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86章 你也去洗手间?

第486章 你也去洗手间?

    叶骄阳流畅地释放丐帮瞬移技能,八步赶蟾,后撤三步,浮空,再一次呈曲线绕出。

    漂亮的走位,带着叶骄阳的飘逸,却又有着明显的秦千路的味道。

    蓝白往后八步赶蟾……

    “咦,怎么退了?”叶骄阳的笑脸,嘲讽战恰到时机地开启。

    “……”蓝白需要空间,时间,调整自己,正是没有时间应付嘲讽战的时候。

    但是,叶骄阳紧接着放出的,就是陨星坠。

    陨星坠,棍丐帮45级技能,对目标释放数道急速坠落的流星,击中目标后立刻造成0.1秒的眩晕并造成基础攻击150%的伤害,并在其后的9秒内,任何攻击都会使目标眩晕0.1秒并被打断技能……

    蓝白和秦千路的那场kof终场对决上,秦千路就是这个45级关键技能,限制住了蓝白最强的极限地形走位,然后,结束了比赛。

    “熟悉吗?”叶骄阳追上嘲讽。

    “……”蓝白没有调整的空间了。

    “慌了。”叶骄阳笑着道。

    “……”

    “乱了。”

    “……”

    “死了。”

    最后,一套挑空、踏棍,技能释放,蓝白从树上掉了下去.

    虽然做出了落地的翻滚动作,避免了摔死,但跟着跳下来的叶骄阳,马上又是一轮技能带走了他。

    陈彬刚好到场。

    而因为陈彬的离开,鲁双双和白一山也都跟了过来,所有人聚在了一处。

    叶骄阳的嘲讽继续:“来的正好。三个人对两个人了。”

    陈彬一轮技能爆发出来,把死血追过来的鲁双双直接给带走了:“废话多?你们也两个人了!”

    叶骄阳笑道:“我们品质比较好……”

    “质优价廉是吧?”陈彬道。

    “还好……”叶骄阳道。配合白一山一套控杀,紧接着带走了永夜。“二对一了。”

    陈彬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旁边一声椅子轻轻推动的声音。

    屏幕上的零点,立刻点了隐身。

    然后,他摘下耳机,看向蓝白:“去哪里?”

    蓝白愣了一下,笑着摇头道:“嗯,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着,他就朝裁判打了个手势,转身离开了玻璃房。

    “呃。叶队,他怎么会这样……”红巢战队的队员,都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玻璃房。

    “……”叶骄阳摸了摸鼻子,灿烂地笑道,“大概是,尿急?”

    “鬼扯!”红巢战队的队员能信他,那才是有鬼了,“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应该是揭了他什么伤疤。”白一山眨了眨眼睛,“我说……叶队。你也玩得太狠了吧!”

    “那是!不过,你们也别太得意,”叶骄阳抹开额前的头发,笑道。“这一次表演赛上,把蓝白打下去了,你们知道。我们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吗?”

    红巢的玻璃房里,所有人都一脸狐疑。

    叶骄阳刻意模仿秦千路。明显是利用蓝白和秦千路之间的什么过往,把他弄下场了。

    红巢还能付出什么代价?

    “我们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不久,九尾狐回归之后,我们在正式赛场上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再也没有破绽可欺的蓝白……”

    “咳,叶队,拜托注意一下你的眼神!”白一山赶紧道。

    “收敛一点,收敛一点,你那兴奋的……”鲁双双道。

    叶骄阳笑了两声,目光里的认真,更加浓郁了:“你们想想啊,那样一个彻底走出了阴影的蓝白,所带来的是什么?一支比以前的九尾狐,还要更强、更完整、也更可怕的战队!”

    红巢的玻璃房里,全部队员都沉默了。

    以前的九尾狐就已经够强了,还要比以前的九尾狐更强,那会强到什么程度?

    只要想一想,就觉得恐怖。

    “就是说,叶队……你又做了一件害人又害己的事……”沈远云打了个寒战之后,没好气地瞟了叶骄阳一眼。

    “你也知道是‘又’吗?”白一山道。

    “习惯就好,”薛米乐摊手道,“损人不利己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比如把满街的车全喷上外星人喷漆吗?”白一山抚额。

    于是,红巢全队集体叹气。

    倒霉摊上这么个队长,活该他们红巢战队拿不了总冠军哪有明知道对手会越来越强,却是一脸兴奋,还巴不得他们能更强一点的?

    蓝白推开了椅子,直接就离开了玻璃房……

    然后,全场观众都看到陈彬把隐身状态的零点,拖到了一颗巨大的树上,五秒钟之后,在那对戒指的套装属性“渐隐”的帮助下,华丽地隐身了……

    红巢战队的队员如临大敌。

    一个隐身的唐门,比一个站在面前的唐门要可怕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从莫名其妙的地方钻出来,带来一波黑暗里的突袭。

    可是,陈彬等渐隐效果出来之后,就动作很小地放下鼠标,推开了椅子。

    眼看陈彬做出了这一系列操作的裁判,愣愣地问了一声:“呃,你也去洗手间吗?”

    陈彬笑着做了个“嘘”的手势,朝机甲和红狼道:“下一场,你们和永夜上,你们三个已经无数次练过配合了,到了该实战的时候。”

    机甲浑身肌肉一下都僵直了……

    红狼倒是抱起键盘鼠标,眼睛里燃起了战意。

    随后,陈彬跟做贼似的,轻手轻脚躲了个视野,悄声无息地离开了玻璃房。

    第七局的比赛虽然红巢不能三分钟内全灭九尾狐全队,但九尾狐肯定会被裁判给判负了。

    不过。还剩一分钟。

    红巢的那帮该死的祸害,继续满地图的找人去吧!

    ……

    陈彬当然没有去洗手间。他离开舞台之后就从舞台旁边的台阶,下去了选手通道。转往选手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推开选手休息室的门,蓝白果然在里面。

    一瓶水被他攥在手里攥了半天,愣是就没拧开。

    看到陈彬进来,他意外地抬起头:“干嘛?”

    陈彬一笑:“来上洗手间啊。”

    蓝白笑着撇了撇嘴:“滚你妹的!嘲讽我是不是?”

    洗手间就是全人类的通用借口,有什么需要避开的事,全都去找洗手间的麻烦。

    无辜的洗手间……

    所以说,蓝白找的借口还真是很按常理出牌,一点创意也没有。

    如果是憋屈要暂时避开,指不定会想出什么理由来。

    陈彬在蓝白身边坐了下来:“你觉得。第七局输了是你的责任,是不是?”

    蓝白莫名地看着陈彬。

    陈彬认真的点头:“没错,还真他娘的就是你的责任。”

    蓝白的目光瞬间变得很哀怨:“我知道你不会安慰人,所以,你要真够兄弟的话,”他的手一伸,“出门,右转,不送……”

    陈彬安慰别人。一贯是能把人安慰哭的节奏,蓝白亲眼见证过了几起这样的惨剧。

    虽然他的心情不是很好,但是,他一点儿也没想哭。为了避免惨剧发生在他身上,对陈彬的安慰,他还是果断拒绝为妙。

    陈彬却没有走。

    不过。也不说话了,就坐在旁边。默默地喝水,脸上笑眯眯的表情。看上去让人很想一拳揍过去。

    很好笑吗?蓝白无语地想着。

    沉默了好一阵。陈彬才开口道:“有件事我很奇怪。”

    “说。”蓝白道。

    “你五月份的时候,叫杜子涛滚去解说连连看的气场哪去了?”

    “老子这叫欺软怕硬,不懂?”蓝白理直气壮。

    “那你倒是怕怕看。遇到硬点子,你不会转头就溜吗,非要钻到牛角尖里面去打毛啊?”陈彬诡异地看着蓝白。

    “……”蓝白浑身抖了一下。

    “好吧,其实,解决你的心魔,我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陈彬神秘地道。

    “嗯?”蓝白转了一下脖子。

    “我们找个时间,蹲在狂战基地。”

    “研究秦千路的弱点?”

    “不。我们把秦千路给……”陈彬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滚!”蓝白没好气地怪叫了一声。

    “我保证,这是最简单的办法!”陈彬笑眯眯地道。

    “捡起你的节操,出门,右转……”蓝白真心不想听他瞎掰下去了。

    “不送。嗯,我知道我知道。”陈彬笑着起身,拍了拍蓝白的肩,道,“大满贯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的,所以,我们不急……”

    “……”蓝白轻轻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作为九尾狐的控场,他和秦千路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类型,干嘛要去跟他比?

    秦千路的优势在于随时随地配合队友,他们狂战战队的打法,也都是以秦千路为润滑,在各个进攻点之间展开的,但是,九尾狐不一样,蓝白的节奏感,能够让整个战队互相形成配合,他进攻和防御的组织能力,远远要好于秦千路。

    现在算什么回事?因为害怕自己心理素质出问题,而导致的心理素质问题?

    蓝白想着这个绕口的逻辑,自己都禁不住笑了出来。

    要说做一个职业选手的心态、实力,什么他都不缺,他是九尾狐攻守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难道真的要因为一场比赛,而一辈子都背着秦千路的阴影?

    等蓝白再抬起头的时候,陈彬已经离开了。

    至于他又在门口说了些什么损人的话,他也不想再回忆。

    ……

    从选手通道走出来,重新登上舞台钻进玻璃房的时候,现场巨大的红巢队歌的声音,让陈彬稍稍皱了皱眉。

    解说席的声音,在玻璃房外面可以清晰地听得见,杨御晨叹着气道:“九尾狐新换上来的三名队员,全部都是新人,他们在红巢战队的明星大神面前,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刚刚结束的第九小局,虽然是九尾狐选图,但再一次以红巢战队的取胜告终……”

    “现在进行的是第十小局,九尾狐一开场就已经处于了绝对劣势,如果这一局输掉的话,九尾狐就将以四比六,落后于红巢战队……如果他们想要取胜的话,最后的五局至少要赢四局。”

    “最后五局,至少四胜!目前的情况,对九尾狐来说很不乐观!但是,我们看到,陈彬已经回到了玻璃房……”

    大屏幕的镜头,切给了刚刚回到玻璃房的陈彬一个特写。

    而陈彬的脸上,一个招牌的,从未改变过的,微笑,正在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