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章 一只手

第三十章 一只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章一只手

    “怎么才来?”

    富丽堂皇的慈宁宫中,一声女子的问话急切响起。

    透过屋檐上的砖瓦缝隙,乔青第一次看见了大燕太后的样貌。殿内明亮的烛火下,她一身凤袍闪耀着威仪的光芒,保养极好的面容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倒像是年方二十的妙龄少女。此刻迎上走进殿内的黑衣男子,衣摆在地面拖曳出华丽的弧度:“那件事……怎么样?”

    男人扯下脸上的黑布。

    不到四十的年纪,细眉吊眼长相普通,周身萦绕着丝丝傲慢。

    这傲慢乔青熟悉,出自于大宗门之人皆有一种在玄气上的俯视。他没急着回话,直到坐下接过韩太后递上的热茶,才缓缓道:“宗主吩咐了点儿事,到了盛京却不见了马长老的影子,我等了许久说是已经四天四夜了,也不知去了哪里。哎……天高皇帝远,这些分长老就是自在。”

    “扯这些做什么,哀家问你那件事呢!”

    男人看她一眼,不紧不慢喝了口茶,韩太后在他身边坐下,紧紧盯着他普通的眉眼:“老宗主不同意?”

    “我先问你,事成之后,你当如何?”

    “呵,你倒是摆出宗主代言人的姿态了!”韩太后冷笑一声:“哀家也是宗门出来的,这些年能坐上这个位置,多靠了宗门的背后支持,就连先皇也看在这背景,对哀家敬上几分。这……哀家又岂会忘?”

    “很好。”

    他从怀里掏出个锦盒,那锦盒看上去古朴之极,没什么出彩,偏偏透出一股神秘的气息。韩太后也不是不识货的人,忙不迭伸手去抢,男人却倏然避了开,亲自将盒盖打开。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不见岁月的俏脸顿时阴沉下来,不耐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让你问那件事,你这许久才回复就罢了,一进哀家这殿门便做出这等敷衍姿态!何必故弄玄虚!难不成大事当日,哀家要抚琴为玉儿助威么!”

    锦盒里,赫然躺着一张乐谱。

    “你可知这是什么?”男人轻嗤一声,说不出的鄙夷:“妇人就是妇人,见识短浅,沉不住气。”

    韩太后脸色难看。

    那男人又道:“你也知道这是大事,一个不好就是掉脑袋的行当,我问清楚些又有什么不对?要知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虽是宗门弟子,却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宗门万年基业你以为宗主会为了你这过了气儿的子弟,轻易便出手相助不成?”

    脸色变了几变,韩太后端起茶盏狠狠喝了一口,压下火气才冷声嗤笑:“过了气儿的子弟?十年前那件事……”

    “住嘴!”

    男人突然发怒,探过身子阴冷地盯着她:“我警告你莫要再提那件事,否则,若招惹出什么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再说,那件事之后,乔家那一群乌合之众全都宗门被破格录取,而你,也收了宗内的藏宝玄毒蛟胆,那件事,早就两清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狠辣眉眼,手一抖茶盏顿时倾泻,落了满身青黄的茶水。

    “哀家不是着急么,你也知道这次关系着什么,玉儿能否坐上那把椅子,全看老宗主的态度了……”她强自扯开笑脸,长长的指套一点一点朝着男子移动,覆上他放在桌面的手:“这乐谱,到底是什么?”

    长久的沉默中,不只韩太后在等,乔青也在等。

    本以为是撞见了一出夜半三更干柴烈火的偷情戏码,却没想到另有乾坤。俯视着下方的两人,如果听了这么久她还不知道这男人的身份,就可以去吃屎了。唇角一动,勾起丝凛然的弧度,玄云宗!她清楚看见那张乐谱,并非像是有夹层之类的材质,的确是普通的一张曲谱。那么玄机应该就在这曲子本身了。

    忽然,她眼眸一凝,盯住下方男子微动的唇。

    他以口型无声吐出两个字。

    韩太后霍然起身!

    看她一脸喜意的惊诧,男人把锦盒递了上去,冷冷道:“怎么样,这件事我可是出了大力气的!若非我多番劝谏,老宗主又岂会把这秘密势力都借给了你?这些人一直是老宗主抓在手里,旁人连想都不敢想的。方才我问也是老宗主的意思,你我师兄妹一场,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这情义也是实实在在的,为你办事,师兄怎会敷衍?你放心,老宗主已将此事全权交予我,这借与不借,端看我的决定了!”

    他说了什么,韩太后一律听不见。

    一眨不眨地盯着锦盒,迸发出惊喜之极的神采,全数心神都被其内的乐谱给占据。直到最后一句,才猛然回过神来,看向眼前这眉目普通的男人,谨慎地确认道:“这……真的是……”

    男人不语,只静静喝茶。

    良久之后,直到腿上坐下女子温软的身体,脖颈被一双玉臂环绕住,他才放下茶盏,露出自傲满满的笑容。一把抱起怀中女子,哈哈大笑着意气风发,大步朝着内室走去。

    夜色浓郁,一股凉风顺着窗格吹熄了烛灯,殿内霎时一片黑暗。

    断断续续的娇喘从内室传出,遮住了外间轻盈如猫的落地声响。

    红袍似火,荡漾在漆黑不见五指的殿内似夜中一抹赤霞,妖冶无双。乔青斜眼看着层层帷幔之后那隐约可见的两条白花花身影,正交缠摇动着,激烈程度将床板都震的嘎吱作响。眉梢一挑,她屏住呼吸循着桌案上反射出幽暗冷光的古朴锦盒而去。

    方才看清了那男人的唇形。

    他说:死士。

    哪个宗门没有私下里的势力,在这个拳头大就是硬道理的世界,一方势力若想立足便要有威慑四方的实力。而玄云宗万年基业,在大燕的地位几乎可和皇室等同,更不会如表面一般只是个堂堂正派大宗。这死士,若需要一页曲谱来操纵,就绝不会是她印象中的普通死士。没想到,那玄云宗的老东西会将隐于暗处的势力借给韩太后,乔青冷冷一勾唇,果然人的贪念是无穷大的么……

    思及此,她伸出手朝锦盒摸去。

    然而,相触的一瞬,却不是锦盒冰冷坚硬的触感。

    相比之,她手下的东西温热而柔软,带着历经风霜的铁血磨蚀,微有薄茧。医术之高的乔青瞬间判断出这东西属于什么,一片漆黑中,她站在那里,一手前伸覆盖着某样东西,浑身的汗毛瞬间倒竖。

    &nbsp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是一只手!

    一只男人的手!

    上一章,有小小的修改一下,追求精益求精的姑娘可以去看看,若是懒得麻烦不看也没事。

    情节不变,还是喝酒,遇见中年人,只是细节上改动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