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569章 云之遥的往事

第569章 云之遥的往事

    陈彬瞟了一眼弹出来的两个选项,鼠标直接点中了第二个选项。

    毫不犹豫。

    他折腾了大半天,找遍了所有名单上的目标npc全部都对了一遍话,除了想要挑选最适合下手的目标之外,同样也存了想要寻找一个不杀人完成任务的方法。

    多刹想要对清芙不利,陈彬没杀他都是烧高香了。

    为了接近他还要帮他杀人,怎么想都觉得节奏不太对吧。

    之前,在接近峨眉派大师姐杜媛儿的时候,陈彬就嗅到了一丝不杀人完成任务的可能。

    但是这种可能,似乎反而会让多刹捡个更大的便宜,所以陈彬果断放弃掉了!

    现在终于又刷出了这样一个机会,陈彬当然不会错过。

    所以,第二个!

    当然是第二个!!

    反正眼前这大叔随时都可以干掉他,何必急在这么一时,不如先听听他说些什么好了。

    高手,就是这么自信……

    陈彬刚选完第二个选项,云游商人云之遥头顶的血条立刻变成了绿色,由敌对npc变成了不可攻击的状态。

    同时,他收起了武器,一转身就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端起了一杯酒,仰脖喝了一口。

    过了一会儿,他的头顶上这才慢慢悠悠地刷出了一句台词:“小兄弟,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与那五毒的多刹结下不解之仇的?”

    很好!前一秒还被殴打得快要吐血身亡,后一秒就能喝酒装逼!

    人才!果断是人才!

    陈彬索性也操作零点坐下,准备专心听八卦。

    可是。这会剧情居然没有自动继续了……

    反而是屏幕正中央冒出了一道输入框!

    就和零点每次见到清芙时,弹出的互动对话框一模一样。

    高端了!这个名叫云之遥的大叔。居然和清芙一样,也是可以自主互动的!

    可是陈彬这就抓脑袋了……

    打字互动?这可是他的弱项啊。怎么办,又找小雅来帮忙么,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泡大叔的经验。

    不过陈彬很快就掐熄了这个很丧失的念头。

    让小雅打着一排排酸倒牙的文字来挑逗一个大叔,这个场面,想想就让陈彬觉得寒毛直竖!

    算了,这种坑爹的任务,还是自己来吧!

    反正再不济,直接推倒这大叔,一样也能完成任务。

    “晚辈不知。还请前辈详谈。”陈彬思索了一下在屏幕的输入框里打下了一行字,他决定态度还是先放尊敬点。

    陈彬刚打完字,云之遥就有了反应,居然又慢慢悠悠地倒了一杯酒,满饮之后,脑门上才刷出了回复:“我乃是长歌门长老,这些年一直隐居在南夷附近的竹林里思考人生,和五毒教来往并不少,与那多刹也算是熟识好友。直到有一天……”

    剧情刷到这里就停住了,云之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往事,端起酒,又喝了一杯。

    陈彬看到屏幕中间。居然又刷出了打字互动的对话框……

    靠!有这么吊人胃口的么。

    该怎么互动?

    天知道他与多刹之间,发生了什么离奇的事情才反目成仇的。

    陈彬无奈,想了想。反目成仇无非就是为钱财、名望、权势之类的原因。

    云之遥既不是五毒教内部人士,甚至连个临时工都不是。自然不会与多刹有什么权力纠纷。

    另外,他又一直隐居在南夷这种穷乡僻壤思考人生。似乎也不是喜好名声的人物,那应该也不是因为名望产生的纠纷。

    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真相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因为钱财!

    多刹身为五毒教长老,肯定不是缺钱的人,想必是因为什么奇珍异宝,才让两人反目成仇的。

    于是陈彬在对话框里打出了一句:“直到有一天,多刹无耻地偷了前辈的某一样奇珍异宝?”

    打完之后,又一股脑地在对话框里刷出了诸如“天材地宝”,“武林秘籍”,“倚天剑屠龙刀”之类的关键词,以防万一……

    谁知道,陈彬的回答,换来的却是云之遥的否定,那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陈彬心中一沉。

    完了,难道任务要失败?

    头疼啊,猜大叔的心思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找个小萝莉来才行吧……

    陈彬的鼠标迅速地滑到了技能上面,时刻准备这,一旦任务失败,就重新接上之前的进度,直接推到这个啰嗦的大叔了事!

    不过,陈彬的想法还是没能实现。

    云之遥虽然否定了陈彬的猜测,任务居然还是继续往下进行了……

    显然剑战策划再没下限,也认为猜测一个npc大叔这种事情,难度实在太高了,还是再给玩家一次机会才合理。

    剧情继续刷了下去。

    云之遥已经喝下了第三杯酒,脑袋上刷了一行字:“其实是……直到有一天,多刹向我表白了!”

    陈彬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最多就是刚喝进去的一口水,从嘴角不小心漏出来了一点。

    可是,难为他旁边一直偷窥他屏幕的永夜,瞬间就瞠目结舌了!

    尼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中年大叔和多刹反目成仇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多刹向他表白了?

    不过想想既然前段时间,香唇少女向水柔舞在世界上玩出的那一出海誓山盟,女侠爱女侠的桥段……

    永夜定了定神,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反正,剑战策划们的节操下限,早已经打穿了地球从另一个半球突破了天际了,还有什么无耻的剧情和设定是他们玩不出来的。

    但是显然。陈彬还是低估了剑战的话的无耻了。

    因为这个事后,剧情居然又暂停了。

    屏幕中间又冒出了那个该死的输入框。又要他打字互动了。

    陈彬没辙了……

    多刹向云之遥表白就表白吧,还带要人写评论的吗?

    永夜弱弱地吐出了一句:“在一起?”

    陈彬一笑。拍开他的脑袋,心存侥幸地在输入框中憋了一句:“其实,前辈您是女儿身?”

    “怎么可能,我可是堂堂七尺男儿!”这一次云之遥倒是没有喝酒,剧情也刷得飞快。

    “那……其实,多刹是个姑娘?”陈彬干脆破罐子破摔地继续打字问道。

    “不,多刹也是个昂藏雄伟的男子!”云之遥接着答道。

    一边围观的永夜,已经双眼浑浊了……

    随后,无耻的打字互动输入框又登场了。

    “那个……前辈肯定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多刹对吧。所以你们才因此而结仇的。”陈彬想了想,又接着刷了一大堆“因爱生恨”,“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拒绝得好,前辈纯爷们!”之类的关键词。

    “对!”云之遥终于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陈彬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时,云之遥喝下了第四杯酒,头顶继续冒泡:“唉……其实多刹也算是不错,不过可惜。他不是我喜欢的型,所以,我还是拒绝了他!”

    陈彬看着云之遥摇头晃脑的样子,鼠标直接移到了技能上。木然地点击了起来。

    说实话,陈彬有点后悔了……

    果然,刚才还是应该选一选项。直接杀死这货才对吧!!

    至少,就不用听这一对中年基佬的爱情故事了……

    还好这次系统没再继续弹出输入框让他继续互动了。剧情继续刷新了下去。

    “当然,多刹向我表白。还有我拒绝了他这些往事,其实,和他恨我入骨,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如果现在可以攻击这个云之遥的话,陈彬有信心能直接爆怒气进入基因解锁状态秒杀了这货。

    “呵呵,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云之遥突然打住了他的基情追忆,神色一变,脸上又挂上了装x的微笑道:“小兄弟,其实……你不是多刹的人,而是清芙的人吧?”

    陈彬手指一顿,心道,难道被识破了,这家伙果然最后还是和多刹有了一腿?故意扮作和多刹感情破裂而因爱生恨的狗血剧情,以迷惑他人么?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好像不太合理啊。

    如果他真的是多刹的人,何必现在突然点出自己和清芙的关系,直接继续刚才的剧情说下去不就完了。

    剑战策划似乎也知道前面玩得太过,估计再让玩家玩打字互动,说不定会被人冲到剑战总公司门口去泼狗血。

    总之,这里没有让陈彬做出回答,而是云之遥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不用着急否定……因为你身上的那把匕首里,有着清芙的一丝真魂,而且这真魂里,我感觉不到一丝怨气,所以……应该是清芙自己送给你的,对不对?所以你必然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唉,清芙那小丫头……”云之遥的脸色变得慈祥了起来,“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虽然她聪明绝顶,无奈多刹早有二心,已经在五毒内经营多年,已经不是她一个小姑娘能改变的了,而且她身份和体质特殊,居然引起了多刹那厮的觊觎,想尽办法想要夺取她的真魄,无奈一直未能得手,最后居然将办法想到了我身上,曲意交好于我,想要借我之手,帮他完成心愿,可惜我却拒绝了他的表白。”

    靠!搞了半天,原来所谓的“表白”是这个意思……

    陈彬倒是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是牵扯到了清芙身上。不过,这云之遥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有能力搞定多刹搞不定的事情。

    云游商人?

    陈彬可不相信一个商人能精通收魂夺魄这种异术!

    “呵呵,小兄弟想必怀疑我区区一个商人,怎么可能有能力帮助多刹完成这种逆天之事,我告诉你,我除了是一个商人,同时还是一个伟大的铸造师,阵法师,阴阳师和翻译家。”

    永夜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

    这语气,这台词,这气场。

    不就是他们家死的憋屈么?

    陈彬也是一阵恍惚,一时间,连云之遥没说完的八卦都忘了往下寻思了。

    “不管你信不信,一会我就会用事实让你明白,现在,我们接着说多刹的事儿。他表白失败之后,知道想要靠欺骗我的感情达成目的已经是不成了,恼怒成羞之下,变威胁我,说是一定让我帮他在清芙的居所里安置一个锁魂阵不可,还放言说……”

    “……”永夜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安不好,老子就毁了你的容!!”云之遥很有诗意地挥了挥手。

    “……”永夜觉得他不想再看下去了,一点也不想再看下去了,可是,身为一个人类,身为一个有八卦劣根性的人类,他忍不住还是把自己栽在陈彬的电脑前,眼睛都不眨地看了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