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60章 谢绝

    杜子涛想过是不是叶骄阳他们到了,然后又想来他这里戏弄他一番,所以,看出去的时候还是有点谨慎的。

    双方的梁子已经结下了,叶骄阳又是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主儿,指不定还有什么“新奇有趣”的折腾等着他。

    可是,杜子涛从猫眼里看到的人,不是叶骄阳,不是红巢的任何一个人,却是一个他以为晚上才会看到的人。

    战戈战队的队长,聂彦。

    杜子涛再次惊了一下。

    当然,他知道胡晖这位战队经理,对目前战戈战队的掌控力,已经大不如他在九尾狐的时候了,毕竟胡晖和陈彬还有一段草根期的短暂交情在,他跟聂彦可是什么都没有,相反,聂彦的心腹爱将之一邱取道,还曾在胡晖当经理期间被逐出过九尾狐战队。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胡晖已经被架空到这种地步,居然连自家的队长去了哪里,战队什么时候抵达CES园区机场都不知道了……

    不是听说战戈的领队,还是胡晖的亲侄女吗?

    杜子涛在五月份的AMD上,被叶骄阳戏弄又被蓝白当众踹椅子,最后又被陈彬隔空“求死”之后,再也没办法在解说圈混下去了,他当时很聪明地攀上了战戈,借着战戈的经理胡晖,挖掘了不少他做九尾狐经理的时候的八卦,才在媒体界迅速混得如鱼得水的。

    不过,如果胡晖本身在战戈的地位已经跌落到这种程度……

    那估计以后也没什么用了!

    杜子涛对没用了的人,不会再多加关照的。

    既然来的是聂彦,杜子涛自然是赶快开门——聂彦应该是知道,陈彬他们来长岛玫瑰干什么的。

    聂彦还背着键盘包,应该是刚刚下飞机。

    杜子涛请他坐了,从冰箱里拿出饮料递给他:“聂队一路辛苦了,首秀准备得怎么样了?”

    聂彦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却没有去拿饮料,而是冷冷地道:“我刚下飞机,就接到经理的短信,说你有事找我们,什么事?”

    杜子涛的脸色僵了一下。

    聂彦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提晚上的专访,而是把这句话改成了“找他们有事”。

    虽然杜子涛心知肚明,他所谓的专访就是因为有事要问他们,但是,被聂彦这样明着说出来,他心里总不怎么愉快……

    以前,不管怎么被陈彬无视,被叶骄阳戏弄,或者是被方尘秋冷眼以待,他都还可以骂一句耍大牌,可是,聂彦是什么东西?说起来好像是个队长,可他的战队还一场比赛都没打,也有资格对老资格的前辈冷言冷语?

    杜子涛的脸色当即就不怎么好了:“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到你们战队在CES联赛上是首秀,晚上准备做个专访给你们提升一下人气,拉拢一下赞助商……”

    聂彦摇了摇头:“我们今天晚上有一场适应性集训,全队都要去主舞台,所以,你的好意我们可能只能等下次再接受了。我代表战戈战队全员,谢谢你。”

    杜子涛本来是抛出专访,让聂彦认个乖,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就谢绝了。

    剑战职业圈的队长,果然没有一个好说话的货色!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杜子涛虽然很想知道陈彬的事,但面对聂彦的谢绝,他也开不了口,站起身来道,“那我晚上再跟荆棘鸟约一下,专访还是要做的。”

    “嗯,您请自便吧。”聂彦点了点头,也跟着站起身来。

    杜子涛真的没料到,竟然有战队队长会主动把专访往外推——多好的宣传机会啊?

    尤其是一支新战队,初登CES联赛这么大的舞台,正常的战队队长,绝对应该尽全力配合记者才对吧……

    聂彦站起来就往门口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停住了。

    杜子涛心里一喜,以为他总算知道后悔了。

    可是,聂彦回过头,只是多问了一句:“你真的没什么事要找我?”

    杜子涛感觉喉咙有点发甜,他还真有事要问他,可是,这样让他怎么问?

    聂彦的目光往门口挪了一下,看到杜子涛收集在杂志架上的九尾狐资料……

    然后,他接着问道:“不会是关于陈彬吧?”

    杜子涛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集中了似的,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聂彦。

    剑战这些队长级的,全都是妖精!

    哪有人一句话都不说,就能被猜出全部心思的。

    杜子涛只觉得尴尬,非常的尴尬……

    聂彦却没有给他仔细尴尬的时间,一边思考一边继续说了下去:“看这些报纸和杂志都还是新买的,中间还夹着赛程表……应该是,你见到陈彬了,就在这里——长岛玫瑰,然而,因为King对媒体保密详细的赛程表,你怀疑陈彬是来参加比赛的……”聂彦继续思考,又否定了他刚才的话,“不,你不知道陈彬来干什么的,所以,你找到战戈做专访,想要从我们那里得到答案。”

    杜子涛的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

    话,都已经被聂彦说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连他的整个思路产生的过程,都已经被聂彦分析得清清楚楚了。

    聂彦拿起那份粗略的赛程表,道:“那么,你想知道吗?”

    杜子涛深深吸了一口气,非常艰难地点了两下头。

    “那么,我们需要一份专访,战戈战队的全方位专访。”聂彦抬起头,看着杜子涛道。

    “呃,可是刚才你不是说……”杜子涛一下有点糊涂了。

    “我们不会接受专访,但是,我们需要一份专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子涛前辈?”聂彦道。

    “……”杜子涛没想到,聂彦竟然让他自己去编一份专访出来。

    以杜子涛的功力,收集战戈全队的队员资料,熟悉他们的性格特征,再编造对话,把战戈往天上捧的这样一份专访,也不是做不到,只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可是,聂彦他们真的就连一点时间都拿不出来吗?

    杜子涛更加讨厌九尾狐了——聂彦也是九尾狐代理队长出身,他们九尾狐的人,个个都这么讨厌!

    聂彦却没有理会他的脸色,继续道:“陈彬准备重建九尾狐的事,你应该知道了,但是,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比赛的,他们还没有参加正式比赛的资格。”

    杜子涛听到这里,知道聂彦要说重点了,赶紧问道:“那是为什么?”

    聂彦的目光,缓缓扫过杜子涛急切的脸:“因为表演赛!明天晚上的会展中心主舞台,开幕式上安排了陈彬他们和红巢战队打3v3表演赛,Cs赛制,打满半场。”

    杜子涛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瞪大了……

    大新闻!绝对是大新闻!!

    比起什么战戈的专访,爆炸性强多了。

    开幕式之前King对媒体封锁的流程细节,哪有别的记者能拿得到?偏偏聂彦跟陈彬不对付,把这么大的事透露给他了……

    陈彬表演赛挑什么对手不好?偏偏挑红巢!

    杜子涛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聂彦就已经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我的电话号码。除了在舞台上,我会二十四小时开机,以后,你需要陈彬什么资料,直接找我,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他,更关注他……”

    “嗯,聂队和媒体合作,自然是好的,”杜子涛脚趾头都差点蜷起来了,脸上不自觉地就带上了笑,“以后,我也会鼎力支持战戈,给出更多的版面,引导更好的舆论!”

    “谢了,”聂彦转过身,手握在把手上,“实际上,还有一句话,不该对一个记者说……”

    “说吧说吧,我会保密的!”杜子涛道。

    “你最好相信,只要能让陈彬在泥潭里一辈子爬不出来,我什么事都可以干!”

    “……”杜子涛还真的是愣住了,他并不知道陈彬怎么得罪了聂彦,只从胡晖那里知道两个人关系非常的不好,可是,他没想会激烈到这个程度。

    再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聂彦已经背着包离开了。

    杜子涛又看了一眼手机,胡晖发过来了短信,说战戈的队员都已经到了,他可以去联系采访。

    已经见过了聂彦的杜子涛,自然没有什么好回复的,他们家队长都已经亲自来谢绝了专访,还联系个大头鬼啊。

    不过,杜子涛已经找到了一条线……

    大肆踩陈彬就可以抓紧聂彦,而抓紧聂彦就可以源源不断从他那里得到陈彬的动态,而掌握了陈彬的动态之后,就更加方便踩他。

    对于杜子涛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良性循环了。

    至于帮战戈造势,那倒是其次了,战戈一支新秀战队,哪里比得上陈彬有话题?

    而且,辛辛苦苦地造势又哪里有踩人来得痛快?

    杜子涛索性晚餐也不下去吃了,赶紧打开房间里的电脑,忙碌了起来……

    “自不量力!解散战队队长,试图一人之力迎战红巢!”

    “不甘心被遗忘的拙劣表演——原九尾狐队长陈彬,和他的CES联赛……”

    “请不要侮辱剑战,留给粉丝一个完美的背影吧。”

    单单是一个标题,就已经让杜子涛一肚子的讽刺无处宣泄了。

    键盘噼噼啪啪直响,他连续打了十几个标题,都感觉没有把陈彬讽刺到极点。

    不解气,完全不解气!

    杜子涛在他的一句“来,求死”的嘲讽下,灰溜溜地永远离开了解说圈,几乎毁掉了他的整个生涯,现在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时候,怎么能不好好地添油加醋一番?

    反正,挑战红巢那是陈彬自己找死,主动给了别人拿他说事的机会……

    真是的,一个解散了战队的队长,不乖乖地退役,还来这里献什么丑?

    杜子涛托着下巴,冥思苦想起来……

    新闻的正文动笔之前,他一定,一定,一定要想出一个,让陈彬看了,立刻就想一头撞死的标题!

    不仅如此,以后他和聂彦合作,让陈彬去死的新闻,还会越来越多……

    ————————

    今天的第一章,挥爪求月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