”

    “飞鹏堡这张地图,不愧是经过了九尾狐精心挑选的一张地图,即使是变了阵容,因为九尾狐全队的移动速度优势,内堡的天生劣势,对于九尾狐来说,基本不存在,他们想选择在哪里打,就可以在哪里打。”

    马蹄扬尘,零点骑乘的追日,一身的火焰踏蹄而动!

    九尾狐带着他们的新阵容,很快就在外堡和红巢遭遇了!

    死亡一指!

    双方都没有金钟少林那种职业。只见两道梯云纵同时亮起,冲在队伍最前方的叶骄阳和斩、红狼无双剑,同时出手了。

    而且,都是毫不犹豫地大招甩脸。

    “你的打法真是漂亮带感,真的不考虑来红巢?”叶骄阳在出手的一刹那,脑袋上就飘出了嘲讽。

    “滚。”红狼非常简洁地回了他一个字。

    但是,回应主神嘲讽的结果就是,他慢了……

    叶骄阳的反应速度简直是彷如电光火石,出手。扭头,吃技能,找角度让鲁双双方便加血,紧接着再一次开出爆发技能,整个就比红狼快了一圈!

    一开场。叶骄阳就占尽了先手!

    面对叶骄阳凌厉的压制,红狼面无表情,对于这个曾经交过手的对手,他心里很清楚,现在的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九尾狐不是红巢。叶骄阳必须单打独斗,而他只需要打好自己的节奏,打出到位的输出就可以了!

    赛前,陈彬对他就是这么说的——他什么时候死。无所谓,但是,死之前,必须为团队爆发出尽量多的输出!

    此时的红狼。虽然面对的是叶骄阳,但他的眼睛里不再是只有叶骄阳一个对手。而是眼观六路,时刻注意着其他队友的发挥……

    一旦有机会,他会毫不犹豫放弃叶骄阳,转火爆发更值得输出的目标!

    “嗯,这种正面的对拼,毫无取巧可言,双方拼得就是硬实力。”杨御晨不断地报着技能,除此以外也没太多话好说。

    “是的,九尾狐的团队走位,小配合,都比红巢要熟练,但是……”林薇摇了摇头,“正面战斗打起来,面对早就习惯了用个人技术碾压团战的红巢,太过于刻意的集火,反而会造成输出浪费……”

    “红巢战队面前的九尾狐新人,打得稍稍有点显得太硬了的感觉。”杨御晨道。

    “确实有一点,红巢刚才已经被连续七局的比赛打得很兴奋了,九尾狐适应不了他们眼花缭乱的变化和操作。”林薇点了点头。

    九尾狐的团战已经打响,但在红巢的秀场上,还能像他们训练的时候那么流畅?

    基本不可能!

    所以,尽管九尾狐已经很强了,可到底还是无法弥补双方目前在技术,经验,和装备上的差距。

    红巢为什么连输七局都无所谓?因为,硬实力就在那里。

    管他九尾狐拿出什么战术,拿出什么阵容,怎么密切配合,怎么移动走位,怎么努力完善操作……

    技术、经验、装备,都根本没法比!

    九尾狐和红巢之间,还有一道巨大的鸿沟要跨越……

    对于九尾狐来说,那道鸿沟没有捷径可以走,必须要用一场场比赛的鲜血来填满!

    “重组后的九尾狐正式建队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很多队员甚至进入职业圈还不到一年,真的想要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面追上红巢这样的王牌队伍,也是不现实的!”杨御晨点头道。

    “但是,他们真的很强啊……”小雪都已经被红巢和九尾狐互相之间的正面比拼给看呆了眼。

    红巢的激情发挥,九尾狐的冷静周旋。

    双方不断在高速的移动中交火,简直看得人眼花。

    可是,比赛的局势,的确如林薇和杨御晨所说的那样。

    尽管九尾狐凭着互相之间的配合,一开始和红巢战了个势均力敌,但渐渐地发展下去,率先不成型了的还是九尾狐……

    “斩、红狼无双剑,尽管这场比赛中他发挥的不错,可惜,似乎叶骄阳一直在盯着他打,如影随形,不死不休!在比赛开始的三十七秒左右,他成为了这局比赛中,第一个被击杀的队员!”

    “徒手拆机甲被轩辕陨一个‘裂地崩’改变的地形,刚好卡在他的后撤的走位空间上,不行,他危险了!”

    “还好,蓝白的补位很及时!蓝白一记精彩的平安罩,后手反控了跟上来准备秒杀机甲的叶骄阳,但是,他自己却被白衣剑客和鹿角霜集火,不甘地倒下了。”

    比赛进行地非常激烈。远比前七场的节奏还要快。

    双方选手的血量都在下降……

    九尾狐不慌不忙的冷静移动,互相呼应、配合。

    红巢的步步紧逼,华丽炫技。

    全场的欢呼声,就一直没有断下来过,掌声更是一片连一片。

    “好的,叶骄阳阵亡!!被蓝白控住的叶骄阳,瞬间被九尾狐剩下的所有人集火,九尾狐的位置真好……无论对手在什么地方被留下,他们全队都能保证第一时间出手!”

    “现在场面上的局势是三打四。可惜,太明显,九尾狐的血量,已经整体不如红巢了!”

    二十秒、三十秒、四十秒……

    紧接着,小苍和机甲陆续被红巢带走。而红巢只付出了轩辕陨一个人的代价。

    陈彬以一敌三?

    而且,对手还有控有输出有加血……

    “呵呵,非常精彩的一局比赛,”小雪的拳头已经被她自己攥出了汗,“陈彬操作的零点,血量也不多了,除非动用大量精炼技。否则他反败为胜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只是不知道,他会像叶骄阳一样,在夕阳下奔跑么?”杨御晨看到比赛大局已定。突然想起第一局的场面,和现在何其相似,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

    陈彬会和叶骄阳一样二吗?

    当然不会!

    就像九尾狐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红巢一样。

    陈彬面对同样的比赛局势,永远也不会做出和叶骄阳一样的反应。

    所以。他只会比叶骄阳更二!

    尽管他们的目标,差不多从来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让对手不爽,不爽,不爽到极点。

    哪怕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也绝不能让对手开心地玩耍……

    “陈彬,他面对红巢的三名队员,直接冲了上去……不对,这只是一个假动作,他马上突然转身开出了轻功,然后切出了隐身,选择了,战……略性撤退……”杨御晨看着陈彬的反应,有些无语地解说道。

    “战略性撤退?!”小雪真佩服自己没一口喷出来。

    杨御晨这说法,实在是太给陈彬面子了!

    什么叫战略性撤退?

    那根本就是逃跑好吧!

    而且是当着面隐身,逃,连逃走都操作地行云流水,极度果断,毫不拖泥带水。

    以致于红巢的三名队员,甚至都没能及时开出显影之尘,来针对陈彬的隐身。

    而等到他们洒出显影之尘的时候,陈彬已经脱离了被显形的作用范围。

    “靠,杀了他。”红巢的三个人确实是不爽了。

    对于红巢来说,最恨的事情是什么?

    煮熟的人头飞了!

    那可是人头啊!红巢全队为之甚至可以队友内乱、勾心斗角、互相坑害的人头!!

    接着,在所有解说和观众们众目睽睽之下,陈彬在隐身的状态下,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地图一个无比刁钻的角落。

    直接蹲下去……

    躲了起来!

    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观众,包括两名解说在内,甚至从来没有发现“飞鹏堡”这张地图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

    可是,陈彬居然一隐身就直奔这个地儿,显然是早有准备。

    “呃,这个……”小雪已经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了。

    “嗯,对……对地图……地图细节的研究,也是……”杨御晨揉着太阳穴,总不能任由解说席失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说,“也是一门功课。嗯,显然九尾狐对这张地图的研究非常透彻,所以,红巢的队员们,完全没法找到他。”

    林薇别有意味地扫了杨御晨一眼。

    说实话,这纯属找话扯了……

    除了陈彬之外,还真没有谁会在研究地图的时候,特意留意到一个可以用来躲猫猫的角落。

    那可是比赛啊!

    又不是真的做游戏!

    叶骄阳看着三名队友徒劳无功,虽然违背红巢观战不语的原则,但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别找了,你们还不了解他?既然这么信心地跟你玩起了躲猫猫,你们肯定是找不到了,就别浪费时间了,直接等时间结束吧。”

    红巢的三个人也没再说什么,于是,全场观众就看着三名红巢的队员突然聚在了一起也原地不动了,整个比赛画面突然像陷入了卡机一样。

    除了比赛的时间还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之外,整个比赛彻底停摆了。

    虽然这一局的结果已经没有了悬念,但是,红巢的玻璃房里却是一片不开心……

    等待比赛结束的三个人,都已经咬牙切齿了。

    人头啊!

    该死的陈彬,还我人头!!

    ——————

    有人说,看到果果求月票就好笑。为毛啊?求月票这么一件严肃认真的事,怎么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