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1097章 冰霜,风过无痕

第1097章 冰霜,风过无痕

    谢唯诗根本就没有选择和方尘秋打空战。

    看到自家队友和方尘秋他们一轮空战拼过之后,就更加不会有这个选择了。

    本来空战就并不是谢唯诗的擅长,加上他自己也是剑武当,轻功同样也被削弱了,如果说罪恶涅槃和往生花追到丛林上空和方尘秋打空战,还自恃一点自己门派轻功没有被削弱的优势,那么,谢唯诗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而且,看弑神战队的安排,这一切,都是已经演练过了很多次的!

    没错!人家有练过!

    从方尘秋熟练地把战场,引到中下路之间的丛林,准确地挑选出一个能卡住人的落点,以及中路的静夜巡行和一弦惊落迅速的轻功支援,直接从丛林上空飞往战场的轻功选择等等,都看得出来,他们练过很多次!

    如果不是练过很多次,根本不可能在那么准确的时间,选择那么准确的轻功……

    尤其是唐门。

    唐门的轻功高度足够,但直线飞跃距离并不远。

    静夜巡行能一口气飞到战场上空,距离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这轻功绝对不是一两天练出来的。

    既然全部都看明白了,谢唯诗为什么还要上去跟他们拼空战?

    人不动,技能已至!

    “谢唯诗这么早就直接祭出了精炼技吗?”多啦a秋震惊地看着寒霜气息划过长空……

    “很正常,”唐忆瑶为她解释道,“dota赛制的比赛没有时间上限,如果是打定主意拖的话,早放精炼技说不定能等到第二个!”

    谢唯诗的【风痕】精炼+12技能玄冥剑气,已经将一片冰寒,溅落在了下路金方一塔塔后!

    这是一道向指定方向释放出的寒冰剑气,飞行过程中随时可使其落地,2秒后剑气将彻底爆发,给300米范围内敌方单位造成基础攻击150%的伤害。

    如果方尘秋他们不是在从空落地的过程中。2秒的时间应该是够他们反应的。

    可是,2秒钟之前,他们根本根本就不在这个位置,他们还在下路和中路的丛林之间的上空!

    落地的同一时间,玄冥剑气爆发!

    而且,同时笼罩的就是迦楼罗王和一弦惊落两个人。

    “这……这……”多啦a秋是想问,为什么谢唯诗并没有让技能在丛林落地,而是穿越了丛林,落在了下路塔后?

    难道他未卜先知,知道方尘秋他们的落点并不在原地。而会飞过丛林。归塔降落?

    关于这个问题。就没有人回答她了。

    很明显,弑神战队三个人被耗的时间太多了,就算拿到了一血,其实也有些得不偿失。而现在塔下聚集了两波npc士兵,无论是谁都会选择归塔降落的。

    谢唯诗的这个预判,根本都不可能出问题!

    玄冥剑气爆发的时间,卡得不早不晚。

    如果是武当轻功没有削弱的时候,这个落地距离,方尘秋蜻蜓点水一下,就可以马上拉高复飞,可武当轻功削弱之后,蜻蜓点水的操作。也至少需要落地0.5秒,即使是再复飞,玄冥剑气已经爆发,也于事无补了。

    “方尘秋已经死了。”陈彬已经提前宣告了迦楼罗王的死期。

    “还是没打好。迦楼罗王前面的引诱演过了,直接被宋方的npc士兵围攻了一轮。生命值损伤太多。”叶骄阳耸耸肩道。

    “但是,如果不这样演,没有下半血的话,估计罪恶涅槃和往生花根本都不会升空追过去……”秦千路道。

    这种事就是一个悖论。

    如果方尘秋卖得不够狠,引诱的效果就达不到,那么对方两个人根本不追去和他打空战,一血也不可能拿得下来。

    可是,演得太过了的结果就是,吃了尘埃锁链的技能,以及往生花的一轮地对空的远程攻击,再立刻遭到玄冥剑气的爆发伤害,迦楼罗王的生命值,已经剩下不到一千点了。

    【风痕】上的光芒陡然一散!

    刚刚落地的迦楼罗王,全身的颜色都变成了那种淡蓝色。

    寒毒透骨!

    去年的amd明星战队挑战赛上,陈彬哪把武器都没看中,就看中了这把【风痕】,它的两个精炼技能相互关联的技巧,才启发他打造出了幻影千重和影魂归一的这套关联技能。

    所以,陈彬对这套技能的效果,印象十分深刻。

    寒毒透骨是对玄冥剑气命中的目标施加寒毒状态,寒毒无法通过任何手段进行血量恢复,连续10秒不断地对寒毒目标造成伤害,而10秒过后如果被命中的目标血量低于10%,则寒毒彻底爆发,目标立即死亡!

    “九曜在哪里?”秦千路转了一下视角。

    “上路。”陈彬扫了一眼另外一个直播屏幕。

    “那来不及了……”

    弑神战队本来就只排出了半个辅助的阵容,展现出了极强的攻击性,但是,这个时候没有掌峨眉掠阵的弱点就体现出来了。

    天刃战队虽然不可能像弑神这样激烈地直接上来就一血,但是,他们可以打得很从容。

    迦楼罗王的生命值不断下降。

    但是,方尘秋并没有后撤,反正已经是要死了,后撤没有意义,他尽全力将面前更多的npc士兵的功勋收入囊中,10秒钟的时间他可以说是一秒都没有浪费。

    紧接着,白色的冰霜从迦楼罗王的脚底升起!

    瞬间就覆盖了他的全身,将他变成了一座冰雕。

    轰……

    随着一缕、两缕裂纹的产生,冰雕发出一声剧烈的响动,十分恐怖地四分五裂!

    系统提示立刻弹出。

    微风诗人杀死即迦楼罗王!

    满座皆惊!

    ……

    其实比起一血来说,迦楼罗王的死才是更加震撼,毕竟天刃的罪恶涅槃的阵亡是在丛林之中,卡得动弹不得的情况下被带走,大家都有心理准备。

    可是,迦楼罗王的死,死得太恐怖了。

    活生生的人直接被变成冰雕,然后像冰一样碎掉。那技能效果,实在是有点太少儿不宜。

    不过让弑神粉丝松一口气的是,留在丛林上空的静夜巡行,就在不久之后,带走了被方尘秋他们留在原地的往生花。

    第一轮交锋。

    两支战队算是打了个平手!

    天刃战队丢了精炼技和两个人头,其中包括一个功勋翻倍的一血,而弑神战队却浪费了计划之外的很多时间,而且,最亏的一点是,迦楼罗王阵亡。

    交锋虽然激烈。可是。谁都没占到谁的便宜!

    “天刃现在真的是打得不错。”一分多钟的交锋,陈彬没等到天刃的任何一个90级大招出手,其实还是有几分失望的,“之前没想到他们能跟弑神打得这样势均力敌。”

    “接下来弑神不好打。静夜巡行一个人,不可能压得过谢唯诗。”叶骄阳看了一眼双方归位的队员。

    “正常,我跟谢唯诗对线,就觉得自己是个菜鸟。”秦千路摊手道。

    “你为什么要跟他对线……”陈彬瞟了他一眼,“一个棍丐帮拿去跟静夜巡行一个暗器唐门比,秦队您是有多无聊?”

    秦千路这种职业,压得过剑武当才是稀奇了。

    但静夜巡行一个暗器唐门,理论上来说,不说是剑武当了。就算是跟气武当对线都不应该有压力。

    只不过……

    谢唯诗压不住。

    真的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住!

    而且跟他对线,根本就搞不清楚,为什么明明很努力地在压制他,却就是压不住?

    除非一个棍丐帮加一个枪少林这样的职业,能一套连招把他带走。否则,拿他完全没得办法。

    攻击玩家、躲避技能、杀死npc士兵拿功勋、杀死己方npc士兵压制对方的功勋、进退走位、全场支援……

    谢唯诗有自己的节奏,不受引诱,不被干扰。

    就比如【风痕】的精炼技,虽然效果是很凶暴,可对很多节奏感不好的选手来说,这就是废技能——剑气飞行速度那么快,什么时候让它落地,哪是那么容易掌控的?

    陈彬看着玄冥剑气的时候,都很有一种“它快要飞出地图了”的错觉。

    “其实,我觉得方尘秋应该是已经有所觉悟了,”三十秒之后,叶骄阳看着从帅帐重新回到战场的迦楼罗王,“明知道这样打很有风险,但是,一血必须要拿下。”

    “没办法,这个一血是拿给赞助商看的。”秦千路也是职业队长,当然也知道赛场上一些打法,并不只是为了比赛的胜利。

    目前从局势上来看,四个剑武当的功勋速度,算是方尘秋最慢了。

    陈信扬的黑白信仰,和刘立凯的一剑天,在上路拼得差不多,功勋累积都已经破了两千,谢唯诗的微风诗人,更是一直几乎算是无干扰杀npc,加上拿下了迦楼罗王的人头,已经快到三千功勋了。

    满了三千功勋,谢唯诗就可以兑换符箓!

    一旦谢唯诗率先拿到了第一个符箓,那么,场上的局势就将大变了。

    “可惜,这些赞助商看不懂,所以,即使重来一次,方尘秋还是会不惜一切代价,优先抢一血。”秦千路叹了口气,身在风雨飘摇的弑神,方尘秋要考虑的,确实不仅仅是比赛本身。

    “但是,一血也是赢了才有用。如果他们输了,他做的这些照样没有用。”陈彬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这一场,一血是肯定要拿的。

    就算放弃大局上的优势,也必须要拿一血。

    方尘秋拿到了。

    同时,弑神还必须赢下这场比赛!

    天刃的等级压制、大招、发挥,什么都不是输比赛的理由。

    现在的弑神,必须首战告捷!

    “方尘秋压力很大啊……”叶骄阳眼眸里带着半醉的笑意,声音中却很难得地,没有幸灾乐祸的成分。

    ——————

    本来嘛,今天是要祝我的宝贝弟弟生日快乐的,但是,一觉醒来发现这货保底月票没给我,所以……哼(扭头)!.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