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500章 今天,你牙疼了吗?

第500章 今天,你牙疼了吗?

    听到king去叫荆棘鸟全队来集合,47的眼珠子瞪大了。

    刚刚他情急之下,居然什么都说了?该死的,他说沙棘公主就沙棘公主,干嘛承认他知道沙棘公主的身份?

    现在这下好了,估计他跳进硫酸里,也洗不清了。

    如果他再想说他无辜,king完全可以回问一声:“你自己不是说过了,你知道沙棘公主是荆棘鸟战队的人?”

    到时候47要怎么反驳?

    战队下属公会的专职会长,你敢说她和战队无关?

    不过,king现在显然没有心思理会他了,他的碎碎念目标已经转变到了他的电话上……

    从米晓出了房间之后,king就已经对着电话讲了足足十分钟。

    整个十分钟里,留给电话对面的时间,恐怕加起来不到三十秒。

    “……不,我不认可这是一次事故,绝对不认可!无论是从事情的起因、经过还是结果,我都没有看到你们剑战的技术人员,拿出十足的诚意和卓越的努力,我看到的是惊慌、不知所措以及敷衍了事,已经盗号事件被遮盖过去了的放松。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你们是对待错误的态度,即使是抓一个人你们也没有足够的自信和决心!你们申请批捕、提交材料和沟通的方式我都非常不满意……没错,人已经在我这里了,九尾狐战队的随行人员,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比你们全部都有用。你们就不觉得羞愧,不觉得应该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房间里所有人。都已经呼吸困难了,就连死的憋屈都很难得地脸红了。

    除了陈彬一个人。

    这货已经在king长时间的碎碎念下。像是被催眠了似的,斜靠在沙发上,处于半睡着的边缘了。

    只不过,看到憋屈的脸红了一下,他轻轻咦了一声。

    king给剑战的运维经理打完了电话,马上就转向了憋屈。

    然后,憋屈也笑嘻嘻得看着他。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之后相视而笑。

    “相见恨晚!”king冷冷地握住憋屈的手。

    “呃,恨……”憋屈脑袋一嗡。一时没词,咧嘴笑起来,张嘴就答道,“恨不相逢……未嫁时!”

    满脑子茫然的47,已经咚地一下栽倒在了桌上。

    然而,陈彬从沙发那边懒洋洋地飘出了一句,又让他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我们好像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秘密。唉,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呢?”

    从账号盗取成功开始,一路亡命狂奔。心情又几次剧烈起伏的47,听到杀人灭口四个字,终于眼珠一白,特别不争气地直接晕倒了过去。

    ……

    king的眉头都没动一下。他缓缓地站起来,伸出脚,无比轻巧地把晕掉的47。连带他的椅子,一起踹到了墙角。

    然后。他整了整衣领,重新坐了下来。

    几秒钟之后。外面响起了敲门声,king缓缓叫了一声:“进来。

    荆棘鸟战队全队,领队、正选、替补,甚至一起来了开幕式的七个二队队员,都一股脑地钻了进来,气氛更加凝重了。

    说起来,荆棘鸟战队还是有点怨气的,毕竟,他们这样成绩不好的战队,能够得到一个压轴表演的机会,非常的不容易,两三年也不一定能轮到一次。

    为什么?因为战队战绩不佳,粉丝数量就少。

    开幕式如果全是这样的战队做表演,门票销量都要减少一半。

    但是,这样的机会,却毫不留情地被取消了。

    荆棘鸟战队的领队李梓烟,担心地看着他们家的队长……

    刚才,枞茨葑神的账号都已经登录了,裁判却临时带来了表演赛取消,全队去二楼尽头的房间集合的消息……

    这样的事情,让“枞茨葑神”席非池,怎么能接受的了。

    整个剑战职业圈谁不知道,荆棘鸟的队长席非池,一个不乐意,他直接就会哭的,到时候闹腾得战队鸡犬不宁,也实在是太正常的事了。

    现在席非池还能保持平静,那是因为这小破孩儿对king的召见,还抱有着一份好奇,这份好奇暂时压着他大哭大闹的因子……

    荆棘鸟战队的领队李梓烟,和king的秘书米晓对视了一眼,一起叹了口气。

    “看你们的样子,你们应该都还不知道ces表演赛的舞台上发生了什么?那么,现在我就从头给你们说一遍。我长话短说……事情发生在ces开幕式表演赛的第三场,也就是九尾狐战队对阵红巢战队的那一场开始,陈彬登录了他的账号零点……”

    “……”所有人的头都开始疼了,就像是被念了紧箍咒一样。

    king所谓的“长话短说”,持续了半个小时。

    从零点的账号出现问题,然后确定被盗号,再然后怎么和“恐怖分子”斗智斗勇,一直详详细细地说了下去。

    一直听到二十九分钟,荆棘鸟的领队和各位队员,都还只是停留在惊讶、不可思议这样的情绪里,而完全搞不清楚,这件事跟他们战队有什么关系。

    直到最后一分钟,king才说明了,这场恐怖袭击的主谋是荆棘鸟的人!

    这场挑衅ces联盟,挑衅剑战运营的行动……

    就是由荆棘鸟战队下属公会,云雾城服务器的会长,沙棘公主给挑起的!

    所有荆棘鸟战队的队员,全都看向了席非池。

    或许king不知道沙棘公主是谁,但荆棘鸟的队员全都知道,她名叫席知书。她正是荆棘鸟战队队长席非池的,亲生姐姐!

    对于荆棘鸟战队来说。沙棘公主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因为,如果没有她的话。荆棘鸟战队哪里去找席非池这样一个年纪极小却实力强劲,能给战队复苏带来光明前景的队长?

    整个荆棘鸟战队,现在把席非池都当宝似的。

    谁能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

    荆棘鸟的领队李梓烟赶紧道:“那个,king……”

    席非池的心情却突然一下像是变好了似的,很不礼貌地打断李梓烟:“嘻,king说话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断,我一个新人都知道哦。”

    李梓烟诧异地看了一眼席非池他居然没闹?

    king推了推眼镜:“荆棘鸟战队的公会管理,存在严重的问题,ces职业联赛期间。限令你们同步整改,联赛一结束就会有联盟的工作人员前往检查,至于沙棘公主,我希望你们直接让她向当地警方自首,其余一切材料,ces联盟会协助提供,注意,一切必须保密。如果她不合作,我希望你知道应该怎么办。”

    李梓烟吞了一口唾沫:“我。明……明白了!”

    不用king多说,她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荆棘鸟战队下属公会的会长盗号,这样的事情被谁知道了,那整个战队可能会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哪个玩家愿意呆在一个盗号会长所带领的公会?

    只是。李梓烟知道沙棘公主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她虽然不是个好会长,但坏的程度也就在一个既定的范围内。绝对不会玩出框框。

    这一次她怎么会惹出了这么大的事?

    墙角的47醒转了过来……

    看到一屋子人,他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地,更让他吓一跳的事情发生了。荆棘鸟的几个选手,看到他醒过来,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的眼神,让他感觉就像是一只小白鱼,身在一群鲨鱼的围绕中一样。

    然后,king笑着拍了拍手。

    “好了,荆棘鸟的各位,我叫你们来这里,只是想让你们明白,你们战队面临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危险情况。我知道,你们因为盗号的事情,被取消了压轴表演资格,心里不是很舒服,而这样的不舒服,也许会影响你们接下来在正式比赛中的心情,这不是我的初衷,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权力每个人都可以扇他一巴掌以调整心情,我和陈彬他们离开之后,你们就可以开始了。注意,你们都是ces联盟的在册选手,你们心情是最重要的,所以,对他的话可以生死不论。”

    “啊?喂喂喂!”47的眼珠子瞪得如牛眼一般大,“你,你说过,你讲道理的,你……不能这样,你……”

    “对啊,难道我刚才说的,都没有道理?还是你没有听见?”king推了推眼镜,朝他问道。

    “不是,我不是……我……我可以给你打工,我可以帮你做网络安全,黑客被抓了不都是有特殊待遇的吗?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你不要这样,你说好了不打我的。”47已经要疯了,那是什么道理?

    为了荆棘鸟的选手们的心情,就需要他来当沙包?

    这个道理他不接受!

    而且,估计天底下所有的小偷,都不会愿意接受!

    “我没有要打你啊。”king摊开他的两只手,干净得如同幼童的手掌。

    “靠!就你?你也算黑客?做梦你的黑客特殊待遇吧,你那两把刷子,网络安全交给你就是危害整个剑战的玩家。”憋屈毫不掩饰地表达出了他的意思菜鸟你太水了,我看不起你!

    本来47还想继续说什么,李梓烟红着眼睛,啪地一声扇过去,打断了47的话。

    一脸委屈的47捂着脸颊,那领队看起来柔柔弱弱一个小姑娘,怎么力气那么大,他的牙齿都要掉了吧?

    再说了,荆棘鸟战队的成员心情很重要,king干嘛不瞒着这件事?

    如果king不想影响荆棘鸟队员的心情,有很多种办法遮掩啊……

    就47看来的话,king完全是自己先破坏了荆棘鸟全队的心情,可是,又凭什么踢他出去给人泄愤?尼玛什么逻辑,什么破道理啊?

    不,这是暴力事件!这是剑战职业圈的丑闻!

    比起蓝白对杜子涛踹椅子的事件,这更是不可原谅的丑闻!!

    可惜,47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也完全忘了他做了些什么,随着门被关上,他这条小白鱼,已经只能在鲨鱼们的獠牙中辗转……他尝着嘴里传来的丝丝苦腥味,才开始心跳加速起来。

    不会就因为偷了个账号,他今天就要扇死在这里吧?

    牙疼,脸疼,浑身都疼。

    鲨鱼们牙齿的摩挲声中,47感觉全身的水分,都要被他们冲天的怒火给烧干了。

    这一章写的稍微有点抢进度,不过为了下一章的换卷……嗯。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