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94章 以掌控者之名……

第494章 以掌控者之名……

    因为蓝白回到了场上,凝重的气氛一下被打破了。

    九尾狐的粉丝们从沉默中爆发,红巢的粉丝自然也不能再继续沉默。

    剩下既不是九尾狐也不是红巢粉丝的,乐得在一边悠闲地摆凳子看戏嗑瓜子……

    一场以冰淇淋为赌注的表演赛,打成了这样生死难分的局面,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沉默,被蓝白的重新登场而打破了,可紧张的感觉还是流转在粉丝们的心头,并没有之前的加油那么肆无忌惮。

    “蓝白回来了,”解说席那边配合镜头,道,“虽然我们没有接到具体消息,不知道蓝白为什么会突然离场,但是,现在他回来了,他回到了赛场上。而且,陈彬在第一时间就申请了换人,我们看看……换下去的是永夜。”

    “永夜这场比赛劳苦功高,从第三局一直连续打到了第十四局,作为一个新人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竞技状态了……”唐忆瑶笑着道,“这是一名发挥稳定,虽然技巧和意识都还并不成熟,但潜力巨大的选手,而且我们注意到了,他是九尾狐唯一的掌峨眉。”

    “没错,大多数战队在关键位置,比如掌峨眉的位置上,都会配备两个同职业的选手,作为正选和替补,九尾狐没有这样做,”秦千路接着道,“九尾狐从以前就有着单一掌峨眉的传统,我们还记得九尾狐双子星之一,指尖妖孽的操作者沈醉歌,就是出身于九尾狐的剑战一流掌峨眉……”

    “是的,”唐忆瑶点了点头,道,“我们期待着新的九尾狐,以及九尾狐的新人,在未来的职业赛场上,大放异彩吧!”

    九尾狐的玻璃房里……

    陈彬笑了笑,朝永夜道:“辛苦了,休息一下吧。”

    永夜点了点头,摘下了自己的键盘鼠标和耳机。

    蓝白钻进了玻璃房里,对永夜道:“向粉丝挥挥手吧。”

    永夜愣了一下:“我……我吗?”

    从第三局上场,到第十四局退场,永夜看到了红狼在观众心里留下了凶猛敢拼的印象,看到机甲一战成名,但是,他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吸引眼球的地方。

    可是,陈彬却对他点点头:“去吧。”

    永夜犹豫了一下,试探地伸出手,朝观众席挥动了一下……

    观众席顿时发出了一阵阵尖叫声和鼓掌声,当然,还有让永夜痛并快乐的,那些因为他姓“包”而叫他“宝宝”的声音。

    再这样下去,他非得被九尾狐的粉丝们给萌坏了不可。

    蓝白拿起键盘鼠标和耳机,一个一个地插进了机箱,鼠标上暗蓝色的光芒闪动起来,衬映得透明的桌面,也跟着散发出一阵阵暗蓝的光晕涟漪。

    荒唐抬起头,淡淡地问了蓝白一句:“静心口服液喝完了?”

    蓝白的笑容僵了一下:“静心口服液?”

    永夜脸上一下就精彩起来了:“是啊……”

    蓝白莫名地看着他们:“那……是什么?”

    全队其他人都以一种诡异的眼神,半笑不笑地对他行注目礼。

    蓝白的目光转了一圈,他浑身的汗毛,都被永夜、憋屈他们别有用意的眼神,给看得竖了起来。

    好死不死地,小苍转过头,认真地朝他道:“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蓝白啊了一声:“什么?什么东西不会说出去?”

    永夜道:“其实,偶尔换成脑白金,应该效果也不错。”

    蓝白更加莫名了:“还脑抽筋呢!什么跟什么啊,你们说清楚啊……”

    可惜,所有人都是低头捂嘴。

    偏偏就是没有一个人,肯正面地回答他。

    蓝白见状,想也不想,一道怒火朝陈彬射了过去:“靠!肯定是你又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黑我了!”

    陈彬轻巧地转移了话题,道:“别打扰我,我在选图。嗯……挑哪张比较好呢……啧,真是难以决断啊……”

    “说清楚!谁喝静心口服液了?”蓝白要不是看在有摄像机的份上,他就直接去扯陈彬的衣领了,事关名节,事关清白,怎么可以被他含糊带过?

    “那不是为了安慰机甲随口乱说的吗?决胜局当前,你还有心情关心静心口服液那点小事?你是有多爱静心口服液?乖,别闹,打赢了这一场就让他们找你代言……”陈彬轻而易举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

    “你你你!什么安慰机甲?安慰机甲关我什么事?又关那什么口服液什么事?”

    “呵呵。”陈彬给了他两个字。

    蓝白看着陈彬已经选择了地图,他角色都已经进游戏了……

    这种时候当然再没有时间,深挖静心口服液的事情。

    于是,他满腔怒火只好归纳为一句:“滚你妹的陈彬,老子跟你没完!!”

    ……

    导播间里几个镜头都在蓝白身上,其中往大屏幕上放了一瞬。

    解说席三个人都愣住了,唐忆瑶不确定地问道:“刚才我们好像看到了,九尾狐的玻璃房里,陈彬和蓝白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杨御晨脸色有点僵:“应该不是争执,可能只是在选图的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在和对方沟通和商量。”

    秦千路低头一笑,他们那样子怎么可能是商量?

    绝对是为一些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开启嘲讽战,进行嘲讽战的热身!

    当然,秦千路是不会说的,毕竟三楼还有投资人,还是让他们以为陈彬和蓝白真的是很认真地在商量选图和赢比赛的事,对现在的九尾狐来说比较好一点。

    全场观众都在想,九尾狐第十五局会不会继续采用黑墨岩地图的时候,选图就在大屏幕上锁定了。

    九尾狐没有继续他们赢了四局的黑墨岩。

    而是,选择了一个对红巢战队非常不利的地图,拥有七个出生点的大型地图——七情海!

    七情海地图,注定了这不会是一场太好看的决胜局。

    但是,九尾狐的赢面很大!

    九尾狐和红巢最大的不同就是,九尾狐打了十四场漂亮的比赛之后,为了胜利可以牺牲最后一场战斗的美感,但是,红巢却不可能做到。

    “我们看看出生点!哦,远点!”杨御晨报出了双方的方位,“九尾狐战队出生在…方向的桃花岛上,而红巢战队出生在九点方向的荻花岛上,双方透过水面的雾气,只能远远地看见对方……”

    “九尾狐下水了,陈彬、蓝白和小苍都直接下水了,这样一来红巢战队将找不到他们的方向,大型地图……大型地图啊!”唐忆瑶道。

    “红巢他们找得到。”秦千路缓缓吐出一句,“九尾狐是从面朝红巢战队的方向下的水,他们没有消极避战,而是团队走位……”

    剑战是有裁判的,即使是九尾狐拖到最后一秒钟,利用小苍的佛光破云加会心,秒掉红巢战队队员很多血,裁判也肯定不会以血量判他们胜利,而是会判他们打加时赛。

    而因为第十五局是九尾狐选的图,加时赛就会是红巢选图了。

    所以,九尾狐不可能消极避战拖进加时的。

    “呃,难道会是渐次退守?”杨御晨问道。

    “应该也不会,”秦千路道,“九尾狐在等一个地形,或者说是一个时机,我想等会儿整个战局,将会在佛光破云和佛光战甲之间切换……”

    “那么,又是九尾狐的团战攻防转换吗?”唐忆瑶吸了一口气。

    “嗯,不过,我能看出来的,叶骄阳也能看出来,而陈彬也知道叶骄阳是否能看出来,所以,这一场会在什么地方打响战斗,又会打成什么样,恐怕不是战术层面能决定的……”秦千路道。

    大屏幕和直播画面上,镜头在九尾狐战队和红巢战队中间切换着。

    九尾狐战队下水之后,一直就往深水区游去了,而红巢战队保持着视野的情况下,远远吊在后面……

    不是追击走位。

    而是,类似于跟踪的走位。

    “叶骄阳在观察,在阅读,”杨御晨经历了十四局激烈碰撞的比赛,最后来了这么一局十分安静的比赛,还稍微有点没调整过来,沉默了好一会,才找出话来说,“因为九尾狐打决胜局的三个人,一个剑战职业圈拿冠军拿得最多的战队队长,一个是剑战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掌局者,一个是从别的游戏转型而来的顶尖大神,他打得很认真,看得出来他也不想输,而且,还要赢得漂亮,赢得绚丽。”

    “看来,观察的结果出来了,我们可以看到红巢战队的队员加速了,他们正在靠近了九尾狐……九尾狐没有跟着加速,虽然他们离前方的月光岛只剩下不到一百米的距离。难道,他们是要准备在水底打一场阵地战?”唐忆瑶困惑地道。

    “水底……”秦千路被唐忆瑶这一个词,给提醒了一下,脑袋里闪过一道灵光,“两年前由谢唯诗开发出的团战法——双栖乐章?”

    双栖乐章是利用岛屿边缘的地形,可以不断上岸、下水,而开发出的一种特殊的团战方法。

    关键只有两点。

    一点就是合适的地形,必须要有很长的沙滩,上岸和下水非常容易才行,月光岛的东岸,正是这样的地形。

    另一点,则是进退的节奏……

    “呃,就连谢唯诗自己也不敢再红巢面前,秀这么高难度的团战法吧?蓝白想要在红巢战队面前,操作一次双栖乐章?”“如果只论团战的节奏掌控,蓝白的水准是远远在谢唯诗之上的……”秦千路的身份,完全有资格做这样的评价,而如果换了个人来说,恐怕天刃战队和辉耀战队那些喜欢“微风诗人”谢唯诗的粉丝,早就不乐意了。

    杨御晨猛地吸了一口气:“不,他们没机会了!红巢战队看出了他们的战术意图,叶骄阳已经抄近路拦过去了,他们要阻止九尾狐登岛!”

    如果九尾狐都无法靠近月光岛,双栖乐章如何奏响?

    蓝白的唇角却泛起了一丝笑意……

    双栖乐章?那种玩意,也能叫团战法吗?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