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74章 有难题,找陈彬

第374章 有难题,找陈彬

    罗棋从平步青云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

    刚才跟平步青云说笑的笑意,一出门就已经在他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半夜的鬼鬼祟祟干什么呢,出来!”罗棋走到楼梯口,才轻轻唤了一声。

    “嘻,听壁角什么的,最有意思了。”一个穿着黑色队服的人影,从楼梯的背面转了出来。

    “说什么胡话?谁听壁角了!”另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队服的人影,唇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意,“我们是偶然看到领队穿着睡衣出门,跟来关心一下领队会不会着凉而已,夜晚……风大啊,领队懂的哦……”

    “……”罗棋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九尾狐的人,还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滚回去睡觉去!明天早上训练再迟到,文队也救不了你们!”

    都说好奇害死猫。

    但是,这对从九尾狐来的双子星,还真就一天都没停止过好奇,而且活得好好的,罗棋时常在想,怎么就不降下一道天雷劈死他们。

    太没有天理了!

    罗棋不过就是出个门而已,也值得他们鬼鬼祟祟地玩跟踪。

    “虽然吧,听到了些不该听的事,”指尖妖孽的操作者,沈醉歌揉了揉耳朵,“不过,我们的出发点也是好的,那不是怕领队感冒了什么的吗?”

    “对。”佳佳的操作者,苏浩天摸了摸鼻子,“事情做的不地道,但动机绝对是美好的。就算不感冒,误入歧途了也很难过啊!”

    “行了,你们别解释了!我误入什么歧途?”罗棋摇着头,简直就生生被这对活宝气笑了,“担心我大半夜地穿着睡衣,出门祸害良家少女?”

    “呃,别,祸害良家少女可不是歧途,”苏浩天回头朝平步青云的办公室,瞟了一眼,嘟哝道,“大半夜穿着睡衣见男人才是!”

    “……”罗棋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摇头笑道,“公会的负责人没被陈队气死,我就要先他一步被你们气死了是不是?”

    “举手,认错。”沈醉歌急忙道。

    “晚了!”罗棋撇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道,“下次出外比赛,全队都住五星级,你们两个睡马路,就别问我为什么……”

    说完,罗棋拂袖而去,睡衣的衣袖,真的是飘飘那个欲仙啊。

    沈醉歌急忙赶了上去,几乎要哭出来了:“领队你这么好,肯定不忍心这样对我们的,是不是?”

    苏浩天也跟了上去,跟在沈醉歌旁边嘻嘻哈哈地认错。

    然后,两个人陪着罗棋,打打闹闹地就回宿舍去了。

    步云公会的基地宿舍,大多是一个人一间房,两个人共用一个客厅的配置,苏浩天和沈醉歌都来自九尾狐,自然是让他们住一起。

    回到了宿舍,这俩宝贝就不消停了。

    那些一路认错的诚恳态度,一下就被他们扔到了九霄云外。

    两个进了客厅也不开灯,反锁上大门,找了个角落,一个人去厨房拿了一瓶冰锐,借着月光蹲在窗户底下,一副商量重要且隐秘的大事的样子。

    “平步青云居然勾搭聂彦去害陈队,简直是那什么来着,狮子可忍叔叔不可忍!”苏浩天一口气就灌了大半瓶,吐出一口恶气道。

    “不要这样说,”沈醉歌眯着眼睛,对着窗外的月亮笑,“我们公会的会长,那也是为了战队,才不惜一切代价的,他这种不畏大神,不畏强权的高贵品格,难道不值得敬佩吗?”

    “你不如说这种找死的勇气,值得敬佩吧!”苏浩天道。

    “文队跟你说了多少次,说话委婉一点,不然容易伤人……”

    “好吧,平步青云不怕死的勇气我很敬佩。但是,他跟聂彦那种毒蛇勾搭,我告诉你,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苏浩天是个直性子,平步青云为公会做的,他敬佩,可平步青云借陈彬敌人的力量去伤害陈彬,那又是另一码事。

    沈醉歌脸上的妖娆笑意却一点都不变:“咽不下去就别硬吞呗。”

    苏浩天眼睛一眨:“那你说,怎么办?要不我明天偷偷去把他约出来,然后揍他一顿?”

    “……”沈醉歌无语地扫了他一眼,“怪不得薇薇以前总说你单纯。”

    “我是很单纯啊。”

    “被一个十**岁的姑娘说单纯,你还当好话听?”

    “那不是好话,是什么!”

    “就是说你笨啊!”沈醉歌摊手道,“小祖宗,我想请问,什么叫做偷偷约出来?你一个电话打过去,告诉他,我不是苏浩天,我想偷偷打你一顿?靠,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

    “喂,刚才是谁说,说话要委婉一点,不然容易伤人。”

    “有的人被伤了那是意外,有的人被伤了就纯属活该!”沈醉歌没力气地道。

    “我想我肯定是后者……”苏浩天摸着鼻子低头,叹了口气,他又马上抬起头,道,“好吧,你说,我做,反正平步青云怎么针对陈队都能忍,但他跟聂彦勾搭,我绝对忍不下去。”

    “你最好记清楚,我们现在是步云战队的队员!”沈醉歌提醒他道。

    “但是……”苏浩天诧异地看着沈醉歌。

    “所以,平步青云对付陈队,实际上是为了我们好……”

    “你没发烧吧?”苏浩天直眨眼睛。

    “当然没有,”沈醉歌站起来,趴在窗台上,夜晚的柔风吹起他棕色的长发,“虽然罗领队说了很多,但是,那个公会会长的心结,其实也并没有完全解开。”

    “喂喂喂,你不会是准备就这样放过他吧?我没有真想揍他一顿,只是,捉弄一下他总可以吧……”

    “不行。”沈醉歌摇了摇头。

    “那,他勾搭聂彦欺负陈队,我们就真的咽气,啊不是,我是说,咽下这口气?”苏浩天有点不明白了。

    “……”沈醉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谁能欺负得了陈队?被玩得上吊跳楼的是谁,你搞清楚没有啊!”

    “……”苏浩天一时语塞,沉默了半天,才道,“我知道我们现在很尴尬,我喜欢这支战队,也明白那个青什么,就是那个会长,做的一切都是为战队好,但是,我们是陈队带出来的人,明摆着知道聂彦在使坏,难道就不应该给公会会长一点……小小的提醒?”

    “提醒,当然是要的。”沈醉歌眯着眼睛,跟苏浩天碰了一下酒瓶,“但是……”

    “但是?”苏浩天眼睛里满是期待。

    “但是,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做!”

    “靠,没想好就不要露出那种妖孽的表情好不好……”苏浩天有种被戏弄了的感觉。

    两个人又坐在窗前的墙角下,依旧是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

    直到手里的酒已经喝完了,他们也没有想出个什么办法来……

    一方面,他们很佩服平步青云为公会的尽心尽力,因为九尾狐没有战队公会,他们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温暖,他们不知道,有人会工作到凌晨,甚至绞尽脑汁上吊撞墙,也要让战队的队员,能在硬件条件上不落于人后。

    另一方面,他们又想狠狠吐槽平步青云,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陈彬,跟谁勾搭不好偏偏要去跟聂彦勾搭,想让人不生气都很难很难。

    “几点了?”沈醉歌看向苏浩天道。

    “我看看……”苏浩天掏出手机,扫了一眼,道,“快一点钟了。”

    “嗯。”沈醉歌拿过他的手机。

    “咦,你翻通讯录干什么……啊,你要干嘛?这么晚了,你要……汗,你居然直接给陈队打电话?”苏浩天吓傻了。

    “我总结了一下,基于我们现在的立场,我们要做一件事。”

    “嗯!”苏浩天点头道。

    “这件事要让那位公会会长既痛苦,又快乐,最好还能把上吊之类的毛病给改了……”沈醉歌数着手指头道。

    “嗯嗯!”苏浩天看一眼沈醉歌,又看一眼正在拨通中的电话,“可是,这跟你打电话给陈队有什么关系?”

    “笨啊,不打电话给陈队,我自己怎么去找出一件,能让人既痛苦,又快乐的事情!”

    “呃……有道理!”苏浩天果断点头。

    可是,天底下真的有能让人既痛苦,又快乐,还能让平步青云连他最大的爱好上吊都给改掉的事情吗?

    苏浩天总觉得,有那么点儿不靠谱。

    嘟嘟嘟,电话大概十几秒钟之后,就被接通了,那边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熟悉的声音,让苏浩天整个人就为之一振。

    那声音无数次骂得他们双眼发晕,再次听到实在是觉得,太提神了。

    沈醉歌嘴角一紧,轻轻握起手指,妖娆的声音朝着电话里就道:“陈队,我们遇上麻烦了!”

    “听你的声音,看来麻烦并不大,我可以挂电话了。”电话那边陈彬还真的就准备挂断。

    “麻烦是不大,只是,难解决。”沈醉歌索性也不跟他废话,直接说了,“我们有个……有个,嗯……同事吧,他做了一件对战队非常好的事情,我们很想感谢一下他,可是呢,这件事情又让我和浩天不是很舒服,我们又想捉弄一下他……”

    “你大半夜打电话来,就是让我陪着你们捉弄人?”陈彬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寒意。

    “哎呀,也可以说是感谢啊。”

    “一边感谢,一边捉弄?”

    “对啊!我就是想问问,有没有一种办法,能让他又痛苦,又快乐,既能解我们的一口气,还能让他忘记工作的烦恼……”

    “呵,”陈彬笑了两声,“知道你是个细心的。交给我了,明天我会给你电话。”

    “我就知道陈队最好了!”沈醉歌顺势道,“对了,我们文队总问我,有没有看到你把他的黑材料存在哪里,你能不能告诉我……”

    “睡觉,晚安!”陈彬最后留了一句话,电话里,就只传来短促的嘟嘟嘟的声音。

    苏浩天和沈醉歌互相看了一眼。

    然后,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捂着肚子,在地上笑得打起了滚来……

    ——————————

    今天两章都写的有点慢哦……哈欠,果果睡觉觉去了,晚安.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