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84章 嘲笑你的兴趣都没有了

第784章 嘲笑你的兴趣都没有了

    有人要倒霉!

    有人一定会很快倒大霉!

    看着ces联赛上的盗号事件愈演愈烈,剑战职业圈几乎所有选手,都只有这样的一个共识……

    而那些发布了头条消息的媒体,也都陡然意识到一件事——如此激烈的大新闻,好像《早安,电竞》那样的大媒体,都没有参与。

    几个比较大的媒体官网上,还是非常和谐的“九尾狐队员亲切地与粉丝合影”等等,完全不疼不痒的报道。

    关于ces联赛陈彬被当场盗号的事,居然一个字都没有!

    新闻人的嗅觉,该是有多敏锐?不过半天的时间,有些媒体就意识到不对了……

    陆陆续续地,多了几家聪明的,把头条赶紧给撤了的媒体。

    不过,这事情实在是太恐怖离奇了,声势已经起来,再撤掉新闻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当晚,king和他的秘书团,直接到达了溪谷空中竞技场!

    剑战虽然只是king手中众多竞技项目的其中一个,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意义非凡的一个项目,剑战的加入和ces联盟的正规化,几乎是走在一条纠缠的路线上……

    互相依存,一起前进!

    马上,跟随king到场的剑战运营部负责人,也都到了溪谷空中竞技场!

    king一到就直接召集了所有剑战职业选手,明确了态度——他这次非要搞清楚,到底是谁敢这样造谣剑战!

    是的,造谣!

    king一开口就说了是造谣!

    直接定性!

    毫不拖泥带水!!

    首先就是非常强硬的一项项列罪证明、讯问记录,几乎都是机密档案,但是。全部都是沙棘公主参与网络诈骗的供述,没有哪一条能证明她和盗号有关。

    随后,被抛出的就是沙棘公主的学业经历和培训经历,完全证明她根本就是个电脑小白,没有任何盗号的技术能力!

    最后king下达了最后通牒,哪家媒体提供谣言最初来源的线索,可以获得以后ces所有积分赛事的选手更衣室采访权一次!

    什么是重磅?这才是重磅啊!s选手更衣室!

    那里,一直都是媒体禁区!

    king为了找出谣言来源,竟然连这个都抛出来了。看得出来这位大boss真的是动了气!

    一时之间,那些刊载了“谣言”的媒体人人自危……

    虽然king没有明说,但言外之意是什么?有心人不会听不出来!

    既然有选手更衣室采访权这种甜枣,那就肯定有大棒……

    要是king做的绝一点,对那些没有合作的媒体直接封锁所有积分赛事的采访权。那直接就可以毁了一家电竞媒体!

    “简单来说,king平事儿的方式,就是把我们给卖了?”叶骄阳坐在king不远处的沙发上,低声朝陈彬问道。

    “卖了就卖了,只是价钱太低。”陈彬摇了摇头。

    king放出选手更衣室采访权,不就等同于是把职业选手的禁区给卖了吗?

    看来为了剑战,为了ces联盟。他们这群小伙伴在king眼里,还真的是不怎么值钱……

    因为king来得太快。

    放出的证据太猛……

    加上甜枣加大棒之下,媒体立刻出现了分化。

    一条条线索被集中到了king的眼前,每一个消息的来源。都被往前推溯……

    再剔除掉一些虚假的、知道详情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编造的消息,到底谁泄露了这件事,很快就能有结论了。

    这一晚上,注定很多人都没法休息了。

    不过。陈彬他们回去之后倒是睡得不错——反正ces联盟在联赛上被盗号打脸的事,不可能是他们的人泄露出去的!

    king再怎么找麻烦。也不会找到他们头上来。

    第二天早上……

    事情的发展,稍稍有点让剑战职业选手们意外——king单独约见了战戈战队队长,聂彦!

    ……

    荆棘鸟战队队长的姐姐盗号的事,难道跟战戈有关?

    这是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早上在餐厅里,几乎所有职业选手都在互相打听这件事。

    “说起来,战戈第三轮的状态好像不错啊。”早餐的餐厅里,蓝白拿着详细的小局战绩表,朝陈彬道。

    “哦?怎么个不错法?”陈彬抬了抬眉毛。

    “第三轮他们只输了狂战三分,你说是不是不错……”蓝白把小局战绩表递给陈彬。

    “……”陈彬显然是有点意外了,“那还真是不错。”

    第一轮开幕战上,战戈战队输了九尾狐一个零比十六,而且还是栽在他们练了一个星期的针对战术上,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发挥出来,可以说是憋气憋得几乎要弃权的地步。

    因为陈彬说了,小组赛就要送战戈回家!

    结果战戈第一轮还输成那样,不是应证了赛前蓝白说的,他们只是捡了九尾狐一个烂摊子的嘲笑?

    所以,第二轮战戈算是白送局,整个战队状态低迷到不行,谁都以为他们真的被九尾狐一场比赛就给彻底打垮了……

    没想到第三轮,战戈竟然又重新振作起来!

    而且这一振作不得了,和狂战这样的顶级强队,打得有来有回,而且最后的结果,只输了他们三分!!

    因为wcg小组赛的一些赛制规则,在注定会排名靠前的强队手上多拿小局分是极有好处的!

    “他们吃兴奋剂了吧?”九尾狐全队都不敢相信,战戈能调整得这么快,而且,调整得这么猛。

    “聂彦本身实力并不差,不管怎么说也是做过九尾狐代理队长的人,和狂战这样的强队对战。反而有经验。”蓝白道。

    “但是……”机甲弱弱地举起手,“那关荆棘鸟什么事了?”

    “是啊,为什么要泄露荆棘鸟的丑闻,还把ces联盟给带害进去……”永夜也是一脸不解。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战戈战队的振作,和他们无聊去弄荆棘鸟的事,完全没有关系吧!

    要说战戈战队,进入职业圈第一年,ces联赛上成绩就不错了,应该是很好的状况了。他们在wcg上受了九尾狐的侮辱,要找回场子也罢,要咬牙进八强也罢……全都不关荆棘鸟什么事啊!

    荆棘鸟又没招惹他们!

    “难道说,他们是想挑起我们双方的矛盾,影响两个战队的正常发挥。让我们输给荆棘鸟?”蓝白认真地掰着指头数道。

    “然后?”全队混乱地看着他。

    “然后,他们只要战胜了荆棘鸟,对我们就有了胜负关系。”

    “那又如何……”

    “如果机缘巧合之下,可能这个胜负关系就能起作用?”

    “……”全队都像是看精神病人一样看蓝白。

    陈彬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蓝白啊,真难为你了,竟然能为他们找出这么别扭的理由!”

    蓝白笑着摊手道:“喂,我分析得很认真啊。你们都没听懂吗?”。

    全队都给了他一个白眼:“完全没听懂!”

    ……

    听不懂是正常的,听得懂那才叫有问题。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说着话,时间也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但是,餐厅里谁都没有走……

    所有的剑战职业选手。都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那个人,自然是被king约谈的聂彦。

    king和聂彦的谈话,持续了一个小时。

    以king的作风来看,这次还真算是长话短说了……

    谈话的具体内容。谁也不知道,但是。聂彦走进餐厅的时候,整个人脸色都很不好。

    而他的脸色已经表明……

    事情可能真的很诡异地和战戈有关了!

    看到聂彦阴沉的脸色,一直在餐桌前等聂彦的战戈队员们,都是一脸古怪地看着他。

    “到底怎么回事?”李沉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低声问他道。

    “我们做的。”聂彦一开口只给了他四个字,马上又补充道,“但是,不是我做的!”

    “……”李沉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那是谁?”

    “能做出这么蠢的事的人,还能是谁!”聂彦反问。

    “呃,胡晖……”李沉立刻就会意了。

    整个战戈战队里,能得到这样的消息的人本来就不多,还能找一个最蠢的时机,以最蠢的方式,做出最蠢的事情的,除了他们从九尾狐那里“捡”的战队经理,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聂彦忍不住就笑了,笑得很苦。

    烂摊子?他一门心思从陈彬手上抢到的,难道真的是个烂摊子?

    刚才他打电话给胡晖质问,胡晖竟然非常得意地承认了,而且告诉聂彦,他利用这件事搞得九尾狐和荆棘鸟一团乱麻,接下来的比赛他们两个战队不看烦扰,肯定赢不了比赛了,所以,让聂彦带着战戈好好抓住这个好不容易创造的机会,一定要进入八强!

    聂彦真是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机会?机会你妹啊!

    职业比赛是过家家吗?稍微给人造点乱子,添点麻烦,别人就会输比赛?s联赛上的盗号事件,对于粉丝来说,确实是冲击力极大的头条新闻……

    绝对够吸引眼球!

    但是,对于早就知道这件事的职业选手们来说,算什么?

    别说九尾狐和荆棘鸟根本不会被影响,就算真的被影响,就算他们真的因此一路输比赛……那这种被送进八强的方式,就是聂彦要的吗?

    真难为胡晖居然还为做了这件事沾沾自喜!简直是无法理解!

    烂摊子……

    还真是烂摊子……

    烂得不能再烂了!

    虽然才早上十点钟,可聂彦已经觉得浑身都僵硬疼痛,好像打了整整一天的高强度比赛那么疲惫,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无意中看到的,却是陈彬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嘲笑!

    聂彦第一反应看到的,就是那张脸上的嘲笑!

    陈彬是多通透的人?看到king约谈他,然后看到他来餐厅的表情,应该就能推断出所有前因后果了……

    聂彦的脸一下就红了。

    那就像是好不容易又是送花,又是唱情歌地,费尽心思抢了别人的女朋友,结果,发现那根本就是一个谁都不想要的黑木耳一样,真是特别的尴尬,特别的憋气。

    九尾狐全队刚好吃完了。

    因为战戈坐得离门比较近,所以九尾狐要出餐厅,必然会经过他们的位置。

    刚好在他们经过的时候,聂彦的脸色就是那种猪肝色……

    陈彬又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瞟了他一眼。

    聂彦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因为他站得太突然,本能感觉有杀气的红狼,几乎是一个瞬步就挪到了陈彬身侧,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

    “你不用拿那种眼神看我,”聂彦的声音很冷,却忍着并没有情绪起伏,“你肯定很希望,荆棘鸟这件蠢事是我做的,但是,很可惜,并不是!”

    陈彬的笑容,一下就变深了。

    就像是看着什么很有趣的东西……

    说实话,他还真不关心荆棘鸟是谁害的,他更关心的反倒是战戈战队能从狂战手上拿下那么多分的原因。

    战戈,毕竟是陈彬亲口说,要小组赛送回去的!

    就算关心战戈,他的关心也仅止于——他们能不能回家,这很单纯的一件事上。

    所以,陈彬只是笑了笑,认真地看着聂彦,轻声道:“我怎么会有那种无聊到希望?”

    “……”聂彦咬了咬嘴唇,也觉得自己稍微有点失控了。

    “唉,聂彦啊,其实我已经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陈彬朝他点了点头。

    “……”聂彦眉头一皱,“那些话,挽救不了什么……”

    “不,你还是听听吧。”陈彬的唇角勾起了笑容,“以前的我,可能会嘲笑你,让你觉得很难受,有些话,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那么,现在呢?你有什么改变?”聂彦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点。

    “现在的我……呵呵,已经连嘲笑你的兴趣都没有了!”陈彬的笑容彻底地弯了起来,随后,发出了两声大笑,带着九尾狐的队员们扬长而去。

    还嘲笑什么呢?

    陈彬确实是一眼就看出来,聂彦他们这次肯定是被喜欢自作主张的胡晖给害了。

    对胡晖,还有谁能比陈彬更了解?

    所以,他会非常慷慨地给出自己的同情,而不是嘲笑……

    没错,这种时候还嘲笑就太过分啦,只需要默默地为战戈上柱香、捧一束菊花,才是最应景的!

    看着陈彬的背影,聂彦的手指突然一下收紧。

    如果不是李沉出手拉了一下,他铁定直接就把自己手指给捏伤了!

    那张原本只是阴晴不定的脸上,这一刻,已经彻底地转为了毒蛇般森冷和阴沉……

    ——————

    嗯,大章更新一个!预定零点过后的12月份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