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186章 红名红成黑名!

第186章 红名红成黑名!

    沙棘公主的这条消息,让荆棘鸟公会的玩家都沸腾起来!

    这就是pvp公会,如果换了任何一家pve公会,第一反应就是所有玩家全部回城,或者全部下线,让零点无人可杀。

    但是,荆棘鸟就算已经成为了被其他战队公会抛弃的公会,它也毕竟还是pvp公会!

    沙棘公主自爆了坐标之后,荆棘鸟的玩家都开始自爆坐标:“来啊,零点,我们在蜀南竹海228,129,24……”

    “我就一个人!你敢不敢来?雁荡龙湫199,157,13!”

    “你们快来翡翠湖地图,就在唐门地图出口的地方,等着你们!”

    九尾狐的玩家见到对方输了江津村,还气焰不减,纷纷刷世界还击,世界频道上打起了嘴仗。

    各大公会会长,全都开心得要命!

    让他们最喜闻乐见的事,终于发生了!

    最好零点杀荆棘鸟一个180,荆棘鸟再还一个1800,零点再来一个18000……

    那就太好了!

    平步青云在不断地跟战无伤说,别理他们打生打死,抓紧时间做军衔任务去,一个军衔任务最少就是1500的公会活跃度,毕竟这个星期最重要的,不是什么江津村,而是抢活跃度第一,备战下周的战场!

    所以,战队公会的会长们,看着九尾狐和荆棘鸟打出火气,恨不得再给浇上几桶油。

    继续这样打下去的话,无论九尾狐还是荆棘鸟,都会出现大规模退会!

    那么,这两个公会就将退出本周活跃度榜单的角逐……

    双方在世界频道上骂着,九尾狐公会频道蠢蠢欲动了;“当我们会长不在就好欺负的?要不组几个队,灭了他们那些报坐标的。”

    骑狼的羊羊带道:“你们说先去哪儿,pvp团随时待命……”

    陈彬马上在公会频道刷出一条消息:“练级的练级,副本的副本,任务的任务!”

    pk归pk,但不能把整个公会,拖进无休止的对战中。

    “可是,你一个人跟他们战,也太累了啊。”妹子们道。

    “我都打了0/180,你们想抢我人头?”陈彬道。

    “呃,不抢……”

    “那就该干什么干什么,把等级榜前三页,全刷成九尾狐的图标!”

    “明白!”公会里四五十个妹子都一起回答,她们全是在鬼屋带级的峨眉玩家。

    陈彬切了频道,操作零点开起了隐身。

    然后,他在世界频道刷出了一句:“那个……沙棘公主,你刚说你在哪?”

    沙棘公主立刻回道:“人家在祁连山地图321,235,101!”

    世界频道上玩家对零点的崇拜,顿时如滔滔江水那啥那啥……

    你敢报坐标,大神就敢去杀,哪管是龙潭还是虎穴?

    宁在直中曲,不在曲中求!

    这是何等情操?

    这是何等的境界?

    那些曾经在恶势力面前屈服的玩家,都不自觉地惭愧、低头。

    斩、红狼无双剑也被他这句话打了满满一管鸡血:“祁连山地图集合?”

    “谁说的?”零点无辜地刷出一句。

    “那我们到底去哪里……”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去姑苏水榭!”陈彬道。

    “那你在世界频道问沙棘公主的坐标……”徒手拆机甲一时半会没会过意思来。

    “哦,只是随口问问。”零点笑眯眯。

    “……”徒手拆机甲和斩、红狼无双剑,都被这个笑容雷得外焦里嫩。

    四人组很快到达了姑苏水榭,这里是一个任务地点,红蜻蜓报的荆棘鸟玩家准确无误,五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斩、红狼无双剑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那五个玩家陡然震惊了,刚才零点问沙棘公主的坐标,他们还准备往那边赶的,谁知道这四个人居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队长问道。

    “顺路!”零点回答。

    “靠……”对面集体吐血。

    祁连山离姑苏水榭,相隔了十万八千里远!

    如果连这都叫顺路,那什么才能叫做绕路?

    见性峰那边六个人的满队都被杀完了,何况他们只有五个人,队里还没有掌峨眉,所有的抵抗都像在给这群暴徒助兴……

    三分钟的时间,团灭!

    零点在世界频道上再次打字:“荆棘鸟,11/180。”

    ……

    沙棘公主在世界频道上各种谩骂,荆棘鸟的玩家也跟着谩骂。

    但是,这丝毫改变不了0/180的数字,渐渐往180/180发展的趋势。

    零点,斩、红狼无双剑,名字都已经变成了十分恐怖的黑红色,就连徒手拆机甲和生的荒唐,名字也变成了紫红色。

    30/180、50/180、100/180……

    荆棘鸟的玩家一开始还是非常强硬地给出pvp公会的姿态,继续爆出自己的坐标,甚至有很多在城里的玩家,都跑到野外去自报坐标。

    但是,随着这个数字越来越多,这种报坐标的行为,感觉就像是送死了!

    这四个人,真的是强得有点太逆天了!

    零点就不说了,一身极品的紫色军衔套装,手上拿的是堪比职业赛场神级角色的武器【诡策】,时不时还换匕首切个幻影九重出来。

    可斩、红狼无双剑是什么道理?一身装备垃圾得要死,照样能大杀四方……

    还有那个叫徒手拆机甲的,被人杀回新手村,到现在连门派都还没有重新入,该杀人杀人,最躁人的是,这货杀了人还在那对不起,对不起你妹啊!

    生的荒唐就更麻烦了,看上去挺淡定的,可他冷不丁地就在你最难受的时候,给冒出一个完美时机的技能……

    世界频道上,报坐标的行为一停止,荆棘鸟的气势,一下就弱了下来。

    报坐标的正面硬刚行为,已经变成了威胁:“零点,你以为你能杀个180/180,我们就不能杀你九尾狐一个1800/1800?”

    130/180往上,慢慢就很难打了。

    不是荆棘鸟的pk水平突然提高,而是很难找到人了……

    因为荆棘鸟的气势弱了,这种时候公会里的玩家,都会选择不出安全区,采取观望的态度。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零点他们好不容易杀到了150/180,荆棘鸟的威胁语气,已经变成了谈判:“零点,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真的要在战场前一周开小战场?江津村你们都占了,你还要怎么样?”

    “你杀了九尾狐18个妹子。”零点回答。

    “这叫什么话?你昨天今天也杀了我们不少人啊……”

    “哦,那是另外的一件事。”

    “你就是打定主意不讲道理了是不是?”

    “我正在跟你讲道理啊!”零点刷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这就是pvp公会的道理!

    杀过来死过去的道理!

    谁拳头大谁有道理的道理!

    零点现在42级的等级,等级榜第一的排名,可不是讲道理讲出来的,那是昨晚占江津村鬼屋占来的,是九尾狐的峨眉妹子们用奶水喂起来的……

    荆棘鸟公会,下午到晚上的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从报坐标变成威胁,再从威胁变成谈判。

    世界频道上很多玩家,已经在邪恶地猜测,他们什么时候能变成“求零点大神息怒”的节奏。

    荆棘鸟公会里,又是一阵互相指责的对骂。

    总之,被零点杀了,全都是因为队友不给力,队友装备太差,队友操作不好,队友失误太多,反正,每个人都不认为是自己的原因。

    公会里都是pvp玩家,大老爷们谁愿意承认,被屠是因为自己不行?

    野外的荆棘鸟玩家,已经很少了。

    最后三十个人头,几乎是在所有战队下属公会,把王牌卧底资源全部拿出来,才帮零点找到……

    “累死了,哥们,我要报酬!”红蜻蜓跟零点说话,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行啊!我背包里捡了一包银票,你点,第几排第几张,我马上邮给你。”零点笑眯眯。

    “咳,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红蜻蜓马上放弃了。

    无论他点的是第几排第几张,他都毫不怀疑,零点都会给他寄过来一张2金2银2铜的银票。

    堂堂一个战队下属的大公会会长,会差那几个银两?

    晚上十一点,只差一个小时就要转钟了。

    很多熄灯党,为了看这个0/180的最终结果,不惜逃离寝室,前往了网吧。

    十一点半,零点在世界频道上刷出一个数字:“荆棘鸟,178/180。”

    还差最后两个……

    正所谓君子报仇,就在今晚!

    零点能不能在转钟之前,完成这最后两个人头,成为全服玩家关注的重点!

    十一点四十五分,零点顶着红成了黑色的名字,找到了最后的一队目标小队……

    这是一个四人的任务小队。

    不知道哪个npc派出的出城任务,让他们在淮水沙洲地图遭遇了零点。

    斩、红狼无双剑刚跟着零点出来的时候,其实是很克制的,但这都178/180了,他再克制不住,一见面就犀利地秒掉了这支小队里,一个25级脆弱的唐门,连隐身的时间都没给他留下。

    徒手拆机甲和生的荒唐一个人逮住了一个,那一头犀利的黑名,让对方哭爹喊娘地就夺路而逃……

    零点优哉游哉地控住了最后一个叫老夫子的玩家,他也是这四人小队里,唯一的29级玩家。

    二十几秒的时间,脑袋里已经一片混乱的老夫子,就被打得只剩最后一丝血了。

    剑战里死亡掉经验,是按百分比掉的!

    29级的玩家处在经验墙,要升这一级很难,但死亡一掉就是5%,不管是多少经验。

    “别,别杀我。”看着夺天抬手,那个叫老夫子的29级玩家急忙打字道。

    “为什么?”零点的云外天击已经开始读秒了。

    “你已经杀满了……”

    “多杀两个无所谓。”

    “不行,你快中断……”

    “来不及了吧?”

    “老夫掐指一算,你要是放出这一箭……”

    “哦?会如何?”

    “那今晚……我就会……会尿床的!!”

    “恶……”陈彬嘴里正叼着小雅做的杏仁雪花饼,果断在最后0.5秒中断了云外天击,操作零点掉头上马,扬长而去。

    于是,这位名叫老夫子的玩家,光荣地成为了当晚唯一的一个,被零点盯中,还从他手下逃过一劫的高人!

    荆棘鸟的尿床遁事件,就此被全服玩家铭记于心,膜拜得死去活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