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501章 兄弟们,假期结束了!

第501章 兄弟们,假期结束了!

    陈彬和King刚刚出来,才走到走道的半路,他们身后的门就再一次被打开,再迅速地关上。

    一个身材很小的身影,像一只兔子一样窜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道:“等……等一下!”

    陈彬笑着回过头,直接开口嘲讽:“才跑了这么几步就喘得不行,你是不是该锻炼身体了。”

    那只兔子也不虚,他也在笑,不过嘴上一点也不饶人地反嘲讽:“你连我有没有喘气都听不出来?哎呀,再过两年你会不会技能音效也听不清了……”

    King也跟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推开门追出来的,正是荆棘鸟战队的队长,“枞茨葑神”席非池!

    陈彬笑意散漫的眼睛里,倒映着席非池的笑脸。

    席非池的头发留得很短,一根根地竖起来,他穿着一身荆棘鸟的橙色队服,勾勒出他如年轻而跃动的活力。今年还没满十六岁的他,脸上还挂着几分稚嫩,但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哪里像是传言中任性妄为,大哭大闹的孩子?

    哪怕是迎着King的视线,他也照样不怯场地开口:“陈队,我也不是为了嘲讽你的,只是,我想再看看你——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见过能让我姐姐吃亏的人,陈彬大神……嘻,陈队,你……还真有趣……”

    陈彬眯起眼睛,看着他:“有趣?”

    席非池笑眯眯地道:“没错,我姐姐从小就知道,她可以在什么范围内使坏而不会被抓住,所以,她不管做了什么,每次装乖讨巧都能成功,因为她很聪明,她再怎么撒泼也绝对不会招惹自己不能惹的人,更不会干那些我收拾不了烂摊子的事,而你,竟然让她不知不觉越过了那条线,不是很有趣吗?”

    说起沙棘公主,席非池的眼神,看不出来对姐姐的眷念。

    反而真的是觉得很有趣似的……

    如果不是他们的姐弟关系本来就有问题,那么,一个年纪还这么小就没心没肺到近乎凉薄的孩子,就真的有点太可怕了。

    不过,陈彬夜路也走多了,不管大鬼小鬼也都不怕,他摊开手笑道:“对不起,我不觉得这件事很有趣。你看,我是受害者。”

    席非池略显稚嫩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哈哈,哪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大神,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哦!”

    “那,我是不是应该说,雅蠛蝶?”陈彬笑着问道。

    “哈哈哈,”席非池笑得不行了,“晚了,你说雅蠛蝶也没用了!”

    “你到底想干些什么呢?”

    “云雾城服务器,是吗?大神,你就等着我吧……”

    这算是宣战吗?

    说是正义的宣战吧,背景故事怎么都不对,毕竟陈彬真的是受害者。

    可若说是复仇之战,怎么又觉得不像那么回事。

    至少,从席非池清亮的眼睛里,陈彬并没有看到什么复仇的火花,一丁点儿都没有。

    “咦……”席非池的目光,突然四处寻找起来,鼻子不断地动着,“好像有蛋挞。”

    “可能是你们家领队,给你带着的吧。”陈彬脸不红心不跳地把他的键盘包,往后拉了拉。

    “靠!带着蛋挞怎么能打架!乱来,都是一群乱来的,哼……”席非池飞快地转身,朝着他出来的那个门又返身回去了,途中一嗓子哭腔已经憋了出来,“别打了,你们要是弄坏了我的蛋挞,我非吊死在你们面前不可,都给我住手,住手……”

    死的憋屈已经完全看呆了。

    King看着席非池蹦蹦跳跳地跑回去的身影,默默地低下头。

    随后,他很难得地沉默了半天,才道:“我觉得,我开始讨厌未成年人,这种没有逻辑的生物了,我身上好像起了荨麻疹……”

    陈彬笑着摸了摸鼻子:“嗯,我也讨厌。不过,还没到过敏这种地步。”

    而跟在两个人旁边的憋屈,像是被什么呛到了一样,发出了一阵阵猛烈的咳嗽声。

    那小破孩跑出来莫名其妙地宣战也就罢了,憋屈就想不通他是怎么无辜中枪了?满城尽是受害者啊!

    从二楼下来了之后,陈彬和King确定了这个周末,一起约见投资人的事。

    九尾狐的表演赛打得非常漂亮。

    所以,对战队的投资和赞助问题,陈彬和King都不怎么太担心。

    然后,陈彬和憋屈回到选手休息室,让荒唐和小苍先回酒店去了……

    而陈彬本人,还奥带着憋屈和永夜,“请”红巢战队的全队队员,吃冰淇淋去。

    冰淇淋之类的东西……

    让老板加点料什么,不要太简单。

    比如吃起来就像吞了牙膏的薄荷口味啊,比如吃一口就七窍冒火的芥末口味啊,再比如还没吃只看看就能让人泪流满面的洋葱口味啊……

    叶骄阳一边仔细地扫雷,一边舔着嘴唇边的奶油抱怨:“我说,你也越来越没底线了,你都赢了还要怎么样,请人吃个冰淇淋还闹这闹那的,别怪我们下次也以牙还牙。”

    陈彬悠闲地靠在椅子背上,笑眯眯地道:“你就做梦吧,你们还想有以胜利者身份请我们吃冰淇淋的机会?”

    叶骄阳哼了一声:“赢了一场表演赛,尾巴都翘上天了。”

    陈彬脸色一点都没变,坦然地点头道:“是啊,而且一翘就是九条尾巴!”

    冰淇淋小店里,两个战队的队员都哄堂大笑。

    ……

    两队人互相嘲讽着吃完了冰淇淋,都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

    九尾狐全队,几乎都在陈彬的房间里。

    因为醉酒和精神紧张而晕倒的机甲,脸色已经恢复了,他在陈彬的房间里看完了后面的开幕式。

    开幕式结束了之后,小雅已经把所有职业选手的房间,都给发了一遍糕点和零食。

    就连战戈也不例外。

    倒是蓝白第一次看到,从小雅手里接过小蛋糕的时候,聂彦脸上露出的尴尬和不好意思的表情——即使是以前在九尾狐和陈彬决裂的时候,他脸上也从来没露出过这种表情。

    于是,蓝白觉得解气,非常的解气。

    “都吃饱喝足了?”陈彬看着全队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的样子,敲了敲桌子,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已经拿到大满贯了……”

    “……”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愣愣得看着陈彬。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在表演赛上击败了红巢,就已经重新回到了剑战第一强队的地位?觉得以后可以高枕无忧,随便打一打,就能战胜其他任何一支战队了?”

    “没有。”红狼第一个开口道,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不……不是的,陈队,对不起,我们没有这么想。”机甲道。

    “我们这次表演赛的胜利,存在很多客观因素。”小苍是肚子里有干货的,“红巢战队的账号不熟悉,又在地图上有惯性。他们的武器精炼技能有限,我们的精炼技却有好几个神技。陈队了解他们每个队员的弱点,而他们对我们的弱点了解却很少……”

    “很好。”陈彬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除此以外,我还有一件事,要提醒大家的。”

    “……”蓝白低着头,并不去回陈彬的话,因为他了解剑战,也了解那些职业选手,他更了解陈彬,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

    “嗯,陈队你说吧。”其他所有队员都放下了手上的东西。

    “我刚才和King处理完盗号的事,下楼之后,我们约了后天去见投资人,而如果没有意外,不管是投资还是赞助,都会对我们的等级提出要求,比如多长时间之内,必须满级并开始参加一些赏金赛事……”

    “嗯,这是很合理的要求啊,有什么问题吗?”永夜不解地问道。

    “你们不会还以为,我们回到云雾城服务器之后,应对的还是和以前一样轻轻松松,可以随便升级的环境吧?”陈彬脸上一副“就知道如此”的表情,笑道,“所以,我才要及时在这个时候,提醒你们,接下来我们会面对的是什么……”

    “呃,是什么?”永夜他们的脸色都有点凝重起来了,小雅却依旧笑着,抱着大大的酒瓶,给他们每个人的酒杯里加上了一点酒。

    “第一个危机会来自内部,也就是九尾狐公会,你们享受到了粉丝的热情,在现场感受到了他们的加油,那么,他们在游戏里就会对你们提出要求,并且会大大地减少你们的练级时间,你们的自由会更少……”

    “唔,这个没什么,应该的!”永夜眨了眨眼睛道,“而且,他们也不会太打扰。”

    “第二个,则是为了避免云雾城服务器过早变成九尾狐优势服,全服的公会可能会有一到两次大规模的联合行动,相信我,我是经历过首区成为狂战公会优势服的全过程……这一次的联合行动,和以前的无论是力度还是决心,都不可同日而语!”

    “来多少,杀多少。”红狼舔了舔嘴唇,道。

    “至于第三个……职业圈那群没节操的,估计在我们满级之前,都会不断地派他们的梯队进驻云雾城服务器了,嗯,每一个战队!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我,还是你们,都是职业战队梯队队员们,非常完美的练兵对象!”

    “什么???”永夜叫了起来,“我……我们……啊啊啊!整个职业圈,都要拿我们练兵?凭什么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哈,吓到了,是不是?”蓝白笑了起来。

    “我们就是用来给他们磨爪子的?”机甲一想到茫茫多的战队二队选手,脸也有点白了。

    “面对这种事,你们只能这样想……”蓝白笑了笑,道,“我们是九尾狐,所以,是我们拿他们练兵,拿他们磨我们的爪子。记住!我们,是凶恶又狡猾的狐狸,他们才是我们的磨爪石!”

    “……”全队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兄弟们,现在知道了吗?”陈彬举起了酒杯,笑着道,“从我们在CES开幕式的舞台上,赢了红巢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假期,就已经结束了!”

    假期,已经结束了……

    所有人都互相看了一眼。

    难道说,云雾城服务器那么多惊心动魄的冒险,对于陈彬来说,难度级别不过是度假而已吗?

    而现在,假期,结束了。

    九尾狐的大满贯之路,即将开启……

    荒唐淡淡地摇晃着杯子,若无其事地和机甲碰了碰杯子,道:“我感觉,倒霉的人要前赴后继。”

    红狼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眼睛里凶光毕露,笑道:“九尾狐,没来错!”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