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843章 你卖身去吧,剩下的交给我

第843章 你卖身去吧,剩下的交给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陈彬挑了挑眉毛,凌厉的目光仿佛能在永夜和雍麒麟身上扎出刺儿来!

    看着他们的左顾右盼的眼神,陈彬摸了摸鼻子:“你们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永夜和雍麒麟一起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想。

    陈彬摇了摇头:“难道在你们眼中,我就是那么没有基本道德原则的人?”

    九尾狐的队员互相看了一眼……

    眼观鼻,鼻观心。

    陈彬也不多说了,带着全队离开了舞台,默默地退场……

    林薇那边算是给了个好配合,主动爆出了一些消息,算是把记者们都给死死拉住了……

    虽然还没有回到九尾狐,但是,她已经毫不犹豫地横起了一戟,在九尾狐需要的时候,挡在了未来的队友们前面,熟练地一个强制攻击出手,打得记者措手不及。

    毕竟林薇也是出身九尾狐的人,应对记者可谓是经验非常丰富了。

    不说给陈彬他们争取太多的时间,暂时把记者都给控制住,绝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如果没有发生机甲的事情,九尾狐今天肯定应该是皆大欢喜的。

    因为,他们第一次参加积分赛事就打进了决赛!

    无论对于队员自己还是对于粉丝来说,拿到这张通往世界总决赛的入场券,真的是意义非凡……

    不管他们去不去,至少都是一个证明!

    九尾狐强势回归的证明!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服气:“如果他们半决赛不是跟七彩虹分到了一组,哪里能提前拿到WCG世界总决赛的名额。”

    还有人拿狂战说事:“九尾狐就是走运了而已,狂战提前弃权了,这样的事不可能有第二次……”

    关于九尾狐进入决赛,关于机甲,关于陈彬他们的未来,自然又是引起了一**争论。

    而九尾狐的队员们都在林薇的掩护下,安全回到了酒店。

    大概回房十分钟左右……

    蓝白换下队服,休息了一下之后,直接就去敲响了陈彬的房门。

    陈彬的房间里,传来了他说话的声音……

    那语调和他平日里的那懒散的语气迥然不同,深深的透着一股“谄媚”的味道!

    蓝白撇了撇嘴。

    “干嘛呢?”片刻之后,陈彬打开了房门,脖子上果然夹着一个手机。

    “电话打完了?”蓝白笑着问道。

    “当然打完了,不然我哪有时间给你开门。”陈彬随手将手丢到了床上,笑眯眯地道。

    “机甲的事儿,你都跟老爷子说了?”蓝白一边带上了房间门,一边问道。

    “倒也没都说。只是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那只老狐狸自个儿也能脑补出来……”陈彬耸了耸肩,呈一个大字无力地躺倒在了房间中央的大床上。

    如果让九尾狐的队员们看到陈彬现在这副苦恼的样子,一定会惊讶地连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躺在床上愁眉苦脸打滚的陈彬,简直像是另外一个人!

    哪里还有他们家那个不可一世的队长,半分的样子……

    一定是房门的打开方式不对!

    蓝白看着陈彬的脸色,却是幸灾乐祸得不行:“应该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吧?”

    陈彬点了点头:“我需要回去一趟。”

    蓝白叹了口气:“但是……”

    陈彬十分豪迈地挥了挥手:“机甲好不容易开口提出一次要求,怎么能不豁出去帮他?没事的!”

    “哈哈,好吧,那就预祝你卖身快乐啦!”蓝白突然哈哈大笑道。

    “滚!什么叫卖身?说得多难听,我明明只是回家去讨好……哦不,回去给老爷子尽几天孝而已!”陈彬鄙视地看着蓝白,“你从刚才就是明知故问,只是想多欣赏一下老子悲伤的表情是不是……”

    “哈哈哈,你误会我了,你看我的表情明明也很悲伤的好不好……”蓝白一边指着自己的脸,用笑容诠释着他的悲伤,一边答道。

    “还不快去滚给我订机票,让我一个人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安宁!”陈彬一个枕头直接扔到了蓝白的脸上,然后又躺倒在床上挺尸了。

    ……

    距离和弑神战队的决赛,只有三天的时间。

    可是,九尾狐全队在临时训练室里,都发现了一件事,不但机甲不见了,陈彬也失踪了。

    对于机甲的行踪,大家当然心里有数,他是按照陈彬的安排,回家去陪陪家里的父母去了。

    可是,陈彬怎么也失踪了?

    全队陷入了一阵深深的不安……

    “我说……咱们老大该不会是偷偷跟在机甲和他父母背后,然后……”雍麒麟低声向永夜说道,然后偷偷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咳……虽然不太好,可是,这个还真不好说呀……”永夜怔了一下,思索了一下马上点了点头。

    两人脑子里似乎同时浮现出了什么血腥暴力少儿禁止的画面,然后,同时打了个哆嗦。

    而两人正在嘀嘀咕咕,就看到小雅端着两杯草莓酸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你们在说什么呢?”

    雍麒麟和永夜都被吓了一跳。

    “真是的,”小雅一脸灿烂的笑容,朝蓝白道,“要不,你就告诉我们吧?不然有人会报警的……”

    “那怎么可能?”永夜急忙摇头,“我绝对封口。”

    “我也肯定不会说的!”雍麒麟立马表明状态。

    “真的出事了,顶罪我去。”红狼更是直接。

    蓝白的眼皮子都在不停地跳了……

    虽然队友们是好心,可是,他们也太把陈彬当盘菜了吧——那货在游戏里杀人放火,不代表他在现实里也这么丧尽天良……

    不过,蓝白也没有那个义务帮陈彬纠正形象,轻轻咳里两声,点头道:“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们家陈队,辛辛苦苦去卖身救友了,所以,大家都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训练,好好打弑神,报答他所作出的巨大牺牲吧!”

    “卖身……救友?!”队友们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起来。

    “呃,这个好像比杀人放火更有意思啊……”全队都浑身燃起八卦之火。

    蓝白的解释,非但没有平息队员们的猜测,反而让这种举动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了。

    可惜,这一次无论大家怎么逼问,蓝白是再也没有开口多说一点细节了,所有人只好悻悻然地将好奇心埋在了心底,再一次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当中。

    只是,卖身……

    两个字就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于是,每个人脑中血腥暴力的镜头一转,变成了陈彬画着浓妆,穿着女装,满脸羞涩的形象,并且深深地扎根下来……

    “啊嚏……”远在千里之外的陈彬,突然打了好大几个喷嚏,努力了半天,才将手中端着的茶盏端稳。

    陈彬疑惑地皱了皱眉。

    怎么了,水土不服感冒了吗?

    陈彬摇了摇头,没有再多想,很快就换上了一副无比乖巧的笑容:“爷爷,来!我给您泡的上好的峨眉飘雪,您赶紧尝尝吧!!”

    ……

    九尾狐两个主力暂时离队,他们的决赛对手弑神战队,却一点没有因此而放松备战。

    方尘秋要这次WCG预选赛的冠军,绝对不容有失!

    而且,九尾狐的新人,已经创造了新的单局输出纪录,如果弑神战队在决赛中还输给九尾狐了,那恐怕有可能会影响到赞助商们的信心了!

    不过……

    九尾狐此时倒是没有太考虑弑神。

    “媒体!这些坑爹的媒体!!”蓝白甩着手中的报纸,皱着眉头地说道。

    那张报纸上面的头版头条的大标题上正写着——九尾狐惊现内讧,超级新星机甲疑被孤立!

    当天,机甲在比赛现场泪流不止的事儿所有的媒体都看到了。

    本来他们都觉得这个是大新闻,个个都等着九尾狐爆料,可偏偏九尾狐保密工作做得还不错,所以他们就只有乱蒙了!

    可是,那哪里是报道?

    纯属就是在编造谣言!

    如果是别的事,九尾狐的队员也就一笑了之了……

    但这事涉及到战队形象,以及陈彬和机甲本人,他们不可能置之不理。

    “太贱了,有这样捕风捉影的?”雍麒麟狠狠地将蓝白手中的报纸扔在了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骂道。

    “可是,上次,我们现在陈队又不在……”永夜看着这些媒体胡乱报道,也是一筹莫展。

    “烧了报社!”红狼给出了一个言简意赅的建议。

    “咳,这个……还是……从长计议……”永夜看了一眼满脸真诚,毫无开玩笑意思的红狼,赶紧挥了挥手制止道。

    陈彬刚离开一天,媒体上关于机甲在对阵七彩虹那场比赛中的表现,就已经表现出了巨大的兴趣和关注!

    一开始还只是主要报道机甲的精彩发挥,还有那惊人的单场输出记录,偶尔提一下机甲在比赛中出现的“谜之泪水”。

    很快,报道就迅速的偏离的方向,在发掘机甲在比赛中流下“谜之泪水”背后的黑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越来越欢快了。

    各种关于九尾狐内讧,九尾狐打压新人,机甲“被离队”的消息都传了出来,越来越甚嚣尘上!

    一开始还是不明**的九尾狐粉丝们,想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他们支持的队伍的真实状况,到了后来,甚至连九尾狐的赞助商们都被惊动了,纷纷通过米晓或者是蓝白,委婉地表达了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和重视!

    确实,也不怪赞助商们表示担心。

    前段时间因为九尾狐战队回归职业比赛之后,表现一帆风顺,人气一路走高,得到了很多赞助商的青睐,不但有很多新的赞助商加入,之前一些老赞助商如同百讯巴巴这几家,也都主动提高了赞助额度。

    可是,这才刚刚往九尾狐砸完钱,结果就闹出了这种事情,他们当然担心自己的的钱会不会是直接打了水漂了。

    甚至更严重的,如果九尾狐人气严重受损的话,就连他们这些赞助商的品牌美誉度也会受到一定的牵连。

    这这些视品牌为生命的营销大佬们而言,这是绝不能容忍的事情!

    所以,他们也对九尾狐战队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要求必须要尽快地给个说法!

    “行,要什么我们给什么!”蓝白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直接轻轻拍了拍桌子说道。

    “呃……”九尾狐的队员们看着现在队里,唯一有剑战的媒体应战经验的蓝白,“我们要怎么做?”

    “陈彬卖身去了,这里的事只能由我们自己解决,”蓝白打了个响指,“机甲在赛场上的事,都是所有人看到了的,所以,这个不能拖,也不能不给个说法……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