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806章 作的一手好死

第806章 作的一手好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聂彦嘴里咬出的是胡晖的名字,脑袋里盘旋不停的却是马路对面,陈彬那种远离是非的悠然。

    一口气喘不过来……

    不管在谁面前丢脸,聂彦都可以接受,唯独在陈彬的面前丢脸丢成这样,他感觉自己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的整张脸突然涨的通红,拳头被捏得嘎吱嘎吱响,一口气又渐渐有点喘不过来了。

    一直冲在最前面的几个狂战的粉丝,一下子也被聂彦脸上突兀的狰狞惊了一下。

    聂彦彻底恼羞成怒要动手了?

    不过。很快这几个狂战的粉丝,就反应了过来——他们身后可是站着上百号愤怒地狂战粉丝,就算战戈全队都发起疯真的开干,难道他们还能吃了亏不成。

    “做了亏心事,还不服气了是不是?不肯道歉,还一副想揍人的样子?行,来啊,咱们狂战的话不多,就是干!”

    “呸!来,战戈的孙子,不打不是带把的爷们,我们保证跟你们真刀真枪的干,绝对不跟你们玩儿什么默契球!”

    “动手啊,比赛打不过,不会连架都不敢打吧,还真没见过战戈这么怂的战队!”

    狂战的粉丝们,都有点被聂彦脸上的表情激怒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聂彦的神色并不是因为他们而改变——聂彦的怒火攻心,一半是因为被陈彬看到了最狼狈的样子,另一半则是因为胡晖……

    李沉却是猛地一下挣开了狂战的粉丝,赶紧去拉聂彦。

    一看聂彦的脸色,他就知道聂彦身体状况又出问题了……

    邱取道更是怪叫一声,马上一个箭步就想冲上去动手就准备动手,而其他人也都紧随其后。看样子是真准备不管不顾了,先打了再说。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本来战戈这次自从来到WCG预选赛,一上来就被九尾狐针对,直接就是按在地上一顿狂揍,好不容易挣扎了半天,以为能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得意洋洋地嘲讽九尾狐口出狂言之际,结果这次是直接被九尾狐一脚踹到沟里去。

    谁肚子里还没憋一口火了?

    好歹也是职业选手,都已经要打道回府的时候。竟然还莫名其妙被狂战地粉丝们围住一顿羞辱。

    谁能受得了?!

    不管了!

    可是,邱取道刚冲了出去,就突然感觉自己的领子一下就被人拉住了,整个人差点都被直接凌空拉了个倒栽葱。

    等他踉踉跄跄站定了身,含怒回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聂彦那张面带潮红,却冰冷无比的脸。

    “全都脑子进水了?”聂彦好不容易才透过一口气,立刻阻止了全队激化矛盾!

    “聂队……”所有战戈的选手,都看得出来他能开口说出一句话,有多艰难……

    “胡晖犯蠢,我们都要跟着一起犯?”聂彦脸上不健康的潮红,让他显得更加地抑郁了。“道歉!所有人,道歉!!”

    狂战的粉丝愣了一下,这才赶紧松开喘气都几乎踹不过来了的聂彦。

    虽然战戈全队一肚子火没有发出去,但是。聂彦的话就像一桶刺骨的冰水,直接当头浇在了所有怒火中烧的战戈队员心里一样,让他们全都沉默了。

    道歉?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

    根本连做错了什么都还没搞清楚,他们就要道歉!

    还好。秦千路总算是趁着狂战粉丝们消停的这一会儿,挤上车来:“好了。都先别激动,应该是个误会……”

    “哼。误会!”狂战的粉丝们听到秦千路这样说,又看到聂彦的态度,稍稍平息了一点。

    “默契球的事……”聂彦捂着胸口,有一句没一句地皱眉开口,“我还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说法……虽然我不了解狂战,但是,我是九尾狐出身的,我了解九尾狐……默契球这样的丑事,应该不会发生……都说,谣言止于智者,我想,现在该是停下的时候了,对于这样的谣言给狂战带来的伤害,我代表战戈对大家道歉……”

    聂彦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信息量可谓是非常丰富了。

    首先是撇清了自己,表明他根本不知道默契球的事,紧接着就说谣言止于智者,如果狂战粉丝再闹,就等于承认自己是蠢货了,最后则是道歉,反正道歉又不费电,聂彦这个头还是能低得下来的……

    整个战戈战队,听到聂彦被气得已经虚弱无比的声音,却说出这样的话,都已经是骨头关节捏得咔嚓咔嚓响了。

    但是,无论于情于理,这股气他们也扯不到狂战粉丝身上去!

    聂彦是理智的。

    即使是在已经被气得面红耳赤的情况下,他依旧是理智的。

    狂战粉丝怎么做,只有警察能管得了,但职业选手如果动手打架了,那么,CES联盟可不会袖手旁观。

    禁赛一年都可能算是轻的……

    而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能有几个一年?

    ……

    秦千路松了一口气。

    聂彦的理智让他少了很多麻烦,既然战戈肯退一步,狂战也不是闹事闹翻天的主儿,秦千路温和地劝了几句之后,粉丝们也就让开了大巴前行的路。

    秦千路离开之后,大巴车的门,再一次被聂彦关上。

    随着车子缓缓启动……

    所有人都颓然坐在了座位上。

    “为什么你觉得是胡晖?难道不是陈彬他们吗?”李沉阴沉着脸,默默地给聂彦递过去一条毛巾,然后,朝着马路对面的某个方向,扬了扬下巴。

    “……”战戈的队员们朝着李沉的方向望了过去,不远处站着的,正是在陈彬带领下看热闹看得饶有兴味的九尾狐众人。

    “对啊,聂队!陈彬不是最擅长做这种陷害人的事情?!”邱取道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扯着脖子吼道。

    一时间,战戈的队员们似乎都认定了。今天他们遭遇的所有不公,都是源自于陈彬的设计,源自于九尾狐那群令人讨厌的狐狸!

    聂彦慢慢地擦拭着自己身上的秽物,慢慢恢复呼吸的节奏,他的眼神十分冷漠,与情绪激动的战戈队员们形成了鲜明地对比。

    陈彬?呵,他当然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是陈彬干的。

    正因为他恨陈彬入骨。自然也足够了解陈彬。

    这种下作的手段,陈彬还不屑去做,只有他们那个“聪明绝顶”的经理,才能想出如此“高明”的手段。

    但是,既然战戈的队员都群情激奋了。聂彦又何必去解释呢?

    所有队员对九尾狐的仇恨越深刻,将来他的队员们,面对九尾狐的时候,就会爆发出越强大的复仇的力量。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现在的战戈,其实不缺实力,也不缺动力……

    聂彦相信总有一天,他要带着这群如同恶鬼怨灵一般的队友。重新从九幽的地狱中爬出来,将九尾狐拨皮拆骨,吞噬干净!

    ……

    而站在路边,吹了半天冷风的九尾狐队员。看着大巴车终于缓缓离开,才想起来打了个哆嗦。

    还真是够无聊的。

    看热闹看得差点冻死了。

    虽然事情的两个主体,战戈的队员虽然离开了,但是。现场的记者却越围越多,狂战的粉丝们还在跟他们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

    如果没有一个够分量的人出面。今天是无法收场的。

    本来跟着陈彬准备去蹭饭的方维,也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陈彬看着远处风风火火冲过来的一群人,笑眯眯地道:“平事儿的来了……”

    九尾狐的队员们都同时看向陈彬。

    平事的来了不是好事吗?

    怎么看到陈彬脸上,却是一副热闹没看够,充满了遗憾的表情。

    满脸铁青的King,就这么如同一阵风一样,带着一群彪形大汉,直接冲进了记者群的最中间……最中间……最中间……

    九尾狐全队都看傻了眼……

    “这……难道是要把狂战粉丝强行驱散,把记者们强行拖走?有点不太好吧。”

    “你……还是太年轻了!”陈彬笑着拍了拍永夜的肩膀,意味深长说道。

    然后,只见一个高音喇叭被举了起来。

    现场,突然一下又陷入了安静。

    “各位狂战的粉丝,媒体的朋友,大家好,我是King……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了解了而具体这件事的细节和根源我们CES竞技联盟已经介入调查当然我也知道狂战粉丝的感情受到了伤害记者朋友们也很期待事情有一个圆满的结果而不光是你们就连我作为CES联盟的主席也觉得默契球这种谣言像是在我脸上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靠……这口气好长。”所有人都猛地吸了一口气。

    “我现在只想说,我的心,好痛……”King道。

    “噗……”无数记者差点掉了录音笔。

    “你们放心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扇我耳光嗯扇我一个耳光的人我一定会狠狠地十倍奉还所以这件事不用耽搁大家宝贵的时间了请交给我交给联盟相信联盟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原本铁青着脸的king,突然抬起头,那一瞬,简直催人泪下!

    只是,跟着他一句碎碎念说完没呼吸的人,都差点被憋死了。

    陈彬和蓝白几个人无奈地齐声感概道:“联盟不幸!!”

    雍麒麟愣愣地接了一句:“那可以转去部落吗?”

    ……

    King还在说话。

    狂战的粉丝们脸上的攒了半天的怒气值,就在他长达两个小时的碎碎念中,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完全消失了个干净。

    碎碎念,碎碎念……

    两个小时之后,所有人开始打哈欠了。

    可是,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的样子……

    好不容易听一次CES联盟大Boss训话,没听完就开溜,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呢?

    而且,King身边围着的那些西装大哥们也怪瘆人的。

    突出一个进退两难啊。

    永夜他们站着站着,都感觉有点摇摇欲坠了。

    可再看旁边的陈彬、蓝白,以及不远处的秦千路,唐帆他们,却都跟松树似的,一点疲倦的反应都没有。

    陈彬和秦千路他们都没走,狂战的粉丝就更不好意思走了,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谁想走还真走不了——King带来的人,可是守着外围的!

    “呃,你们还真能站?”永夜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声。

    “早就习惯了……”陈彬耸了耸肩。

    剑战职业圈有句话,千万别给King开口的机会,他一开口讲道理,一定能从中西美食说到恐龙灭绝,从环境污染说到宇宙大爆炸,而且,每件事的关联和逻辑一定不会出任何差错……

    狂战的粉丝闹事?

    记者们闻着动静就来凑热闹?

    King有的是耐心,他是不介意给这群人多讲讲道理的……

    “我说,King怎么这样,上来平事儿却是先堵着狂战粉丝罚站,不去管胡晖?”雍麒麟揉了揉脖子,道。

    “他不是说了吗?”蓝白道,“别人扇他一个耳光,他一定会狠狠地十倍奉幻……”

    “可是,那胡晖……”雍麒麟皱眉道。

    “你以为对狂战粉丝罚站罚完之后,立马飞去战戈基地,拉胡晖出来扇上十个耳光的事他做不出来?”陈彬道。

    “开玩笑吧……他什么身份……”九尾狐全队惊悚。

    “胡晖,自己作的一手好死!”蓝白摊开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