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978章 吓坏了你赔啊?

第978章 吓坏了你赔啊?

    整个会议桌上,剑战主神就三个,除开一个秦千路,就只有陈彬和叶骄阳了。

    叶骄阳坐得距秦千路比较远,这种时候陈彬如果不接手,文素问他们也不会接手,并不是说不敢先去抽这个签,而是职业选手之间一种默契。

    所有镜头,顿时全部对准了陈彬手……

    实际上场大部分记者,都是抱着要闻不嫌事大态度,不停地心里叫着“红色。红色,一定要是红色”……

    唰。

    陈彬手飞得抽了出来。

    咔咔咔,因为陈彬抽手太,搞得记者们突然一下莫名紧张,相机一阵狂响。

    然后,所有记者才陈彬脸上找到一抹坏笑……

    再然后才现,他爪子抽出来得是很,可是,根本没有展开!

    “该死!”那些端着相机记者,一下子真想把相机给扔到陈彬脸上去。

    不带这样浪费大家表情!

    而且,记者们注意力这么集中时候,调戏记者调戏出心脏病了,谁负责啊?

    一直坐顶头,交叉着双手撑桌上king,看着陈彬对记者使坏,只是摇了摇头,忍住了他碎碎念念头……

    抽签小球并不大,被陈彬握掌心,正好看不见颜色。

    大概等了三秒钟,陈彬才缓缓地,将手心打开……

    全场一阵叹气声音。

    黄色。

    很多记者一边拍着照片,一边心里撞墙:“该死该死该死,怎么不是红色?怎么不是第二轮对狂战?怎么不给他们劲爆点闻!!”

    不过。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九尾狐第二轮没有如他们所愿遇上狂战。他们也没有办法。

    继续。

    坐陈彬旁边十二祖巫领队吴梅花,也就是三厘梅画。啪地一下收起了扇子,直接从陈彬手上接过了盒子……

    等她慢慢把手从盒子里拿出来时候,所有人再次吸了一口凉气。

    黄色,又是黄色。

    第二轮第一对对手,已经出炉了!

    九尾狐,十二祖巫!

    “唉,没办法,”三厘梅画摊开手,朝着陈彬挑衅地一笑。“陈彬啊,比赛之前没好好跟我们打一场练习赛,现后悔不?”

    “你吓我?”陈彬笑着一眯眼睛。

    “倒不是吓你,”三厘梅画啪地展开扇子,捂嘴一笑,“只是,你们从来没针对我们做过赛前训练,而我们可是针对你们做过不少,你们不好打哦。”

    “呵呵。妹纸我警告你,不要轻易吓我……”陈彬笑眯眯地道。

    “哦?那不然怎么样?”三厘梅画丝毫不犯怵地回看了过去。

    “吓坏了要照价赔偿!”陈彬摊手一笑,一副“我是大神,吓坏了你赔不起”样子。

    “靠!”全场选手黑线下滑中。

    九尾狐和十二祖巫关系本来就不错。双方嘲讽战倒也没有太大而已,反而是陈彬随口开玩笑,让会议室里气氛。稍微轻松了一点。

    文素问静静地看了一眼秦千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从三厘梅画手中接过盒子。正是步云战队队长文素问……

    索性记者们又兴奋起来了。

    红色,红色!

    所有记者几乎都心里叫着。

    虽说步云战队只能算是一流强队。还算不上顶级强队,可如果她抽到了红球,至少他们做记者也有得可写啊……

    秦千路和文素问,剑战队长级情侣赛场对决!

    多好题材!

    可惜,事实再一次没有给记者们面子。

    随着文素问小手从盒子里抽出来,所有人都看到了球颜色蓝色。

    此时盒子里还剩下两个小球。

    一个红色,一个蓝色。

    剩下还没有抽签也只有叶骄阳和聂彦了。

    本来叶骄阳已经准备接盒子了,但战戈那边,梁笑泽先把盒子接了过去,递给了聂彦……

    虽然叶骄阳坐得比较远,可聂彦也不近,如果按照默契话,应该是让叶骄阳先抽签。

    不过,梁笑泽这个人……

    所有人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指望他懂默契,也没有说什么。

    聂彦看了一眼梁笑泽,才伸手进了盒子里。

    然后,抽出来。

    “蓝球!”记者们顿时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啊啊啊……”整个现场一片闪光灯,全部转向了叶骄阳。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种时候欢呼挺没立场,现很多记者真要欢呼起来了!

    既然聂彦抽出是蓝球,那么,盒子里剩下唯一一个球,就一定是红色了……

    红色,后属于红巢战队!

    第二轮对阵结果已经出炉,九尾狐对阵十二祖巫,步云对阵战戈,以及,狂战对阵红巢!!

    记者们满意了。

    真太满意了!

    唐帆出神入化秀技,对上以秀出名红巢,用脚趾头想,都会是一场看点丰富比赛!

    一瞬间,就连陈彬他们,都变成了空气,所有记者都挤到了叶骄阳身边……

    “叶队,现什么感觉?作为子弹时间明者,看到唐帆移动中子弹时间表现,你有应对办法吗?”

    “我想叶队面对盒子里剩下后一只红球,应该是有话想说吧?”

    “叶队,叶队……我相信现红巢粉丝一定很担心,有什么想对他们说吗?”

    每个记者都有无数问题想要问,叶骄阳能听得清楚其中一两个问题,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叶骄阳并没有急着回答记者们问题,而是,把手伸进盒子里,将那个红色小球,从盒子里掏了出来。

    然后,他转向主办方工作人员:“这个小太阳,我能留着作纪念吗?”

    那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立刻点头:“当……当然可以。”

    记者们听到叶骄阳这么说,马上把注意力转向了那个小球,然后,又是一阵咔嚓咔嚓。

    叶骄阳嘴角,浮出了他一如以往骄傲笑容:“你们觉得这球长得像什么?”

    “……”全场记者们一片静默。

    “挺像一轮喷薄而出红日吧!”叶骄阳自言自语地,像抚摸恋人一样抚摸那只小球,“我喜欢红色!看着就让人全身血,瞬间烧到了一百度。”

    “啊啊啊,”记者们再次癫狂了起来,“叶队意思是,和狂战一战,已经有了胜利决心吗?”

    不过,开口记者们一想就觉得关注点似乎错了。

    红巢大多数时候倒不太太乎胜负,他们要足够强大对手,精彩比赛,能让他们秀起来舞台,以及舞台下粉丝们为他们不断出尖叫!

    上一场比赛,可能红巢是真是憋坏了……

    如果第二轮让红巢再打一场听香阁,估计红巢队长级高手们,全都能被憋出内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