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1025章 战戈的花样作死

第1025章 战戈的花样作死

    不但是杨御晨和唐忆瑶没见过这种事,就连现场的两个裁判,都直接懵了。

    一般打电子竞技的选手,都是身体最好的年纪,怎么会出现突然中暑的情况,更何况,这又不是夏天……

    舞台上虽然是有太阳,可机位上都是打着大大的遮阳伞的。

    因为技嘉邀请赛和别的比赛不同,它是在下午开打,所以打遮阳伞倒不是怕选手中暑,而是为了避免阳光影响选手看显示器。

    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下,竟然会出现中暑!

    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中暑就是三个一起倒……

    听说过组队下副本的,听说过组队打架的,却从未听说过组队中暑的!

    “队医,队医!”裁判扯起嗓子喊了起来,“战戈的队医在不在?”

    “没有跟队啊……”邱取道站在一边,赶紧打起了电话。

    “队医不跟队,那要他干什么?”裁判也急了,叫道,“哪个战队的队医在的……九尾狐的在不?”

    “不在。”蓝白已经摘下了耳机,退出了石室的门外。

    红狼和雍麒麟也都跟着摘耳机退了出来……

    虽然三个人都不知道战戈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绝对不是中暑。

    哪有一中暑就三个人一起中的,又不是中邪。

    而且,明显看着他们就应该是使坏不成,反受其害.

    “那边肯定是玩脱了,哪里搞出了问题,否则。我想现在‘中暑’的,恐怕就是我们三个其中的一个了。”蓝白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道。

    “钱跃从我们进副本,就一直想往这边凑。”红狼目光如鹰隼一般。盯着乱成一团的战戈机位那边。

    “哦?那为什么没凑过来?”雍麒麟问道.

    “我给瞪回去了。”红狼理所当然地回答。

    蓝白心里一阵庆幸。

    刚才他虽然不知道战戈想玩什么花样,但他确定一点——只要是梁笑泽想玩的花样,战戈别的选手应该没有执行能力!

    所以,他直接把梁笑泽拖住了。

    果然从红狼所说的就可以判断出,梁笑泽应该是被拖住之后,将执行的任务交给了钱跃。

    可怜的钱跃一次次看着红狼的眼神,不敢有动作,最后……反而把战戈自己那边搞出了问题。

    很快,红巢和天刃的队医都上了舞台。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赶紧打了120,各个战队的粉丝也都开始组织给救护车让道,整个现场忙得一团糟。

    其实队医随队的战队,都不是很多,一般都是在战队基地里备着,处理一些感冒发烧之类的小毛病。

    真正有什么大问题,都还是要去医院的。

    “咦,”红巢的队医上来之后。马上就翻开聂彦的眼皮看,然后摸了摸他的呼吸,“他们这……好像不是中暑吧?”

    “不可能不是中暑啊,刚才梁领队还在说好热。”许雨晴赶紧道。

    战戈的其他队员都有点紧张了。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确实不是中暑。

    可是。他们没想到,只不过看一下就看出来。不是中暑的症状。

    当然红巢的队医也不敢肯定,只能让人赶紧把他们抱到阴凉处。然后拿了盐水出来喂进去,天刃的队医拿了血压计过来监控血压情况,等救护车来。

    一直折腾了大概三分钟……

    救护车已经到了,但是,聂彦和梁笑泽,已经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直播自然不可能再给什么副本的镜头了……

    所有的摄像机,都全部对着主舞台上。

    梁笑泽一醒过来,眼珠子就滴溜溜地乱转。

    只有钱跃一个人还没有清醒……

    其实晕倒之前,梁笑泽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愚蠢的钱跃太过紧张,手心里冒汗,把他手心里的小药包攥得太紧了,结果汗浸透了外面的一层纸,将药粉渗入了他的身体!

    而外面的那层纸破掉之后,里面的药粉撒了一些出来,被风吹进了聂彦和梁笑泽的鼻子里……

    梁笑泽现在心里只能不停地叫糟糕!

    钱跃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晕倒了还好说,但他偏偏要作死地站在他和聂彦的机位中间!

    如果他不是站在那个位置,以这种药粉的作用范围,即使是撒出来了,根本都不会对聂彦和梁笑泽有什么影响。

    钱跃自己作死,还要拖上他和聂彦!

    三个人一起晕倒,只要是个智商正常的人,就会觉得不对劲了。

    梁笑泽想到这里一骨碌就爬起来了……

    看着医护人员已经准备给钱跃做现场检查,梁笑泽立刻靠近,抓住钱跃的手:“钱跃,你的救心丸带了没有?”

    “啊?他有心脏病?”医护人员赶紧问道。

    “一点点,不严重,不严重……”梁笑泽将袖子一团,一瓶水就倒了下去,他急忙又站起来,“哎哟,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水弄撒了,我来擦……”

    借着刚才倒下去的半瓶矿泉水,他把钱跃手上还剩下的一点药粉冲得干干净净。

    如果说之前没有人注意到梁笑泽的动作,那么这一下,基本上谁都注意到了。

    钱跃手上有东西!

    只不过,他拿水冲掉了,那就等于是没有对证了。

    “咳。”蓝白看着梁笑泽的动作,看向红狼道,“他们不会是准备往我们的饮料里下毒物,结果搞错了自己喝了吧?”

    “还真有可能……”雍麒麟也已经呆了。

    剑战职业圈虽然说经常互相坑一下,害一下,但绝对没有为一场比赛去下毒的先例。

    再怎么说。也只是一场比赛。

    哪有必要动用这种手段?

    “不求谋财,只求害命!”红狼冷冷地对梁笑泽的行为做了总结。

    “我去。这种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吧?一定要找到证据……”雍麒麟吓了一跳,道。“不给king打个电话?”

    “king……”蓝白欲言又止,摇了摇头,“暂时先不了,看看再说。”

    救护车很快将梁笑泽、聂彦和昏迷的钱跃三个人拖走……

    主舞台上剩下的战戈队员,全都面面相觑。

    正在所有人商量,这场比赛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邱取道突然吐出一句:“要不,我们报警吧?”

    ……

    整个战戈战队,所有队员看向邱取道的目光都变了。

    如果梁笑泽没有跟着救护车一起走。恐怕现在真的要被邱取道气出毛病来。

    报警?

    现在战戈最怕的就是有人介入调查,查明事情真相!

    只要不报警的话,医院那边还可以用拿错了药什么的理由糊弄过去……

    不但是战戈,九尾狐的三个人,也是面面相觑。

    难道不是战戈自己作死搞出的问题?

    否则,他们怎么会要求报警……

    主舞台上正僵持,台下就已经在进行疏散工作了。

    无论如何,今天这场比赛肯定是不能打下去的……

    主舞台上的裁判和裁判团商量过之后,判定了比赛暂停。延期再战,并且记录了第一局的成绩,就劝观众开始离场了。

    至于今天的门票,到之后再打的时候。还可以再次使用。

    救护车离开之后,一直在台下观战的文素问,才缓缓走上主舞台。

    其实若论医术的话。文素问是从小就跟着父辈习医,又是科班出身。比起两个战队的队医来说,绝对是不差一些的。但是,她也不是圣母,台上晕倒的是之前使小动作淘汰了步云的战戈战队,她真没那么个好心,还跑上去救人!

    但是,她是何等冰雪聪明的女孩,一听到邱取道的“报警”两个字,就知道被梁笑泽清理掉的东西,可能不是普通的东西,而可能是毒物……

    所以她才申请上台来看看。

    文素问一上来,邱取道马上就指着对面,九尾狐的三个人:“刚才在准备区的时候,我们的杯子就放在他们旁边,肯定是那个时候他们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我要报警!!”

    哗……

    那边战戈的队员,一下都瞪大了眼睛。

    高啊!

    邱取道的报警,原来不是针对他们的,而是想把黑水引向九尾狐……

    因为,谁都有个“谁受益,谁犯罪”的心理。

    现在晕倒的是战戈的队员,那么九尾狐的人嫌疑是非常大的……

    而且邱取道这么一说,完全可以申请,认定第一局聂彦也是受了药物影响,才发挥失常,可以让裁判判定第一局也重来!

    可是,邱取道的想法是好的……

    九尾狐那边,红狼却是笑得十分冰冷,笑了好几声,才道:“作死还不算,非要花样作死!”

    邱取道心里一凛……

    难道红狼看出了什么?

    不,就算他看出了什么,没有证据也不能说明问题。

    反正今天这件事,邱取道就打定主意扣在九尾狐头上了!

    可没想到,红狼说完之后,蓝白和雍麒麟都笑了:“果然是花样作死!”

    无论是邱取道,还是战戈的队员,都被九尾狐的反应弄懵了……

    怎么回事呢?

    九尾狐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栽赃嫁祸?

    还是说,他们真有什么决定性的证据,证明不是他们投药,而是战戈自己作死?

    正这么想着,上到主舞台上来的文素问,已经俯下身去,用纸巾沾起了一点,被梁笑泽用来冲刷钱跃的手的矿泉水,送到了鼻子前面……

    大概三秒钟之后,她抬起头,看向战戈的队员:“你们真的是花样作死!”

    ——————

    今天宝宝肺炎住院,果果才回来刚写完第一章。第二章可能会晚一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