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804章 旧恨没报,又添新仇

第804章 旧恨没报,又添新仇

    一场双方都没有淘汰危险的比赛,虽然以比较意外的结果结束了,但对于九尾狐和狂战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九尾狐的粉丝因为他们战胜了狂战这样的顶级强队,倒是多兴奋了一阵……

    而狂战粉丝的沮丧,却并没有持续多久。

    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一场有点问题的比赛,狂战在连赢了八局之后,才和九尾狐陷入胶着,狂战粉丝听解说都大致听明白了,九尾狐好像是抓到了狂战某个临场的弱点,而只要给狂战一点弥补性训练的时间,这种临时的弱点,下一场比赛肯定不会再在狂战身上发生了。

    既然不会再发生,比赛本身又不影响进八强,那还有什么好沮丧的?

    赛场上九尾狐和狂战的胜负,倒是没有闹出什么太大的风波,除了九尾狐的粉丝们多喝了几杯之外……

    真正受到影响的,却是战戈战队!

    当晚至少有三波现场的记者,看到聂彦在电梯口拦下了准备回酒店的叶骄阳……

    叶骄阳刚刚打完和步云的比赛,正在和粉丝说话的时候,聂彦过去把他“借一步说话”借走的。

    整个交流过程不到一分钟。

    但是,两个人具体说了些什么,就没有人听到了,而所有人知道的只是,红巢战队在半个小时之后,放弃了对比权,使得九尾狐战队成为了A组唯一的小组第一!

    酒吧里无数庆祝着九尾狐战胜狂战的粉丝们,纷纷又加了一杯!

    “红巢放弃对比权,战戈真的被陈彬小组赛送回家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九尾狐太给力了……”

    “爽!看着他们那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就不爽,终于算是吐了口气,就凭他们还敢坐在九尾狐的战队基地里耀武扬威。说他们鸠占鹊巢都是抬举了他们!”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是他们灰头土脸地被小组赛清回去,而我们九尾狐是第一,小组第一!嗝……咳,今晚场子里……所有九尾狐粉丝妹子的酒,我都请了!”

    结束的只是小组赛……

    但是,对于九尾狐粉丝来说,战胜狂战和送走战戈两件事加起来,让他们高兴得就好像是九尾狐已经打完了整个预选赛,拿到了WCG世界总决赛的出线权一样。

    红巢放弃对比权之后。事情就简单了.

    WCG剑战项目预选赛的A组结果,当晚就公布了出来。

    A组进入八强的四支战队是,九尾狐、红巢、狂战。以及步云,被淘汰的战队,则是战戈和荆棘鸟。

    当天晚上,战戈战队已经在收拾行装,准备打道回府了。

    而第二天的晚上。B组的结果也公布了出来。

    B组进入八强的四支战队是,弑神、天刃、七彩虹和龙吟,而听香阁和流域两支战队被淘汰。

    时间不知不觉地,已经是十二月十七了。

    至此,WCG预选赛剑战项目的小组赛,已经全部结束。而十天之后,也就是圣诞节之后两天,八支进入八强的战队才会重聚灯光璀璨的舞台。争夺前往WCG世界总决赛的三张门票!

    十天!

    对于记者们来说,这十天是挖年前最后一波猛料的好时间——大多数八强战队的选手都集中在溪谷空中竞技场不会离开,而又没有一场接一场的比赛压力……

    一般这样的情况下约采访,甚至全队专访,都是能够约到的。

    而且。这么多的职业选手聚集在一起,又休息下来了。肯定还有一些花边新闻可以挖掘。

    于是,大大小小几百家媒体的编辑部里,几乎是跟打仗一样,所有能派出去的人都倾巢而动,嗅到一点风声就立刻捕捉……

    剑战的职业选手闲下来的时候,一般也不太躲采访,毕竟一支战队有更多的曝光率,就代表会有更多的赞助商关注到他们。

    只除了一支战队……

    战戈!

    现在,最不愿意面对媒体的就是战戈。

    而偏偏媒体最感兴趣的,也是战戈。

    这实在是个可悲的矛盾……

    虽然采访不到战戈,但这不妨碍很多媒体的战报里,不断地去提起战戈。

    “就绝对实力来说,虽然龙吟和战戈都是近一年的新战队,但是,战戈几乎都是有职业经验的老选手,队长还曾经做过九尾狐这种顶级强队的代理队长,绝对实力是在龙吟之上的……”这算是比较中肯的评价。

    “可惜,他们的运气实在是比龙吟差太远,被分在了A组,A组除了荆棘鸟之外,任何一支战队的实力都比他们强,一个组就有三个战队拥有主神坐镇,另外一支还有着全剑战最好的掌峨眉和最默契的双子星,可以说,战戈的回家,算是情理之中吧……”这个媒体的评价,就比较戳脊梁骨了。

    “如果战戈这次是被分在B组的话,估计进八强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不过,对于战戈一支六月份才进职业圈的战队来说,今年的积分和年度排名,应该也无所谓了。”战戈再一次无辜躺枪,真的就有点让人无语了——九尾狐进不进八强也无所谓啊,你们怎么不去盯着他们说这话?

    “非恶意地猜测一下,战戈被这样的运气问题送回了家,估计也有他们做过损人品的事的原因吧?果然老话说得没错,人在做,天在看啊……”花边小报的猜测总是比较大胆的,看得战戈的队员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小组赛结束之后,每一天,每一份的战报,基本都少不了战戈的名字。

    或者是同情,或者是围观,或者是嘲讽……

    总之,四支被淘汰的战队中,只有战戈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可谁他娘的愿意成为这种难堪的焦点?

    然而,噩梦还没有完!

    记者采访不到他们。总有采访的人……

    那些伟大人物的什么初中班主任、小学同学等龙套角色,都经常能在新闻中被扯出来,更不用说一群游戏选手了。

    于是,战戈的选手彻底没有了安宁!

    以前他们和九尾狐的各种恩恩怨怨,竟然都被神通广大的记者们挖了出来……

    一件接一件!

    首先被曝光的,就是邱取道走后门进入九尾狐,却被陈彬叫队员过来陪他练习,结果把他完虐了,让他无地自容直接含愤而走,从此对九尾狐仇恨深种的故事。

    如果这个故事的结尾是邱取道在赛场上完虐了九尾狐。那一定是一出非常完美的逆袭童话……

    可惜,邱取道不是童话的缔造者,以复仇者的身份回到陈彬面前的他。再一次被一巴掌拍在地上,仍然只能艰难地抬起头,看着陈彬他们扬长而去。

    紧接着就是战戈的许雨晴……

    一家小报爆料,她刚进入职业圈在辉耀战队参加训练的时候,陈彬去辉耀战队基地参观。顺口指出了她的一个小问题,导致辉耀战队大半年没有启用她,她整整就在冷板凳上浪费了大半年的职业生涯上,可以说是被陈彬毁得不能再毁了。

    然后,就是有人曾经申请加入九尾狐二队,被以九尾狐不收二队队员拒绝的事。以及其他零零碎碎的恩怨。

    整理起来之后……

    整个剑战圈惊悚地发现,战戈还真是一支复仇之队。

    竟然每个队员多多少少都跟九尾狐有那么点不对付!

    真的太惊悚了!

    聂彦是怎么把这样的一群人给纠集起来的……

    不过,关于聂彦本身跟九尾狐到底有什么恩怨。倒是一直没有被挖出来。

    谁也不知道聂彦在做九尾狐代理队长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九尾狐的解散,到底是不是如传言那样,和聂彦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陈彬没有说。

    九尾狐的选手也都守口如瓶。

    即使是《早安,电竞》的合作记者方维打电话来开口问陈彬。陈彬也只是笑了笑,很不对题地回了他一句:“唐帆要请我们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方维眼睛一直:“当然要!”

    刚刚输掉比赛的狂战前副队长唐帆,请陈彬吃饭?

    剑战职业圈的新闻有三个要素,都是提高关注度的——重大的事、离奇的事、隐私的事。

    所以,陈彬和唐帆见面,方维肯定是不能错过的。

    不过,方维也明白了陈彬的意思——我和唐帆吃饭让你采访,以前的九尾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别再提了!

    ……

    方维还真的是想多了。

    陈彬只是抱着“有人请吃饭,不多带几个朋友就亏了”的心思,刚好方维打电话过来,他就马上拉了他凑数。

    等方维到酒店的时候,九尾狐已经全部集合了……集合准备蹭饭。

    方维当即就有点挂不住了……

    陈彬这种赢了别人还让人请吃饭的行为,就不觉得脸红吗?

    不仅是吃饭,还要带上一群人一起蹭上!

    方维想到唐帆的脸色……

    好吧,这种时候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做一个悲伤的表情了。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下了电梯,正好看到战戈的选手,背着键盘包和行李,登上大巴车。

    聂彦意味深长地从窗户里,看了陈彬一眼。

    然后,关上了窗户。

    陈彬他们本来也没有在意,朝着和唐帆越好的餐厅走过去。

    可是,才走了十几步……

    突然他们的身后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砸门声。

    九尾狐的队员们都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全都傻住了。

    “下来!”一大群穿着狂战粉丝服装的年轻人,愤怒地拍着车门,“孙子,滚下来,给老子说清楚什么意思?”

    “……”方维唰地一下就掏出了便携相机。”那是……狂战的粉丝,不是……战戈的粉丝……吧?”机甲突然被面前的景象,弄得有些混乱。

    “看样子……是……”永夜一边回答,一边自己也不确定。

    干嘛呢?

    狂战的粉丝看上去都很爷们,可其实远远没有红巢粉丝那么爱惹事。

    而且最关键的是,战戈好像没什么地方惹他们了吧?为什么要拦下选手去机场的车,还那么生气地砸门?

    不但是方维和机甲他们,就连陈彬和蓝白,都想不明白,狂战粉丝跟战戈选手,到底能有什么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