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83章 风紧,扯呼

第783章 风紧,扯呼

    那群神通广大的记者,真的是上可大闹天宫,下可翻江倒海,荆棘鸟的领队已是十八般武艺用尽,竟然都没能阻止他们进入席非池的房间。文學馆

    当然,最让领队头疼的不是这些记者,而是席非池的不配合。

    无论是领队提出的“战略转移”到其他队友房间方案,还是“祸水东引”地早早去陈彬房间避难,都完全没有得到席非池的配合,原因则是他只喜欢在自己的房间吃蛋挞,去了别人的房间,蛋挞就不甜了。

    荆棘鸟的领队就要疯了。

    都已经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蛋挞蛋挞蛋挞……

    溪谷空中竞技场的保安几乎全体出动,但是面对电竞圈的记者,他们也不好太过得罪,毕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竞技场能够如此火爆,大部分功劳可还是要归功这些记者当时的炒热度……嗯,红包是没少封的。

    对于生意人来说,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而对于记者来说也是一样——挡人头条如杀人父母!

    所以,酒店方面也非常为难,不拦不是那么回事,硬拦也不是那么回事。

    还好,在他们这样的纠结态度之下,90%的记者都被拦在了外面,而且一个摄影记者都没放进去,但那10%如八仙过海一样的记者,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席非池的早餐,就这样被打断了……

    本来荆棘鸟的工作人员,头疼地想着该怎么应付等会儿将会出现的,他们队长席非池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是没想到,席非池被打断了早餐之后,却完全没发火。反而是把所有记者都引进了房间来。

    席非池突然变得合作了?

    所有荆棘鸟的工作人员,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剑战职业圈的队长,有一个省油的灯吗?

    果然,第一个记者一进来,刚刚坐下,席非池就开口了:“哦,您等等,沙发就一个,您坐了。别人都站着?”

    一个半大的孩子,对一个成年人说这句话,害臊的肯定是成年人吧?

    即使是记者那么厚的脸皮,一下也扛不住席非池那双几乎要挤出水来了的眼睛,赶紧蹭地一下站起来。

    “来的人好像还不少。”席非池现在其实还并不是太清楚。他们为什么事而来,但是,他只知道一件事,肯定来者不善!

    “那个,”十几个记者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道,“其实。大家应该都是为一件事来的,不如就直接问吧。”

    “等等……”席非池眼泪汪汪地指着他的桌子,“我应该可以先把我的早餐吃完吧?”

    “……”荆棘鸟的工作人员立刻紧张起来了。

    “我现在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如果营养不充足的话。将会影响我未来的……”

    “行行行,席队请慢用,我们等一会没关系。”其中一个记者赶紧道。

    这都什么跟什么?长身体的时候都出来了!

    还能更扯一点嘛?

    “好吧,你们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席非池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慢条斯理地坐下就吃起了他的早餐。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席非池吃得真心慢,不是一般的慢。

    可是一顶“善解人意”的大帽子被扣在记者们头上。他们也不好打扰人吃早餐吧?

    四十分钟……

    快一个小时了……

    终于,还是有记者忍不住了:“不知道席队每天吃早餐都是这样吗?”

    一旁荆棘鸟的工作人员们立刻点头:“一直都是这样!”

    气氛一下僵住了。

    虽然记者们现在都有点觉得,席非池可能是故意避他们的话,但是,这股怒火在如此安静的氛围中,又没有合适的由头能够发出来。

    就这样,席非池旁若无人的吃早餐中,记者们就被迫站在原地,整整被晾了一个小时。

    一群被戏弄了的记者里,永远会有那么一个出头鸟冒出来的,只不过今天来的都是比较资深的记者,他们都在等别人做那个出头鸟,所以,等一个小时也是很正常……

    但是,一个小时过去,出头鸟不可能再不冒了。

    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记者,脸色已经有点不好了:“席队,一个早餐吃这么长时间,不会是心虚,不准备应我们的采访吧?”

    “心虚?”席非池啪地放下筷子,一抹嘴巴,“我有什么义务接受你的采访?”

    “……”那记者脖子一硬,“因为荆棘鸟的丑闻!”

    “荆棘鸟的丑闻,你倒是比我知道得还早……”席非池完全不管什么是礼貌了,唰唰两筷子就扔过去,“我不活了!”

    完了完了!所有荆棘鸟工作人员都在想,席非池还是开始放大招了!

    三秒钟之内,席非池眼眶里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简直是看得在场记者目瞪口呆——这孩纸是职业选手还是职业演员啊?

    “席队,席队,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听到一些传闻,所以才想来问问清楚,以免有什么误会啊……”

    “什么传言?”席非池三秒之内又收起眼泪,突然一本正经问道。

    “关于令姐盗号而被抓的……”

    “原来是说她啊,呜哇哇!”席非池还没等那记者说完就大哭起来,“姐姐,你死得好惨……”

    “咳咳!”所有记者全都黑线满头,震惊地看向席非池,“她……她死了?”

    “没有啊!”席非池立刻又恢复了一本正经。

    “可,可你怎么说她……”这群记者绝对已经是够资深了,可是,他们怎么突然觉得有点搞不住了?

    “因为她迟早要被你们杀死的啊!”席非池马上又扑倒在沙发上,眼泪流得那叫一个欢畅,“姐姐啊。你死得好惨,你被他们一笔一笔地戳死了!”

    “呃,不是,席队……我们只是想搞清楚,ces联赛上令姐入狱的事……”

    “姐姐,你放心,我记住他们每个人的脸了,每个人我都不会放过!”

    “那个……那个,席队啊。那个……”

    “我亲爱的姐姐,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呜呜呜呜呜呜……”

    所有的记者,都无比佩服地看着荆棘鸟的领队他们。面无表情的淡定神色。

    天!眼看席非池都已经快哭晕了!

    真的难以想象,荆棘鸟的这群人是遭过多少罪,才能在这样的局面下保持镇定的?

    各个相熟一点的记者都互相看了一眼。

    一早上的时间,算是白白浪费了。

    写头条之前的采访时间是多么宝贵?竟然被席非池这么调戏走,真是让人火大。

    不过,头条还是要写的!

    非得挖出那个大新闻不可!!

    大多数记者都有了一丝共鸣——席非池这里油盐不进,那么大的事。总有人会开口的!

    所以,转场!

    ……

    陈彬送走方维之后,就一个电话叫齐了九尾狐的队员们,让他们兵分三路先去吃早餐。然后,今天他们要出去逛逛。

    全队都非常奇怪……

    什么叫做逛逛?

    逛哪儿?网吧吗?不做赛前训练了?

    荆棘鸟即使不是什么强队,至少今天的常规

    但是,陈彬既然这样说了。他们也立刻照办,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在餐厅集合。

    然后。九尾狐全队莫名。

    尤其是陈彬带着他们从竞技场逃生通道出去的时候,更加莫名。

    一个小时之后。

    席非池和记者愉快地胡搅蛮缠中,九尾狐队员已经在大街上闲逛了。

    两个小时以后。

    被席非池折磨了整整六十分钟的记者,跑去找荆棘鸟其他队员,九尾狐的队员都已经惬意地坐下来准备吃午饭了。

    三个小时之后……

    采访完席非池的记者,再转头想要去骚扰陈彬他们……

    看到的自然是他们所有人的房间房门紧锁,一个都不在!

    “那群狐狸,溜得真快啊!”所有记者都咬牙切齿起来。

    “没办法,回了吧。”所有记者只能暂且鸣金收兵。

    荆棘鸟那里,其实没挖出什么猛料。

    席非池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能怎么办?加上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半年,当时那些本来就知道不多的人,现在更加是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不过,席非池耍弄他们,可是让他们感觉到非常地不满意了。

    很多记者没得到具体的内容,都已经决定抓住席非池的凉薄做文章了——亲姐姐陷入牢狱之灾,他竟然还可以优哉游哉地吃蛋挞,调戏记者,然后大哭大闹咒自己姐姐去死。

    谁让席非池不给内容他们写的?

    既然没有内容,那他们就只能自己制造内容了!

    当天下午的各大网站头条,都整理出了“你不知道的ces表演赛惊天内幕”等新闻,甚至有网站做出了大幅专题……

    这下不止是剑战的粉丝,就连其他游戏的粉丝,都狠狠震惊了一把!

    从来没听说过,哪一款游戏职业战队的工作人员,竟然会参与到盗号这种事里面去的……

    事情一下子就被炒热了。

    那些抢到了消息的记者,自然是赶紧添油加醋地写,至于什么消息都没抢到的,他们也有他们的办法,那就是从已有的新闻里“推理”出新信息,然后抓住被推理出的新信息,把它给写得活灵活现。

    wcg预选赛剑战项目小组赛第四轮前夕。

    九尾狐战队和荆棘鸟战队,被陷入了一场意外的媒体危机……

    原本一场并不是太被关注的比赛,因为半年前ces联赛的事情被披露,导致两家战队原本还挺相安无事的粉丝们之间的关系,空前地紧张起来!

    九尾狐粉丝为盗号事件愤怒不已。

    荆棘鸟粉丝则坚持认为,九尾狐在对荆棘鸟战前放出这种消息,无论真假都太不厚道了。

    而九尾狐粉丝自然反唇相讥,以他们家战队现在的实力,打荆棘鸟战队,还需要用这种赛场外的打击方式?

    陈彬他们开开心心地玩了一天,再回到酒店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所有剑战论坛,铺天盖地的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