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20章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第320章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十二祖巫以后会怎么发展,转型的职业选手们,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

    陈彬和蓝白,只能说无从得知了。

    反正,苍天冥神人都已经走了。

    陈彬也不可能把她追回来,告诉她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咳,思想道德教育什么的,不是我们干的,对吧?”蓝白期期艾艾地问陈彬道。

    “当然不是我们干的!”陈彬无辜地摊了摊手。

    “与我们无关!”蓝白迅速地进行了自我安慰和自我催眠。

    “我们这么和平友善,怎么会制造这么大的骗局呢?”

    “你说,这是以后剑战职业圈史册上,最大的骗局吗?”蓝白抬起头道。

    “不。剑战职业圈最大骗局,肯定是素问的黑材料……”陈彬道。

    “靠,说那个有什么用。”蓝白扫了他一眼,“你都说了,在聂彦的电脑里没带出来了。”

    陈彬双手合十,驾轻就熟地转移话题:“祈祷十二祖巫进入职业圈之后,有50的生还率。”

    蓝白跟着双手合十:“你太乐观了,能有30生还率就不错了……”

    “汗啊,你们的眼睛都变成绿油油的了!”永夜额头上的冷汗冒了一轮又一轮。

    这两个大神,就像是眼睁睁地看着一群纯洁的小羊,一步步地走向狼窝,一边等着吃,一边还在为他们祈祷。

    永夜有点不希望苍天冥神他们,顺利进入剑战职业圈了。

    ……

    苍天冥神离开之后,一批闲散玩家和九尾狐的玩家,都纷纷离开了。

    陈彬和蓝白等着这里,倒不是真的要所有人集合,再出藏宝图。

    只是,还有一道浮桥,拦在他们跟出口之间。

    有能力从浮桥上跳过去的,想走自然就先走了。

    没有能力跳过浮桥的玩家,只能等人到齐,再由他们会长和零点一起想过桥的办法。

    九尾狐的公会频道里,送走了苍天冥神之后,话题就完全集中在了浮桥上。

    “雷霆破晓他们说,跳过这座浮桥,奖了一块六级精炼石!”

    “真的假的啊?跳个桥就能拿六级精炼石……”

    “我倒不在意那个六级精炼石,如果跳不过去,不会只能死出去吧!”

    “你有点志气好不好,他们都是死了从入口辛辛苦苦跑过来跳桥,你倒好,没死的不想跳桥,却想死出去。”

    “呃,我没想死出去,我只是假设……”

    “不准有这么悲观的假设!”

    一百零八根高高低低的木桩,横六竖十八,用绳索连起来组成了一个方阵,延伸到对岸的出口。

    每一根木桩都在河里起起伏伏,高度不定,还一直很摇晃。

    从这样的木桩上跳过去,需要的操作可想而知。

    如果只是操作也还算了,竟然还不能一口气从最矮的木桩跳上最高的木桩。

    只有高度差距在三米以内的木桩,才是可以上跳的。

    往下跳倒是没有限制,多高的木桩都可以往下跳。

    如此一来,可能踏上一块木桩之后,前面的一块木桩就不能跳上去了……

    那么,不能一直纵向往前前进,有时候就只能往跳到左边或者右边的木桩上,进行横向迂回。

    木桩都是起伏不定的。

    哪个高哪个低,时时刻刻都在变化。

    导致的结果就是,有很多玩家在这一百零八块木桩上,横着竖着甚至倒退跳来跳去,硬是到不了对岸!

    时不时还有操作失误,掉到水里面被冲回了河岸的。

    此情此景之下……

    全公会眼睁睁地看着,在木桩上跳来跳去的徒手拆机甲,本能地就有种想掐死他的感觉!

    徒手拆机甲跳了三十个木桩就过去了。

    然后,只跳了二十五个木桩回来。

    再然后,他又跳了二十二个木桩过去……

    这一次更是只跳了二十个木桩就又回来了!

    二十个木桩!

    即使是一路直行,从河这边到那边,也有十八个木桩。

    就是说,徒手拆机甲只横向跳跃了两次,几乎没有走任何弯路。

    “机甲,别跳了,你跳得我想哭。”骑狼的羊羊终于说出了全公会的心声。

    “呃,我只是在探路……”徒手拆机甲愣了一下,道。

    “你只是在嘲讽!”生的荒唐淡定地的呆在岸边,一次都没有尝试跳这座浮桥。

    “……”徒手拆机甲一阵冷汗,“我……我没有啊,真的没有,对不起。”

    “你有,你有,你就有。”九尾狐的妹子们咬牙切齿地道。

    徒手拆机甲没有嘲讽意思。

    但是,他已经用实际行动,残忍地嘲讽了整个公会的判断力和操作水平,何等的可怕。

    雷霆破晓他们跳过去了……

    很多闲散玩家跳过去了……

    苍天冥神也流畅地跳过去了……

    九尾狐的玩家,却被拦下了一大半!

    刚刚因为一阵首杀雨建立起来的信心,有点动摇的时候,徒手拆机甲调过来跳过去,简直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信心,崩塌!

    徒手拆机甲脸红了:“可是,我不是在嘲讽,我是在挖木头……”

    “挖木头?”

    “嗯,我想木头上有没有宝藏,所以……”

    “哈哈哈哈哈,你太有想法了。”骑狼的羊羊大笑了起来,“然后呢?你挖到了什么?”

    “我挖出了一个机关。”徒手拆机甲道。

    “机关?”九尾狐的玩家都来了兴趣,“什么机关?”

    “对不起,就是……开启了一个通道,”徒手拆机甲不好意思地转了一下视角,朝一个方向射出了一道剑气,“可以不跳桥过去的通道。”

    “不跳桥……可以,过去的……通道!”骑狼的羊羊的大笑戛然而止,“你……刚才跳的几十块木头,没有一块重复的?”

    “嗯,我计算了路线的,尽量能挖更多的木头。”徒手拆机甲回答。

    “机甲大神,你真的在嘲讽我们!!”全公会大笑也都陡然停止。

    能这么来来回回跳几次就很不容易了……

    还要尽量保证自己的落点,都在不同的木桩上。

    这人还能算是个人吗?

    骑狼的羊羊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怒:“大神啊,你跳第三次的时候就发现了机关,怎么不早说啊!我们还在这儿等着!”

    徒手拆机甲无辜地道:“还有木头没挖完,我还想找找,有没有更简单的路。”

    全公会所有人,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机甲,做得好。”黑夜行马上就安排了一批玩家,绕路去徒手拆机甲说的地方探查。

    没过多久,探走的新航线的玩家,在公会频道里发布了结果。

    “这里是一个洞,虽然也要一个保持持续前滚翻的操作才能通过,但比浮桥简单多了。”一个名叫单眼皮的玩家道。

    “通过之后的奖励,是一块六级强化石,虽然比不上精炼石,也是高级宝石!”另一个名叫落落不大方的妹子道。

    蓝白稍微判断了一下,这样的操作,至少能保证全员通过了。

    稍微分工了一下,陈彬留在原地帮助要跳浮桥的玩家,蓝白则带着没信心跳浮桥的玩家,跟他绕远路出副本。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笑嘻嘻的表情在附近频道刷出来:“大丈夫堂堂七尺之躯,怎么能钻狗洞,我们坚决不能从这里过!”

    本来,一个玩家开个小玩笑,并不会引起注意。

    引起九尾狐注意的,是这个坚决不钻狗洞的玩家的名字……

    死的憋屈!

    一看到这条消息,生的荒唐就淡淡地打出了一串省略号。

    公会频道里的玩家来劲了:“咦,死的憋屈?新加入公会的吗?”

    “对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你跟我们公会的荒唐大神,什么关系呀!”

    死的憋屈笑道:“我?我跟他没关系。”

    生的荒唐又是一串省略号打出来。

    九尾狐玩家都不相信:“不会吧,你们名字这么像,真的没有关系?”

    “当然!我跟他没关系。不过,他跟我倒是有点关系!”死的憋屈嘻嘻一笑,道。

    “呃,什么关系?”九尾狐的玩家好奇地道。

    “荒唐他是我哥哥。”死的憋屈道。

    “……”全公会玩家绝倒,“那你不就是他弟弟!!”

    生的荒唐依旧淡定,若无其事地道:“事实就是,我跟他有点关系,他跟我完全没关系,懂了吗?”

    全公会全部发出摇头的表情,表示完全不懂。

    死的憋屈发表的大丈夫不钻狗洞宣言,成功地让一批本来准备跟黑夜行钻洞去出口的玩家,都意气风发地回来了!

    继续,跳浮桥!

    一个小时之后。

    大多数九尾狐的玩家,都已经离开了藏宝图。

    要么跳过了浮桥,要么过了狗洞。

    只有死的憋屈,还带着六七个跟他同样技术差到死的玩家,在浮桥上来来回回地奋斗着。

    生的荒唐早就一口气从浮桥上跳过去了,落在对岸的入口光圈旁边,淡定地看着他们折腾了。

    陈彬和蓝白也没走:“这货真是你弟弟?”

    生的荒唐若无其事地道:“我哪知道?爹妈说是那就是吧……”

    永夜一看生的荒唐的回答,黑线直冒,这兄弟俩到底什么情况!

    徒手拆机甲讪讪笑着,夸奖道:“其实,死的憋屈还是不错的,他每一次选的路线其实都是对的。”

    斩、红狼无双剑道:“路线对有什么用,木桩稍微一晃他就要掉下来。”

    徒手拆机甲道:“那个……我还是很佩服他的坚持!”

    生的荒唐淡淡地道:“那你就夸错人了。”

    就在徒手拆机甲佩服着死的憋屈坚持的下一秒,死的憋屈就对他那几个同样跳不过去的队友,一挥手,道:“我们还是去钻狗洞吧!”

    “……”徒手拆机甲脸都垮了。

    斩、红狼无双剑差点从水边掉下去。

    永夜妖月的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那几个跟着死的憋屈的玩家,问道:“呃,可是老大,你刚才不是说,大丈夫堂堂七尺之躯,坚决不钻狗洞吗?”

    “笨!”死的憋屈发出一个爆栗的表情,“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跟着哥混什么!”

    “噢,原来如此,老大威武……”一群人跟着他往狗洞的方向走去。

    徒手拆机甲,零点和永夜他们,留在出口附近观战的所有人,都把视角调向了生的荒唐。

    生的荒唐很淡定地转身,率先踏入了入口光圈,离开了藏宝图。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荒唐遇到什么事,都这么淡定了!”永夜摘下耳机道。

    “嗯,不淡定会出人命的……”蓝白若有所思地点头。

    “好了,别调戏荒唐了,”陈彬拍了拍手,“速度出来集合,我们——清点战利品!!”

    ——————————

    传上来了吗?汗,“处理中”折腾死我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