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842章 队长,我想打剑战

第842章 队长,我想打剑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陈彬的身上,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陈彬到底想问机甲什么问题。

    事已至此,问机甲什么好像都不太对劲吧?

    机甲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离开的,他是因为他的家庭——离开,也是他的选择。

    而机甲听到陈彬的问题,只是点了点头,不过,他的脸色已经比之前好好多了……

    说出来,果然舒服多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说出来了……

    毕竟这些日子以来,他遇到的麻烦就像千斤巨石一样一直压在他的心头,一天比一天重,今天终于可以一口气向他所信任的队友们,全部倾诉了出来,那感觉就像是长舒了一口气一样,真的轻松了好多!

    虽然离别的感觉还是很痛……

    但是,至少没有那么压抑了!

    陈彬眼睛灼灼地看着机甲的脸,平静地问道:“我想问的是……你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呃?”不但是机甲,全队都因为陈彬的这个问题一愣。

    “仔细想清楚了再回答我,我想问的,既不是你朋友的梦想,也不是你亲人给你规划的人生,而是你自己的……属于你的,梦想!”

    机甲听到陈彬的话,愣在了原地。

    自己的?

    对啊……

    机甲的眼睛睁大了一点,整个人都因为这简单的一个问题而呆滞了。

    奇怪了,这么简单的问题,他怎么感觉答不上来——他自己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啊?

    仔细回想一下……

    估计这辈子他做过的最出格的一件事,也就是来当职业选手了。

    可是。陈彬一语惊醒了他!

    居然就连这唯一出格的事,竟然也只是只是他朋友的遗愿。别人的梦想!

    天哪!

    机甲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敲打了一下似的。

    原本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保持的,机械一般清晰的思路,一瞬间却因为陈彬这个简单的问题,而变得无比迷茫!

    没有办法回答!

    机甲发现,他真的没有办法回答陈彬如此简单的问题。

    回头再看看他走过的路,好像每一步都是在为别人而走,为父母,为朋友……

    而他的生命中。唯独没有的,就是他自己。

    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数着人数的时候,经常会把自己数掉了一样。

    原来,在他自己的心里,他是如此地没有存在感!

    “搞个半天,我是一个连自己的梦想都说不出来的人……”机甲突然笑了起来,只是这个笑容,无比的苦涩。

    然而。就在机甲回答不出陈彬第一个问题的时候,陈彬却又紧接着,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而且他的声音,仿佛很悠远的那种……

    如同最冷静的旁观者。静静地抽丝剥茧道:“机甲,我再问你,如果做职业选手。只是你朋友的梦想,那么。你现在不是已经完成了?你又在伤心什么呢?”

    “……”机甲的嘴唇,猛地一颤。

    没错。他当初决定要做一个职业选手,只是为了实现朋友的遗愿的话,那么,他不是已经做到了吗?

    现在的他,不但已经是一名剑战的职业选手了,而且还是一名传奇战队九尾狐的职业选手,一名刚刚创造了剑战单场最高输出记录的职业选手!

    朋友的遗愿,他已经完成得很好了,非常圆满了。

    那么,现在离开的话,不应该是皆大欢喜,没有什么遗憾了?

    可是……

    陈彬的第二个问题,他无法解释——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一想到即将要离开九尾狐,即将要离开这些可爱的队友,离开这个他为之奋斗了一年的电竞圈的时候,他的心,感觉还是如同撕裂一般疼痛?

    看着机甲沉默了半天,脸色苍白,陈彬开口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你觉得什么才是梦想呢?”

    “什么才是……梦想?”机甲眼神空洞地复述着陈彬的话,瞳孔里连一点焦距都看不到。

    机甲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仅仅只是机甲,这一次就连九尾狐的其他队员,也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梦想这个词,经常被人反复提起,似乎已经太过俗套,但是每个人都只是反复地说着自己有什么什么梦想,但是还真没有多少人问过自己……

    梦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陈彬并没有等待机甲的答案,而是直接开口道:“梦想,就是那个你愿意为之奋斗,付出一切而在所不惜的目标,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感觉到无比的充实和快乐!”

    充实……

    快乐……

    为之奋斗……

    付出一切……

    机甲反复咀嚼着陈彬的话,脑海中再一次回想起了,他想成为职业选手的这一年的时光。

    那些挥汗如雨的训练、那些热血激情的比赛、那些昼思夜梦的思考……

    一路走来,辛苦,但是的确每一天都感觉是那么的充实,还有快乐!

    这些记忆比他之前人生的任何一分一秒,都更让他记忆深刻!

    机甲瞬间懂了!

    不知不觉地,眼睛中的迷茫却在逐渐消散,手中的拳头也越捏越紧。

    “原来,只是短短的一年,剑战,还有九尾狐,就已经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从替朋友完成一个梦想,转变成了自己深深的爱上了这款游戏,爱上了站在舞台上,做一个职业选手……”

    三个问题!

    简简单单的三个问题!!

    几乎却是拨开了机甲二十多年的迷雾……

    机甲认真地抬起头。

    一双被泪水清洗过的眼睛,环视了一遍那些眼中充满了不舍的队友……

    那些熟悉到。只凭气息都能认出来的朋友,都在看着他。

    而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陈彬身上,肯定地回答了他的第一个问题:“队长。我想打剑战!”

    而喊出这一句话,似乎耗尽了机甲的全部力气!

    不管以后他会不会有别的想要达到的目标,产生别的属于自己的梦想,至少这一刻他知道了,打剑战不再是他朋友的梦想,而是他自己的!

    自己的!!

    至少现在他想要的就是站在职业赛场的舞台上,朝着大满贯的目标一路进发……

    不想离开!他真的不想离开!

    可是……

    机甲也知道自己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答应过父母的!

    所以,即使是他知道了。剑战、电子竞技、大满贯,不再是他朋友的梦想,而是人生中第一次属于他的东西,他也不得不离开……

    反而正因为看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才更加觉得,与梦想分道扬镳,与他的队友们黯然分离,简直是一件让他更加悲伤和无力的事情!

    机甲同样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像陈彬。像红狼,甚至像小苍那样,很坚强很坚强的人。

    放弃,他不知道放弃过多少次。

    妥协。他也不知道妥协过多少次。

    这样的无力简直让机甲连站都站不稳了,眼泪瞬间模糊了他的双眼,腿上突然感觉失去了力气。身体一软就好像要倒下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马上将他扶了起来。紧紧地托住了他的身体,帮他重新挺立。

    机甲的耳边。一个笑眯眯的声音,响了起来:“呵,早说你想打剑战不就完了?”

    尽管视线已经模糊,但是机甲还是能听出来,这是陈彬的声音。

    还是不太正经,可却异常坚定!

    机甲心中突地一跳,猛然抬起头,看到的正是陈彬那张充满了招牌微笑的脸庞。

    那是一张一眼看上去非常不可靠,但却让人感觉非常可靠的脸。

    陈彬的嘴角一勾:“既然你说你想打剑战,我就能让你打剑战!”

    机甲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睁大:“陈队……”

    陈彬笃定地点头:“我骗过你们吗?”

    九尾狐全队却都脑门一冷——好像还真骗过很多次!

    ……

    有些事他们是打死都不相信陈彬的,可是,有些事他们却无论如何都相信陈彬能说到做到。

    机甲突然紧紧地抱住了陈彬,放声大哭了起来。

    没关系!

    反正已经哭了,就继续哭吧。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群人,永远不会责怪他的不够坚强……

    因为陈彬的三个问题,一个承诺,这么多天的压抑,这么多天的抗争,这么多天的纠结,这么多天的痛心,似乎就想要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

    陈彬会解决的,陈彬会说到做到的!

    只要是陈彬说的,绝对不会错——就如他说过,机甲会成为剑战职业圈最好的剑武当一样!

    “好像,只有我从来没担心过?”荒唐摸了摸鼻子,淡淡地问道。

    “你个淡定帝,机甲要是真走了,看你担心不但心……”本来就笑点泪点都低得可怕的永夜,推了荒唐一把。

    “好了,机甲,这一年打在九尾狐一直都很辛苦,休息的时间也很少,刚好趁着这个机会,这几天也没有比赛,你先回家去陪陪你父母……”陈彬见机甲的情绪已经平稳了下来 ,笑着做出了接下来几天的安排。

    “呃?”机甲一下又仿佛受惊的兔子一样坐起来。

    “我知道你对他们的感情,他们也挺不容易,你先回家几天,然后就在家里等我的消息。”陈彬补了一句,“趁着记者现在都被薇薇拉住了仇恨,快去吧……”

    机甲重重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猛地又深深地给陈彬鞠了一躬。

    随后,才转身出了隔音房,走向了在舞台下的阴影处,已经等待他多时的父母……

    只是短短的十几步路的距离,机甲走得很慢很慢,甚至还几次回头。

    九尾狐的每一名队员都目送着机甲,不断地向他挥手告别,直到他和父母们彻底走出了场馆,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之外。

    陈彬看着队员们不舍的表情,一脸的古怪:“喂喂喂,你们这种生离死别的姿势是什么……”

    “咳,你才生离死别!”九尾狐全队赶紧回神。

    “可是,陈队……”雍麒麟举手,“你到底要怎么解决机甲的问题……”

    机甲的麻烦来自于他的父母,他的家庭。

    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陈彬甚至连个官都不是。

    虽然他在游戏里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遇到这种家务事,他又能想出什么办法呢?

    如果机甲的父母就是不肯松口,他也没办法的吧!

    “这个……陈队,你应该……不会……不会……”永夜突然眼皮子一跳。

    “咳,对伯父伯母做出什么丧心病狂,不可饶恕的事情吧?”雍麒麟突然小心翼翼补了一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