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22章 煮熟了的菜鸟

第322章 煮熟了的菜鸟

    九天还魂之玉就暂时尘埃落定,战利品清点继续进行。

    然后,徒手拆机甲差点就被这一群队友给玩疯了……

    剑战的这种掉落,越是到后面的大型战斗,清点战利品就越是个难题了。

    随着掉落物品越来越多,一个几十人的野团互相交易,经常都需要四五个小时才能交易清楚!

    陈彬他们当然不会浪费四五个小时去清点战利品。

    所以,他们采用的清点方式,就有点凶残了……

    “三件特殊紫材,这一件永夜的,这两件机甲的,”蓝白道,“然后,这些是签字紫装,有三件是荒唐和机甲可以用一下的,小红的装备我再看看……”

    “这几件机甲的,再看看设计图还能不能调整,武器最好明天就打出来!”

    “然后这些防具材料,先放机甲的仓库里,我的邮箱跟仓库都没位置了……”

    蓝白一边打字,徒手拆机甲他们就紧张地不断点捡取操作。

    因为,蓝白直接就是把东西往地上扔的!

    没有交易框!

    点谁的名字,谁就速度捡!

    不但是考验人的手速,还要考验人的心脏……

    这里不是副本,不是只有他们几个人,成都主城里虽然是角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经过的!

    操作,紧张的操作!

    全队都弥漫着一股心跳砰砰砰的气氛。

    每个人都手速飞快地盯着附近频道的点名,然后几乎是东西在地上一闪就被捡取。

    可是。凡是没有归属的材料和暂时用不到的东西……

    全部被蓝白点名了徒手拆机甲!

    “谁叫你是我们中间唯一有小号仓库的?”陈彬毫无诚意地安慰道。

    “对,能者多劳嘛!”蓝白面不改色地进入歪理邪说的节奏。

    “你们怎么知道的……”徒手拆机甲欲哭无泪地爆起手速机械性地捡取起来。

    “机甲,你不会以为你掩藏得很好吧?”全队残忍地告诉了他,他们都知道这件事。

    全队就只有徒手拆机甲一个人,有建几个小号,把暂时用不到的东西,按照不同类别整理摆放的习惯。

    但是,也不能就因为这个,就把他当战队仓库用吧!!

    徒手拆机甲一边做清洁工,一边哭着怀疑……

    刚才那个留下来的决定。他真的做得正确吗?

    错了吧,错了吧,肯定是错了!

    好不容易,黑夜行把自己背包里的东西分配清楚了……

    全队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到了零点的字刷了出来:“泽潞谷的boss最后掉落的全部是无属性材料,加上之前的签字紫装,还有一些特殊材料,东西有点多,我会加快分配速度。”

    还要加快速度!!

    徒手拆机甲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了……

    蓝白的分配速度已经就够快了。陈彬竟然还要再加快速度,要不要人活了?

    “三件无属性紫材。【罪恶之源】是机甲的,小红和荒唐分别拿【猎影之残片】和【泽潞血泉】,”陈彬操作零点迅速往地上扔东西,“防具材料还是先放机甲的仓库,我的仓库也没有空间了。”

    什么叫也没空间了!!

    陈彬的分配速度确实快,很快就刷完了……

    徒手拆机甲则已经累得要哭了!

    紧接着就是斩、红狼无双剑和永夜妖月以及生的荒唐。

    都有了陈彬和蓝白明目张胆地欺负徒手拆机甲,他们当然也有样学样。

    暂时用不到的东西,全部脸不红心不跳地报徒手拆机甲的名字,让他捡取、分类、放进小号仓库。

    于是。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某名校全科满分的高材生,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彻底沦为了一名光荣的仓库管理员!

    战利品清点,终于结束了!

    只不过四十多分钟的捡取操作,徒手拆机甲怎么就觉得,自己比打了一场持续六个小时的藏宝图还要累?

    “机甲辛苦了。”陈彬笑眯眯地发了个拍肩的表情。

    “不,不辛苦……没什么。”徒手拆机甲擦了一把汗。勉强地回答道。

    “暑假我们建队申请通过审批之后,战队仓库我会安排专门的人负责,你不用担心。”蓝白承诺道。

    “……”永夜嘴角仍然在抽搐。

    从暑假开始审批建队,到全部流程走完。至少也到七月份了,一般情况下暑假都是官方活动很多的时候,看来徒手拆机甲这个史上最高学历仓库管理员,还要辛苦好一阵。

    徒手拆机甲完全不知道暑假会有什么官方动作,傻傻地就答应了:“没关系,我先保存着,等建队手续办完了,我来做交接。”

    “暑假我们有集训吗?”斩、红狼无双剑突然举手问道。

    “看情况,应该不会是很正规的集训。”陈彬笑着道,“不过,建队的手续办完之后,肯定还是要集合一次,签一下卖身契。”

    “随时待命。”斩、红狼无双剑发了个点头的表情。

    “我也没问题。”徒手拆机甲道。

    “整个暑假都有时间,”生的荒唐淡淡地道,“哦,如果不被那二货拖去看他演堂吉诃德的话……”

    “那二货?”徒手拆机甲打了个问号。

    “演堂吉诃德?”永夜妖月嘴唇动了动,“你说的不会是……生的憋屈?”

    “死的憋屈!”蓝白纠正他道。

    几个人明明是在小队频道里说话……

    蓝白报出死的憋屈的名字之后,旁边却陡然一下。出现了一个身影!

    一个唐门玩家,自己破隐了。

    徒手拆机甲吓了一跳……

    全队视角都随之一转。

    生的荒唐淡定地,又是一排省略号刷出来:“我都跟你说了,凭你的技术,就算我失误一百次,你也什么都别想抢到。”

    没有人惹他,自己不小心破隐的这个唐门玩家,脑袋上顶着四个大字。

    死的憋屈!

    “我靠,你要不要每次都出现得这么突兀!”永夜看清楚名字之后,心脏的跳动才缓缓平复下来。

    “晕。我差点被吓死了!”徒手拆机甲本来精神就处于高度紧张,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惊吓!

    “已经分完了,没你的份,你可以爬走了。”生的荒唐淡淡地对死的憋屈道。

    窗外,是漆黑的夜晚。

    夜晚出现得这么突然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程序员,一种是抢劫犯!

    ……

    死的憋屈没有被谁逼供,就笑嘻嘻地主动交代了作案动机。

    刚才他去荒唐的房间,看到荒唐手不停地在捡极品材料。就过来试试能不能抢走两个。

    因为生的荒唐的失误率,再怎么压低也在30%以上。

    所以。死的憋屈认为自己十件极品材料里,至少能抢到三件!

    “我不就是弄错了一个变量和一个返回结果嘛,变量是我自己的失误率在90%以上,我完全没写入,返回结果是亲爱的哥哥失误之后,马上会有徒手拆机甲补救,响应时间太短,我来不及操作……”

    “……”徒手拆机甲发了一串省略号。

    “其实,你们不要怪我。千万别踢我出公会,我可以解释的!你们要知道,我走上这条犯罪的道路,都要怪我哥!想想吧,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想陪亲爱的哥哥玩个游戏,他却嫌弃我不带我玩。你们说我是不是该抢他的材料?他自己都是菜鸟,还嫌弃我是菜鸟!”

    “我是菜鸟我承认,”生的荒唐淡定地道,“但你是煮熟了的菜鸟!”

    “看吧。看吧,我百忙之中每天都坚持抽一两个小时陪他打游戏,他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百忙之中!

    一看死的憋屈年纪就不是很大,能有什么百忙……

    全队想起来,刚才荒唐好像说,他去演堂吉诃德?

    永夜讪讪地举手,问道:“你干什么的?这么忙!”

    “我是一个杰出的歌者,一个杰出的程序大师,还有,一个……杰出的木匠!”死的憋屈骄傲地自我介绍道。

    “……”全队被一道天雷击穿,瞬间倒地不起。

    “杰出的菜鸟熟食,真空包装,可快递。”生的荒唐淡淡地补充道。

    “荒唐……”全队刚爬起来,再一次倒地不起,“注意修养,这可是你亲弟弟!”

    全队能看到荒唐多说几句话,可不是容易的事,一边嘲讽生的荒唐,一边逗弄他弟弟玩。

    一来二去也搞清楚了,生的荒唐和死的憋屈,虽然是亲兄弟,但年龄足足差了五岁,今年才十七岁的死的憋屈,跟生的荒唐凡事靠感觉的做派截然相反,他无论做什么,一定能给自己找出充分的理由!

    哪怕是偷偷隐身来抢哥哥的材料,明明干的是坏事,理由也是无比充足!

    逗弄小正太谁都喜欢,更何况,跟弟弟比起来,生的荒唐实在是太淡定太无趣了。

    高考就剩半个月了,这货还有时间去戏院演歌剧,有时间写游戏外挂,有时间锯木头造树屋……

    除此以外,死的憋屈还养了十一只流浪猫和一只流浪狗。

    能抽出时间来陪生的荒唐打游戏,怎么能说不是百忙之中抽出的时间!

    这年头,每天都能活得这么多姿多彩的人,还真是不多见了!

    全队队友都在调戏小正太的时候,陈彬却饶有兴趣地,翻看着憋屈身上的装备……

    正在这个时候,死的憋屈道:“哦,对了!我在游戏里呢,也有很多杰出的成就,虽然我还没成功写出一个能在剑战里使用的外挂,不过嘛,哥的存在本身就是外挂啦!”

    生的荒唐一个多月来一贯的淡定,这一刻陡然破功:“别!你别发那个……”

    可惜,阻止无效!

    死的憋屈可能是真的被荒唐无视太久了,就像一个认识了新朋友,就说迫不及待跟人分享的孩子,一边兴冲冲地说着“不信,你们看”,一边就佩戴出了他的一个称号。

    暗黑破烂神!

    徒手拆机甲手指不抖了,这称号……

    怎么就觉得期待感全无,紧张感全无,各种观感全无。

    永夜揉了揉晕晕乎乎的脑袋,他倒是很想笑,但看在人家是荒唐的弟弟份上,忍得很辛苦。

    斩、红狼无双剑就不知道给面子为何物了,直接在附近频道刷了一排大笑表情。

    生的荒唐只想借用陈彬一句话——家门不幸!

    可是,看到这个称号三秒钟之后,蓝白却像是被闪电劈中了一样,从椅子上猛地一下弹起来,指着屏幕道:“陈彬,这……这……”

    正在忍笑的永夜,看到蓝白的反应,才偏头去看陈彬。

    陈彬的脸上,竟然挂着一种极其诡异的笑意,绝对不是嘲笑这个称号的笑法。

    再一个三秒钟之后,陈彬回过头,静静地朝蓝白笑道:“我想杀了荒唐。”

    蓝白飞快地点头:“我也想,现在就想!”

    ——————————

    果果突然觉得,如果每天真的能像憋屈这样过,等到死的时候一定不会觉得憋屈,哈~好吧,又是三千六百字的章节,最近又有点开始喜欢删删改改,不能一次成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