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四章 就凭我!

第三十四章 就凭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四章就凭我!

    乐谱一分为二!

    一声脆响在寂静中是那么清晰,所有人都跟着心头一颤,复杂的目光齐齐朝着乔青汇聚去。这些皇家暗卫并不知晓乔青的身份,却不妨碍他们心中升起股敬意,当着皇帝王爷的面,在十面埋伏之中,若是寻常人早已战战兢兢惊惶局促,而她并不,悠然自得没有哪怕一丁点处于下风的窘迫惶恐。谁都没想到,她竟真的敢!

    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视线中心处的少年扬眉一笑,捏着半张曲谱朝宫无绝一扬:“玄王爷,我试了,你当如何?”

    宫无绝笑了。

    自始至终唯一一个没有分毫惊诧之人,像是早就料定了乔青的一身反骨,在方才那声脆响乍起之际,嘴角便勾着一抹果然如此的弧度,说不清是无奈还是歆赞。

    她自然敢!

    这不仅是回答,也是警告。这小子料定他既然亲自出手就绝不会让今夜的一切鸡飞蛋打,如此四面楚歌之下,便唯有紧紧抓住那方曲谱,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说的简单,真正能做到需要怎样的魄力?

    宫无绝深深看她一眼,乔青笑吟吟耸耸肩,慢悠悠朝着身后一棵大树慵懒走去,那一脸“你那么诚挚邀请我试老子若不试上一试都对不起你这热情”的欠揍表情,让对面鹰眸内射出极凌厉的光。所有暗卫都在一瞬间绷紧,将沉沉杀机锁定住她,她却浑然不觉,悠闲的仿佛走进了自家后花园。直到站定树下,盘膝坐了下去,舒服地发出一声喟叹。

    这小子,还真坐下了?

    宫琳琅等人简直要看掉了眼珠子,齐齐咕哝一声:“也太有恃无恐了,不知死字怎么写啊……”

    “皇上可莫要再吓我……”乔青乔青掀着眼皮瞧他,她坐着,却分毫没有低人一等之感。随即转而看向宫无绝,指“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尖轻轻一弹半张曲谱,夜色下眯着眼睛慵懒的像只猫:“爷的胆子真的很小,嗯,你懂的。”

    “好!”

    宫无绝的笑再扩大几分,说出的话语却似从牙缝中挤出:“交出来,本王放你走。”

    这无疑是退了一步,若是换了别人,必是欣喜若狂交出曲谱只为换取一命平安。

    不过乔青……

    “玄王爷,若你不想要这曲谱我恐怕还要担心上一会儿,不过很明显,你势在必得。”这男人想得倒美,看了一整晚春宫还不知道会不会长针眼,曲谱交出去两手空空回家?靠!这种白痴行径她要是干得出来,她家冷夏还不鄙视死她:“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你有武力,我有曲谱——平!”

    剑眉一挑,示意她说下去。

    “很不巧,这东西爷费了一夜功夫,也想要的很啊……”

    “就凭你?”

    回复他的,是乔青隐在黑夜中的邪肆一笑,明眸似星,楚楚风流。

    宫无绝嗤笑一声,身上的气息轰然暴涨,沉厚的玄气如潮水般朝着乔青汹涌而去。乔青眉峰一皱,这男人果然不容小觑!像他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境界,恐怕大陆年轻一辈中鲜有敌手。她一边运气抵挡,一边仰起脸看了看天色:“我劝你……”

    砰——

    一声巨响,乔青缓缓笑了,慢条斯理说出后半句:“咳,莫要再动玄气。”

    “无绝!”

    “主子!”

    宫琳琅三人一惊,飞速朝半跪在“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地的宫无绝冲去,宫无绝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转而对上一脸高深莫测的乔青,他冷笑一声:“什么时候?”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修罗鬼医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乔青歪着头回忆,看上去无辜又无害:“亲你脖子的时候。”

    砰砰砰!

    又是三声连响,跑到一半的三人一头栽倒。

    互相搀扶着爬起来,宫琳琅仰头望天,陆峰陆言低头捻蚂蚁。

    三人憋着一张便秘又古怪的脸死死压着心头那点小好奇,偏偏眼角忍不住的朝着那满身阴森的男人鬼鬼祟祟瞄啊瞄。心里开始了洪湖水浪打浪,只剩四个大字颠来倒去:断袖分桃,分桃断袖……

    宫无绝何止是阴森,头顶生烟乌云罩面说的就是他了!乔青仿佛都能看见有噼里啪啦的闷雷正在乌云里腾腾翻滚,她从地上站起来,半倚着树干环胸瞧他:“玄王爷,此时你连武力都没有了,我却还有曲谱——我胜。”

    这慢悠悠陈述出的一个事实,带着笑意和宫无绝相比悠然的不像话。

    宫无绝以剑撑地,亦是站起来。

    两人对立而望,一切仿佛又回到原点。

    良久,良久,宫无绝胸腔震动,轻轻地笑出声来。好一个乔青,好一个修罗鬼医,早在之前屏风之后便将后路给布了下,方才这一切也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他毒素发作,更或者她还有其他的准备也未必,否则她大可刚才那一瞬直接离去。这里除了他之外剩下的人留不住她。宫无绝倏地逼近,看着眼前少年,离她不过咫尺……

    乔青也在看着他,再一次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深沉内敛,方才的怒意只在一瞬的功夫消失无踪,那双鹰眸中明明蕴着什么却让人窥不到分毫情绪。乔青甚至产生了一种他并未中毒,或者她所下的毒根本不至让他无力反击的感觉……

    这个男人,危险!

    一片静默中,唯有宫无绝的低低笑声在耳边震荡,他问道:“你的另一个倚仗是什么?”

    乔青闲闲一敲树干,不意外他猜得到:“看了这么久的戏,不准备出来露露脸么?”

    剑眉瞬间皱了起来,和宫琳琅对视一眼,见他微微摇头后难掩目中凝重。他们两人竟都没感觉到周围有人!他可不认为乔青是在故弄玄虚,那么只说明,这人深不可测!

    &nbs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老子美如冠玉的脸岂能说露就露?”

    伴随着一声极其自恋的轻笑,一道玫红身影由树间飘下,风骚地落在翻白眼的乔青身边,俊美瑰丽的面容,妖孽沧桑的气质,神秘飘忽的气息,无一不说明宫无绝的判断。

    邪中天一勾乔青脖子:“老子听见你在心里骂不要脸了!”

    正要习惯性的反唇一句,一眼瞥见他高高鼓起的红肿额头,伸手戳戳,换来他阵阵夸张的丝丝吸气,心中顿生一股欺师灭祖的快感:“爷都要被人群殴了,也不见你出来帮忙。”

    邪中天捂着额头险些跳脚,转头看向群殴他爱徒的人瞬间沉下了脸。

    “凤小子,十年不见一见面就欺负老子的人?”

    今天有事耽误了,更新有点晚。