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二章 八折吧,友情价

第三十二章 八折吧,友情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n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bsp;章节名:第三十二章八折吧,友情价

    说是亲,其实是撞。

    被屏风的这股大力猛然一冲,乔青的脸瞬间撞进宫无绝的颈窝,双唇也一分不差地贴上了他的脖子。

    乔青虎躯一震!

    别误会,这种感觉绝不销魂,一股悲催的牙酸顺着唇齿走遍全身,四肢百骸都在一秒之内血液倒流!随着身后屏风的不住摇晃推挤,她的脸也不断在宫无绝的颈窝处摩擦,温热的呼吸和湿濡的触感一下一下印在宫无绝的脖子上,她能感觉到皮肤下的肌肉在一瞬间紧绷起来,变得僵硬如铁,倒竖的汗毛和一层层鸡皮疙瘩以极其诡异的迅速从脖颈开始蔓延。

    宫无绝险些炸毛。

    &nbs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p;谁不知当朝玄王不近女色,更确切的说他根本就是生人勿近!

    若是换了别人此刻就是血溅三尺的下场!他冷冷地觑着乔青,还不待伸手去推,近在咫尺的少年已经死死的把脖子后仰,对上他几欲杀人的目光,眼前一双黑眸中写满了同样的嫌弃:以为爷愿意啊?

    宫无绝冷嗤一声,居高临下地转开眼:最好如此。

    瞧着这天王老子一样的德行,乔青就浑身上下的不爽,她深呼吸一口——老子忍!

    砰!

    屏风后的男“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再次一个猛冲,伴随着韩太后忘情的娇吟,乔青也再一次贴上了宫无绝的脖子。感受着唇下这具身体嗖嗖释放的杀气,只觉眼前一片漆黑中,一排更加漆黑的乌鸦哇哇飞过……外面那两人,上下其手了半天不算,竟然直接就着这扇屏风搞了起来?她堂堂修罗鬼医,什么时候混到这种地步?不得不和这男人别扭的窝在这屁大点的地方就罢了,一边被迫听着外面的活春宫,一边还要忍受着邻居的臭脾气。靠,碰你一下至于么,什么毛病!

    乔青忽然愣住了。

    屏风一下一下地推撞,她离着宫无绝也是越来越近,从一开始的紧紧相贴到现在几乎是丝毫空间都没有,她清晰的感受到身前这副躯体,在一身黑衣的包裹之下挺拔而充满爆发力的身形,包括硌在自己的腰侧的一个圆柱形物体……

    她豁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这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还跟老子装冷酷?

    望着眼前这双谴责又嫌弃的黑眸,宫无绝一脸迷茫,随即想起了什么,一张脸顿时黑了。这小子,简直是在侮辱他的人格!二十余年宫廷教育下养成的良好修养险些绷不住,他咬着后槽牙没被捏住脉门的手在衣衫中一摸,恶狠狠摸出一根柱状物,一双鹰眸凶神恶煞:看见了?

    乔青看见了,黑暗中并不算清晰,然而依稀可辨是某种材质的纸质卷成的一张纸筒。

    瞬间联想到这是什么,她眉梢一挑:你准备了假的曲谱还抢那盒子干嘛?

    宫无绝深呼吸,不愿再跟眼前这小子多说一句话。若不是她忽然出现紧咬着那盒子整整跟他较了一晚上劲,他至于一时被气懵了转移注意力么?两人也不会这么倒霉的要窝在这里两两相厌。

    乔青也明白过来,翻个白眼,你不死咬着我我会咬着你么?难不成老子未卜先知知道你早有准备?还要高风亮节的把锦盒让给你?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眼见宫无绝将纸筒收回去,她不由悄悄向他下身瞄去,这男人,整整听了一晚上春宫,耳边那韩太后的叫声,一声比一声销魂,他竟没点反应?

    从来传闻玄王不近女色……

    乔青咂了咂嘴,难道根本就不是不近,而是……不能近?

    这年头谁没有个不能说的隐疾,自认为悟了的女人再看向宫无绝的目光,也不那么仇恨了,带着点明了带着点怜悯还带着点“哥们,我懂的”的安慰,直看得宫无绝一头雾水,心里一阵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觉。

    砰——

    屏风晃动,乔青再次撞上宫无绝。

    这次,面对宫无绝依旧冰冷的气息,她也大度的不生气了,深深呼吸一口,念你有病在身——老子再忍!

    就着男人的颈窝一仰头,她边用眼角朝下瞄去,边悄声道:“喂,你知道我是修罗鬼医的哦?”

    剑眉狐疑的皱起来,耳边温热的呼吸让他升起股古怪的感觉,从未和人这般接近的男人嫌弃地推了她一下。谁知这小子不知道犯了什么病,非但没横眉竖眼,反倒极其温和地笑笑,很好心地远离了几分。

    鹰眸缓缓眯起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一片好心被否决的乔青朝他眨眨眼:念在上次那十万两,咱俩也算老相识了。

    这下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宫无绝空着的一只手握起,将周身调整到备战状态,谨慎地盯着她。这态度……乔青撇撇嘴不赞成地斜他一眼,以玄气将话语逼成一线,直入男人耳际:“讳疾忌医咋行?八折吧,友情价。”

    宫无绝瞬间握拳。

    他确定自己没听错,也在一瞬间猜到了这是什么意思,一张俊脸霎时黑了个彻底,居高临下看着眼前乌黑的发顶,很有冲动撬开瞧瞧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

    还不待发怒,就见乔青一咬牙,十足肉疼:“你这不是小问题,不能再便宜了!七折,最低七折!”

    宫无绝只想掐死她!

    他也的确这么干了,是个男人就不能容忍这样的侮辱,他阴沉着一张乌云密布的脸几乎可用咬牙切齿来形容,面对着这样一个惹人恨的小子,什么深沉什么淡定什么修养此时此刻都去他妈的!

    宫无绝瞬间出手,乔青手臂一伸在颈前一挡,迅速压下他迅猛的攻势。

    眼见这男人突然暴走,她只觉莫名其妙,这人简直有毛病,活该他不举,霍然抬头对上他怒火滔滔的眸子,憋屈了这一整晚她还一肚子鸟气呢:你疯了?

    宫无绝冷冷一笑,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那双锐利的鹰眸睇着她,其内两丛火焰在漆黑中那么的明显:本王今天不收拾你,才是真疯了!

    收拾我?

    乔青嗤一声,面对宫无绝的死人脸,她同样的冷笑森森,嘴角以极其缓慢的弧度斜斜勾起,先前的好脾气此时全部取代为宫无绝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邪肆,狷狂,嚣张!身后的屏风一下又一下的冲撞着,男人的低低喘息,女人的高高吟叫,热火朝天的战斗仿佛永远没有节制。一扇屏风隔开了火热与冰冷的两处,这边的两人却是横眉怒目杀气四溢。

    既然这男人不怕被发现,她又有什么好怕?谁收拾谁还不一定。

    乔青深深深呼吸一口,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忍个屁!

    感谢所有送花送钻打赏投票的姑娘们~

    喊着书荒不够看的姑娘,推荐长夜的完结文《狂妃·狠彪悍》,没看过的可以去瞧瞧,和这文同样的风格~

    最后,继续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